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租串串房備戰高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弟弟租串串房備戰高考

弟弟租串串房備戰高考
弟弟租串串房備戰高考

弟弟租串串房備戰高考

陳辭爛掉
2024-05-24 10:57:07

弟弟租串串房備戰高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和女友同居,弟弟看上了一間串串房,說他要租房備戰高考。

爸媽欣然答應。

我卻看出那屋子的漆是新刷的,傢俱是合成板的,床墊都是棕櫚的,甲醛爆表,住久了危及健康,勸他再做考慮。

爸媽被我說動,但受限於預算,隻能給弟弟換了間老房子。

他每天怨聲載道。

高考結束後,更是將自己高考失利怪在了我頭上:

「甲醛算什麼要不是這顛婆多嘴,我至於在那麼差的環境裡學不下去嗎」

後來,他趁夜將我活活勒死,搶了我的錄取通知書,說要替我上學:

「賤種,這學就該我上,是你欠我的!」

再睜眼,是弟弟看房那天。

這次,我舉雙手讚成:

「這房間好啊,等天一熱,小味撓一下就上來了,住起來不得長命百歲呀」

1

一聽這話,房東露出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誒,這小姑娘有見識,咱用的都是最好的傢俱,是不是有股鬆香味」

我笑笑,不置可否。

爸媽吸了一口氣,被嗆得差點冇撥出來:

「這味衝腦門了都!真不要緊嗎」

他倆將信將疑。

我弟方許卻滿意至極。

「就這了,爸媽,讓我住這學幾個月,我保管能上個清北!」

他摸著嶄新的床墊,浮想聯翩。

嘖嘖。

這要是和徐婧一起躺上去,簡直是嚮往的生活。

他腦門一熱,說非這不可。

爸媽在這時看向了我,眼裡意味深長。

還不等我說話,方許先不樂意了:

「看她乾什麼方玲這賤貨有個屁品味,老子說是這就是這!」

我媽趕忙擠了上來,勸道:

「租房又不是買菜,咱總要貨比三家不是嗎玲玲,你說呢」

一邊說,一邊不停衝我使眼色。

我懂她的意思。

這裡租金貴,他捨不得這錢,又不願意當惡人。

這是他們的老把戲,既給自己立了寵兒子的人設,又能省下錢。

前世,我正巧在這時指出這房間甲醛超標,對身體不好,給了他們台階順坡下驢,換了另一間便宜房。

方許看著那老破小,心不甘情不願。

爸媽卻說:

「都是你姐姐說的,跟我們可沒關係,都過了那村了可就冇那店,將就住吧。



導致後來方許懷恨在心,在學校對我百般報複。

不僅找小太妹對我特殊照顧,還夥同他的哥們造我的黃謠。

可當我無法忍受他的霸淩去找爸媽時,他們又說:

「當時是你非要多嘴不讓弟弟住好房子,他彆說打你罵你,哪怕弄死你,都是你活該!」

嗬,是我活該。

所以這次我可不打算當惡人。

「媽,我覺得挺好,你看我弟這麼喜歡,人得在喜歡的環境纔讀得進去書不是嗎」

我媽當場傻眼。

方許則是激動得跳了起來:

「好好好!你可算是說句人話了,就這了,換哪都不行!」

房東本就心虛,見我爸媽有些為難,趕忙又說租金好商量。

我爸一聽錢可以談,大手一揮,就算是定下了。

辦完手續以後,方許立刻撲進了房裡,東摸西蹭,好不滿意。

屋裡頭傢俱都是全新的,還是他最愛的北歐ins風,仔細一聞還有股濃濃的香水味。

「高級貨是不一樣,這才配得上老子嘛!」

方許感歎,恨不得把鼻子貼在傢俱上。

我卻屏住呼吸,避之而不及。

畢竟我知道,那香水是房東為了遮蓋合成板的刺激氣味特意噴的。

所謂串串房就是房東用廉價材料翻新裝修的老房子,都等不及散氣就拿出來出租,讓租客當人肉空氣淨化器。

屋裡每一點芬芳都藏著致命的甲醛。

一但住久了輕則頭痛嘔吐爆痘,重則白血病喪命。

可方許不知道。

一蹦一跳,樂嗬得像個孩子,生命卻悄然開始燃燒。

我冷笑著無動於衷。

前世,當我被他勒住,窒息得不停求饒時,他告訴我:

「非要多管閒事,你的命我不收也有天收!」

嗯,我不多管閒事。

你的命啊,自有天收。

我轉身要走。

本以為爸媽簽完租房合同就皆大歡喜了,房東卻賊兮兮問了句:

「我這還有一間房,你女兒要不也看看」

2

房東說:

「小姑娘看著挺聰明,這辦了走讀休息好,冇準就能衝刺清北啦。



他想著既然都給兒子租房了,難道不圖個公平,給女兒也住一間

可他不知道,這在我家是常態。

我媽連忙擺擺手:

「說笑了說笑了,我們婷婷懂事,不需要這些,對嗎婷婷」

我爸也附和:

「就是,女孩就得窮養,總歸是要嫁出去的,賤一點也無所謂,讀書太多也是浪費錢,我們也冇指望過她!」

房東一聽,眉頭都皺起來了:

「可這姑娘看著成績挺好的,家裡不多支援點不可惜了嗎」

方許一下就破防了:

「老頭,你特麼有完冇完了成績成績,就知道成績,我家的事要你管」

「她成績好又怎麼樣老子認真學,輕鬆給她虐得渣都不是!」

所謂謊言不會傷人,真相纔是快刀。

我的成績那可比他好得不是一點半點,他一直心有妒忌。

房東這句話算是徹底把他點著了。

「她隻是考得好罷了,腦子難用得很,就一個死讀書的命,你一個破租房子的懂什麼東西」

眼看方許都要咬人了,我媽連忙把他拉住了,她打起了圓場。

「好了好了!婷婷,你一定不想搬出來,對吧」

我正打算擺手拒絕,方許卻湊了上來,他低聲威脅我:

「你要是敢說你也要住,我現在就撕爛你的嘴,我一看見你就犯噁心,給我滾遠點!彆老當我的跟屁蟲!」

他向來厭惡我這個姐姐。

當年爸媽是怕他一個人上學不適應才把我也給塞進了學校給他陪讀,讓我凡事多照顧著他。

所以儘管我比他大兩歲,我們卻是同一個年級。

可這在他眼裡就成了管束。

不僅天天在學校裡和我作對,甚至他和女友徐婧都是因為兩個人都愛欺負我才走到了一起。

他破口大罵:

「你這種蟑螂,不配住這種高檔的地方!」

畢竟我要是也搬過來,徐婧看我不順眼,多半會壞了他的好事。

氣氛一度降到了冰點。

我媽把我拉到一邊,勸我:

「婷婷,你知道的,我們家又不富裕,你千萬不要跟你弟有樣學樣,女孩子多吃點苦是好事知道嗎」

她好聲好氣,言語卻冰冷至極。

「再說了,你弟弟從小就聰明,他現在成績差隻是不用功,他稍微一努力肯定能上個好大學。



「我和你爸早就商量過了,隻供一個人上大學,你倆誰考得好誰上大學,你要是在學校學不下去就趁早出去打工,彆耽誤你弟。



嘖嘖。

冇一句人話,還是老樣子。

在他們心裡,方許生下來就值得一切。

我低著頭,對他們徹底心死。

她見我難過,也有些於心不忍,正想安慰我。

我卻說:

「我當然不敢要求這些啦,爸媽,我是感覺這間屋子采光不太好,再看看另一間比對比對」

3

聽罷,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爸媽愣了半天纔回過神,直誇我懂事。

方許這才發現,這房間往外看隻能看到高樓,一點風景也冇有。

於是他又興致沖沖地想看第二間房。

頂樓,向陽麵,還隻有一扇窗,我們推開門就是一股熱浪襲來。

采光是好了,可一整天都是太陽暴曬,地麵溫度都燙腳。

尤其空氣中那股味道都藏不住了。

可方許透過窗子,發現一眼還能望見江邊,大喜過望。

「爸媽,就這了就這了!」

他倆也是拍手叫絕,直誇我懂事。

我表麵應和,實則心裡暗喜。

房東也很高興,想不到這間八百年租不出去的房子還真有傻子要。

他一把將鑰匙塞到了方許手裡,生怕我們後悔。

可方許早就迫不及待,說他今天下午他就要搬進來住。

我主動提出要給他幫忙。

爸媽說我們這是姐弟情深,主動說要獎勵我幾套新衣服。

我拒絕了。

情深

這些甲醛超標的毒傢俱在高溫下會加倍釋放,整個屋子就是一個巨大的毒氣室。

我隻是盼著他早死罷了。

在簡單幫方許歸置好行李以後,我就回學校複習了。

爸媽工作忙,隨便交代了幾句就要走。

方許信誓旦旦:

「你們就看好了吧,給我辦了走讀,我好好學習,指定嘎嘎亂殺,清北隨便上。



可爸媽前腳纔剛走,後腳他就把徐婧給接到了出租屋裡:

「婧婧,你看看這房子,我親手挑的,全屋輕奢傢俱,都是新的,咱們是第一戶入住的,是不是很有眼光」

他昂著頭,想著徐婧肯定對他選的地方讚不絕口。

可徐婧剛一進來就差點吐了,一巴掌給他臉都抽歪了:

「不是,哪來這麼大臭味,你拉屋裡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