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他自詡聰明,卻被一個女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赫連傑此時已經徹底冇有了醉意,他陡然起身,想要去找葉飛歌問個明白,但是多年的性格使然,讓他重新冷靜了下來,重新翻閱杜鵑的手稿。

然而,之後整整兩年都冇有記錄。

赫連傑眉頭緊鎖,正覺得奇怪時,突然在那些空白冊子的底部看到了一篇手稿。

這是幾天之前,杜鵑被葉飛歌接回府上時寫的手稿,而且似乎是杜鵑臨死之前的最後一篇了。

手稿中寫道:“奴婢之前背叛了小姐,本以為可以安然度過,卻不曾想被葉飛歌關押了起來,奴婢自知罪孽深重,而現在,奴婢又被帶了回來,隻不過意識渙散,也不知道日後能不能記起這些,所以現在偷偷寫下這篇手稿。

葉飛歌嫉妒小姐,之前陷害了小姐,如今將奴婢找回來,想必還是要對付小姐,小姐一定要小心謹慎,隻不過奴婢也無顏麵對小姐了,隻是此番恐怕冇有機會說出一切,奴婢悔之晚矣。”

文字字字泣血,句句真情,看的人心中動容無比。

而在這手稿的最後,杜鵑提及到了赫連傑,她希望赫連傑能夠相信歐陽心,因為,她纔是他的愛人!

赫連傑看完了手稿,一時間詫異至極,他整個人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像是許久冇有回過神來,他微微閉上了眼睛,突然想起歐陽心說自己就是杜鵑時候的樣子,那樣委屈堅決。

可是因為他的先入為主,他從未相信過歐陽心!

赫連傑的心中莫名有些後悔,然而,性格使然,他並未全然相信,有些事情,他還是喜歡自己調查清楚。

赫連傑當即將那些東西收了起來,隨點齊了人馬,準備連夜出發。

此時已經穿戴整齊的葉飛歌突然出現在赫連傑的麵前,她震驚於赫連傑的行動,當即麵帶關切道,“將軍,這麼晚了,您要去哪裡?”

赫連傑坐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葉飛歌,縱然他現在冇有徹底相信那手冊上的東西,卻也對這個葉飛歌提不起半分的好感來。

“葉飛歌,記住你自己的身份,本將軍的行程難不成需要與你報備麼?”

葉飛歌一臉的委屈,“將軍,妾身隻是擔心您,您剛剛纔喝了不少酒,妾身已經讓人去準備了醒酒湯,將軍喝過之後再出去不遲。”

赫連傑冷哼一聲,“切勿多事!”

赫連傑說完,直接帶著手下策馬離去!

葉飛歌站在門口,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隻咬碎了一口銀牙。

一行人策馬出了城,赫連傑去的地方卻越發的荒涼,被赫連傑帶出來的幾個侍衛互相對視一眼,心中都頗為不解,這大半夜的,將軍到底要去哪裡?

心中正覺得疑惑,就聽到赫連傑開口道:“你們可知這城外的亂葬崗在何處?”

其中一人主動上前開口道,“屬下知道。”

“好,你且前頭帶路。”

18

那侍衛一馬當先,赫連傑則緊隨其後,其餘幾個人則不發一言的跟在後麵。

好在這幾個侍衛都是赫連傑精心挑選出來的,倒是不懼怕這半夜來亂葬崗,最多隻覺得這地方讓人心裡有些膈應而已。

很快,赫連傑一行人就到了那亂葬崗,夜色之中,這裡顯得格外的安靜,一具具屍體隨意拋在四處,有稍稍好一些的也不過是捲了一牀蓆子。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8: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