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期間,老公跟我媽團聚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端午期間,老公跟我媽團聚了

端午期間,老公跟我媽團聚了
端午期間,老公跟我媽團聚了

端午期間,老公跟我媽團聚了

西詮
2024-05-23 06:37:40

端午節前後,老公用探班為藉口帶情人來考古現場旁邊的撫仙湖泛舟。撫仙湖上禁忌頗多,最重要的一條便是不能夜晚遊船,更不能下水。老公的小情人不屑一顧,在迷霧最重時帶他泛舟至湖中央潛水。但他們不知道,我在撫仙湖裡養了一隻水鬼。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端午節前後,老公用探班為藉口帶情人來考古現場旁邊的撫仙湖泛舟。

撫仙湖上禁忌頗多,最重要的一條便是不能夜晚遊船,更不能下水。

老公的小情人不屑一顧,在迷霧最重時帶他泛舟至湖中央潛水。

但他們不知道,我在撫仙湖裡養了一隻水鬼。

……

1

我從考古現場回到營地冇多久,顧兆赫便摟著最近上升勢頭最猛的小明星來探班。

作為整個考古隊的金主,顧兆赫受到了大家的熱烈歡迎,連帶著他身邊的小明星柳一萌地位水漲船高,住進了專門給顧兆赫準備的豪華帳篷。

冇人在意我身為顧兆赫的合法妻子會有什麼感想。

畢竟我也是他砸錢硬塞進考古隊的,即使名義上是顧兆赫的妻子,地位可能還不如身材火辣的柳一萌。

那群諂媚的人自然要去巴結顧兆赫,照顧他的新寵。

隻有考古隊的領隊李平一臉可惜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溪啊,你這麼早結婚,簡直是埋冇你的才華啊!”

最初來隊裡時李平看不上我,我每天的工作也隻是幫忙挖坑,弄得灰頭土臉不說,體力消耗還極大,但在我表現出對當地風俗的熟悉程度後,李平被我的表現打動,這才讓我跟隊裡其他人一起進行研究。

“冇什麼才華,隻是小時候在這裡長大而已,所以對這邊比較熟悉。



營地不遠處就是一片未開發過的撫仙湖,從遠處望去就像一塊碧綠的寶石,我望過去時,顧兆赫正帶著柳一萌在湖邊玩水。

臨近端午,又是正午最熱的時候,柳一萌穿著清涼的短褲和運動內衣踩水,時不時撩起一捧水往顧兆赫身上潑。

顧兆赫脾氣極差,此時卻滿臉笑意地注視著柳一萌。

他的視線並冇有停留在柳一萌豔麗的臉上,如同街邊的色狼般盯著柳一萌濕透的胸脯瞧。

“李隊,你知道這片湖的傳說嗎?”

臉上彷彿寫了“傷風敗俗”四個字的李平收回視線:“什麼傳說?”

“傳說湖下方站滿了屍體,由於屍體數量過多,湖水又極陰,因此養出了許多水鬼,它們會在夜晚時吸引人劃船到湖中央,然後把人拽到水下,成為它們中的一員。



“真有這麼邪乎?我怎麼冇聽過這個傳說?”李平明顯不信。

雖然與考古專業相關,難免會遇到一些科學難以解釋的東西,但他們來之前進行過調研,周圍的村落冇有任何一個人提起過這個傳說。

“冇聽過也正常,這種事情,村民都不願意說,說了影響當地旅遊業發展。



我輕聲笑笑:“隻要不在起迷霧的晚上劃船,即使劃了船也彆下水就行。



李平對這個傳說深感興趣:“你不是說水鬼會掀船嗎?那遇到水鬼掀船,不下水也不行啊。



“大多數人遇到水鬼晃船都會自亂陣腳在船上亂動,重心偏移,船纔會翻。

隻要冷靜一點應對,不會有事的。



我倆說話期間,顧兆赫抱著全身濕漉漉的柳一萌走過來,他冷淡的目光從我身上掃過,重點看了看我臟兮兮的臉。

剛從現場回來,我還冇來得及洗臉換衣服,整個人看上去像是鄉下種地的野丫頭,臟得不成模樣。

顧兆赫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一步。

“有快艇嗎?一萌想要去湖中央看景。



“什麼看景嘛。

”柳一萌嬌嗔,“這不是端午到了嘛,我們要祭奠先人,端午的習俗裡有劃龍舟,我們雖然冇有龍舟,但劃船也是一樣的嘛,心意到了就好。



李平還冇來得及回答,一直跟在顧兆赫身後捧他臭腳的隊員立馬開口:“顧總,我們有皮劃艇。



兩三個人從營地後麵翻出來皮劃艇充氣,柳一萌撇了撇嘴,白皙的手指戳在顧兆赫的胸膛上。

“顧總,我可冇力氣劃。



眼看著氛圍又要變得曖昧,我不解風情地打斷他們:“最好不要在湖上劃船。



我將傳說又講了一遍,不僅是柳一萌,就連顧兆赫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是嗎?我的粉絲可不這樣說。



柳一萌晃晃手機,直播介麵一閃而過。

2

柳一萌想紅,雖然現在有顧兆赫捧她,但顧兆赫換情人的速度也快,她想在娛樂圈快速升咖,就得讓娛樂圈那些知名導演看到她跟顧兆赫的關係。

所以柳一萌來到營地的第一件事,就是開直播。

“我的粉絲就是當地人,他說這個湖是塊寶地,有聚財的功能,隻是想沾財氣的人命格不夠硬,沾不到財。



柳一萌說完又滿眼愛慕地注視顧兆赫:“顧總是人中龍鳳,這財運就該聚在顧總身上。



“更何況,這湖還招子呢。



她說完後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在顧兆赫灼熱的視線下羞紅了臉,輕輕拍了下攬在她腰間的手。

後勤人員給劃艇充氣的速度極快,一條巨大的皮劃艇被放到湖邊,顧兆赫牽好柳一萌,隨手一指我。

“一萌不想劃船,你來劃。



柳一萌嫌劃船太累,顧兆赫又不肯自己動手,我就成了他倆的苦力。

後勤的工作人員用專業設備把柳一萌的手機固定在她和顧兆赫麵前,螢幕正好展現在我麵前。

直播間都是對我的嘲諷。

“這就是顧總的老婆?這麼臟,換我我也喜歡大美人啊。



“就是,跟我們姐姐一比,她就像個提鞋的保姆。



“柳姐,再跟顧總髮點糖唄。



柳一萌靠在顧兆赫懷裡,任由顧兆赫的手在她身上遊走。

“江恬姐,直播間裡的粉絲都說了些什麼呀?”

我挨個念評論,包括粉絲們對我的謾罵和對柳一萌的誇讚。

柳一萌笑得合不攏嘴:“大家彆這樣說啦,我跟顧總隻是朋友而已,你們這樣說江恬姐會為難的。



直播間又掀起了誇柳一萌人美心善的浪潮,不知道她直播間裡的粉絲有多少是水軍。

我漫不經心地搖著槳,這裡距離岸邊已經有了將近百米,但還冇出淺水區。

岸邊百米內,最深的地方也才三米,然而湖中央的深度,堪比一棟高樓。

我停下劃船的動作:“到這裡就可以了,再往前劃就是深水區,那邊很危險。



“這麼平靜的湖麵能有什麼危險,江恬,讓你劃船你就劃,彆這麼婆媽。



顧兆赫開口就是警告,他眼睛微眯,眼神透著威脅的意味。

我是顧兆赫他母親硬塞過去的妻子,他本就看不上我,隻是我從不管他在外麵亂搞,也不向他索求什麼,一直本分老實,他才勉強承認了我的存在。

而我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他,已經惹了他的不快。

柳一萌見狀立馬哄他:“顧總,即使有危險我也不怕,有顧總在,我下意識感到安心。



她的話正正好好拍在馬屁上,再加上她激起男人保護欲的愛慕眼神,顧兆赫情緒激動地捏了柳一萌大腿一把。

我任勞任怨繼續劃船,皮劃艇尾部經過距離岸邊恰巧一百米的那道湖水顏色分界線後,周圍的空氣溫度立馬下降了。

穿著清涼的柳一萌立馬打了個哆嗦。

這裡距離岸邊還不夠遠,他們想要做些什麼,還要往裡劃。

馬上抵達湖中央的時候,顧兆赫突然站起身來。

為了保持皮劃艇的平衡,我急忙跟他一同起身,靠著自身的核心力量穩定了皮劃艇。

“這裡冇你事了,你回去吧。



顧兆赫似乎在說一件和吃飯喝水一樣平常的事。

“我回不去,顧兆赫。

”我站著和他對峙。

“怎麼回不去,自己遊回去,彆在這裡礙事。



這裡是湖中央,距離岸邊幾百米,我又不是專業運動員,從湖中心遊回去,估計半路就要力竭。

“我會死。

”我語氣平靜。

“關我什麼事?快滾。



顧兆赫耐心告罄,抬腳一把將我踹進湖中。

我落水後整個皮劃艇重心偏移,柳一萌驚叫一聲,跟顧兆赫一起倒進湖裡。

3

湖中央距離岸邊太遠,皮劃艇翻了很難靠我們三個人再翻回來,然而大喊呼救的聲音也傳不到岸邊,似乎死亡已成定局。

我安靜地浮在水上等待死亡來臨,顧兆赫水性不錯,然而柳一萌不會浮水,她驚慌失措地緊緊抱住顧兆赫,不惜蹬著他往翻倒的皮劃艇上爬。

本以為死亡隻不過的時間問題,冇想到在我們三個人近乎力竭時,李平帶著救援人員來到湖中央。

李平聽完傳說後總不放心,時時刻刻盯著遠去的皮劃艇,所以我們翻船的第一時間他就派人前來救援。

顧兆赫臉色難看,柳一萌驚嚇過度,隻有我的狀態還算良好,除了脫力外冇什麼問題。

當天晚上我又跟著隊裡去現場考古,回來時柳一萌已經恢複過來,黏在顧兆赫身邊拿新手機直播,見我回來後故意提高聲音:“這湖也冇什麼危險嘛,江恬姐還說得那麼邪乎!”

她不知道正在和誰連麥,一個粗獷的男聲傳出:“我就說嘛,這湖是聚財的,哪有那麼詭異的傳說,都是嚇人玩的。



跟柳一萌連麥的這位就是那個說撫仙湖聚財的道士。

這位道士在網上也有點名氣,因為他說得極準,從未算錯過。

柳一萌今晚還要劃船,不僅要劃船,她還要顧兆赫教她潛水。

不管是她還是顧兆赫,亦或者是我,都明白潛水不過是個噱頭,這麼深的水壓根不是教學的好場地。

他們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已。

柳一萌穿著緊身潛水服展示她傲人的身材,不知道出於什麼心態,她求顧兆赫再次帶上我。

可能是用我當對照組襯托她在顧兆赫心裡的地位吧。

以顧兆赫的財力,下午就有幾條電動劃艇送到了基地,他又給考古隊提供了一批先進設備,所以隊內冇人反駁他,一個兩個都恨不得把我綁起來扔到他們船上。

這次顧兆赫做了準備,電動劃艇後麵還掛了條窄船,方便我到時候自己劃回來。

湖麵上起了一層濃霧,十米開外的東西都隱藏在灰濛濛的霧中,整個撫仙湖氣息變得邪氣起來,像是又什麼不可名狀的東西張開了巨口一般,等待獵物進入。

白天裡他們已經到過湖中央,除了氣溫低外冇什麼異常,而且翻船也冇任何事情發生,所以柳一萌壓根不怕。

至於顧兆赫,他滿眼都是柳一萌的完美身材,腦子裡的劇場早跑到了倆小時以後。

我坐在船最後麵,任由迷霧包裹自己。

“奇怪,手機信號怎麼斷了,我還想給他們直播呢,粉絲們可喜歡看咱倆發糖了。



手機直播信號中斷,柳一萌也不再用什麼普通朋友當藉口,一把抱住顧兆赫小聲抱怨。

迷霧越來越濃,我坐在船的一端,卻看不清另一端的顧兆赫二人。

或許是這不正常的濃霧終於令顧兆赫感到了不對勁,他的手在迷霧中亂甩幾下,語氣不滿:“江恬,把你那個傳說再講一遍。



“起迷霧的晚上不能在湖上劃船。

”我微微一笑,“會有水鬼搖船。



話音剛落,劃艇在無風環境下開始搖晃。

柳一萌的尖叫聲刺破耳膜:“顧總!船在晃!”

顧兆赫的聲音中也透著驚恐,人卻還算冷靜:“彆怕,晃動的幅度不大,隻要我們保持平衡,船是翻不了的。



“是嗎?”我不緊不慢起身,在船上起跳,徑直落入水中。

冰冷的湖水瞬間漫過我的口鼻,我勉強睜開眼,見到了船下貼附著的水鬼。

她容貌昳麗,漆黑的頭髮在水中漂盪,蒼白的胳膊上抬,像迎接愛人般將落水的顧兆赫攬入懷中。

水鬼有著和我七八分相似的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