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110分,我被分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高考110分,我被分手了

高考110分,我被分手了
高考110分,我被分手了

高考110分,我被分手了

小不忍賣大萌
2024-05-22 21:08:12

我高考一百一十分,遊戲裡的cp跟我分手了。他說高考替他測試了我的智商。電腦前的我皺了下眉頭,喃喃道:“保送生不配談戀愛嗎?”許是這理由太過離譜,我的隊友都看不下去了。狂刷了一波六六六。“這人打遊戲這麼厲害,不是人妖就是gay。”他發朋友圈吐槽,忘了遮蔽我。知曉原因的我,爽快地答應了。A大新生報到時。迎新的學長看著我流了鼻血。我定睛一看,這不是我前cp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高考一百一十分,遊戲裡的cp跟我分手了。

他說高考替他測試了我的智商。

電腦前的我皺了下眉頭,喃喃道:

“保送生不配談戀愛嗎?”

許是這理由太過離譜,我的隊友都看不下去了。

狂刷了一波六六六。

“這人打遊戲這麼厲害,不是人妖就是gay。



他發朋友圈吐槽,忘了遮蔽我。

知曉原因的我,爽快地答應了。

A大新生報到時。

迎新的學長看著我流了鼻血。

我定睛一看,這不是我前cp嗎?

1

高考結束,為了打發時間,我下載了一款名叫《守護和平》的競技遊戲。

據說這是當下最火爆的遊戲,為了做日常任務,我綁定了一個遊戲cp。

通過聊天,我發現他是A大的學長,為了日後入學能有個照應,我努力地跟他打好關係。

畢竟用我閨蜜的話來說,像我這種社恐人士,若是不提前處好人脈,以後怕是遇到事情都隻有哭的份兒。

雖然我覺得她說得有些誇張,可話糙理不糙。

遊戲裡撿到好的裝備,我都會先給他,然後自己再用普通等級的武器乾掉敵人,讓他躺贏。

就連我閨蜜蘇果看了都吃醋地吼道:

“林北北!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女人!你不是最喜歡無敵裝備嗎?我撒嬌跟你要你都不給,現在就這麼輕易給這個野男人了?”

蘇果之所以叫他野男人,大概是因為他是我在大廳滴來的cp吧。

他似乎還是個富二代,遊戲裡各種價值一萬RMB的彩色時裝,每天都變著花樣兒地換,毫不心疼。

對於我,他也十分大方,傳奇品質的武器,一天送一個,連眼睛也不眨一下。

蘇果看著我這個剛註冊冇幾天的新號,甚至比她這個玩了兩年的老玩家還要酷炫,瞬間心理不平衡了。

吵著要見我遊戲裡的cp,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在一個虛擬遊戲裡麵一擲千金。

等我拉蘇果進房間後,她立馬打了個電話過來。

電話接通的一刹那,我感覺我的耳朵都要被她的尖叫給震聾了。

“啊啊啊啊!林北北!你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

“你這cp真是從大廳滴來的?冇有騙我?”

蘇果問得我一頭霧水,我將耳機的聲音調小了些。

“當然,就是大廳隨便滴的。



我慶幸自己提前調低了音量,不然又得被蘇果炸耳朵。

“啊啊啊啊!你的cp,江暮遲遲,他可是守護和平富豪榜榜一啊!”

“天殺的,怎麼我的cp就是些隻會找我要錢的軟飯男?”

“自己的失敗固然可怕,可是姐妹兒你的成功更讓我痛心疾首啊!”

我將耳機取下來,放在桌子上,從身旁的書架上抽了一本書翻起來。

蘇果持續哀嚎了半個小時,才恢複正常。

“你不是想衝分嗎?今晚上我帶你。



聽到這話,蘇果又變成了陽光開朗的小女孩,迫不及待地進了我組建的房間。

“北北,快開快開。



我的遊戲ID名字叫北北快跑,所以蘇果就叫我北北。

2

江暮遲遲也拉了兩個朋友,全部人員就位,遊戲便開始了。

我像往常一樣,撿到好的裝備就給他們,自己拿著一把鋼槍四處殺人。

總之他們負責苟,我負責殺人帶飛。

連升了五顆星的蘇果,在聊天框裡瘋狂崇拜我。

“哇啊,北北,你真是太帥了,愛死你了。



“北北,快繼續開哇,再接再厲,今晚上帶我衝皇冠。



我正準備繼續開的時候,江暮遲遲發了一條訊息。

“高考出分了,你考了多少啊?”

“有冇有興趣來我們A大啊?”

之前他就問過我,要不要去A大,A大是全國最好的學校,是每個高中生夢寐以求的地方。

看了他的問題,我思索了片刻,如實地回答。

“110分。



高考前我就被保送到A大了,所以高考對於我來說,就是體驗氛圍而已。

他詫異地打出了一個問號。

“七科總分110?”

“嗯。



我隻有第二天去了考場,做了一套物理試卷。

滿分一百一十,所以我整個高考分就隻有一百一十。

聊天框沉默了好一會兒,我突然聽見話筒裡傳來了聲音。

“我們分手吧,我不和傻子談戀愛。



“高考替我測試了你的智商,我們不合適。



呃……

我的嘴角抽了抽,一整個大無語。

怎麼我就成傻子了呢?

電腦前的我皺了下眉頭,喃喃道:

“保送生不配談戀愛嗎?”

蘇果的訊息,從私信視窗,一條接一條地彈了出來。

“啊哈哈哈,姐妹兒,你這cp看來也不是很靠譜啊!”

“真是太好笑了,他竟然說一中的超級學霸是個傻子,啊哈哈哈!”

“北北你也真是的,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你是保送生呢?”

“他們要是知道你物理滿分,也不至於說你是傻子吧。



我還冇有說什麼,許是覺得江暮遲遲的理由太過離譜,我的隊友狂刷了一波六六六。

就連他帶來的朋友都看不下去了。

“這人打遊戲這麼厲害,還喜歡帶妹,不是人妖就是gay!”

他發了條吐槽的朋友圈,忘了遮蔽我,被我看了個正著。

知曉原因的我,爽快地答應了,不慌不忙地在鍵盤上敲下嗯。

見我同意,他們直接退出了房間。

此時遊戲房間裡就我和蘇果兩人,知道原因後,她肆無忌憚地打開語音,笑得滿地打滾。

蘇果笑得整個人一抽一抽的,還不忘調侃我。

“真的是太可樂了!”

“北北,冇想到今天我的快樂,竟然是你這個冰山美人帶給我的。



“一中校花是人妖!噗哈哈哈!”

“哎喲喂,不行了,笑得我肚子疼。



等她笑痛快了,蘇果纔想起來象征性地安慰我幾句。

“嗨呀,沒關係的,我家北北這麼漂亮,不愁冇人要的,把這野男人當個屁放就成。



她這無厘頭的幾句話,倒是把我也給逗笑了。

江暮遲遲成了我暑假中的一個小插曲,很快我就忘記了。

轉眼間,A大開學了。

我爸媽不放心我,開著車跨越了幾百公裡,將我送到A大學校門口。

用蘇果的話來說就是,這麼漂亮的女兒,哪家父母敢不親自送啊?

不然被黃毛小子騙走了可怎麼辦?

3

送彆了爸媽後,我拖著行李箱走了進去。

蘇果口中的黃毛小子,我一個也冇看見。

倒是看見了不少寸頭的迎新學長。

迎新的學長學姐十分熱情,主動幫我拿行李箱,問我是哪個係的,宿舍在哪兒,可以帶我過去。

他們熱情得讓我有些不自在,一個個睜著黑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

彷彿我隻要說出拒絕的話,就是大逆不道一般。

“學妹,你是不是中文係的啊?”

一個戴著眼鏡的斯文男生,抬手扶了扶鏡框,試探性地問我。

我搖了搖頭,手指緊緊攥著行李箱,輕聲開口:

“我是物理係的。



聞言,他們好像更來勁兒了。

“我焯!物理係這種和尚廟竟然有女生了,還一來就是個千年不遇的大美女!”

“我李明澤實名羨慕啊!”

戴著黑框眼鏡的男生,震驚得嘴巴能塞下一個大鴨蛋。

我被他們一群人圍著,表明看似風光無比,實則暗地裡腳趾都快摳出一座城堡出來了。

對於社恐人士來說,這種場麵真的是社死現場啊!

蘇果曾經還蹋噱我說,白瞎了我這副好皮囊,怎麼能是個社恐呢?

她要是長我這樣,就天天穿吊帶,把屁股扭到天上去,迷死那些臭男生。

我不知道他們有冇有被我這張臉迷死,但是我感覺我快死了,ps:社死。

如果現在有個地縫兒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鑽進去,可是並冇有。

正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

循著聲音望過去,隻見一個男生雙眼裡綴滿了愛心。

再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他鼻子下還有兩行血。

“學長,你冇事兒吧?”

站在他旁邊的女生,一臉關心地說著。

隻見他抬手往嘴上一抹,倒吸了一口涼氣,道:

“冇事兒,學妹,學長還有事兒,麻煩你自己去報道哈!”

說完,他扔下一旁的學妹還有行李箱,朝著我走來。

“物理係的學妹啊!哥帶你去報道啊!哥也是物理係的,咱們專業對口。



他甩了甩頭,理了下根本就不長的頭髮。

看起來格外油膩。

被丟在一旁的學妹,氣得跺腳,拖著行李箱走了。

待他走近,我定睛一看,這不是我前cp嗎?

要問我為什麼會認識他,那是因為他極度自戀,朋友圈全是他的原相機自拍。

我想認不出來都難。

看著眼前伸出的一隻手,和一雙雙期待的眼睛。

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將行李交給江遲。

被一群人圍著和被一個人圍著,孰輕孰重,我還是分得清的。

況且,他又不認識我。

幫我拿行李,就當是他詆譭我的補償咯!

“我叫江遲,物理係的大帥哥一枚,以後有事兒都可以找我喔!”

江遲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我平靜地點了點頭,一不小心和他對視上。

江遲的臉肉眼可見地紅了起來,像熟透了的蝦子。

“嘿嘿,學妹啊,你叫什麼名字啊?”

4

“林北北。



他激動地一拍手,反應大得不行。

“真好聽,那我能叫你北北嗎?”

我冇有回答,用看傻子似的眼神看著他,可他並冇有絲毫氣餒。

“方便加個V信嗎?等你收拾完,我帶你去食堂吃飯。



為了徹底甩開他,我拿出小號的二維碼給他掃了,便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臨走前,我還聽見他小聲地說:

“yes,有戲,冇想到我萬年母胎solo,也要有女朋友了!”

聽見他的話,我走得更快了。

我還是覺得,他在遊戲裡的那個高冷勁兒更正常。

收拾完行李,簡單地跟室友認識了一下。

蘇果就迫不及待地給我打來了電話。

“北北,我親愛的北北!”

“我想死你了,一起約飯啊!”

蘇果在B大,跟A大是姊妹關係,就在我學校的旁邊。

我應下了,對著鏡子,用簪子隨意挽了下頭髮,就出門了。

當我走到校門口時,蘇果已經撐著太陽傘在樹下等我了。

她瞪大了眼睛,朝著我衝過來,像老媽子一樣說教起我來。

“哎喲,我滴個乖乖耶!”

“這九月正毒的太陽,你出來也不說打把傘!”

“好好的大美女,給曬黑了可咋整啊?”

說著,她將手裡的傘向我傾斜了一半。

我無奈地聳聳肩,陳述事實:

“可是我就是曬不黑啊!”

蘇果頓時冇了脾氣,整個人蔫了吧唧的。

她屬於一曬就黑的主兒,可羨慕我這種人了。

“好啦好啦,我還羨慕你吃不胖呢!”

“今兒帶你去吃燒烤。



A大附近的燒烤是出了名的,蘇果最好這一口了。

當蘇果坐在燒烤麵前時,開心地笑出了聲。

她一手拿著烤羊肉,一手拿著烤韭菜。

“葷素搭配,燒烤不累!”

看著她吃飯,我總覺得好像忘記了點什麼。

歡樂的氛圍,吸引來了幾個不速之客。

為首的是個戴著金項鍊的黃毛,渾身酒氣,身旁還有幾個戴著紋身的小弟。

他們將我和蘇果團團圍住。

“喲,小妮兒,哪個學校的啊?”

“長得還挺招人稀罕?”

“你倆什麼價位啊?”

黃毛抬腳踩在我對麵的板凳上,色迷迷地看著我倆。

蘇果有些害怕,放下手裡的燒烤,縮到了我旁邊,拉著我的袖子,像個鵪鶉一樣。

黃毛伸手挑起我的下巴,言語輕佻。

“這小嘴兒,待會兒肯定得勁兒!”

“兄弟們,把人給我帶走!”

我的手放在桌子上,靠近蘇打汽水瓶子。

“老孃是你玩不起的價位。



說著,我拿起玻璃瓶子,朝著黃毛的頭就過去了。

“快跑!”

我朝著蘇果大喊一聲。

他們人多,率先堵住了幾個方位,將我們團團圍住。

黃毛動了怒,他頂著滿頭的鮮血,看著我,舔了舔嘴唇。

“還TM是個小辣椒?”

“老子還非你不可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