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離家出走

第二天清晨,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巴武的床上。

他早早地起床,開始收拾行李。

吃完早餐後,珍兒、西爺也己準備好,三人一同踏上了前往山城的旅程。

巴武的揹包裡裝了幾件夏季衣服,還有珍兒給他的短劍。

巴武的媽媽在臨行前又塞給他一千塊錢,叮囑他要注意安全。

“小武,山城裡要是找不到工作就早點回家,在家裡好好讀書,以後考上大學更緊要。”

媽媽的話語中充滿了對兒子的擔憂。

巴武安慰道:“媽,放心吧,或許過兩天我就回家了。”

紅彤彤的太陽緩緩從東山之巔露出笑臉,它的光芒將群山的山頂瞬間披上一層粉紅的色彩。

山穀中,晨霧依舊瀰漫,它們像輕紗般飄渺,將山穀裝點得如夢如幻。

在晨霧的掩映下,萬千生靈還躺在幽深莫測的穀地裡,沉浸在香甜的夢境之中。

偶爾,一陣微風吹過,帶來山穀深處花草的清香,讓人心曠神怡。

三人的心情如同清晨的微風,輕鬆而愉快。

西爺走在前麵,為兩人引路,他的步伐顯得輕快有力。

巴武跟在珍兒的身後,看過曆史書後心中充滿了疑問,他小聲問道:“珍兒,哈爾天神帶巴人去了新世界後就離開了嗎?

他後來有冇有再回去過巴國?”

“哈爾天神與我們巴人在那個新世界住了一年才離開。

天神在那段時間裡教會了我們巴人很多知識、文化和生存技能。

他是帶著我家太姑母簡公主一起離開巴國的。

大約過了三年,哈爾天神和我家太姑母曾經回來過一次。

我包裡的空間通訊證,就是那時天神給我家先王的。

從那以後,他們就再也冇有來過巴國了。”

巴武立即換了一個話題:“珍兒,你們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的?

它位於什麼地方?

巴國現在有多少人了?”

珍兒微微一笑,答道:“我們巴國現在有差不多九十萬人。

天神說,我們的新世界是第七空間很特彆的一顆星球。

因為經曆了幾千萬年劇烈的地質變化,剛剛停息下來不久。

所以原來是一個很小的無人星球,不過它是一個黃金星,漫山遍野都是金石。”

巴武聽到這裡,情緒一激動注意力分散,險些失足踏空。

他一把抓緊身邊一棵樹,站穩了腳跟,驚歎道:“你們那裡滿山遍野都是金子?”

珍兒看著巴武驚訝的表情,不以為意地笑道:“普通金石隻能用來鋪路和建房子,要進行提純以後纔是金子。

不騙你,你要是跟我去巴國看看就知道了。”

巴武的情緒很快平複下來,世間萬物都是物以稀為貴。

“哎,你們兩個走快一點啊!”

己經走出老遠的西爺站在一個坡頂揮手喊道。

巴武和珍兒聽到西爺的呼喊,立刻加快了腳步。

他們穿過一片茂密的樹林,越過一條小溪,終於趕到了坡頂。

站在這裡,他們可以眺望到遠處的群山和蜿蜒的小徑。

巴武心中的好奇仍未滿足,他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於是問珍兒:“珍兒,你們那個世界還有其他國家嗎?”

珍兒搖了搖頭:“冇有!

我們家幾代先王都派人出去很遠的地方探險,都冇有發現有其他人。”

走出大山到了金柳鎮就可以坐車了,巴武三人打了一輛車半小時就趕到了奉縣縣城,雖然還冇有到正常的午餐時間,不過走了十裡山路早餐的能量也差不多耗儘了,巴武決定坐大巴去山城前先帶珍兒和西爺吃一頓。

巴武對奉城頗為熟悉,初中和高中時期與同學們曾多次來這裡遊玩,享受美食與娛樂。

他記得有一家茶餐廳,不僅環境優雅,食物也美味可口,於是帶著珍兒和西爺前往。

茶餐廳內,幾位客人正在用餐,氣氛輕鬆愜意。

三人坐在一張紅木餐桌旁,巴武詢問珍兒和西爺想吃什麼。

兩人都表示由巴武決定,珍兒和西爺自從進城後,就被周圍的新鮮事物所吸引,目光所及之處都充滿了新奇與刺激。

然而,他們更多的是默默無言地觀察,彷彿想要將這一切都深深印刻在心底。

巴武根據記憶點了幾個他認為好吃的菜品,然後打開手機開始查詢需要的資訊。

就在三人即將結束用餐之際,餐廳門口突然出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肥頭大耳的男孩一眼就認出了巴武,他手指著巴武嬉笑道:“嘿,猴頭,這不是我們的大班長嗎?”

尖嘴猴腮的男孩也走上前來,一臉驚奇地看著巴武,彷彿是同失散多年的好友不期而遇。

“巴武,你不是昨天剛回去山裡嗎?

怎麼今天會出現在這裡?”

他的語調裡滿是好奇和不解。

巴武此時並不想與同學們過多糾纏,他笑著站起身,答非所問地說道:“大肥,猴頭,你們兩個也是來吃飯吧,我剛吃完還有點急事先走了!”

說完,他向珍兒和西爺使了一個眼色,匆匆向門外走去。

“嘿,巴武,你跑這麼快乾啥子?”

“哎,巴武,我們又不會要你請客吃飯,誰不知道你們山裡人窮啊!

“巴武不理會大肥和猴頭在身後不滿的大喊大叫,快步走出了餐廳,不一會,珍兒和西爺與他會合,三人快步向長途汽車站走去。

在山城的一處繁華地段,夢寶堂的老闆孟發正悠然自得地坐在他的接待室兼辦公室裡。

窗外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落進來,為這安靜的空間增添了幾分溫暖。

孟發手裡端著一杯香氣西溢的茶,一邊品茗,一邊專注地翻看著一本泛黃的古籍。

孟發看上去五十出頭,但保養得相當不錯,麵色紅潤,精神矍鑠。

他從擺地攤開始涉足古玩行業,至今己有二十年的光景。

這二十年來,他憑藉著對古玩的刻苦鑽研和誠信待客的原則,將生意做得越來越大。

如今,他的夢寶堂無論在規模還是經營的品種上,都可以在山城的古玩市場中排在前五名。

然而,古玩行業近兩年卻處於低潮期。

經過前幾年的瘋狂炒作,市場逐漸迴歸理性,人流如織的景象早己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冷清和蕭條。

但孟發對此並不心急,他經曆過行業的起起落落,心態早己變得平和。

有生意就做一單,冇生意時就看看書、喝喝茶,享受這難得的閒暇時光。

對於孟發來說,二十年積攢的財富己經足夠他這一生吃喝不愁了。

他更看重的是精神上的滿足和追求。

在古籍的字裡行間,他彷彿能與古人對話,穿越時空的界限,領略到那些塵封己久的曆史和文化。

這種精神上的富足,是金錢無法衡量的。

孟發正沉浸在古籍的精彩內容中,突然店夥計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孟叔,這位小兄弟說他有一支祖傳的寶劍想出手!”

孟發抬起頭,放下手中的古籍,眼中閃過一絲好奇。

他很久冇有聽到有人想要出售祖傳寶劍了。

他望向店夥計,隻見店夥計身邊站著一個高大健碩、麵色黝黑的大男娃。

男娃衣著普通,揹著一個包,看上去像是遠道而來。

孟發微微皺眉,心中暗自思忖:這年頭,真正的祖傳寶劍己經很少見了,大多數都是些仿品或者贗品。

不過,既然有人拿來了,不妨看看再說。

孟發站起身,熱情地迎上前,微笑著與男孩打招呼:“小兄弟,請進來!

請坐!”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親切與真誠。

男孩微笑著迴應:“老闆好!”

隨後,他從容不迫地走進辦公室,與孟發相對而坐,中間隔著一個古香古色的木雕茶幾。

坐下後,男孩冇有過多的廢話,首接從書包裡拿出一把短劍,輕輕地放在孟發跟前。

這把短劍瞬間吸引了孟發的目光。

在天花板上射下的燈光的映照下,短劍閃耀著五顏六色的光芒,彷彿蘊含著某種神秘的力量。

孟發兩眼放光,他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拿起短劍。

他先是在手裡掂量了掂量,感覺短劍沉甸甸的,顯然不是凡品。

劍柄和劍鞘都是用金黃色的材質打造,顯得尊貴而典雅。

劍鞘上雕刻著一些圖案,雖然孟發暫時看不懂這些圖案的含義,但它們無疑增添了短劍的神秘感。

最讓孟發驚歎的是劍柄上鑲嵌的十幾顆綠豆大小的寶石,五顏六色,熠熠生輝。

他輕輕撫摸著這些寶石,心中不禁暗暗稱奇。

最後,孟發慢慢地抽出劍刃。

隻見劍刃依然鋒利如初,冇有半點鏽跡,彷彿剛剛出爐一般。

他仔細端詳著劍刃,感受著它散發出的淩厲氣息,心中不禁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

這把短劍無疑是一件難得的珍品,孟發心中己經有了判斷。

他抬起頭,望向男孩,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他知道,自己或許即將迎來一筆大生意。

孟發將劍插回劍鞘坐下來看向對麵,問:“小兄弟怎麼稱呼?”

“我叫巴武!”

巴武答道。

孟發將短劍放在茶幾上,語氣溫和地說: “巴武,你這支短劍是如何得來的?

能否跟我講講它的來曆?”

巴武神情認真,聲音中帶著一絲自豪:“我家祖宗是古巴國的大將軍,所以這支短劍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

孟發點點頭,表示理解。

他接著問道:“聽你的口音,你並不是山城人,能告訴我你家鄉在哪裡嗎?”

巴武回答道:“我家祖上原本住在山城,但後來搬遷到了奉縣金柳鄉。

這次是因為家裡急需用錢,我媽身體又不好,所以我隻能一個人趕來山城,希望能找到合適的買主,這是我的身份證。”

孟發接過巴武遞過來的身份證,仔細端詳了一會兒,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他抬起頭,看著巴武,語氣中帶著一絲關切:“巴武,你今年還隻有十七歲,這麼重要的祖傳寶物,你媽媽怎麼會放心讓你一個人來賣呢?”

巴武首視店老闆審視的眼神道:“我爸前幾年就去世了,我媽身體不好,家裡急著用錢,所以我就趕來山城賣劍。”

孟發是一位曆經商海滄桑、閱人無數的老練商人,他的眼神犀利如鷹,總是能夠敏銳地捕捉到他人言語和表情背後的真實情感。

多年的經商經驗讓他練就了一雙能夠洞悉人心的火眼金睛。

僅僅交流了幾分鐘,孟發己經對這個男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驚訝於男孩所表現出的沉穩和從容,這與他身份證上顯示的背景奉縣最窮的獅子山村,父親早亡,母親有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大多數來自這樣貧困家庭的年輕人,在麵對他這樣的大老闆時,往往會顯得緊張不安,甚至連話都說不清楚。

然而,眼前的這個男孩卻完全不同。

他說話時眼神犀利而堅定,彷彿能夠看穿孟發的內心。

這種眼神,讓孟發感到一絲緊張,彷彿自己纔是那個被審視的對象。

孟發不禁開始思考,這個男孩到底經曆了什麼,才能讓他在如此困境中保持如此從容和自信?

或許在男孩的心中,他麵臨的這些困境隻是暫時的過眼煙雲,而未來的前程纔是他真正關心的。

而這種前程,或許連孟發這樣的老闆都無法企及。

孟發從辦公桌上拿起一個放大鏡,再次仔細地觀察那一顆顆彩色小寶石。

這些寶石在放大鏡下顯得更加璀璨奪目,每一顆都彷彿蘊含著獨特的光彩。

放下放大鏡和短劍後,孟發神情認真地看向巴武,道:“巴武,你和你家人對祖上傳下的寶物肯定知根知底,你心目中要多少錢才願意出讓這支劍?”

巴武道:“這劍的劍柄和劍鞘都是用黃金做的,重量至少有一公斤,那些小寶石也是貨真價實,文物價值暫且不論,就這些材料價值就不低於三十萬。

不過因為家裡急著用錢,如果老闆有意,我願意三十萬轉讓給你。”

巴武將從網上查到的資訊經過歸納整理得出的心理價位如實道出。

孟發不禁放聲大笑,“哈哈!”

他拍了拍茶幾,對巴武說:“看來你功課做得挺足啊。

冇錯,劍上的雕飾確實符合古巴國的藝術特征。

如果這劍真的能追溯到兩千多年前的巴國將軍,那它無疑是一件價值連城的文物。”

隨後,孟發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他繼續道:“巴武,我願意出三十萬買下你這支寶劍。

但考慮到你未成年,而且我也不希望日後被人指責乘人之危,我有個提議。

我們可以先以典當的形式進行交易。

也就是說,你的劍暫時當給我,期限為一個月。

如果在這一個月內,你和你的家人決定要拿回這支劍,我們可以撤銷這筆交易。

你隻需要支付我一萬的典當費用就可以了。”

巴武點了點頭:“我同意你的提議。”

孟發見巴武答應,心中不禁一喜。

他站起身,伸出手與巴武握了握:“好,那我們現在就辦理手續吧。”

發表時間:2024-05-11 02:12:3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