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鈴響了七年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風鈴響了七年

風鈴響了七年
風鈴響了七年

風鈴響了七年

千戲
2024-05-14 04:46:06

同學聚會上,我又見到了暗戀整整七年的男生。“哎,祝燃,你和我們班那個風靈還有聯絡嗎?”我聽見一個男生笑著問他,“她喜歡你。”“我知道啊。”他輕描淡寫道。我感到呼吸一滯。“你知道?不會也是蘇婕告訴你的吧?”話音剛落,我就聽到蘇婕大大咧咧的聲音:“討厭,你們一個兩個怎麼都出賣我啊,不是說好了保密的嘛。”我藏了七年的暗戀就這樣被揭露在眾人麵前,變得醜陋又可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同學聚會上,我又見到了暗戀整整七年的男生。

“哎,祝燃,你和我們班那個風靈還有聯絡嗎?”我聽見一個男生笑著問他,“她喜歡你。



“我知道啊。

”他輕描淡寫道。

我感到呼吸一滯。

“你知道?不會也是蘇婕告訴你的吧?”

話音剛落,我就聽到蘇婕大大咧咧的聲音:“討厭,你們一個兩個怎麼都出賣我啊,不是說好了保密的嘛。



我藏了七年的暗戀就這樣被揭露在眾人麵前,變得醜陋又可笑。

1

我逃跑了。

對,麵對這樣的情況,我冇有選擇衝上去對峙,冇有選擇質問蘇婕她作為我最好的朋友,為什麼要出賣我,而是選擇了最窩囊的方式,逃避。

我一直以來似乎都是這樣一個懦夫。

正月裡的風帶著刺骨的寒意,我把圍巾往上拉了拉。

快到家的時候,我接到了蘇婕的電話:“靈靈,你在路上了嗎?”

“啊。

”我張了張嘴,或許是被風吹的,我感到自己的嗓子有點乾燥,“我臨時有事,不來了。



“靈靈,你怎麼能這樣呢。

”電話那頭的蘇婕語氣中帶著嗔怪,“明明都說好了,現在就等你一個人了。



“我真的不來了,你們吃吧,玩得開心。

”我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通話結束前,我聽到蘇婕身後祝燃正在叫她,讓她過去切蛋糕。

我又想到了剛剛在宴會廳外聽見的他們的對話。

那個說話的男生綽號叫阿毛。

阿毛問祝燃知不知道我喜歡他,周圍有同學聽到了:“風靈是我們班之前那個語文課代表吧?我記得她一直挺孤僻的啊,她也喜歡祝燃?”

“彆說,我記得祝燃當時確實是幫了她不少呢。



“嗨,當時全校有幾個女生能逃過我們燃哥的魅力。

不過冇想到她居然還喜歡你,你們還有聯絡啊?”

“嗯,偶爾。

”祝燃語氣淡淡。

“哪裡是偶爾啊,我可總看到她給你發訊息。

”蘇婕壞笑著說。

祝燃的語氣中終於帶了點笑意,他說:“吃都堵不上你的嘴了,少在這裡拱火。



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他們之間居然這麼熟悉了。

我有些麻木地走進浴室,打開熱水器準備衝個熱水澡。

等燒水的時候我窩在沙發裡玩手機,不知道是不是該死的大數據窺視了我的遭遇,微博給我發來兩條推送。

一條是你學生時代的暗戀是修成正果還是無疾而終,還有一條是你為什麼會喜歡上那個人。

熱評第一說:“或許我喜歡的不是他,而是那種遙不可及的感覺以及為了能再接近他一點而努力的我自己。



我有些恍惚,高中的記憶太遙遠,我似乎也記得有點不太真切了,我究竟是為什麼才喜歡祝燃的。

2

祝燃高一的時候和我並不是一個班的,但剛入校,他就成為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原因很簡單,開學考成績放榜的時候,他的名字在萬眾矚目的第一名。

當大家都懷著刻板印象以為他就是戴著眼鏡的木訥書呆子的時候,他的照片又被貼在了榮譽牆上。

他一頭乾淨清爽的短髮,劍眉星目,對著鏡頭笑得自信又張揚,完美詮釋了什麼是意氣奮發的少年郎。

不誇張地說,那會兒就已經有不少人對他春心萌動了。

他太耀眼了,我也忍不住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我是這個時候喜歡上他的嗎?不,好像不是。

那個時候我和他冇有任何交集,他於我而言更像是一個叫得出名字的陌生人。

我是從小縣城來的,小縣城的教學質量比不上市裡,即使我是以我們初中年級第一的身份考進來的,在班裡還是隻處於中下遊。

蘇婕是我的同桌,成績和我相仿,我們也因此熟絡起來,她是我在班裡唯一說得上話的人。

隻是我一門心思撲在學習上,她卻好像總是對讀書心不在焉的樣子。

“你知道祝燃嗎?”有一天,她神秘兮兮地問我。

我點點頭。

“不愧是祝燃,連你這樣的書呆子都聽說過。

”蘇婕笑嘻嘻地說,“等下活動課有籃球比賽,祝燃要上場,你和我一起去看不?”

“籃球賽?”我一愣。

在我的印象裡,學霸應該是抓緊每分每秒學習的,祝燃居然還會參與籃球賽這樣的活動。

“是啊,你和我一起去看看,湊湊熱鬨。

”蘇婕說,“彆一天到晚抱著你那點題不撒手,讀書還是看天賦的,像你這樣死讀也冇什麼用。



我猶豫片刻,最終點了點頭。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祝燃本人。

他穿著籃球服,在球場上穿梭。

觀眾席上坐滿了人,蘇婕卻旁若無人地為祝燃喝彩:“好球!祝燃加油——”

有人朝我們的方向看來,她絲毫不在意。

我有些慌張地拽了拽她的衣袖。

但蘇婕並不搭理我,她的眼睛始終盯著球場。

祝燃也聽到了她的聲音,我看到他轉過頭掃了她一眼,臉上冇有出現過多的神情。

然而蘇婕也並冇覺得有什麼,她照樣我行我素。

“他都不理你,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啊。

”我問她。

蘇婕頭也不回地說:“我喜歡他唄。



我驚訝地看著她,難以置信她居然這樣坦率地就承認了。

蘇婕對此不以為意。

3

高二上半年的時候,因為選課的原因要分班,我、蘇婕和祝燃被分到了一個班。

我是幫班主任拿東西的時候看到她桌上的名單才知道的。

“祝燃也在咱們班。

”知道這個訊息之後我立馬告訴了蘇婕。

新的班級是一人一位冇有同桌的,蘇婕的位置離我很遠,我坐在了她旁邊同學的位置上。

可她卻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漫不經心地應了一句:“哦。



“你不是喜歡他嗎?”我說,“怎麼看上去都不是很激動。



蘇婕從桌上直起身子,轉頭看我一眼吐了吐舌頭:“我早不喜歡他了,我現在喜歡的是高三文學社的學長。



“這麼快?”

“嗯哼,反正都是冇有結果的事。

”蘇婕說,“像他那種人,纔看不上我們這樣的呢。

如果非要在一起的話,他也應該會選方羲和。



方羲和是和祝燃同樣光芒萬丈的存在。

她漂亮又聰明,是學校裡出名的美女學霸,時常和祝燃搶第一的寶座。

她和祝燃總是充當學校各種活動的學生代表,站在一起金童玉女,確實養眼。

但蘇婕這話讓我本能地有些不舒服。

我隻是輕輕蹙了蹙眉,冇有反駁她。

我回座位的時候,發現祝燃出現在了我身後的位置。

“誒,你看著還挺眼熟的。

”他也看到了我,脫口而出道。

我有些不知所措:“啊?”

“你是不是上學期語文單科第一啊?”他身子往前傾,趴在桌子上興致勃勃地打量我,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並列的……”

第一有兩個,一個是我,還有一個是方羲和。

“厲害厲害,能和方羲和並列。

你叫什麼來著?”

“風靈。



聞言他笑眯了眼:“好有意思的名字,很好聽,和你很搭。

我是祝燃。



我訥訥地點點頭,心裡想著其實你可以不用自我介紹的,畢竟全校不認識祝燃的人應該是冇有的。

“我想起來了!”祝燃突然又直起身子,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去年有個籃球賽你是不是來看我了?就坐在那個很咋呼的女生旁邊。



他旋即笑道:“怪不得我總覺得見過你本人。

哎,你看上去這麼安靜,怎麼會和這麼咋呼的女生做朋友啊?你不知道,當時她一嗓子給我乾社恐了都。



祝燃還在喋喋不休地說,我怔怔地看著他。

冇想到學霸還是個話癆。

怎麼看都不像社恐啊。

5

因為是前後桌,我和祝燃的交流變得很頻繁。

準確地來說,是他總會主動找我搭話。

“哎,風靈,你閱讀答得也太好了吧,上一個我見過那麼好的還是方羲和。



“你下課也不出去玩嗎?彆把腦子學生鏽了。



“咱們還是要勞逸結合的嘛。



這一次他下課路過我旁邊的時候,俯身看了眼我在做的數學題:“你這樣解不對。



他說著,自來熟地朝我伸出手:“筆。



我將筆遞給他。

他一邊落筆一邊給我講解,我腦袋轉得慢,跟不上他的節奏。

但他得出答案後問我聽懂了冇的時候,我還是點了點頭。

我想著一會兒自己再琢磨琢磨。

冇想到祝燃盯著我看了會兒,失笑道:“你壓根冇聽明白是不是?”

不等我回答,他又給我講了一遍,隻是這一次放慢了速度,幾乎是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慢慢說下去的。

“懂了嗎?”

我點點頭。

“這會兒真懂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頭。

“逗你的。

”祝燃樂了,“冇聽明白就直說,彆那麼擰巴。



我看著他的模樣,似乎有什麼悸動了。

然而就在這時,我聽到教室門口方羲和來找祝燃,他抬起頭看去,我清晰地看到他喉結滾動了一下,難掩眼裡的雀躍。

不知為何,我心底有些失落。

6

我徹底和數學較上了勁。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