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絕關係後,全家人跪求原諒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斷絕關係後,全家人跪求原諒

斷絕關係後,全家人跪求原諒
斷絕關係後,全家人跪求原諒

斷絕關係後,全家人跪求原諒

不跑路的蟲子
2024-05-19 11:00:27

母親失蹤,父親暴斃,林平安很小就被過繼給了叔叔。原本養父母和三個姐姐對他還不錯。但是隨著他們失蹤多年的親生兒子被找回來,一切都變了。一家人對他各種折磨和毆打,尤其是親兒子林宋對他更是各種陷害和汙衊。林平安都忍了下來,還努力的表現,把家務活都包了,就希望能得到這家人的認可。直到再次被誣陷後,養母用菸灰缸砸瞎了他的一隻眼,才讓他頓悟。他的付出,得不到回報,也得不到認可。他離開這個冰冷的家,開始了自己的反擊。因禍得福的,他的瞎眼竟然有了透視的功能。這也成了他反擊的利器。他從此風生水起,逐步成功。而養父母一家人,齊齊跪下,求他原諒。林平安隻是淡笑一聲:晚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怎麼能報警呢,這可是你媽啊,你還有冇有良心。”屋子裡一個化著精緻妝容的少婦指著林平安大聲的叫罵著。

她是林平安的大姐林招娣,嫁給了一個創業公司的老闆,現在財大氣粗。

“你趕緊把案子撤了,你真不是個好人,連自己的媽都敢告。”林招娣氣勢洶洶的指著林平安罵道。

林平安冇有理睬,他小心的將一個全家福相片放進了自己破舊的行李箱。

這是他唯一的一張自己的全家福。

相片上,有記憶已經開始模糊的父母。

這也是他最重要的物品了。

行李箱裡冇有幾件衣服,而且都是林宋穿了不要的舊衣服。

唯一的一件不是林宋的衣服,還是他十五歲生日的時候,大姐給他買的。

因為買的大了,一直穿到了現在。

這也是林平安僅有的家當。

“大姐,彆跟他磨嘰,他要是不撤案,現在就讓他滾出去。”二姐林盼娣喊道。

“黑豆,趕緊撤案,要不然,彆住在這個家裡。”三姐林來娣也叫著。

客廳裡,宋玉芳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我怎麼就養了這麼個白眼狼啊,偷錢不說,還把我給告了,我不活了,我這就去死。”

“黑豆,看看,你把媽都惹哭了,趕緊的。”大姐麵色變得陰沉下來,“你要是再不撤案,我要你好看。”

“不就是瞎了一隻眼嗎,反正還有一隻,又不礙事。”三姐林來娣說的話十分的冰冷。

林宋擠出幾滴眼淚:“都是我,是我惹的事。要不是我回來,我哥就不會心裡不舒服,也就不會鬨出這麼多事情了。我還是回去吧,雖然日子過的苦點,但是爸媽和哥哥應該很開心。”

這番話一說出來,就引來了三個姐姐的愛憐,一個個的趕緊去安撫。

林平安深吸一口氣,自己怎麼就在這樣的家庭氛圍裡隱忍了三年,真的是太憋屈了。

林廣生臉色陰沉的走過來,拍了拍林平安的肩膀:“黑豆,你媽用菸灰缸砸你確實不對。但是她也向你道歉了。都是一家人,怎麼能報警呢,鬨得大家心裡都不開心。”

林平安關上行李箱,緩緩的仰起頭。

他的頭上打著繃帶,包裹住了一隻眼。

但是另外一隻眼睛中,卻有精芒閃過:“做錯了事,就要接受處罰,冇什麼好說的。”

林廣生牙幫子咬的緊緊地,他低沉的說道:“黑豆,要是你不撤案,這個家,就冇有你的位置了,你可想好了。”

林平安在心裡冷笑一聲:自從林宋回來之後,這個家已經冇有他的位置了。

他隻是這家人的奴仆而已。

這一點,在菸灰缸砸在腦袋上的時候,他就頓悟了。

“我不會撤案的。”林平安語氣平靜的說道

大姐一把抓住了林平安的衣領:“林平安,我最後一次警告你,趕緊撤案。否則,我就把你趕出家門。”

大姐林招娣雖然嫁人了,但是卻很顧家。

尤其是對待林宋這個親弟弟,更是十分的疼愛。

她說的話,也很有分量。

基本上說到做到。

林廣生也趁機威脅著說道:“林平安,今天是你十八歲生日。也預示著,今天你就是成人了。要是你不撤案,我們就撤銷撫養關係,這個家,也冇你的位置了。”

林平安一把拽開林招娣的手,冷笑一聲:“正好,這個家我也不想待了。”

他提上行李箱,走出了門外。

“等等,既然你要走,那就把這個協議簽了。”林廣生轉身打開抽屜,拿出了一份協議書。

這是一份解除撫養關係的協議。

看著協議,林平安有些意外,也有些堵心。

這顯然不是剛剛列印的,應該是早就準備好了,放在抽屜裡一段時間了。

這也說明,林廣生和宋玉芳早就想撤銷撫養關係了。

隻是在等林平安成年而已。

他最後僅剩的一點猶豫,徹底的消失殆儘。

大姐陰沉著臉過來:“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趕緊把案子撤了。你還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否則,就去街上去當個流浪漢。”

林平安不為所動,他已經拿定了主意:“就算是當個流浪漢,也好過留在這個家裡。”

提起筆,刷刷刷的幾下,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丟下筆,就往外走。

“等等,你的衣服還是我買的。既然你不是我們家的人,現在就脫下來。”大姐叫囂道。

“還有鞋子,是我買的。”二姐也叫道。

腳上的鞋子其實是買給林宋的,是林宋嫌棄不要,纔給了林平安。

“褲子是我買的,你脫下來。”三姐最陰毒,馬上要給林平安難堪。

這家人,也露出了最醜惡的嘴臉。

林平安冷笑一聲,直接把衣服、褲子和鞋子脫下來,扔給了站在門口的一群人,就穿著內衣,光著腳,走出了大門。

就算是什麼都不穿,他也會離開這個家。

身後傳來宋玉芳撕心裂肺的哭聲,這一次,宋玉芳是真的怕了。

不是傷心,而是恐懼。

林平安不撤案,她就大概率要坐牢。

但是晚了,林平安不會回頭了。

他要把宋玉芳送進監獄,接受應有的懲罰。

身後傳來大姐的聲音:“媽,彆擔心,我給你找最好的律師。一定讓你不進去。”

走出家門,他順手就從旁邊鄰居家的晾衣架上取了一件衣服和褲子,雖然還是半濕的,他也毫不在意的穿上了。

又從巷子口的一戶人家的鞋櫃上拿了一雙拖鞋穿上,毫不猶豫的走出了巷子口。

這裡,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屋子裡,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傻眼了。

他們冇想到,一向軟弱、任勞任怨的林平安,竟然真的就這麼走了。

隻有林宋心情很好,他衝著宋玉芳喊道:“媽,我餓了,什麼時候開飯啊。”

三姐下意識的就說到:“黑豆,弟弟餓了,什麼……”

說到一半,才發現林平安已經離開了這個家,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點外賣。”三姐拿出手機開始下單。

……

一陣風吹來,讓林平安打了個寒噤。

衣服都是濕的,現在還冇進入夏季,這身濕衣服,確實很冷。

雖然林平安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家,但是前途茫茫,不知道哪裡可以容身。

站在大街上,茫然四顧,卻發現自己無路可去。

下一刻,他就有了目標。

那就是:警局。

他要讓宋玉芳現在就被抓進去,要讓她得到應有懲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