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半糖微甜
2024-06-22 04:25:36

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廣福居內,青聿已經回來了。

他正站在淩北辰的門口,焦急地轉來轉去。

一見他們二人同時歸來,不由得愣住了:“爺,你們一起回來的?”

“嗯。”淩北辰淡淡地應了一聲。

接著吩咐道:“你去安排下,明日一早我們就離開益州。”

青聿微怔:“可薛寒衣不是說要明日下午才能回來嗎?”

“事情有變,你讓他辦完事自行上京都找我們就是。”

淩北辰的語氣中有著不可反駁的堅定,青聿隻好點頭應是,匆匆下樓。

臨走之時,他麵色古怪地看了謝晚棠一眼。

主子怎麼突然變卦了,難不成和她有關?

不得不說,青聿真相了。

淩北辰確實是因為剛纔的事想帶謝晚棠立即離開,雖說她自己不在意,可多一事總歸不如少一事。

……

益州離京都已是不遠,再加上淩北辰刻意趕路,最後隻花了兩天時間就到了。

入了城門,淩北辰便與他們分道揚鑣,隻讓青聿送她回去。

謝府內宅,一名裝扮華貴的美婦人在聽到管家來報之時,驚的失手打翻了手邊的茶碗,不敢置信地問道:

“你剛剛說……是誰來了?”

管家瑟縮了一下,低聲回答:“是……大小姐謝晚棠。”

“狗屁!”

美婦人身邊的粉衣少女氣的柳眉倒豎,破口大罵道:“她算哪門子的大小姐,不過就是個命帶不詳的災星罷了,如今居然敢跑到這兒來,是失心瘋了不成。”

這話管家可不敢接。

少女越想越生氣,忿忿地對美婦人說道:“母親,不如就讓人把她打出去吧。”

這位美婦人,也就是謝府如今的當家主母宋欣茹,她冇有說話,似乎還沉浸在剛纔的震驚中。

這是怎麼回事?祖宅那邊不是說人已經死了嗎?而且就連屍體都燒了,怎麼好端端地又出現一個謝晚棠?

“母親?母親!”

見她一直髮愣不說話,謝晚憐忍不住疊聲喊她。

宋欣茹終於回了神。

無論如何,先把人打發走再說吧。

她恢複了以往的從容平靜,不疾不徐地說道:“晚憐說的對,謝晚棠現在明明就在老宅,這個突然跑上門的必然是騙子,你把她趕出去就行了。”

“可是……”

管家麵露難色,有些遲疑地說道:“送她回來的不是彆人,是定王的貼身侍衛青聿大人。”

“什麼?定王?”

宋欣茹猛地站起,手邊的茶碗摔了一地,嚇得管家立即跪了下去。

如果說謝晚棠的出現隻是讓她震驚,那麼謝晚棠和定王有牽扯的訊息則更讓她驚懼。

難道說,那件事暴露了?

強烈的不安讓她再也無法冷靜下來,忍住站起來來回踱步,最後,她決定還是親自去看看。

“走吧,帶我過去看看。”

謝府大門外,謝晚棠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正想催一催小廝,結果就看見一行人神色各異地從遠處走來。

呦,陣仗很大嘛!

謝晚棠挑了挑眉,心裡竟隱隱有些興奮。

很快,宋欣茹就來到了門口。

當她看清來人那張臉的時候,忍不住胸口一滯。

像,真的太像了。

這眉眼,這輪廓,簡直就和那早已死去的蘇茗禾一模一樣,任誰看了都不會懷疑她的身份。

宋欣茹的手指漸漸用力,指骨泛白,麵上卻流露出驚喜的笑容,熱情地說道:

“晚棠,你不是在祖宅陪伴祖母嗎?怎麼突然一個人回來了,這女兒家家的,一個人出門走這麼長的路,冇遇到壞人吧。”

謝晚棠淡淡一笑:“還好,我比較幸運,這一路上有青聿相送,平安無事。”

“是嗎?那可太好了,要不然你一個姑孃家在路上出了事那可怎麼辦。”宋欣茹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起來像是真的為她感到慶幸。

她轉頭看向青聿,十分感激地說道:“多謝青聿大人送晚棠回來,明日謝府自當登門道謝。”

“謝夫人不必客氣,在下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

青聿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後轉身對著謝晚棠說道:“謝姑娘,既然已經到謝府了,那在下就先行一步,不打擾你們了。”

說罷,對著宋欣茹輕輕頷首,接著便舉步離開。

謝晚憐看著青聿的背影,不滿地嘟囔著。

“拽什麼拽啊,不就是個侍衛嘛。”

“閉嘴。”

宋欣茹輕斥一聲,用眼神警告她。

那可是北齊國唯一的異姓王—定王的人,這京都城內誰人敢惹。

謝晚憐撇撇嘴,冇有說話。

宋欣茹回頭看向謝晚棠,此刻青聿不在,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變既冷漠且生硬:

“晚棠,你一個人上京祖母他們知道嗎?還有,你是怎麼遇到青聿大人的?他為什麼要送你回來?”

謝晚棠彎了彎唇角,似笑非笑地說:“宋姨娘是想讓我在這大門口說嗎?”

“放肆!”

一聽到姨娘二字,謝晚憐大怒:“我娘是堂堂謝府主母,你怎麼敢叫她姨娘。”

“哦,竟有這種事?”

謝晚棠眨眨眼,一臉無辜地宋欣茹說:“對不起姨娘,我不知道你居然已經得到我舅舅的同意了。”

宋欣茹的臉色十分難看,還冇來得及說話,謝晚憐就腦袋一熱,脫口而出地說道:

“誰要你那個不成器的舅舅同意?他不過就是個被流放西北的馬伕而已,請他同意,他配嗎?”

她說的實在太快,宋欣茹連捂嘴都來不及。

隻見謝晚棠驚訝地看了一眼宋欣茹,意味深長地說道:

“哦……原來冇有通知過他呀,那看來我確實冇有叫錯,對嗎,宋姨娘?”

“你什麼意思?”

謝晚憐氣的火冒三丈。

謝晚棠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在北齊,如果姨娘要扶正的話不但需要經過嫡妻孃家的同意,還要有嫡子嫡女的認同,可我完全冇有收到訊息,而我舅舅也冇有同意,所以你說,我是什麼意思?”

說罷,她看了一眼宋欣茹,隻見她此刻臉色鐵青,原本美豔的臉龐在憤怒下變得有些扭曲,眼裡還閃著淩厲的光芒。

可謝晚棠卻完全不在意,她平靜地看向對方。

而謝晚憐則呆呆地愣在了原地。

怎麼回事?

難道說,她和姐姐現在依然還是個庶女?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