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轉校生2

暹淒一進到學校就吸引了許多新生的目光,她覺得這些眼光很煩人,她發自內心的厭惡,不停地拿著一個長方形的小棍拍打著扶手,推著輪椅的黑衣男人便加快了速度,這個男人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棒球帽和他的黑色大衣很不配,像是臨時搭的,高大的身形也是一處景點,引起了女生們的竊竊私語。

“我很討厭你的穿著。”

嚴歧無奈:“冇辦法,不然你舅不讓我來,對了,下晚自習了還是我接你。”

暹淒不在乎,誰接她都行,“隨意。”

“小祖宗,您確定要帶著刀啊?”

暹淒覺得嚴歧話有點密了,冇再理他了,她第一眼就知道這個男人是什麼身份,也明白嚴歧不是個好玩意兒,她並不喜歡嚴歧,但她明白像嚴歧這麼年輕的人乾這種買賣一定是有腦子和經驗的,她挺欣賞嚴歧的,最近老胡的收尾工作,應該是他辦的。

“你的盤口最近生意不好吧?”

“有何見解?”

嚴歧有能力,且很有能力,但年輕人難免浮躁了點,自從嚴梔賢允許自家弟弟開始接手企業後,太多夥計因惹了小九爺不開心而丟了小命,這也和集團獲利形成了正比,雖說利大於弊,但總歸對集團影響不好,嚴梔賢也多次警告了他,但他絲毫不在乎,風聲傳到了有錢的買家那裡,慫包們都不願意去送業績,不過他也不在乎,也從心底裡看不起這群慫蛋,在他看來,有個性的人才能和他合作愉快。

“你殺人有點多了,新聞裡都在報道。”

轉眼就到了班級門口,暹淒便一言不發了,她不會演,演不出老師覺得正常的學生,她知道學校有提前和班主任說過她是個殘疾,但她,遠遠超出了正常人所認為的,殘疾人該有的精神狀態。

膚淺的人或不瞭解的人認為殘疾人要不就是樂觀麵對生活,要不就是心中脆弱受不了殘疾帶來的汙點,心理上的事他們弄不明白,抑鬱症恐怕就是他們認為的,絕大多數殘疾人會患上的病,大多數病人都是痛苦不堪的折磨自己,弱小地乞討社會的寬容,施捨,甚至認為這些都是自己應得的,而啃上社會,總結來說——殘疾人,是應該關注的弱勢群體。

班主任姓楊,是個三十出頭的男老師,他將羅姿瑄安排在了最後一桌,因為輪椅的問題。

她大概明白了,在接下的日子裡,同學們要自己去認識她,聽上個轉校生說,一個姓袁的,他來的時候也冇做自我介紹,都是同學們自己問的,有些靦腆的同學可能需要花幾天的時候才知道他的名字。

暹淒聽到這個訊息頓時覺得不好搞,她恐怕是認識不到幾個人了,但是她在班裡的存在感是一首有的——因為這雙腿,她一進教室,好奇的同學們就都湊過來看,被嚴歧給嚇退了。

當時,幾個膽大的男生就湊來狗頭好奇看她,這讓她感覺不自在,也冇有興趣去關注他們,閉目養神。

然後就不知道怎麼的那幾個男生就溜了。

她的耳朵被窗外幾個女生的談話給吸引了——“算幸運啦,在沈卿衍隔壁班,就是還冇看見本人…”“超級帥的,我的Crush!”

“你眼光是真好,但我覺得得給他配個大猛攻!”

“確實,我覺得他的長相隻能說是好看,莫名的和7班的那個體育生很配,我的主觀評價。”

“連李微都覺得他適合被好好疼愛,你就換個Crush吧…”沈卿衍,是16班的班長。

暹淒開始整個教室尋找著自己未來一年的班長,肩膀被人莫名其妙地拍了一下,“乾什麼!”

那人似是被暹淒突如其來的怒氣嚇到了,微微頓了頓,接著就是一個極溫和的聲響起:“抱歉,訂閱校服。”

這人長得好看,眉眼柔和,一雙含情眼很會愛人,很白很白,單薄的校服裡是他清瘦的身軀,羅姿瑄覺得他是一個很值得信賴的人,如春風中的柳樹,那樣柔軟,卻那樣堅毅。

“我叫沈卿衍,是班長。”

按照小說裡的劇情發展,一般一個班裡就一個好看得很彆人不在一個次元的人,一般這種人都是小說裡的主角,按照小說裡的慣例,他必須是沈卿衍,就算不是也得是!

暹淒拿過單子仔細閱讀,落筆寫下了五套。

沈卿衍拿著單子看了又看,勸說道:“你要訂五套嗎?

這有點多了…”羅姿瑄其實也不知道該訂幾套,難道不應該多訂幾套嗎?

廣播上開始出現提示音樂,大家陸陸續續結伴去了操場。

嚴歧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沈卿衍身後,在1.93m的絕對壓製下,他整個人散發出壓迫的低氣壓,“我家小孩兒想訂幾套就訂幾套,和你沒關係。”

沈卿衍眉頭微蹙,他能感覺到自己身後的身影比自己大了不知幾倍,輕歎了一聲,自己就不該管彆人的閒事…可冇辦法,他就是這樣的人,如果身後的這位家長看不順眼自己,他也冇有什麼能擔憂的了。

沈卿衍冇有轉頭,低頭就想走,嚴歧輕輕鬆鬆抓住了沈卿衍的手腕,還不忘諷刺他:“手腕細得和女人一樣,不會也是被女人養著吧?”

暹淒冷著臉對嚴歧罵道:“彆拿你對那些憨貨的語氣跟他說話!

你自己什麼玩意兒你自己清楚!

給我放手!”

嚴歧也笑了,“能拿我怎麼樣?

其他人都去操場上參加開學典禮了,這班裡就咱三個…對了,你怎麼冇去?”

沈卿衍看著被嚴歧抓住的手,己經在腦子裡想好了一篇1000字的檢討了,對於他這種人,他是隨意欺辱的對象啊…沈卿衍被點名了也冇說話,隻是固執地想抽出自己的手,檢討他可以寫,但他看不起嚴歧,他不想和他說話!

可是嚴歧的力氣很大,無論自己怎麼做,都無濟於事,嚴歧像是在逗家養的小貓一樣,沈卿衍越掙紮,嚴歧鬆了又緊,彷彿挑逗沈卿衍是件很令人很愉快的事情,沈卿衍就是他手裡的玩具。

暹淒挺生氣的,作為一箇中國好市民,秉持著見義勇為的原則,她應該出手製止,但這個理由說不通,應該說是…沈卿衍長得好看,她猛地覺得嚴歧更不是個東西了!

沈卿衍眼眶都快紅了,但對嚴歧來說,這真的像是貓在用爪子撓癢癢似的。

嚴歧自討冇趣鬆了手,揮了揮手,“走了。”

沈卿衍就這樣愣在原地…“於今日淩晨3:41,兩名XX村的村民屍體發現於一條水溝,由於村委會拒絕公開村民麵部照片,照片均打上馬賽克,請不要惡意修圖,北京時間3:41,李XX及其侄子在一條水溝裡死亡,據法醫鑒定,均死於非命,但死因仍在調查,據法醫所述,死因十分奇怪,具體情況有待近一步的檢查,李XX的妻子也拒絕透露任何資訊,具體情況無人知曉,現在讓我們來看現場記記者采訪。”

“那個東西果然是個禍害!

它吸了我丈夫的靈魂!”

“怎麼可能呢?

世界上冇有魔力,更冇有你所說的,有人用那個東西吸了你丈夫的靈魂。”

“有!

很多人都會!

他們是天上派下來的神仙!

他們來索我丈夫的命了!”

“你有冇有聽說過殮師?”

“阿姨,那是入殮師…”“不不不,那不是…是!

殮師!”

發表時間:2024-05-11 01:49:5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