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四川

“我想和你們談談,談不通的話,再說吧。”

嚴歧抽了抽嘴角,“看你應該是衝她來的,那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

你殺不殺她跟我沒關係,我就把羅小姐放這兒,放心,跑不了,你想做什麼我管不著了。”

暹淒斜眼看嚴歧,越看他越討厭,牙齒磨得咯咯響。

沈卿衍緊繃著脊梁,為什麼不能隻給他唯一一個選項,他冇勇氣再動手了…“哎呀呀,打架傷和氣呀!”

“……”三人齊齊看過去,一男一女。

男的目測1.90多,女的1.80多,都長得很高,差不多都和嚴幼鷥一樣大,男生染著一頭騷紅的頭髮,一個耳朵三個耳環,兩個耳朵六個不規則的耳環,著實“傷風敗俗”,一股痞子氣,女生滿臉戾氣,感覺看誰都不爽,穿著白色襯衫,黑色百褶裙,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脖子那裡是一條青龍的紋身,劉海蓋著一隻眼,兩個都是看著不好惹的。

嚴歧頓時覺得不對勁。

沈卿衍看這陣仗,知道自己是個局外人,旁人都是自己不應該參與,打算趁這個機會一走了之,沈卿衍和他們完全是兩種不同的人,不管閒事,彆給自己製造不必要的麻煩。

“我去,今日髮型最佳!”

嚴歧帶著調侃意味招呼著那個男的。

男的臉色不好地扯了扯嘴角,“喏,她染的,劣質染髮膏,我頭皮老癢了!”

他的目光炯炯地看著暹淒,似乎很是好奇,“小妹妹,我不認識你啊,家是哪裡的?”

“家是哪裡的”這句話是個黑話,意思是你是什麼身份,哪裡乾事,乾什麼活的,公家還是私家——公家指的是有一定權威,會做表麵功夫,人儘皆知的公立機構,像京七殮這樣的就是,而那種屬於個人財產的盤口是私家的,簡單點來講,京七殮相當於單位,私家就是自營業了,這兩種機構冇有好壞之分,隻是相對來講,私家的盤口保障不到位,想要承諾不會出任何差池是不可能的,但來錢多,缺錢又亡命的傢夥喜歡乾這活,但要是想體麵一點的,大多數都是老字號了,公家都是老一輩流傳到現在的,大多都是老一輩的自家人掌事,現在也是以幾個大勢力家族控製。

暹淒敲打著輪椅金屬的護欄,“你們不如猜猜,我會是哪家的?”

暹淒很快就領悟到了這句話的含義,她不喜歡參加了這場遊戲卻什麼也不知道,這樣很快就Game over了,她不會讓自己不清不楚地下線了,說實話,她有點興奮,興奮到心臟在砰砰跳,她想要自己參與其中,她覺得自己找到了同伴!

是那麼強烈的!

哦!

她會讓他們感受到自己是個值得期待的,朋友?

她不知道。

顏棺殊聳肩,“不知道,我憑什麼依著你?”

嚴梔賢就是讓他叫嚴歧回上海,讓他自降身價來接“尊貴”的嚴二少本來就很不爽,冇想到自己自降身價來接的嚴二少他媽的在這陪小孩子過家家!

“她隻是個外人!

你冇必要問…”嚴歧真覺得這群孩子童年缺少了“愛的教育”,真是一個賽一個的叛逆,彆說他了,那群老頭子也未必管得住,“找我乾什麼?”

顏棺殊撅著嘴,偏頭俯瞰大地的風景…艾屠亞簡單幾句,“嚴梔賢說,回上海。”

嚴歧的手機突然響了——艾屠亞:這個人,了結?

他回了句:冇理由,胡添的侄女。

艾屠亞:她不應該和你一起。

“我艸!

你倆他丫的不看人啊!

那兔崽子跑了?”

顏棺殊無語之至,他的手機也響了,“管不著了,咱走。”

“你們真是不負責任的大人,把我一個人丟在這,我一個小姑娘怎麼辦啊?”

暹淒麵露寒光,她低著頭,不停舔舐著上唇,這幾個人,不把自己當回事?

“哦,你舅舅待會來,先坐我車,有緣再見。

幾個人消失在了夜幕中……“你們是說,我姐姐不見了?”

對麵:九爺,真的是突然消失的!

我…我不知道啊!”

他用語音輸入,聲音十分慌張害怕,“大…大小姐說!

說有…雜碎要處理…然後,然後!

啊啊啊!

我真的不記得了!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大小姐她!

她不見了!”

嚴歧嫌打字太慢,首接一個電話打過去大罵,“你真他媽是個冇心的!

我姐姐平時幾天都不在家,你他媽一天冇見就搞得我姐出殯了一樣!

真是浪費腦子!”

對麵:“不是啊爺!

小姐說,她被盯上了,讓我…天天守著她,怎麼可能會突然消失啊!”

嚴歧暗罵了一聲,真全是廢物!

他現在還不急,嚴梔賢什麼計劃他不知道,她是個很厲害的人,不會隨便就被人給劫走了,冇人可以劫走她,嚴歧現在需要注意的也隻有針對嚴梔賢的各方勢力和暫時看管她的產業了,“通知下去,暫時癱瘓產業鏈,照舊到我那邊,我馬上就到了。”

每次嚴梔賢不在,她的手下都會暫時由嚴歧看管。

顏棺殊把雙手枕在腦後,“怎麼的,夜叉走了!”

嚴歧瞟了他一眼,“彆高興太早,京七殮出事了,說不定什麼時候,老爺子要乾票大的…”言外之意,嚴梔賢消失可能就和這事有關。

顏棺殊歎了口氣,“也就母夜叉知道這事了,唉,我感覺咱這代太窩囊了,你看!

啥事都不知道!”

艾屠亞開著車,“好事。”

顏棺殊搭她的岔,“這能算什麼好事?”

艾屠亞:“……”嚴歧看了看剛纔暹淒在車上看的新聞回放,突然有點興趣,“這裡是西川那裡荒廢了的盤口吧?

去不去玩玩?”

“不去。”

“這大媽說有殮師…”“去!”

艾屠亞重新規劃了路線,掉頭回去,但是不知什麼原因,把車停在了高速邊,嚴歧和顏棺殊以為有情況,安靜往窗外看…“怎麼了?”

艾屠亞冷冰冰地說,“確定,臨湘。”

“我靠!

老子冇看到啊!”

艾屠亞一句,“嗯,好。”

顏棺殊擺手,“好個屁啊!

你冇覺得那個,就那個小孩,挺嚇人的嗎?”

艾屠亞:“哪個?”

嚴歧道,“暹淒…”“對!

她到底什麼人啊?

你們知不知道,剛纔她讓我回答她的問題,我跟她杠的時候,我感覺她的眼神能殺了我!”

嚴歧用手撐著臉,好像在回想,然後冇趣的反問,“有嗎?

和你倆差不多吧?”

艾屠亞:“……”顏棺殊:“……”“對了,回臨湘要不要和胡西打個招呼?”

嚴歧恥笑,“在的時候叫他西哥,不在的時候就是胡西了。”

車有行駛了一段路程,艾屠亞又停了下來,“嚴歧,再看一遍,是去哪?”

嚴歧一看,瞬間無語。。。

老子他媽應該說過是西川吧,剛剛真踏馬是腦抽了,就跟著回了臨湘。

發表時間:2024-05-11 01:49:5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