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愛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小阿妝妝妝
2024-06-13 22:21:55

我和歐陽風從來隻有交易 卻未想,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黑道爭雄的算計中……三年前,我墮入風塵,紙醉金迷的世界裡,我愛上了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他曾警告我,“李妝,你要講職業道德,拿了錢就馬上滾!”我所有的癡心妄想,在他朝我臉上甩錢的一瞬間,消失殆儘 花花世界,我遊走其間,包括設計接近他的合作夥伴 一次競拍,我被叫到上千萬,最後站起來的人卻是歐陽風,他挑眉環視一圈,然後淡然的說:“誰敢跟我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國色天香裡的小姐,就是比其他場子裡的懂規矩。

”莫沉易左右打量我,又對歐陽風說,“還比陽光大都的小姐長的漂亮,難怪你夜夜往這跑,被誰勾了魂吧?”歐陽風細細看我一會兒,對莫沉易說,“莫總如今是人生贏家,事業蒸蒸日上不說,還有嬌妻填房,怎能不讓人羨慕?”“看歐總說的!”莫沉易轉頭,表情特彆嚴肅,“憑我對歐總的瞭解,你既然喜歡洋酒,肯定有它的好處和作用,不然又憑什麼被你喜歡?”歐陽風淺笑,漆黑的眸一下變得幽暗,“所以說,娜美自有娜美的好處……”歐陽風平時就冷峻著一張臉,我一看到他眼神變了,心裡莫名的緊張起來。

我正琢磨著娜美是誰的時候,莫沉易開口說,“如果歐總喜歡我的女人,那就拿去用,凡是兄弟有的,大哥你儘管張口!”原來娜美就是莫沉易的‘嬌妻’,老婆也可以隨便借用嗎?我心口一緊,觀察著歐陽風的表情,他居然不鹹不淡的來了一句,“那我明晚就好好目睹一下,弟妹的風姿?”“咳咳……”我清楚聽見莫沉易乾咳兩聲,他拿起酒杯跟歐陽風碰了一下,然後斜眼看我,他轉移話題,“歐總說笑,這麼個大美女跪在你腳下,娜美再有風姿,在這位小姐麵前也黯然失色吧!”莫沉易火辣辣的眼神盯著我看了半天,笑對歐陽風說,“美女這是怎麼了?穿著一身性/感的比基尼,跪在地上還可憐楚楚,真是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歐陽風默然,點燃一根菸,莫沉易停頓半秒,大約是看周圍在場的人臉色都不好,猜出了什麼,他又端起酒杯,朝我揚了揚臉。

“歐總,我今天剛下飛機,風塵仆仆的,你不打算讓我看一場表演?”我緩緩抬頭,看見歐陽風一臉陰霾,又看看莫沉易,談笑風生的對我說“美女,彆跪著了,去跳一段舞,哄我們歐總開心!”我渾身僵硬,跪在地上,歐陽風冇有發話,不管是誰提出的要求,我也不敢回答。

片刻,歐陽風靜默了好一會,纔看我一眼,挑起眉毛說,“今晚莫總是我的貴客,他怎麼說,你就怎麼做!”聽歐陽風的意思……還冇等我反應過來,歐陽風湊近我,陰霾的臉上終於揚起一絲微笑,“如果你跳的好,今晚的事情我不計較;如果跳的我不滿意,全月和你那好朋友洛珍,就隨我心情處理了!”我一聽歐陽風會遷怒洛珍和媽咪。

一著急,拽住歐陽風的褲邊,“順哥,去九號包廂跳舞是我的錯,跟月姐和洛珍冇有關係。

”歐陽風低下眼瞼,看了一眼我拽住他褲邊的手,我嚇的趕緊拿開,他低沉著聲音,帶有幾分怒火,一瞬不瞬的看著我,“李妝!你是不是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很好糊弄?”我拚命搖頭,剛想解釋,歐陽風就命令了一句,“去跳舞!”厲聲剛落,我抬頭看見歐陽風身邊的小姐,尤其是初夏和珊瑚,幸災樂禍的看著我,她們挑著眉毛,撇了撇嘴。

我知道,她們巴不得我趕快得罪了歐陽風,最好在被關進黑屋,她們才能稱心如意。

歐陽風的臉陰沉了下來,恐怕我在多說一句,就會立刻被保安拉下去處理,還會連累了媽咪和洛珍。

我定了定心,看著前麵偌大的舞台,眼睛一閉,牙一咬,自我安慰著,跳就跳吧,反正我又不是不會跳。

我穿著紫色的比基尼,走上舞台,站在聚光燈下,偌大的舞台就我一個人。

平時,我從低下看舞台覺得很小,今天走上來才發現,這裡足足有二十個我的宿舍那麼大。

我開始不由自主的緊張,汗毛都豎了起來,腳底黏糊糊的,剛邁出一個舞步,就滑了一跤,台下頓時鬨堂大笑,小姐都捂著嘴,笑的前仰後合,我從地上爬起來,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小醜。

我看見台下媽咪緊張的看著我,幾乎坐立不安。

不管她是怕得罪歐陽風也好,擔心自己受牽連也罷,現在能為了我著急憂心的,也隻有她一個人了吧。

我一定不能讓關心我的人失望,想害我的人看笑話!可我到底跳什麼,怎麼跳,才能讓歐陽風滿意?我絞儘腦汁的在想,要說舞蹈,我跳的最好的就是脫/衣舞,可是我現在已經穿著三點,在脫就光了。

性感的豔舞,想必歐陽風也看過不少,我如果跳不出新意,還是不能讓他滿意。

就在台下觀看的人都失去耐心,我也倍感惆悵的時候,終於想起了一段舞,我向彈吉他的人輕聲說了兩句,讓他彈奏一曲輕曼的歌曲。

幸好,我學過一段芭蕾舞,偷偷跟電影上麵學的,就會幾段。

我想,如果芭蕾舞在世界名台上跳,肯定平庸,但國色天香是風月場合,高雅和低俗,突兀的環境下,會形成巨大的落差,肯定會讓他們耳目一新。

清脆曼妙的音樂響起,我點起腳尖,動作優雅的跳了起來。

這段芭蕾舞我私下練過好多次,一點也不生疏,我儘量放鬆身體,讓自己儘情的沉寂在舞蹈和音樂中……跟著音樂起伏,我的動作時緩時滿,抬腿,旋轉,都表現的很完美。

我邊跳邊觀察台下,雖然看不清他們的神態和表情。

可是靜悄悄的一片,冇有人說話,我深深喘了口氣。

很快,音樂到了尾聲,我輕柔的收起動作,對台下謝禮。

我敢說國色天香的小姐,多少都會跳豔/舞,可是芭蕾舞,會跳的應該冇幾個,歐陽風是有品位的男人,他肯定懂得欣賞。

果然,我來到歐陽風身邊時,他看我的眼神中透出一種異樣。

小姐們誰都冇有說話,對我行著注目禮,初夏氣得哼了一聲,把頭轉過去,不再看我。

莫沉易彆有用意的問了一句,“你叫李妝?”既然歐陽風說莫沉易是他的貴客,我不敢怠慢,點了點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