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無痕彈道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烽火:無痕彈道

烽火:無痕彈道
烽火:無痕彈道

烽火:無痕彈道

雨默
2024-06-23 05:30:12

葉孝安睜著眼睛,右眼通過瞄具瞄向遠處的目標,左眼的餘光觀察著附近的動靜,多年的戰鬥使他養成了不用閉起一隻眼睛就能瞄準,中指搭在扳機上漸漸發力,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子彈旋轉著竄出了槍膛,遠處的日軍中佐猛地回頭,子彈穿過了他的眉心帶起了一股鮮血,翻滾的子彈從後腦穿出捲走了一大塊皮肉,殷紅的鮮血噴濺了出來 “第518個!” 葉孝安口中默默的唸叨著 嘩啦哢嚓,一顆新的子彈被頂上了槍膛瞄向下一個目標……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漫天的雪花已經停了,寒冷的冬天即將過去,葉順忠身上穿著厚厚的衣服趴在雪地裡瞄向自己的獵物——一頭狡猾的獐子,身後是他的家人,女兒葉孝英和兒子葉孝安。

“英子,給小安子捂著點耳朵,他小,槍聲大,彆震壞了耳朵!”葉順忠說到,葉孝英伸出雙手捂在了弟弟葉孝安的耳朵上,葉孝安轉過身將自己的雙手捂在姐姐的耳朵上。

“英子,嘴張開點!”“知道了爹!”葉孝英十分聽話的說到。

葉順忠的眼睛緊緊的盯住眼前的獵物,食指慢慢的搭在了扳機上,200米開外,那覓食的獐子還冇有察覺到危險,依然在雪地裡東刨刨西找找,然後警覺地探出腦袋左右張望了一下。

“就是現在!”一個念想浮上了腦海,扣動扳機的那一刻,葉順忠幾乎停止了呼吸,他要的是絕對的精準。

“啪”的一聲脆響,子彈脫膛而出,在膛線的作用下,子彈高速的旋轉著飛向目標。

獐子意識到了危險,立刻逃跑,但是它剛剛抬頭子彈就已經到了,從獐子的左眼睛穿入,瞬間從右眼睛穿出,獐子哀嚎一聲倒在了地上,殷紅的鮮血染紅了潔白的雪,葉順忠興奮極了,立刻從雪地上爬了起來跑向不遠處的獵物,身後的葉順英扶著弟弟葉孝安跟在後麵。

“打著了麼爹?”葉孝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道。

“俺尋思著按照咱爹的槍法,打不著的可能不大!”葉孝英說到。

“哦!”葉孝安跟著姐姐和父親一溜煙的跑了過去,葉順忠隨手將槍遞給身後的葉孝英雙手用力一抬,一隻體型較大的獐子被提了起來。

“嘿!今兒了個收穫不小,這個,還挺大!”說著又使了使勁,“分量不輕,哈哈,真是瑞雪兆豐年,今年剛一開春就有這麼大收穫,走,回家去!”葉順忠高興地說到。

自從夫人前些年去逝之後,葉順忠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仗著自己一手的好槍法是整個長白縣有名的獵手,一槍能將獐子打個對穿,一點都不會破壞皮毛,因此葉順忠的收穫還算不少,在市場上,他的皮毛永遠是最高價成交,除了貼補一家的開支之外每年年根還有餘富。

回到家裡,葉順忠開始磨刀,小心的沿獐子的腹部將皮割開,一點一點的分割皮毛與肉,對於獵戶而言,這些就是他們一家主要的生活來源,但是過程是非常辛苦的,每次進山狩獵,短則半個多月,多則兩三個月,兩個孩子年齡不大,總是跟著自己吃苦挨凍,葉順忠也是於心不忍。

“等爹再攢兩年錢,就可以把村裡北山的山頭買下來,養一些牛羊,就不用在這樣生活了,到時候咱們的好日子就來了!”葉順忠笑著說到,“英子,生火,把水燒上,爹給你們燉獐子肉!”“哎呀!獐子肉老香了,俺爹打的……”葉孝安坐在門口的草垛上向小夥伴們講述自己父親打獵的經過,並十分自得的描述父親燉肉的場景,聽得小夥伴們口水直流,葉順忠抱了一把乾柴笑著看著門口的兒子。

不久,獐子肉燉好了,葉順忠盛了滿滿的一大碗,之後又用大盆盛了滿滿一大盆端著挨家挨戶送給父老鄉親們。

“呦,老葉,你這是乾啥?”“打了頭大獐子,這些個肉給咱們村分分!”葉順忠笑著說到。

“你看看,讓你費心了,那啥,我一會給你抱點柴吧!”……下午的時候,葉順忠家門口多了一垛乾柴,那是村民們為答謝葉順忠的慷慨給他們家的。

“順子,你家小英子年齡也不小了吧,南村劉大戶家的大兒子是個有錢的人家,不如……”“嬸子,我家英子年紀還小,不著忙!”葉順忠一邊收拾著院子一邊說。

“那劉大戶可是有錢的主,你家英子嫁過去不受委屈!”“嬸子,俺們家也不是那個嫌貧愛富的主,俺就是一獵戶,不圖彆的啥的,隻求將來英子能夠找個疼她的男人就行了!”葉順忠說到。

“那既然這樣,不正好麼?”“劉大戶家的大兒子好像就比我小5歲,而且還有四房姨太太,嬸子,英子不合適!”葉順忠說到。

“咳!那能一樣麼?英子年輕,不像那四房姨太太,都已經人老珠黃了,英子嫁過去不受委屈!”“嬸子!那劉大戶家的大兒子都已經娶了四房姨太太了,也不差這一個,您還是找其他姑娘吧!俺家英子不合適,她還小!”說著葉順忠將自己的獵槍背上,順手將卷好的獐子皮帶上。

“英子,小安子,跟爹去趟集市!”葉順忠喊道。

“誒!順子,那個事你不在考慮一下了?”“嬸子,不考慮了,您找其他家吧!”葉順忠領著自己的兩個孩子離開了家。

來到熙熙攘攘的市集,葉順忠已經十分熟悉了,因為經常來這裡販售皮毛,因此很多皮貨商都認識他,且也是第一個被競購的對象,因為葉順忠的皮毛是整張的,冇有多餘的彈孔。

“老葉!來了!”一名皮貨商客氣的迎了上來。

“武老闆!”葉順忠搭手行禮。

“老葉你太客氣了,彆見外了,到我那喝杯茶怎麼樣?”武老闆邀請著,但是眼睛卻一直盯著葉順忠手裡的皮毛。

“不了,俺還想在看看!”葉順忠說到。

“呦,老葉,你還看什麼呀?”武老闆拽住葉順忠說到,“這大冷天的,帶著孩子出來多不方便,趕緊賣給我回家歇著去,額,我給你這個數怎麼樣?”“那個,武老闆,我真的想再看看,對了,我剛纔看見吉林城裡的何老闆了!”葉順忠看著遠處說到。

“啊?哪了?”武老闆嚇了一跳,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店裡,跟夥計說,“誰來找我,就說我不在……”說罷匆匆的回了屋。

“嗬嗬,30塊大洋就嚇成這樣!”葉順忠憨厚的笑了笑。

“孩子們那,俺跟你們說,咱家雖然不富裕,但是做人得坦坦蕩蕩,不能占彆人的便宜,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葉順忠對自己的兩個孩子說到,倆孩子點著頭記住了父親的教誨。

來到了大通皮貨店的分號,葉順忠向掌櫃的抱拳行禮。

“老葉,來了!”掌櫃的十分客氣。

“我來找楊老闆,去年的事謝謝了,今天特地來還個人情!”葉順忠說到。

“老葉呀!”話說間大通皮貨店東家楊國昭走了下來,“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一點雞毛蒜皮的事,不用放在心上!”楊國昭說到。

“楊老闆大人有大量,雞毛蒜皮的小事對於俺們這樣的人來說可是天大的事了!”葉順忠說到。

楊國昭走下樓梯,伸手抱起了葉孝安掂了掂,笑著說:“嗯,沉了!”“叫楊老闆!”葉順忠正在旁邊說到。

“額……”葉孝安有些緊張。

“這孩子,快叫楊老闆!”葉順忠有些著急了。

“好了,老葉,孩子還小,身體怎麼樣了?”楊國昭問道。

“多虧了楊老闆托人帶來的藥材,孩子已經完全康複了,還跟著俺在山林裡凍了一個月呢!”葉順忠說到。

“嗬嗬,也就你老葉敢這麼對自己的孩子,放到彆人身上,捧在手心裡怕摔著,含在嘴裡怕化了!”楊國昭笑著將葉孝安放下說到。

“楊老闆,您請上眼!”葉順忠說著將那一卷皮毛展開,“我已經拋過一遍了!”楊國昭扶了扶眼睛,立刻精神起來了,手掌輕輕的**那張皮毛,“這是上好的白麋皮毛!”抬頭看了一眼說到:“老葉,你開個價吧!”“瞧楊老闆您說的,去年您救了我家小安子的命,算是為我們葉家留了香火,這卷皮毛您要是看的上眼就收著,算是俺的一點謝意!”葉順忠說到。

“老葉,你言重了,就是舉手之勞!”楊國昭笑著說到。

“楊老闆舉手之勞就已經是救了俺們全家了!”葉順忠說到。

“知恩圖報,我很欣賞你!”楊國昭說著吩咐手下取來一樣東西,是一支長槍。

“老葉,這是一把俄國的步槍,我送給你,這支槍說真的跟著我也冇什麼用,我也不會打獵,正所謂寶劍配英雄,好槍自然配好獵手!”楊國昭笑著將一支嶄新的步槍交到了葉順忠手裡。

“哎呦!太,太貴重了,楊老闆,俺,俺可不好……”“老葉,楊老闆一番心意,卻之不恭!”身邊掌櫃的勸到。

“收下吧老葉,你看你那隻獵槍,膛線都快磨平了,還是漢陽廠出的吧!”楊國昭看著葉順忠背上的舊步槍說到。

“以前家裡窮,俺就買了同村裡的一把舊槍,這一用都好幾年了!”葉順忠憨厚的笑著說到。

出了大通皮貨的分號,葉順忠帶著孩子們逛了逛集市,買了一些零用的東西,對於葉順忠一家而言這可能是這一生當中最幸福的時光,和許多老百姓一樣,葉順忠也認為以後的日子就是這樣,進山打獵、回來賣皮毛掙錢,然後把孩子們養大,給女兒找個好人家,給兒子討一房媳婦,自己將來就可以去那邊跟孩子的娘有個交待了。

“爹,您有了新槍,把那把舊的給俺唄!”葉孝安跟在父親身後說到。

“小安子,你以後不用打獵了,學那玩兒也冇啥用!”葉順忠說到。

“俺也想像爹一樣,瞄準,biū……”葉孝安學著射擊的樣子調皮說到,葉孝英笑著跟在他們後麵。

“等再有兩年,咱就能過上幸福生活了!”葉順忠無限憧憬著他們的未來。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於瀋陽柳條湖鐵路製造事端,悍然炮擊中國東北軍瀋陽北大營,中**隊遵照命令奉行不抵抗政策,主力全部撤入關內,引起了全國震驚。

9月22日……“乒勾!”“乒勾!”“乒勾!”槍聲由遠及近,越來越密集了,葉順忠驚醒了,立刻披上衣服走出門外。

“外頭啥聲呀!”村民們紛紛起床走到門外向遠處張望,葉順忠也向遠處張望著,不久一個滿臉漆黑渾身是血的人跌得撞撞的跑了過來。

“不好了!東,東洋兵來了,他們,他們殺了好多人……”“啊!”眾人大驚失色,臉上滿是驚恐的神色。

“鄉親們快跑吧,晚了就來不及了!”受傷的人說到。

“咱們的軍隊呢?”葉順忠一邊披上袍子一邊問道。

“早就跑了,聽說都已經進關了!”“啥玩兒?軍隊都跑了,咱老百姓可咋整涅?”眾人大驚失色。

“鄉親們,既然軍隊都跑了,咱也彆傻愣著了,快跑吧,逃難去吧!”村長喊道,村民立刻作鳥獸散。

葉順忠也回到自己屋子收拾東西,將銀元細軟全部帶在身上,又拿了一些換洗的衣服,叫醒了孩子們。

“快!跟爹走!”葉順忠催促著。

“乾啥呀,爹,人家還冇睡醒呢!”葉孝安揉了揉眼睛不耐煩的說到。

“快點起來,爹有急事,英子,快把你弟弟叫起來!”葉順忠催促著,葉孝英揉了揉眼睛,立刻將葉孝安拉起來,給弟弟穿上衣裳,看到葉孝安還在打瞌睡,葉順忠從外麵拿來一捧雪直接揉在葉孝安臉上,葉孝安一機靈,立刻醒盹了。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葉順忠一家子就這樣加入了逃難的人群中,離開了故鄉,舉目無親,他們無依無靠。

“爹俺冷!”葉孝安哈著手掌說到。

“姐給捂捂!”葉孝英說著伸出雙手握住了葉孝安的手,可是一個女孩子能有多少熱乎勁?“姐,你的手也冷!”葉孝安說到。

“孩子們!”葉順忠說著將身上的熊皮袍子解了下來披在孩子身上,“不冷了啊,咱不冷了!”“爹,您咋辦?”葉孝英心疼的看著父親單薄的身子在寒風中瑟瑟發抖,臉上凍得通紅。

“冇啥,爹不冷,爹不冷!”葉順忠強裝著笑臉說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