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薑糖
2024-06-07 15:09:14

結婚三年,他對她棄之敝履,對待白月光如珠如寶。薑苒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一心做個好妻子,傅司寒冷睨她:“妻子?你也配!”他不愛她,她死心了!一紙結婚協議書想要結束時,傅司寒卻後悔了。男人漫不經心的說:“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傅司寒皺眉。

他冇有說話。

薑苒自嘲一笑,她在乾什麼,自取其辱嗎?

明知道傅司寒心頭寶回來了,還想一較高下。

薑苒拳頭緊握,唇瓣顫抖。

她隻是不甘心!

不甘心守了三年的丈夫,跟彆的女人跑了!

薑苒僵硬後退兩步,昏迷前她說:“傅司寒,你好狠……”

砰——薑苒眼前一黑,暈倒過去。

等醒來時,傅司寒正在走廊上接電話。

“彆怕,我馬上過來。”

話音剛落,薑苒看到傅司寒遠去的背影。

“傅司寒,你彆走……”薑苒滾燙的淚水,轟然砸在手背上,她從床上摔在地上,磕破了腦袋。

王媽正好提著雞湯進來,見她淚流滿麵,立刻將她扶到床上:“夫人,你還病著我給你熬了雞湯,你喝點吧……”

薑苒看著雞湯,魂不附體,呆呆的問:“傅司寒去見她了?”

“是啊,先生也真是的,外麵的女人再要緊也比不過老婆要緊!”

薑苒自嘲:“在他心裡,秦憐憐纔是他想要的女人吧。”

薑苒強忍澀意。

她胃炎昏迷,比不過秦憐憐迷路。

挫敗,失落鋪天蓋地襲來,薑苒死死咬著牙,哭的渾身發抖。

“夫人……”王媽一臉想安慰,又不是該怎麼安慰。

薑苒抹了眼淚,平複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氣,笑著說:“王媽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好吧。”

王媽離開後。

閨蜜陸汐捧著一束花,插在床頭,手裡死死捏著手機,咬牙切齒的怒罵:“冉冉,你男人在外麵養女人你知道嗎?現在整個熱搜都是關於他跟小三的,那個小三懷了他的孩子!氣死我了!”

薑苒心頭一揪!

陸汐點開熱搜,全網都是傅司寒跟舊愛死灰複燃的訊息,秦憐憐的背景被人掛在網上。

她是天才小提琴家,是傅司寒的初戀,白月光。

當年傅司寒車禍殘疾躺在床上時,聽說他一輩子也醒不過來,就算醒來也不能人道,傅爺爺讓她拉小提琴給他聽,她當時暗戀傅司寒,自然用心演奏。

隻可惜,她演奏一年都不起作用,秦憐憐隻彈奏一回,傅司寒就從昏迷中醒來,把秦憐憐當成了救命恩人,給她想要的一切。

而她滿心失望,直到後來陰差陽錯他們發生關係。

他們的命運再次綁在一起。

秦憐憐一時之間,成了傅司寒的紅顏知己,她跟傅司寒上床的事,被人扒出來。

薑苒微博下一片罵聲。

「小三,綠茶婊,搶女神初戀真不要臉!」

「愛情裡不被愛的纔是小三。」

啪——陸汐看不下去了,直接將手機蓋上。

“這群鍵盤俠,瞎了眼吧!冉冉,我現在就罵死他們!”

陸汐氣憤的想撕爛這群鍵盤俠的嘴。

“不用了,我今天在醫院碰見他們了。”

“什麼?那你給她一耳光了嗎?這種勾引彆人老公的女人,不是什麼好貨色!她住哪號房,我撕爛她的嘴!”陸汐咬牙切齒。

薑苒苦笑:“傅司寒等了她三年,是我作繭自縛,我認了。”

“啊?那你跟傅司寒還過不過了?”

“不過了,我要離婚。”

薑苒拔了手背上的針頭,她不想自欺欺人,他不愛她,她放手!

“強扭的瓜不甜,我會跟他離婚。”

“姐妹,你終於開竅了!你看你大學就是校花,追你的人能排到F國,何必為了一個男人要死要活呢,我祝你早日恢複單身,到時候我給你介紹年輕的小哥哥,保證一夜七次,不比那個老男人差!”

薑苒想通後,心情好多了。

出院,已經是兩天後。

王媽來接她回家。

薑苒一回傅宅,立刻在房間裡收拾行李。

傅司寒回來時,已經是傍晚了,他解開領口兩顆釦子,鬆了鬆領帶。

“夫人認錯了?”

“冇有,夫人在樓上收拾行李。”王媽話音剛落。

傅司寒皺了皺眉:“她想回孃家?”

王媽搖頭,她也不知道。

傅司寒長腿邁步上樓。

臥室裡亮著燈。

薑苒正在收拾最後一件衣服,拉鍊一拉,薑苒深深望著這個讓她深愛三年的男人,從抽屜裡拿出一份檔案。

“傅司寒,我們離婚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