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帶我喝喜酒,發現新娘卻是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兒媳帶我喝喜酒,發現新娘卻是我

兒媳帶我喝喜酒,發現新娘卻是我
兒媳帶我喝喜酒,發現新娘卻是我

兒媳帶我喝喜酒,發現新娘卻是我

東北熬夜冠軍
2024-05-24 10:57:01

兒媳帶我喝喜酒,發現新娘卻是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兒媳騙走我的退休卡後,將原定的周邊遊改成了回老家喝喜酒。

到了地方,我望著貼滿大紅喜字的茅草房風中淩亂。

讓我冇想到的是……

這場婚禮的新娘竟是我自己。

1.

大腦一片空白,兒媳呂梅梅的聲音此起彼伏傳入耳畔。

她挽著我的手臂笑盈盈的說著:“媽,你和我爸年紀都大了,又是單身,往後互相照應,還有個伴兒。



“等婚禮結束後,我就帶你們倆去領證,兩家人變一家人,多好啊!”

“我跟耀輝每個月給你們一千塊的生活費,足夠日常開銷了。



她越說越起勁,絲毫未注意我情緒上的變化,原本攤開的手掌握成了拳頭,心中更是湧起一股無名火。

我每個月的退休金一萬塊,養活自己綽綽有餘。

如今到她嘴裡,一千塊錢都好像是天大的恩賜。

她不僅盤算著我的退休金,甚至連積蓄也得一併奉上。

“咱們城裡的房子雖然是三室兩廳,可等你們和我弟弟小寶回去了,明顯不夠住。



“我相中了一套三百多平的大平層,首付就你出吧”

話音剛落,親家公呂哲栽栽歪歪的從屋內走了出來。

他身著一套紅色中式禮服,鬆鬆垮垮,樣子很是滑稽。

看到我的時候,咧開大嘴嘿嘿笑著,滿口黃牙讓我心中作嘔。

“梅梅說的不錯,這一大家子人三室哪夠呀!”

“你們也瞧見了,我這草房既不能遮風,又不能擋雨,怎麼也得翻修弄個三層小樓吧?”

“小寶雖然腦子不好,可一年比一年大,往後還得找媳婦呢,那女方彩禮少說也得八十八萬八。



我被氣得渾身發抖,冷不防的抽回手臂,看向遲遲未開口的兒子。

他兩步併成一步,飛快的來到我們身邊,單手摸著兒媳腹部。

“媽,梅梅正值孕期,可受不了一點委屈,醫生都告訴彆動氣,凡事讓著她點。



“我爸去世的早,又留下不少家業,萬一哪天你跟彆的老頭兒好了,豈不是白白叫人分去家產?”

“既然這樣,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跟我嶽父在一起,裡外都是咱們家的。



我隻覺得腦袋嗡嗡作響,血壓飆升,再也控製不住情緒。

“夠了,我什麼時候說要找老伴兒了?”

“就算我真的要找,那也是我的自由,輪不到你們小輩跑來指指點點。



“我還冇死呢,就想做我的主?冇門!”

刹那間,四周鴉雀無聲。

他們做夢都冇想到,一向好說話的我居然硬氣起來。

兒子見狀,將兒媳護在身後。

“媽,你彆不講道理,家裡的財產可都是我們的,一分都不能少。



“這婚你結也得結,不結也得結。



聞言,我反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甩在他臉上。

表麵上是在教訓兒子,實際更是威懾兒媳。

我在心中冷哼。

就憑劉耀輝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二愣子,壓根想不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幕後始作俑者定是呂梅梅。

“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們膽敢動我一下,我就報警。



我斜眼瞟向周圍,發現村民越聚越多,不少人衝著我們的方向拍照。

兒子縱然生氣,卻也不敢拿我怎樣,嘴巴動了幾下,並未反駁。

我懶得再跟他們廢話,直呼大名:“劉耀輝,趕緊開車把我送回去,快點!”

2.

他倚靠在長椅上來了個葛優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兒媳見局勢不妙,故意腆著個肚子往我身邊挪動。

“媽,你先消消氣。



“你瞧外麵這麼熱,有什麼話咱們進去說,彆被人看了笑話。



“就算你不為我們考慮,也得為你的金孫著想吧?”

聽到這話,我忍不住嗤笑一聲,雙眼直勾勾的打量她。

當初她與兒子戀愛,我百般阻撓。

可劉耀輝像是中了蠱一樣,甚至不惜用性命威脅我。

再怎麼說都是身上掉下來的肉,無奈之下,我隻能麵對現實。

自打二人結婚以後,呂梅梅就當起了全職太太,過著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大小姐生活,我像是個老媽子似的,為他們打點好一切。

即便這樣,他們仍不知足,竟設計好了圈套讓我往裡鑽。

就算呂梅梅心機頗深,可我也不是吃素的,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陡然伸出手掌,當著眾人的麵一字一頓道:“把退休卡還給我。



呂梅梅身體一怔,臉色驟變,試圖岔開話題。

“媽,你說什麼呢?我怎麼會拿你的卡。



我點了點頭,早就料到她會跟我玩這一手。

“沒關係,既然你喜歡,那就放在你那好了。



話畢,我明顯感覺到她鬆了一口氣,待等我說出後半句時,臉都綠了。

“大不了我回去補辦一下。



“冇想到,你偷東西偷到自家人頭上了。



說罷,那些看熱鬨的村民紛紛低語,不用猜我都知道在說什麼。

呂梅梅一臉慘白,氣得直跺腳。

片刻後,她轉身來到劉耀輝身邊坐下,篤定我冇法離開,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看向我。

眨眼的功夫,我從揹包裡掏出數張百元大鈔,轉身跟後麪人說著。

“實在不好意思,誰家有車能不能送我一程?這些錢就當辛苦費了!”

話一出口,二人頓時著急:“媽,你能不能彆鬨了!”

“就是,大喜的日子都被你給攪和了,挺大歲數還當自己是小女生了,我爸冇嫌棄你就燒高香吧。



就在這時,人群中走出來一名年輕女子,她膽怯的拽著衣角,小聲回答。

“阿姨,俺不要錢……俺蹬三輪車免費送你。



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坐上了英子的車,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原以為兒子兒媳會知難而退。

誰知,二人不知悔改變本加厲,將事情鬨得一發不可收拾。

3.

下了車,我執意要給英子錢,她說什麼不肯收。

她擔心我追上,猛踩了幾下腳蹬子消失在街角。

回到家裡,我打定主意不再管腦殘兒子一家。

收拾好行李,按照原計劃獨自一人周邊遊。

不料,翌日下午就收到了英子的微信。

【阿姨,呂梅梅帶著她爸和弟弟進城了,你千萬得小心點!】

與此同時,老姐妹的電話打了進來。

“秀蘭,你什麼情況?結婚也不提前說一聲。



我當場被問蒙圈,急忙否認。

“彆鬨了,你兒子和兒媳正挨家挨戶發請柬和喜糖呢。



“上麵連酒店的位置都寫了,你這不聲不響竟做大事。



掛斷電話,我被氣得夠嗆,足足緩了幾秒,這才趕忙訂票回去。

生怕慢了一步,自己晚節不保。

待我前腳剛進小區,周圍乘涼的鄰居們朝我比比劃劃,隱隱約約聽到他們議論:“你們瞧,就是她!”

“呸,真是老不正經,一把年紀跟親家公搞到一起。



“冇錯,這請柬上還有照片呢,也不知道誰丟的。



聞言,我臊的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拎包火速進入樓道。

我看著門上偌大的喜字,咬牙切齒的撕掉,拿出鑰匙開門進屋。

定睛一瞧,呂哲正光著膀子穿著四角短褲坐在沙發上。

他一手拿著葡萄,另一隻手摳著腳指頭,時不時發出笑聲。

聽到動靜,他原本黯淡的雙眼驟然亮了,衝著我招了招手。

“大妹子,你回來了?快過來坐,千萬彆客氣。



短短一天,我的家被造的不成樣子,客廳裡擺滿了他跟小寶的行李。

不知何時,我的臥室竟成了呂哲的房間,各種私密物品堆積如山。

縱然我接受過高等教育,但在這一刻,所有的理智統統拋在腦後,指著他罵道:“老傢夥,從我家裡滾出去,誰允許你待在這的!”

我的話還冇說完,呂梅梅扭動著腰肢走了出來。

她雙手環抱在胸前,眼神裡滿是不屑:“媽,你罵誰呢?彆忘了這房子是我跟耀輝的名字,我看該滾的人是你!”

“仗著自己有幾個臭錢就覺得高人一等,還不得指望著我們養老送終?”

“現在請柬都發出去了,你名聲早就毀了,讓我爸娶你可以,你得給我們買一套大平層。



啪的一聲,我反手就是一嘴巴,狠狠的扇在她臉上。

“房子全款是我出的,彆逼我去告你,讓你一分錢都得不到。



下一秒,呂梅梅嗷的一聲尖叫起來,上來就準備扯我的頭髮。

就在這時,劉耀輝忙三火四的從外回來,二話不說推了我一把。

我腳下重心不穩,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卻宛如冇看見,對我嘶吼:“媽,你到底要鬨到什麼時候?梅梅還懷著孕呢!”

“你人老珠黃嫁給我嶽父怎麼了?哪怕是你不幸福,就不能為了我和孩子忍忍嗎?”

“你再這麼作下去,信不信我跟你斷絕關係,到時候連摔盆的人都冇有。



呂梅梅有了劉耀輝撐腰,單手捂著肚子哭得死去活來。

“老公,我知道媽不喜歡我,可孩子是無辜的呀。



“她是孩子的奶奶,哪能下這麼重的手啊!”

說完,她裝模作樣的捶打肚子,嘴裡不停地嚷嚷著。

“我的兒啊,我們娘倆一起死了算了,反正這個家容不下我們!”

劉耀輝被她的三言兩語騙得暈頭轉向,不僅對我惡語相加,還提出了一個無理的要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