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幾人一同下了馬,一股屍臭味撲鼻而來,侍衛們都不免臉色有些蒼白,縱然不害怕這個地方,但是這屍臭味著實難聞。

“你們給本將軍找!”

幾個人麵麵相覷,完全不知道要尋找什麼,好在赫連傑很快就將他們要找的屍體特征說了出來,他們要找一個女子,穿著一套紅色的長裙。

幾個侍衛心中不免腹誹,將軍好端端的找一具屍體做什麼?

總不會是閒得無聊吧。

且不管赫連傑在想些什麼,侍衛們還是按照吩咐仔細尋找著,可是亂葬崗這鬼地方,屍體何其的多,加上又是夜晚,縱然點了火

把尋找一具屍體也還是十分的困難。

不過讓侍衛們意外的是,赫連傑竟然也不顧那熏天的臭味,直接在那些屍體裡翻找著。

突然間,一個侍衛高聲道:“找到了,找到了!”

赫連傑走了過去,率先入眼的是那熟悉的衣服,隻不過,在看那屍體的麵部時,總覺得有些慘不忍睹,那身上臉上早被蒼鷹啄得冇了樣子。

赫連傑站在那裡,看到歐陽心現在的模樣,居然感覺到了心痛。他怔怔的站了很久,侍衛們見狀也不敢上前詢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赫連傑自己清醒了過來,直接對侍衛們開口道:“去買一副棺木來,將這屍體放入其中。”

侍衛們自然照做,這之後,赫連傑直接讓人抬著棺木來到了另外一處墓地。

赫連傑將已經下葬的杜鵑也開了棺,兩具屍體被放在一起,這之後,赫連傑就站在那屍體的麵前,仔仔細細的觀察著。

侍衛們被折騰了一宿,都覺得將軍八成是有些瘋了,否則怎麼好端端的來開棺驗屍,而如果他們冇有記錯的話,這兩個女人都是從將軍府裡出來的。

不管侍衛們怎麼想,赫連傑看著兩具屍體臉色是越發的凝重起來,無數的念頭從腦海裡劃過,讓他越來越覺得,歐陽心纔是他印象之中,與他私會的姑娘。

可是如今,這個女子已經連屍體都不全了,而這一切,都是他害的。

赫連傑隻覺得心口像是有重錘擊落一般的鈍痛,他蹲下來,眼淚落在那屍體上,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對不起,心兒,對不起!”

侍衛們聞言隻覺得驚訝不已,這將軍喊的似乎是夫人的名字,隻不過,夫人不是病逝了被埋葬在皇陵之中麼,怎麼會在亂葬崗呢?

這皇家多肮臟,他們也算是見識到了。

赫連傑跪了整整一夜,直到快天亮的時候,身後的侍衛才主動上前開口道:“將軍,您都已經跪了一夜了,您節哀吧。”

“不過一夜而已,我現在寧可躺在這裡的人是我自己。”

侍衛又道:“可是將軍,這死者都講究入土為安,將軍這般豈不是讓死者無法安心?”

19

赫連傑像是突然清醒了過來,“對對對,入土為安,來人,去買上好的棺木,準備葬禮,本將軍要重新為心兒厚葬!”

赫連傑吩咐了下去,很快,侍衛們就操辦了起來,而赫連傑想了想,則主動去了丞相府。

自從上次在皇宮之中與赫連傑對峙失敗之後,歐陽傲回府之後就病倒了,失去女兒讓他悲痛欲絕,加上本來年事已高,第二天直接就躺下了,連早朝都請了假。

歐陽傲正在為女兒的死傷心的時候,突然有下人來稟告,說是赫連傑來了,歐陽傲憤怒不已,“將他給老夫趕出去,我歐陽家的大門,絕對不為他開!”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8: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