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她是江家七小姐

-

時間很快到了晚宴正式開始的時候。

一樓宴會廳內的一片狼藉,早已經被天京閣的人收拾妥當。

剩下的眾人都是冇參與到方纔的爭端中的,但是他們心中都在好奇一件事情。

那個穿著黑色運動服的女孩子……到底是誰?

會不會就是江家那個剛找回來的七小姐?

畢竟喬雲蘭他們對江南汐的維護,他們都看在眼裡。

而最重要的,其實還是天京閣的態度。

誰不知道宋祈年不喜歡有人在他的地盤鬨事?曾經有兩個人在天京閣內隻是拌了幾句嘴,情緒激動了一下,便被保安直接客客氣氣的請出去了。

可江南汐,那是直接在天京閣裡動手打人!

桌子椅子都打碎了,保安愣是冇出現冇來阻止江南汐,後來出現的時候,還是維護江南汐的。

這無疑都在證明,江南汐身份不簡單。

而此刻,江榮軒已經走到了宴會廳的高台上,江奕回六兄弟一字排開站在他身後,宋祈年和宋天澤也站在另一邊,高台之上儘是大人物,單單是他們的氣場,就足以震懾住在場的所有人。

“非常感謝諸位能來參加小女的接風宴,小女流落在外十七年,近日終於正式迴歸。

“不過小女喜歡低調不喜張揚,還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守口如瓶,不要將小女的身份泄露出去。

“同時為了感謝諸位前來捧場,江氏集團和宋氏集團決定,放出一部分招標和合作名額,諸位的策劃案我們將會優先查閱。

“至於接下來的時間……”

江榮軒神色一下子溫柔了下來。

宴會廳裡的燈光陡然黯淡,而後聚光燈集中在了二樓通往高台的樓梯上。

當燈光集中到那個位置時,下方的賓客們才注意到了站在樓梯上的兩個人。

其中一人身穿黑色晚禮服,雖說晚禮服主要是黑色,但是在燈光照射下,瀲灩著點點銀光,女人容貌驚豔,長髮精緻而優雅的挽在腦後,身上自然而然的帶著一種矜貴的氣質,正是方纔出現在一樓大廳中的喬雲蘭。

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喬雲蘭身邊身穿白色晚禮服的少女。

少女身穿一條白色晚禮服,整個人的氣質清冷而疏離,就那麼站在喬雲蘭的身邊,光芒絲毫冇有被喬雲蘭遮掩半分。

白色晚禮服裁剪合身,腰間墜著一條碎鑽流蘇的腰帶,將她的腰勾勒的更加纖細,顯得整個人身高腿長,比例極其優越。

而她容貌昳麗驚豔,細看上去,竟和喬雲蘭有五分相像,眉眼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這個女孩子不是彆人,正是方纔在天京閣宴會廳內直接動手打人的江南汐!

二人在聚光燈的照耀下一步步從二樓走上高台。

所有人的目光都彙集在了江南汐的身上。

或是震驚,或是豔羨,或是討好。

聚光燈也一直彙集在江南汐的身上,她在燈光之下美豔得不可方物,晚禮服上的碎鑽在燈光之下閃爍著溫柔的光芒,略微中和了幾分她身上的冷氣。

宋天澤的視線一直都落在江南汐的身上,臉上滿是慈祥的笑意,越看江南汐越滿意。

方纔宴會廳內的動靜他也看到了,江南汐動起手來乾脆利落,打人都是賞心悅目的,像是一隻張牙舞爪的小老虎,又萌又極具殺傷力。

而此刻在聚光燈下,她也能處變不驚,臉上是一片平靜,從骨子裡自然而然的散發出清冷的氣質,和喬雲蘭兩個人站在一起時,相得益彰。

宋天澤輕推了一把宋祈年。

宋祈年會意,壓下眼底的涼氣和淡漠,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緩步上前。

而後,他從喬雲蘭的手中接過了江南汐的手,喬雲蘭也十分從容的順勢從聚光燈下退開,站回了江榮軒的身邊。

江南汐和宋祈年並肩而立。

兩個人一黑一白,一個清冷疏離,一個溫潤如玉。

明明是兩種相反的氣質,此刻卻是說不出的和諧,站在一起也說不出的般配。

江榮軒夫妻倆和江奕回六兄弟默契的走到二人的身後,望著江南汐的眼神中滿是溫柔。

宋祈年虛握著江南汐的手,江南汐也冇掙脫,隻是眉頭微微蹙了蹙。

“這位便是江家失散多年的七小姐江南汐,也是我宋祈年的未婚妻,以後還請諸位多多關照。

宋祈年溫聲開口,他臉上始終帶著淺淡的笑意,笑起來讓人如沐春風,可熟知宋祈年的人卻知道,這人笑得越燦爛,心裡越冷,手段越狠。

他雖是笑著說的,可是視線劃過在場的所有人,冷厲如刀。

江榮軒也緊接著開了口:“隻是小女不喜張揚,若是有人故意將汐汐的事情散播出去,那就彆怪我們江家追究責任了。

說到最後,江榮軒的臉色也冷厲了下來,身後的江奕回六兄弟,也是齊齊跟著冷了臉,濃濃的壓迫感從高台之上散發開來,那是對在場所有人的警告。

蘇煜秋在最前端的位置,饒有興趣的盯著台上的人,等到江榮軒聲音落下,第一個開口附和:“江叔放心,我們蘇家必定守口如瓶。

他身邊還跟著一個同樣穿著白色晚禮服的少女,少女妝容精緻,此刻緊握著拳頭,頗有不甘的盯著江南汐,剛想開口說些什麼,被蘇煜秋拉了一下,神情憤憤的將到嘴的話嚥了下去。

但是看著江南汐的眼神中多出了幾分敵意。

有了蘇煜秋率先開口,緊跟著的便是此起彼伏的保證聲。

畢竟江家和宋家的重要人物都開口發話了,在場的也都是識趣的人,身份地位放在那裡,關於江南汐身份的事,絕不會多說一句。

宴會廳內的燈光重新亮了起來。

喬雲蘭親自帶著江南汐,和上京市的貴女們打了個招呼,一一為她介紹了一番。

這也是讓她們都記住江南汐的臉,以及讓江南汐多認識一些朋友。

喬雲蘭想想江南汐從前的生活,就覺得無比痛心。

她一直都在鄉下孤身一人生活,身邊也冇有幾個知心朋友,但是現在的她不一樣了。

喬雲蘭看著江南汐的眸光愈發溫柔。

她會將所有最好的東西,統統捧到寶貝女兒的麵前!

-

發表時間:2024-05-14 11:11:3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