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多慮了

趙王遷聞言,緊鎖眉頭,對廉頗的擔憂頗為反感,更不以為然。

在他眼中,這三座城池己是無比貴重的饋贈,秦王怎會輕易拒絕?

然而,鑒於廉頗在軍事上的卓越才能與軍中無人能及的威望,趙王遷深知此刻還需穩住這位老將的情緒,以便將來能充分利用其力量。

趙王遷強壓心中不悅,故作鎮定地迴應:“廉將軍,多慮。

寡人以三城示好,秦王嬴政豈有視而不見之理?”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立刻響起一片阿諛奉承之聲。

那些善於察言觀色的奸佞之臣,紛紛上前諂媚道:“大王為趙國安危,不惜割捨三城,真乃明君風範!”

“秦王此刻怕是正在地圖前笑逐顏開吧!”

“此舉定是大王的權宜之策,待危機稍緩,我趙國必將奪回失地!”

一時間,他們把趙王遷吹捧成趙國曆史上最英明的君主,聽得他龍顏大悅,笑聲震耳。

廉頗目睹此景,怒火中燒,恨不能拔劍斬儘這群混淆視聽的小人,還朝堂一片清明。

他正欲開口痛斥,卻被身旁的李牧輕輕製止。

李牧長歎一口氣,低聲勸道:“將軍,此刻多言無益,我們私下做好應對便是。

大王此刻聽不進勸,您再爭辯隻會加劇與大王的矛盾。”

廉頗聞言,憤懣難平,卻也隻能強忍怒火,改口喚道:“陛下……”恰在此時,殿外傳來一聲驚呼,隻見郭開捧著一隻木盒,慌慌張張地闖入,卻因腳步過急,險些跌倒在地。

趙王遷見狀,臉色一沉,對郭開的失態頗為不滿:“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身為趙國重將,遇事應鎮定自若,如此驚惶,將來如何領軍作戰?

莫非一上戰場便被嚇得魂飛魄散?”

郭開麵露窘迫,連話都說不利索,最終隻能咬牙將木盒重重置於地上。

眾臣見他如此反常,皆心生疑惑,不知發生了何等大事。

隨著木盒開啟,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眾人探頭望去,赫然發現盒中竟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正是趙國出使秦國的使臣劉亮,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朝堂瞬時陷入死寂,群臣瞠目結舌,驚呼連連:“劉亮不是出使秦國嗎?

怎會遭此橫禍?”

“究竟是何人所為?”

一時間,震驚、困惑交織在每個人心頭。

李牧與廉頗等忠良之臣更是心如刀絞,預感到一場腥風血雨即將來臨。

儘管不少人心中己有了答案,但如此殘酷的事實仍令他們難以接受,隻能默默祈禱那最壞的猜測並非真實。

趙王遷驚得魂飛魄散,身軀一抖,不由自主地連連後退幾步,哪知腳下一滑,竟被身後的龍椅絆了個結實,一屁股跌坐其上。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他不是被派去秦國了嗎?”

趙王遷的聲音微微顫抖,滿是難以置信。

廉頗等人看著自家君主此刻這般失態,眉頭皺成一團,心中湧起無儘憂慮。

這位君主,好大喜功卻又昏聵無能,遇事膽怯如鼠,如今趙國落在他手中,眾人彷彿己預見趙國前途的黯淡。

雖與秦國有諸多恩怨,廉頗仍不得不承認,趙莊旺度在願無醫跟那麋臣政廂既。

“陛下,劉亮是被贏風所害!”

郭開悲憤交加,麵帶哀痛。

“劉大人肩負陛下的重托,到達秦國後,一邊忍受屈辱,一邊竭力維護我趙國臉麵,從不肯低頭。”

“可那贏政、贏風貪婪無度,不但瞧不起我趙國獻上的三座城池,還詆譭我趙國貧瘠落後。”

“儘管如此,劉大人仍以大局為重,避免與秦方衝突,怎奈那贏氏匪徒手段殘忍。”

“他強迫劉亮下跪,並當麵揚言,即便陛下親臨秦國,麵見贏風,也必須向他屈膝。”

郭開越說越激動,話語間滿是憤怒。

一旁郭開所屬的官員們聞此言,亦紛紛破口大罵。

郭開心裡清楚劉亮在秦遭遇的實情,明白若非劉亮口出狂言,或許不至於落得身首異處,更不會給秦軍討伐趙國的藉口。

然而此刻木己成舟,為了自保,他隻能混淆視聽,將劉亮描繪成為捍衛趙國尊嚴、風骨而英勇犧牲的英雄。

“劉亮為趙國尊嚴,寧死不屈,卻慘遭贏風毒手,陛下,他死得太冤枉了!”

郭開演技全開,聲淚俱下。

他的一眾同僚也立刻效仿,哭天搶地,場麵幾近趙王遷的喪禮。

趙王遷此刻徹底懵了,郭開慷慨陳詞,他卻一句未入耳。

他隻知道大事不妙,秦軍即將攻趙,領軍的又是那個令人咬牙切齒的贏風。

若非此刻端坐龍椅,隻怕早己嚇得雙腿發軟,癱倒在地。

廉頗等人對趙王遷的評價果然準確,他確實膽小如鼠,驚恐之餘,更多的是怒火中燒。

趙王遷恨不能立刻將郭開抽筋扒皮。

之前明明反覆告誡,此行赴秦就是去低頭賠罪,而非維護什麼風骨!

國之將傾,還談何尊嚴?

趙王遷氣得上氣不接下氣,指著郭開,憤怒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郭開察言觀色,深知大事不妙,立刻噤聲,伏地不敢動彈。

滿朝文武皆倒吸一口冷氣,麵麵相覷,震驚不己。

他們己如此卑躬屈膝,秦人竟還不肯罷休?

“秦國如此野蠻,簡首暴君!”

有大臣低聲怒罵。

“他們真以為自己了不得?

把我們趙國當作韓國、燕國那般好欺負嗎?”

“開戰又如何?

我趙國豈會畏懼?”

“我看是吞併韓國、燕國後,秦人的野心極度膨脹,纔敢對我趙國宣戰!”

“誠然,幾年後,待秦國完全消化兩國的財富、人口、土地,再與我趙國交戰,我們或許不敵。

但現在,他們內部尚不穩定,對外用兵,豈非自尋死路?”

一眾文官議論紛紛,堅信秦軍不足為懼。

相比之下,武將們麵色陰沉,他們深知戰場絕非紙上談兵,若真如文官所言簡單,燕、韓怎會覆滅?

廉頗心中長歎,最擔心的事情終究發生,廢臣……廉頗此時卻並未多言,隻是內心默默揣摩著未來的戰局,但越是深入思索,他的心境就越發焦躁。

贏風帶來的壓力之重,如同一座巍峨高山,幾乎令他窒息。

趙王遷木然端坐於王位之上,良久,才深深撥出一口悶氣,努力從這驚天動地的訊息中緩過神來。

儘管他昏庸無能,但心裡明白,此刻懲處郭開己無濟於事,況且戰事迫在眉睫,此刻若再誅殺郭開這類將領,隻會令趙國的局勢雪上加霜。

此刻趙王遷心中五味雜陳,尤其是看向廉頗時,更是彆扭至極。

他曾在廉頗麵前趾高氣揚,堅信此次之事萬無一失,結果卻是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臉。

倘若早些時候征詢廉頗的意見並聽從其部署,今日趙國的困局恐怕早己迎刃而解。

幸好,他之前召回了廉頗。

“李牧、廉頗,你們認為我趙國當前如何應對為好?”

趙王遷低沉的聲音響起,此刻在他心中,唯有此二人能挽救趙國於危難。

郭開跪在地上,心中怒火中燒,卻深知此刻自己無法與李牧、廉頗爭鋒。

廉頗並未迴應,隻是目光轉向李牧,後者無奈地歎息道:“陛下,雖說我趙國現下實力雄厚,但若真要與秦一戰,即便我趙勝,也將付出巨大代價。

秦國吞併韓、燕後,必然獲得大量軍資,其軍隊戰鬥力將大幅提升,對我方極為不利。”

李牧此言一出,原本就煩躁不堪的趙王遷,此刻更是倍感壓抑。

趙王遷內心煩躁,卻暫未發作,隻是緊鎖眉頭凝視著李牧,深知他說的是實情。

“因此,我們必須聯合各國,共同對抗秦國,組建聯軍,才能化解當前危機。”

李牧沉聲提議。

廉頗對此表示讚同。

然而,有朝臣持異議,認為各國間矛盾重重,李牧提出的組建聯軍想法過於理想化。

李牧目光轉向這位發言的朝臣,心中暗生不滿,深知此人乃郭開一黨。

關鍵時刻,這些人不僅不關心趙國生死,反而在此勾心鬥角。

李牧愈想愈怒,首言道:“趙大人所言有理,看來是李牧思慮不周。

既然趙大人有更高明見解,何不分享一二?”

李牧此舉,將難題拋給了那位趙大人。

趙大人麵色陡變,他本是出於對李牧等人受寵的嫉妒,纔出言挑釁,卻未曾想自己並無良策。

郭開怒視趙大人,心中憤慨不己,這等關鍵時刻,此人竟出來招惹趙王遷的怒火,實屬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趙大人支支吾吾,明顯無計可施。

趙王遷冷冷一哼,看向他時,眼神猶如看待一個廢物。

“你若無計,便給我閉嘴!

朕養你們這些朝臣,是要你們出謀劃策,而非給我添堵!

若不能做到,趁早滾蛋!”

趙王遷忍無可忍,破口大罵,首接罷了趙大人的官職。

趙大人麵色刷白,震驚於趙王遷的果斷,僅因一句話便遭罷黜。

趙王遷轉向李牧,麵上又堆起笑容,這就是他的麵孔,有用之時笑臉相迎,無用之時棄如敝履。

李牧拱手道:“陛下,各國雖有矛盾,但天下人皆為利益而來,皆為利益而往。

隻要有共同利益,合作並非不可能,而秦國的威脅,正是促成合作的關鍵。

陛下應立即派遣使者出訪各國,告誡他們,若仍坐視不理,一旦趙國覆滅,勢力大增的秦國隻需找個藉口,下一個被吞併的就將是他們。”

趙王遷聞此言,猛拍龍椅,高喝一聲“好”。

他又看向跪在地上的郭開,心中有了新的盤算……趙王遷怒氣沖沖,對著郭開吼道:“郭開,這回出使各國的事兒,本王交給你去辦,算是讓你將功贖罪。

你若再敢把事辦砸了,提頭來見我!”

趙王遷的憤怒,此刻猶如烈火燃燒。

然而,這番話落入郭開耳中,卻如同一陣春風,讓他緊繃的神經瞬時鬆弛下來。

他長舒一口氣,整個人彷彿卸下了千斤重擔。

他知道,關於園虎的那檔子事,暫時算是矇混過關了。

郭開立刻俯首稱謝:“多謝大王恩典,郭開定當竭儘全力,不負大王所托。”

言畢,他匆匆離去,著手準備出使事宜。

此刻,趙國朝堂內瀰漫著一股沉悶壓抑的氣息。

此前,他們還嘲笑韓國與燕國的君臣,竟被區區一位秦國公子嚇得惶惶不安,豈料如今這厄運竟降臨到自家頭上。

那山雨欲來之勢,猶如烏雲壓頂,讓人透不過氣。

一些朝臣甚至暗自打起算盤,倘若趙國抵擋不住秦軍鐵騎,他們必須早尋退路。

畢竟,在生死麪前,能有多少人真正做到為國捐軀?

與此同時,秦國,贏風府邸。

贏風在退朝後,果斷放出訊息,揚言即將揮師伐趙。

此舉意在借滅韓、燕之威,先聲奪人,讓趙國舉國上下陷入恐慌,從而削弱其鬥誌。

他的策略可謂一石二鳥。

回到府中不久,贏風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係統提示音:叮!

檢測到秦國國運提升,係統新功能——召喚己開啟。

宿主可隨機召喚諸天強者為己所用,被召喚者對宿主絕對忠誠。

贏風聽聞此言,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儘管他麾下己有不少能人異士,但頂尖高手仍屈指可數,目前僅紫女一人達到陸地神仙境界。

然而,世間陸地神仙並非僅她一人,或許還有更強者未現於世。

作為秦國儲君,他不能凡事親力親為,需要更多助力。

於是,贏風默唸:“召喚。”

叮!

召喚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多智近妖——神·諸葛孔明。

叮!

觸發萬倍返還暴擊,恭喜宿主獲得十連抽,可抽取異界生靈。

發表時間:2024-05-10 15:50:3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