第19章

-

他忍不住的開口,“哥,今天有人跟我說了溪溪的地址,我去了之後在門口看到了你的車子,你們見麵了是不是?”當時他敲門並冇有反應。

“那是我一個朋友的家,跟藍溪無關,你應該是被人家騙了。”程辛南迴答得非常流暢。

“真的是這樣嗎?”

陳京華不信,他自己的員工向來不會騙他,也不敢騙他。

帶著疑問,陳京華又跑了一趟。

隻是這次,門已經徹底的被一把大鎖,鎖死了。

“你找誰?這家的姑娘已經搬走了。”鄰居善意的提醒。

“她搬去哪兒了,你知道嗎?”

“好像去了南郊,在南河摩天輪那一塊。”

他就住在南河摩天輪的附近。

陳京華頓了頓,還不知道那個姑娘到底是不是藍溪,“她是不是長長的頭髮,眼睛很大,大概這麼高,笑起來很甜的那個姑娘?”

“是了,就是她。這姑孃的右眼角下還有一顆痣。”

陳京華現在基本可以確定,那一定就是藍溪了。

不過他又發現了不對勁,既然如此,那哥哥為什麼要撒謊呢?

他原想直接去問,但程辛南顯然是有意隱瞞,隻好先找出藍溪再說。

藍溪的新家是程辛南幫忙找的,這段時間他們偶爾會見麵,見麵的大部分時間也都是在床上度過,每次結束程辛南都會甩給她一疊鈔票,就像是不想欠她什麼似的。

結束後,藍溪可憐兮兮的鑽進他懷裡,“你這樣做,如果葉葉知道了,怎麼辦?她會恨你的,她會像我一樣恨你的。”

程辛南攫住她的臉,冷聲道:“你想要多少錢我都會給你,不要碰葉葉,不然我會讓你後悔的。”

明知道她有著自己的目的和計劃,但他就是控住不住自己。

和她在一起,讓他根本不想放手。

17

藍溪眼底閃過一抹嘲諷,原來他最在乎的,到底是蘇相葉。

哪怕是躺在她的身邊,掛唸的依舊是蘇相葉。

自己在他的眼中也不過是一個隨時可以丟棄的床伴,就像他說的,廉價而又下作。

她清楚,卻不甘心。

自蘇相葉流產之後,程辛南幾乎不怎麼回家,每每都推脫公司有事,要麼就是一堆應酬,讓她非常放心不下,想要找個機會一探究竟。

今天,她特意打扮了一番,來到集團樓下,等待程辛南下班。

藍溪是故意讓鄰居把訊息傳給陳京華的。

她每天也不要上班,坐在家裡,百無聊賴的看著摩天輪起起落落,不一會兒竟望到了陳京華。

她立馬下樓,從他身邊路過。

兩人擦肩而過,同時頓住了腳步,回頭對望。

藍溪有幾秒的錯愣,立馬撒腿就跑。

“溪溪,等等我!”陳京華剛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眼花,緊跟著才反應過來,連忙追了上去,他不明白溪溪為什麼要躲著自己?

藍溪幾乎是轉眼就不見了。

她撥通了程辛南的電話,“我剛纔見到陳京華了,現在該怎麼辦?”

程辛南聞言一驚,厲聲質問:“你故意的?”

“動動腦子,我要是故意的,會問你怎麼辦麼?”

程辛南沉默良久,“我馬上就到。”

彆無他法,程辛南再次以公司的名義讓助理打電話,通知陳京華回來,說是要安排他去隔壁市出差。要是在平時,陳京華一定二話不說的就去了,可是這兩次的任務都是在碰上藍溪的關頭,再加上程辛南上次的有意隱瞞,這一切都讓陳京華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8:2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