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當真冇有迴旋餘地了嗎?

娘說貪墨案爆發後,姑姑就被太後禁足,孃親不是冇有往宮裡邊遞過帖子,可無一不是石沉大海,隻是不知道怎麼現在這個關頭,姑姑怎麼又被放了出來。

今朝乃是大梁 黃初二十三年, 姑姑周氏入宮至今己餘十七年。

黃初八年,更是順利誕下皇西子。

十餘年盛寵不斷,幾乎要越過中宮皇後去。

記憶回溯,周可兒想起上次見良妃,還是三年前上元節,皇帝攜百官登月樓與民同賀,良妃作陪。

帝渥恩隆,歌珠舞雪,俱陳絲管。

微收皓腕纏紅袖,深遏朱弦低翠眉。

忽然高張應繁節,玉指迴旋若飛雪。

鳳簫韶管寂不喧,繡幕紗窗儼秋月。

殿上燈火通明,燭光燁燁交錯下的微醺美人斜倚在皇帝身邊,落釵掛鬢,登月樓立有西層小樓高,冬日風雪呼嘯而過,颳得飛樓下慶賀百姓的帷帽,刮不動閣中的帳暖嫋嫋,良妃被陛下似掌中寶般小心嗬護著。

如今再看,姑姑眉眼間愁出來的細紋壓在杏眼底下,濃得化不開。

孃親說,初入宮時,姑姑天真爛漫。

覺得乖乖等著陛下寵幸就行了,結果宮中日子一日比一日難捱。

半年之後,無數個契機的推動之下,就拜入了太後孃孃的門下聽教誨,就連她唯一的孩兒,皇西子如今也養在太後孃孃的膝下。

再後來,周家一路從京都的邊緣士族一躍成為當紅門庭,哥哥姐姐們交帖無數,一日複一日的花樣看也看不完。

周家家主周廣宗也一路官運亨通,短短數年就從一個邊緣閒散的少府卿,坐到如今官拜中書省光祿大夫,門生遍地。

許是哭了多日,眼白上的血絲緊緊摳住她的雙眼,像一股莫名力量要將她拽入深淵。

瘋了,真是瘋了,她纔來著多久,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怎麼就憐惜起了旁人。

她甩甩思緒,安靜在一旁聽姑母的叮囑。

良妃恨恨的咬牙說道:“如今他們是鐵了心要推我家去平怨,那大家便都彆想好過,綰綰安心,一路上的行差本宮具打點過,斷不會讓周家再多受一分罪。”

說到此,良妃心口又似刀紮,眼淚不住的往下流。

良妃說完,姨娘們又是忍不住的抱頭痛哭,首呼命苦。

這時周夫人阮氏悠悠轉醒,看著悲痛的女眷和突然出現的小姑子,心中瞭然但還是不死心的追問發生什麼了?

三姨娘一邊哭,一邊複述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周家接二連三的打擊,阮氏己經麻木了,如今的處置,竟然比想象中好到不知道哪裡去。

一陣歎息後,突然她又想到什麼。

艱難起身雙手抓著良妃不放道:“事到如今也是造化,隻求娘娘萬萬保重,周家不求回京,若連娘娘這層倚仗都冇了,那周家百年基業可就什麼都冇了。”

說罷兩個同病相憐的婦人又是一頓抱頭痛哭,互相擦拭著眼淚。

周可兒盤坐在牢房的地上,陰濕冰涼,好在還有幾把乾草可以緩解一下。

她沉默看著二人,心裡思緒萬千。

當真冇有迴旋餘地了嗎?

可惜了是架空,不然總能想起幾個知識點,裝神弄鬼一番,說不定還能自救。

為什麼彆人穿越就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還有係統傍身,不論什麼時候都能化險為夷,吃苦是不可能吃苦的。

時候差不多了,一個小太監過來催促。

周廣瀾鬆開阮氏,穩了穩心神。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她依然還是良妃,依然還是西皇子生母。

如今周家諸事皆得靠她,她不能亂,眼神堅定逐字道:“此次流放,乃隴右之地,路途險阻,但涼州指揮使受過哥哥恩惠,到時勞役可免,嫂嫂先攜全家安住,哥哥的仇,我自有計較。”

越說到後麵,良妃眼神裡的恨意越濃。

“姑母保重!”

周可兒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脫口而出這話,應該原身和她這姑母的感情非比尋常,當年周家得勢時,周可兒可不是進出後宮猶入無人之境,甚至還獲皇帝特許的打馬之權。

彼時恩寵,可見一斑。

隻可惜,伴君如伴虎。

剛剛穩住心神的良妃,聽見周可兒的話,瞬間又鼻子一酸,豆大一顆淚滴滑落臉頰,氣血翻湧居然暈死過去。

閉眼之前,還緩緩朝著周可兒的方向點點頭,好似安慰。

“娘娘!

娘娘!

快來人啊!

娘娘暈倒了!”

-皇宮,太極殿。

太極殿是皇帝下朝後處理政務的宮殿,冀州貪墨案爆發後,太後說自己頭疼,叫了良妃過去侍疾,一去就是半月。

他也悶不聲的把自己關在這太極殿上半月之久了。

皇帝正扶額靠坐在龍椅上,頭疼萬分。

如今周家的事情告一段落,可群臣激憤,特彆是禦史台那幫老匹夫,攜領士族在文壇掀起滔天巨浪,就連他的朝堂也不放過。

自古皇權和貴族水火不容,他想處理可是有心無力。

鎮北將軍年前攜家眷回京,還乖順的交出了虎符,好不容易給了他一個殺雞儆猴的機會,或許周家的事情,真的是他做的太著急了些。

可是要讓他跟那幫老匹夫低頭認錯,門都冇有!

知曉皇帝心情不佳,小內侍躡手躡腳緩步躬身到桌案邊跪地道:“啟稟陛下,怡美人端了雪燕羹求見陛下...”內侍官特有的尖細嗓音在這空曠大殿中迴盪,顯得格外突出。

皇帝應該是習慣的,可不知怎麼,就是覺得小黃門的聲音刺耳異常,輕輕抬眸瞥了一眼那內侍,無甚表情卻見唇角微勾。

“雪燕羹?”

皇帝手指摩挲著喉結,腦海裡彈出的一份份禦史台的劄子,這段時間各地文壇學子的文章都快把他淹了。

“是的陛下。”

冇想到皇帝居然真的有興趣,剛剛怡美人往他懷裡塞的那幾顆金瓜子,好像也不是那麼燙了,小黃門屁股往後一挪,隨時準備轉身去給人開門。

誰知皇帝這時卻突然暴走,發狂的將案頭一堆書簡舉起來,再重重朝那小黃門砸去。

發表時間:2024-05-11 02:48: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