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不聽話就丟了吧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兒子不聽話就丟了吧

兒子不聽話就丟了吧
兒子不聽話就丟了吧

兒子不聽話就丟了吧

尋宴
2024-05-22 21:08:00

我是侯府夫人,丈夫是當朝有名的大將軍,世子予懷是我和丈夫唯一的親兒子。他自幼聰慧過人,精通學問。丈夫死後,我本對他抱有厚望,以為他不是繼承丈夫衣缽,就是考個狀元。冇想到這獨苗越長越歪,為了一個隻能講出幾句詩但不解其意的女子不惜和我決裂,還私自退了與太傅嫡女的婚約,差點把太傅氣病。畢竟是肚子裡爬出來的兒子,我本還有惻隱之心,想讓他改日回家,在他連自己的生父忌日都忘卻了去參加外人的婚宴時,我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沒關係,有的是好大兒叫我娘。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兒子非要和小門小戶的女子成親,甚至瞞著我親自上門退了與太傅嫡女的婚事。

他們私奔被我抓住時,親生兒子大聲說我受著封建禮教的束縛,這十幾年來他過得十分窒息。

既如此,我便直接斷絕了母子關係,給他那所謂的自由,讓他的世子之位換個人坐坐。

1

我和我唯一的兒子予懷冷戰了整整三日。

他每日晨起就跪在院門口,懇求我陪他去太傅府上退婚。

我隻當他小孩子心性,任由他跪著好好反省反省。

「夫人,不好了!世子殿下暈過去了。



握著茶盞的手一緊,我連忙讓月兒喚人將他送回屋中。

我努力睜大熬得紅腫痠痛的眼睛,衣不解帶地守了他一晚上。

誰知他醒過來的第一句話還是想著那個女子。

「娘......您就答應我吧,我真的不想娶她。



「太傅嫡女南嘉性情和婉,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秀外慧中,你為什麼不願意?」

他一直不肯說原因,我也逐漸冇了耐心。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頭的事,又是為了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予懷皺著眉頭不悅道:

「娘,溫迎她可有趣了,而且她頗有才學,可以與當今天下才子相較。



然而在我看來,這個叫溫迎的女子,實在是太冇有教養。

就在半月前,她女扮男裝、毫無分寸地闖入了詩會現場,並大搖大擺地作了幾句詩,嘴裡還說著“這群古人怎麼配當我的對手”。

雖然我不知‘古人’為何意,但能感覺出來她口中說的終歸不是什麼好話。

她所作的詩確實不錯,但根本不像她這個年紀的閨閣女子所能作出來的。

比如“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又比如“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這些詩句總讓我感覺是幾位已經大徹大悟的得道之人所作,但予懷對她一見鐘情,念念不忘,還每日與她飲酒對詩,徹夜不歸。

「娘,正妃的位置隻能是溫迎的,南嘉要是想嫁進來,隻能當側妃」

說完,猶嫌不夠,還添油加醋道:

「要是太傅他老人家同意,我倒也可以享受一番這齊人之美!」

一股怒火直衝腦門,我狠狠甩出一掌打在他的臉上,努力站直身子:

「你可彆忘了,太傅一家對你有過救命之恩,你居然讓南嘉做側室?」

「她進府又不是妾,反正側妃也得上玉碟,也冇有委屈她。



我看著他滿不在乎的樣子,心裡失望透頂。

予懷雖然隻是世子,但他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可以和當今皇子比擬。

我和丈夫如此疼愛他,卻不知他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副模樣。

為了一個女子,竟不惜要毀掉和太傅嫡女的婚約?

甚至為了兩全其美放言讓高門嫡女給小門小戶的女子做側室,把兩家人的臉麵置於何地?

我衝著門外高喊:

「來人,從今日開始,世子禁足!冇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許見他!」

2

在一個夜晚,予懷逃出了府。

走的自然不是正門,當今世子,為了一個女人,居然鑽狗洞出去了。

偷跑出去也就罷了,居然還帶著那個女子一起去了太傅門前退婚。

我的心涼了半截,趕緊帶上人一起去找他,隻求他能老老實實跟著我去太傅門前請罪。

月兒趕了快一個時辰的馬車,纔到了他們住的茅草屋。

屋子裡亂糟糟的,連一隻像樣的碗都冇有。

被褥橫七豎八地晾在外頭,沾滿了塵土氣。

予懷十幾年養尊處優,為了這個女人居然願意住在這種地方,我是不是應該誇他情深?

越靠近門口,他們的聲音越發清晰:

「阿懷,你看南嘉那個樣子,柔柔弱弱的,還裝暈,就是想博得你的憐惜罷了,擔心自己不是正妃。



「不是每個女子都像你一般大方得體,她那兩步路都走不動的樣子真是好笑。



「她不就是有個當了太傅的爹?要不然怎麼能攀上我。



太荒唐了!

小的時候予懷不小心跌落進湖裡,是南嘉奮不顧身跳下去救了他,自己卻落得一身病痛。

聽說每逢雨夜,南嘉的寒症就越發難忍。

予懷不感激人家的救命之情就算了,還和這女子私下如此詆譭她。

我再也忍不住,直接推開了門。

兩人在屋裡被我嚇了一跳,這名叫溫迎的女子連忙躲到了予懷的身後。

「躲什麼,我還會打你不成?」

我冷笑,這女子音容相貌確實不錯,但也完全比不上南嘉。

除了那不知來源的詩句,這女子到底還有哪裡值得予懷念念不忘?

予懷看到我,先是有些害怕,但想到溫迎還在他身邊,居然鼓起勇氣護著她:

「娘,你千萬彆怪溫迎,一切都是我的錯。



「你還好意思認我這個娘?侯府的臉都要被你丟儘了!」

予懷聽到“侯府”兩字,彷彿炮仗被火星子點燃一般,聲音也不由大了起來:

「娘,你隻知道維護侯府的門楣,那我呢?」

「你隻不過是把我當成一個聯姻的工具罷了,我的想法是完全不重要的!」

他的聲音充滿了怨恨與不甘:

「我好不容易遇到可以共度餘生之人,卻被你屢次阻攔。



「我不是你養的籠中之鳥,我是個人!我想要自由!」

原來在他眼裡,我是個棒打鴛鴦的混賬,母親在他心裡根本比不上所謂的情愛。

這些天,我已經知道了溫迎所有的底細。

她隻是個農家女,父母早逝,一直寄住在自己的舅舅家。

他們生活困頓,舅舅的兒子連上學堂的錢都冇有,溫迎又如何能作出驚天動地的詩句?這些異常之處難道不讓人懷疑嗎?

「予懷,你難道冇有想過她為什麼要接近一個世子嗎?」

溫迎眼神有些躲閃,不敢正視我,見此,我的想法愈加清晰。

這女子大概是看上了侯府的錢財,想要占為己有,而予懷在公子哥中是最為單純的,容易下手。

予懷卻還是一臉不滿:

「溫迎自然是因為愛我,所以纔要接近我。



「娘,你什麼都不必說了。

眾生平等,我不想淪為你們權勢下的犧牲品,隻想和心愛的女子好好過日子。



3

看來我真是把他寵壞了。

望予懷現在說眾生平等,嚮往自由,要和心愛的人一起生活?

他一個世子,靠著我丈夫的戰功,平白享受了十幾年的恩惠,卻不想為此承擔起責任。

若不是我的丈夫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保家衛國,用一身的傷疤來換取爵位,他現在還不知道過著怎樣的日子。

予懷見我久久不言,咬牙道:

「今天不妨就把話說明白,我早就不想當這個狗屁世子了!」

「整天都要學規矩,上桌吃飯不能連續夾三次自己喜歡的菜,日日都要管著我的課業,學這個學那個,我在府上都要喘不過氣了!」

有多大的能力,就承擔起多大的責任。

望予懷的能力根本擔不起世子這個稱謂,他不配。

我疲憊地靠著門,緩緩道:

「可以,你當然可以不當這個世子。



「從此以後,我們就不再是母子關係。



予懷高昂著頭顱:

「好,你說話算話,我再也不是你手底下的傀儡娃娃!」

我讓人找了紙筆,寫下斷絕母子關係幾字,又咬破手指蓋了自己的手印。

「你也摁上自己的手印,我們便再無瓜葛!」

溫迎見狀,死死拉住予懷,不讓他上前:

「阿懷,彆鬨了!快和娘道歉。



我遞給月兒一個眼神,她馬上心領神會,一個跨步上前就往她臉上甩了兩巴掌:

「你是什麼身份,膽敢對侯府夫人不敬?這句娘是你能叫的嗎?」

予懷馬上將她抱入懷裡輕聲安慰,一轉頭狠狠瞪著我,飛快地摁上了自己的手印:

「如你所盼,我們現在就已經是陌生人了!請侯府夫人趕緊出去!」

溫迎臉上有些許慌張,她可能根本冇想到我如此狠心,就這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

「要我出去可以,先把你的玉佩摘下來。



予懷更憤怒了:

「這是爹給我的,憑什麼給你!」

可笑,你都不想認我這個娘了,你爹若是活著早就把你打死了,還想要他認你?

「這是侯府世子的印證,你現在已經不是世子了,還好意思再揣著嗎?」

「還是說,你放不下這榮華富貴,還想要占著呢?」

我淡淡嘲諷,試圖激將他把玉佩拿出來。

予懷還冇說話,溫迎卻比他反應更大:

「阿懷,你要是拿出去了,我們將來怎麼花錢啊?」

予懷自己死死摁著玉佩,月兒怎麼搶都搶不過他。

我心下對這對男女更加鄙夷。

麵上清高,還不是放不下榮華富貴?

拿著印證又如何?隻要我一聲令下,這京城裡哪家店肯讓他們賒賬,還是太嫩了。

「我們走。



再也不想見到他們,我帶著一行人立馬離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