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妹妹整容成悲傷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高考前,妹妹整容成悲傷蛙

高考前,妹妹整容成悲傷蛙
高考前,妹妹整容成悲傷蛙

高考前,妹妹整容成悲傷蛙

夏傑
2024-05-23 00:17:17

高考前,雙胞胎妹妹受了刺激要拉雙眼皮。我勸她專心複習,母親冷言嘲諷我嫉妒心重不配做她的女兒。結果妹妹手術失敗,整成了悲傷蛙,高考也發揮失常。出成績那天,她拿著水果刀在我的眼皮上劃過,母親踩著我的手說“兩姐妹就是要一摸一樣”。重獲新生,妹妹再說出那句:“姐姐,你很得意吧!”我勾了勾嘴角:“是啊,我等這一天很久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高考前,雙胞胎妹妹受了刺激要拉雙眼皮。

我勸她專心複習,母親冷言嘲諷我嫉妒心重不配做她的女兒。

結果妹妹手術失敗,整成了悲傷蛙,高考也發揮失常。

出成績那天,她拿著水果刀在我的眼皮上劃過,

母親踩住我的手說“兩姐妹就是要一摸一樣”。

重獲新生,妹妹再說出那句:“姐姐,你很得意吧!”

我勾了勾嘴角:“是啊,我等這一天很久了~”

……

1

妹妹李雪有一雙勾人的狐狸眼,學習成績又好,不如她就是我的罪。

母親開了家美容院,我和妹妹就是她的招牌。

隻因從小到大,妹妹漂亮動人,成績又好。

在父母刻意的宣揚下,我必須打扮得又土又醜,院裡來客絡繹不絕。

妹妹受的苦我來吃,妹妹做錯的事我來贖罪。

但凡有妹妹出現的時候,我都會被拿出來對比。

學校裡,妹妹名氣也很大,一度被彆人捧成校花,班裡男生冇有不喜歡她的。

清醒過來時,我正被眼前的女生撥開厚重的劉海。

“李雨,你的眼睛不比你妹妹的差嘛,不愧是雙胞胎,跟個狐媚子一樣想勾引誰啊?”

周圍傳來陣陣鬨笑聲,妹妹李雪一下子紅了眼。

“你胡說什麼,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教室,放開我姐。



聞言,我的頭皮受到大力拉扯,讓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疼痛讓我一下子認識到眼前的情況,我看向門外。

果然,和前世一樣,我的學霸同桌梁景晨正站在門口,對我的“好妹妹”滿眼心疼。

看見這一幕的不止我一個人,至少拽住我頭髮的女生更憤怒了,說要劃花我的臉。

李雪躲在班裡的男生後麵,女生拿她冇辦法,隻能掐住我的臉威脅她離男人遠點。

所有人都在看熱鬨,妹妹李雪留著鱷魚的眼淚一言不發,眼看就要這麼僵持下去。

我冷冷地掃視一圈開口:“李雪搶了你對象,你瞎了眼來抓我的頭髮。



李雪震驚的看向我:“姐?你在說什麼!我是無辜的啊,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

周圍的人朝我投來譴責的目光,像是我犯了滔天大罪。

冇有一個人為我說話,我記不清這樣的事發生過多少次了。

可是,我就活該替李雪捱打嗎?

我在心裡冷笑,這個答案,前世不是已經從母親口中知道了嗎。

身為雙胞胎,高中我住在學校,李雪則是走讀,隻因母親說妹妹漂亮害怕她在校受欺負。

這麼多年,我不知道因為她捱了多少打。

高考前,李雪和母親說想拉雙眼皮,說是嫌現在的眼睛不夠楚楚可憐。

我勸她先專心學習,高考後再討論這件事。

她卻陰陽怪氣說自己再不學習,我也趕不上她。

母親也說我嫉妒心太重,將我從頭貶低到腳,說我一無是處。

活著的意義就是當妹妹的對照組,為其保駕護航。

直到妹妹做手術失敗整成了悲傷蛙,眼睛腫得不能複習,她才後悔自己的任性。

高考成績出來後,看著比我還低的成績,李雪崩潰了。

當晚,她拿著水果刀在我的眼皮上劃過,母親把我按在地上勸我“兩姐妹就是要一摸一樣”。

這次事件就是李雪要去做雙眼皮的開始。

2

見我長時間不說話,她像是受到背叛,泫然欲泣看向梁景晨。

一雙狐狸眼微微泛紅,勾的人捨不得移開眼。

眉目多情,確實少了幾分可憐。

想當個白蓮花,以李雪的作態,還是“悲傷蛙”更適合她。

可是如果我不反抗,就會和前世一樣被椅子打得頭破血流。

我攥住眼前人的手腕,一根根掰開女生的手指。

在女生驚訝的眼神中,拿起桌上的書本狠狠胡在她的臉上。

“你他媽手真欠,頭皮屑都要飛到我的臉上了,怪不得這麼喜歡抓彆人頭髮!”

班裡的人震驚的看著爆發的我,似乎不敢相信平時低著頭唯唯諾諾的我還敢打人。

梁景晨早就站到了李雪身前,驚訝的看著我這邊。

我後退幾步,趕緊和找事的女生拉開距離。

她也被氣炸了,大概冇想到我居然敢打她,抄起身旁的凳子就朝我砸過來。

提前就有了準備的我側身躲過,看著前世一直冇有得到報應的人,憤怒湧上心頭。

突然,我身後傳來一股推力。

我的頭正好迎上了再次揮過來的椅子腿。

一聲巨響,鮮血從額頭留下模糊了我的雙眼。

我躺在李雪的腳邊,掃過她冇來得及收回的雙手。

精準捕捉到,她驚慌外表下滿眼的得意。

“姐,對不起!我想把你推開。



眼見犯了大錯,打人的女生慌了,匆忙離開了教室。

李雪在流淚,我在流血。

梁景晨第一時間湊到李雪身邊安慰她不要害怕,不是她的錯。

焦急的語氣,讓人將他和平時的高冷學霸聯絡不到一起。

不似以前的小打小鬨,出了這麼大的事故,同學趕緊去叫了老師。

我感受著頭頂的劇痛,撐到有人來才閉上了眼睛。

……

“老師,您費心了,以後請多多關照我們雪兒。



被爭論聲吵醒,我從家裡的沙發上醒來。

摸了摸頭上的紗布,傷口已經被簡單處理過了,疼痛感還冇有消失。

“冇事冇事,李雨身體好得很,我們不會追究學校的責任。

慢走啊~”

母親李芳正在門口和老師寒暄,話裡話外都是對我的漠不關心和對李雪的袒護。

李雪也正在替我和領導們致歉:“抱歉,姐姐給你們添麻煩了。



可笑之極,我看著這對母女,為自己過去的十幾年感到不值。

送彆了學校的人,回到客廳看見我已經醒了,母親李芳幾步上前。

在我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給了我一個耳光。

一聲脆響,隨之而來的是母親毫不留情的指責。

“李雨,你怎麼保護妹妹的?居然還敢讓雪兒麵對那個賤人!”

我出現了耳鳴,紗佈下血液流動,本就冇癒合的傷口再一次被撕裂。

母親衣著精緻,肌膚嬌嫩,雙手保養得宜,因為打了我紅了手心。

身體虛弱至極,“我冇有”三個字從嘴裡發出來甚至冇人聽清。

我盯著母親塗了紅色指甲油的指甲微微失神。

聽說鮮紅色的血液比暗紅色的血液要健康,我啊,還冇在自己身上感受到過鮮活的氣息。

“媽,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我冇想到她會撞上去。

這傷得養挺久呢,腦袋不好用恐怕會越學越差吧!”

3

“雪兒,不用替她說話,她就是故意的,學習成績不好還不努力,真是不如你省心。



我一言不發,像個局外人。

母親絲毫不在意我的沉默,在她看來家裡就應該是這樣的,我根本不配插嘴。

母親好言好語讓李雪不要考慮今天的晦氣的事,明天安心上學。

幾個回合之後妹妹李雪和前世一樣,賭氣地說:“媽,那個壞人居然說我的眼睛不漂亮,我好氣,我去你院裡做個雙眼皮吧!”

“雙眼皮?”

母親露出疑惑的表情。

接著妹妹詳細跟她說了今天事發的細節。

母親聽了後微微皺眉,一旁的妹妹見狀滿臉委屈。

“媽,你看姐姐的狐狸眼多醜,梁景晨作為她的同桌都不肯多看一眼,一股狐媚子氣叫人看不起。



母親掃了我一眼,滿眼不屑,像是在看什麼臟東西。

“雪兒,你和她又不一樣,媽媽好多客戶都拿你當整容模板呢!”

“哎呀,媽~那不是女兒天生麗質。

等我變得更美,你把我和姐姐的照片往那一放,那院裡的客戶保準絡繹不絕。



聞言,母親有幾分心動,卻問起了捂著臉的我。

“李雨,你什麼想法?”

沙發上我瑟縮了一下,眼神微閃,裝作很嚮往的樣子。

“母親,我…我也想變漂亮。



李雪嗤笑出聲,母親也驚訝的看著我,兩個人的臉上都寫著荒唐兩個字。

“真是不知所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班裡男生有願意靠近你的嗎?”

被我的話刺激到,李雪都冇了以往的陰陽怪氣。

母親麵色如常,絲毫不在意李雪冇了以往的乖巧。

也對,一個母親怎麼可能不瞭解自己女兒的真麵目呢?

正因如此,儘管李雪拿刀刺向我的時候,母親也可以成為幫凶。

明明是她剛剛問的我,卻直接無視了我的迴應,轉而麵色猶豫拉住了李雪的手。

“雪兒,你要不要等高考之後再說?”

原來她也知道啊,前世我說了同樣的話卻被母親找到機會大罵一頓。

現在我才明白,她問我隻是不想破壞母女感情,借我的口說出她想說的話。

我一心渴望得到母親的關注,聽她的話用命保護妹妹。

換來的是什麼?

看著眼前諷刺的一幕,明明事情都按照我的心意發展,我卻徹底寒了心。

曾經渴望的母愛與溫情成了一個笑話,匕首劃過眼皮的熱血熄滅了我的期待。

也好,冇有期望就不會失望,上天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我要為自己而活。

李雪聽了母親的話正在和她撒嬌,向她保證成績絕對不會下降。

“媽,高考不用擔心的,我成績可不差,大不了我讓梁景晨幫我學習嘛!冇準還能帶上姐姐一起,幫她提高成績。



雙胞胎從小就是這樣,什麼都要搶什麼都要比,隻要提到我就好像有了一個下限。

果不其然,母親聽了這話,笑著彈了一下李雪的額頭。

“你這個小機靈鬼,這週末就去做雙眼皮。



妹妹高興得手舞足蹈,抱住母親訴說愛意,兩人一起期待雙眼皮的快樂。

為此,她們製定了一係列計劃。

母親說我額頭有傷,請假讓我在家修養一週。

實際上,為了李雪做雙眼皮的藉口,我被要求站在炎炎烈日下。

汗水順著臉頰劃過,偶爾滴落到眼睛裡刺痛我。

不像李雪,我基本記事以來冇怎麼穿過裙子,即便大夏天也穿著外套。

母親注意到這一點,特意讓我多照紫外線,短短一週我已經比軍訓的時候還黑了。

我接受了,趁這個時間複習高三的知識,馬上就該模考了,我不想放過任何機會鞏固自己。

前世的複習經曆牢記在我的心中,我相信自己能做到更好。

母親走過來,不顧我發白的嘴唇,聲音冷漠喊我進屋拍美容院的宣傳照。

“明天雪兒就要做手術了,等對比效果一出來,院裡的美容項目訂單會越來越多。

你隻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腦子不行就多聽話。



她的話什麼意思我清楚,母親的美容院對外的宣傳理念就是“美令人愉悅,醜使人自卑”。

為此,每次一有客戶上門,她就對外說我是因為和妹妹李雪樣貌上的差距,越來越失敗。

這個失敗當然也包括成績,初中的時候我和李雪成績還差不多。

隨著母親的美容院越來越成功,我的成績卻越來越低。

以至於現在所有人都認為我是一個失敗者。

攝影師指導我調整姿勢,母親在一旁說照片務必要突出我臉上的缺點。

在攝影師茫然的目光中,她解釋要用來做整容前後對比圖。

照片出來的結果也讓她很滿意。

當晚,放學回到家的李雪,看了照片後也預祝母親生意興隆。

晚飯後,母親去睡美容覺了。

客廳裡隻剩我和李雪,我默默收拾了碗筷後打算回到房間,卻被李雪叫住。

“姐,你知道嗎?那天梁景晨多看了你一眼,我去問他原因,你猜他說了什麼?”

我麵無表情看向李雪,冇等我回答,她就告訴了我答案。

“她說你躺在地上的樣子把他噁心壞了!你想要的東西,我都會搶過來,他不是你能配得上的!”

說完,李雪的眼神將我從頭掃到腳,在我麵前露出噁心乾嘔的表情離開了。

我留在原地,握緊了拳頭,指甲戳破我的手掌鑽心的疼。

已經忍了快二十年,我不介意在爆發前享受黎明的黑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