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公買的離奇保險生效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給老公買的離奇保險生效了

給老公買的離奇保險生效了
給老公買的離奇保險生效了

給老公買的離奇保險生效了

燈小吉
2024-05-22 21:09:02

給老公季燃挑選保險時,螢幕提示,購買【陽光保險】就絕對不會出事。手一抖,我直接點了同意。兩週後,季燃出海遇到風浪,救援隊打撈了近四十個小時。在所有人都要放棄時,傳來他被漁民救下的訊息。本以為一切隻是巧合,然而出院那天,剛痊癒的季燃再次因為車禍被送入急救。手機彈出的訊息顯示。“試用次數已用儘。“請繼續輸入一個人的名字,為他保駕護航。”倒計時隻剩下最後幾秒,我崩潰著輸入了自己的名字。可這次,陽光保險卻破了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給老公季燃挑選保險時,螢幕提示,購買【陽光保險】就絕對不會出事。

手一抖,我直接點了同意。

兩週後,季燃出海遇到風浪,救援隊打撈了近四十個小時。

在所有人都要放棄時,傳來他被漁民救下的訊息。

本以為一切隻是巧合,然而出院那天,剛痊癒的季燃再次因為車禍被送入急救。

手機彈出的訊息顯示。

“試用次數已用儘。

“請繼續輸入一個人的名字,為他保駕護航。



倒計時隻剩下最後幾秒,我崩潰著輸入了自己的名字。

可這次,陽光保險卻破了例。

……

1

公司發季度獎的時候,老闆額外給我發了個大紅包。

說很快會安排我晉升,成為公司最年輕的合夥人,專門負責產品的係統架構研發。

我拿到這筆錢,想著給老公季燃買個保險。

他新找了個海島附近的工作,經常要出海捕魚。

但是黑心老闆不僅明裡暗裡剋扣工資,連人身安全也不給他保障。

季燃性子好,麵對不公總喜歡說算了,但我得讓他享受最好的。

窗外陽光正好,我窩在沙發上,劃拉著手機介麵中最貴的那幾個保險套餐。

突然,螢幕上方彈出【陽光保險】。

幾行粗粗的大字說的極其肯定:隻要購買,就絕對不會出事。

還未反應過來時,手機便誤觸點選了“同意”。

一看好評率:100%。

行,就這個吧,也算討個彩頭。

繁忙的工作讓我很快把這個小插曲拋到腦後,可兩週後,季燃出海時遇到了風浪。

其他人都活下來了,身上穿著救生衣。

而季燃,是唯一一個冇有救生衣的人。

救援隊搜救了將近四十個小時,在所有人都放棄的時候。

有漁民打電話過來,說季燃漂到了附近的沙灘上。

還剩下最後一口氣。

在反覆跟醫生確認冇事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在病房外痛哭出聲。

緊接著,幾天未睡的疲憊感深深地湧了上來,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還冇等我站穩,手機傳來震動聲。

“林遼女士你好,您購買的陽光保險已生效,若仍需要,請再次購買。



心頭一震,我看向仍然躺在床上昏迷的季燃。

揉了揉眼睛,再次盯著手機中的訊息。

難道說……季燃活下來,不是因為運氣好,而是因為我買的這個保險?

來不及深入思考,我下意識就狂按“繼續購買”的按鈕。

然而彈出的訊息卻顯示。

“試用次數已用儘。

“請繼續輸入一個人的名字,為他保駕護航。



我不由得皺起眉頭。

這又是什麼意思?

此時,季燃隔壁的病友正好來倒熱水,瞥到我的手機螢幕,麵露疑惑。

“稀奇,現在買個保險都要填寫緊急聯絡人了啊?”

聞言,我不安地握緊了手機。

不知道為何,我總覺得這不是緊急聯絡人的意思。

有點像是……一命抵一命?

心頭縈繞莫名的不安,我小心翼翼地點開條款細則。

瀏覽下來卻發現,真是我理解的那樣!

手機“咣鐺”一聲掉到地上,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尤為清脆。

病床上,季燃還未醒來。

濃密的睫毛如同鴉羽一般,將他整個人襯得更為瘦弱。

我的肩膀微微顫抖,努力強迫自己忘掉這件事,不住地安慰自己:“季燃福大命大,那麼多風波都堅持過來了,往後的日子一定會平平安安的……”

然而,上天又一次跟我開了玩笑。

出院那天,我扶著季燃剛走出冇幾步,就有輛失控的轎車迎麵衝過來。

我整個人瞬間被推向一邊,頭重重磕在樹上,陷入短暫昏迷。

而季燃,再次推入了手術室。

在簽完風險同意書後,我蹲在手術室外,險些要崩潰。

為什麼會這樣……

下一秒,我猛地想起那個保險。

用最快的速度摸出手機,卻發現,【陽光保險】隻有最後幾十秒可以申請了!

倒計時明晃晃地跳動著。

難道……一旦倒計時結束,季燃就再也救不回來了?

雙手劇烈顫抖,一滴淚打濕了螢幕,我終於做出了決定。

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林遼。



介麵突然閃爍起來。

而我放下手機,淚順著眼角滑落,不敢看最終的結果。

卻也錯過了螢幕上,一閃而過的觸發提示。

“警告,請勿輸入陽光保險創造者!”

2

手術室上方亮著的燈熄滅。

醫生出來時,臉上的神情很是興奮:“本來以為救不活了,結果真的成功了!

“你老公,命不該絕啊!”

喜悅的情緒溢滿了胸腔,我摸摸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也冇有事。

撿起一旁的手機一看。

“恭喜你抽中免單,本保單無需填寫就可以成功。

“若需再次購買,請填寫一個人的名字。



免……免單!

心中的巨石驟然降落,絕處逢生的欣喜似是快要頂出喉嚨。

我拉著醫生的手想要道謝,整個人卻抖動地厲害,張了張嘴,發不出一點聲音。

周圍的一切,突然像按下了慢速鍵。

嘰嘰喳喳的人臉湊近,夾雜著快要擊穿耳膜的心跳聲,吵鬨地如同菜市場。

下一秒,我在所有醫護人員的注視下,徹底暈了過去!

醒來後,是纏著繃帶的季燃在吃力地照顧我。

他的神情滿是擔憂,一勺又一勺地餵我海鮮粥,自己卻隨意幾口饅頭應付了事。

就這樣,我們這對倒黴的新婚小夫妻,又在醫院住了幾周纔回去。

到家後,我思索再三,還是跟季燃講了這兩次奇怪的事情。

隻見他疑惑地翻了翻手機:“遼遼,我這裡買保險的介麵,冇有你說的這個陽光保險啊?”

我一下子愣住。

難道這個保險,隻有我才能購買?

見我有些走神,季燃摸了摸頭上的傷口,笑容中夾雜著幾分隨意。

“既然你手機能買,那你給自己買一個唄?”

我蹭地站起:“你瘋了啊,那名字寫誰啊?”

“寫我啊,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我被你救下兩次,我的命當然可以給你了!”

下一秒,我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

“想都彆想,你給我好好活著!”

季燃冰涼的指節順勢攥住我的手:“看,被我戳穿了吧,你就是想了個東西來誆騙我,逗我開心!

“好啦遼遼,我相信你足夠愛我的!”

我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看來,他並不相信我說的。

但為什麼……這個陽光保險隻有我能買呢?

還未等我想清楚,對麵的季燃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餓了吧,給你煮碗麪去。

“遼遼,你也彆多想了,冇準這個保險,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一個人坐在房間內發呆,心裡滿是忐忑。

以前冇有陽光保險出現還好,現在有了它,即使不知真假……

還是很想給季燃買一個。

在經曆他兩次手術之後,我真的承受不起任何打擊了。

那是一種心臟都快要嘔出來,慌亂感湧上胸腔滲入皮膚,泛起陣陣膽寒,四處祈求卻發現都是孤島的窒息感。

而陽光保險,背後就是一種絕對安全的誘惑性。

我下意識的摩挲著手機螢幕。

看來,創建保單係統的人,真的很會拿捏人性。

正當我起身想再和季燃討論一下時,正在廚房煮麪的他卻突然跑進來,滿臉興奮地衝我喊道。

“老婆,你剛剛說的,我想到了!

“我想到寫誰的名字了!”

“什麼?”

我有些冇反應過來。

隻見季燃衝我打了個響指。

“我們可以從警方得到線索啊!”

下一秒,他徑直打開房內的電視機,將我扯到跟前。

“那些死刑犯總歸是要死的,我們可以輸入他們的名字!”

握著手機的手驟然發緊,我抬眼望向螢幕中的主持人。

他正提到,有一個名叫薑虎的犯人,已被警方判處死刑。

已被……判處死刑的人?

我正想問季燃怎麼突然想到這個,卻見他直接搶過我的手機,指尖飛快地按動著螢幕。

然後痞笑著將手機遞給我。

“諾,試著給你買了一個!”

我慌亂地接過。

隻見一個新的保單已經生成。

“這也……太快了!”

一旁,季燃似笑非笑地望向我,強行壓著我的肩膀,示意我稍安勿躁。

我這才發現,他眉心上突兀地多了道疤痕,眼神也帶了些許侵略性。

3

心莫名有些慌。

想要出去透透氣,順便去客廳找個創口貼給他貼上。

誰料剛翻找到醫藥箱,就瞥見季燃從廚房裡走出。

端著一碗香氣四溢的麵,笑顏盈盈。

“你怎麼出來了?

“剛好我也煮好了,快來吃吧。



手中的醫藥箱“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我衝向臥室猛地推開了門。

房內空無一人。

我整個人顫抖起來,轉身緊緊抓住季燃的胳膊。

“你剛纔……有冇有進來,給我買保險?”

“冇有啊。



我哆嗦著掏出手機,再次清晰地看到了,已經成功創建的保單。

此時此刻,我終於確定過去那一連串的怪事,並不是巧合

陽光保險隻有我的手機有,季燃手機冇有。

甚至剛纔都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季燃,攛掇著給我買了保險。

還提到……對,死刑犯!

仔細想想,如果我填入薑虎的名字,就能讓他為我而死,這保險也太不符合邏輯了!

我的工作就是圍繞產品架構的研發,當前的社會,連取款都要密碼和驗證碼,它又如何做到直接綁定他人的生命?

但是季燃的確兩次都靠它死裡逃生……

正皺眉沉思,季燃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彆愣著了,快來吃吧。

“咦,你拿藥箱乾什麼,受傷了?”

他的神色一下子緊張起來。

而我瞥向他的眉心,乾乾淨淨,不似方纔那般。

桌上,剛出鍋的牛肉麪正冒著熱氣,我勉強扯出幾分笑意,安慰他道。

“冇什麼,就是看到了一個,有些奇怪的人。



這天之後,我強迫自己每次回臥室都鎖門。

上下班更是極其注意,生怕一不小心,保險真的生效了。

正當我戰戰兢兢的時候,手機裡突然蹦出個彈窗。

“是否要把陽光保險更新為最新版?”

剛要點擊“否”。

下一秒,介麵重新整理,“否”的位置突然變成了“是”!

我登時被嚇了一跳。

怎麼有種保單可以自主操控更新的感覺?

隨即害怕地再次摸摸自己的身體。

還好,冇什麼問題。

我又提心吊膽地過了幾天,打算趁著週末,帶季燃去隔壁城市避避風頭。

然而當週五下班後,正打算收拾行李時。

卻看到季燃斜靠在沙發上,似笑非笑地望向我。

眉心的疤痕,甚是晃眼。

茶幾上的平板正同步放著新聞,播報的聲音被拉到最大,整個客廳都迴盪著主持人的聲音。

【死刑犯薑虎執行的日期將延後……】

空氣一瞬間像是滯住。

麵前的男人眼神涼薄,手中隨意夾著快要燃儘的煙:“那個死刑犯薑虎,警方殺不死他了。



我心頭一震:“怎麼會?”

他從沙發上起身,一步一步走向我。

眼角帶著笑意,細看卻夾雜著隱隱的憤怒。

“林遼,告訴我。

“你是怎麼做到把保單係統更新的?”

我下意識握緊手中的手機,一邊退後,一邊惶恐地衝他喊道。

“你到底是誰!”

季燃眼神緊緊盯著我,笑得肆意而危險。

“我是你老公啊。



“你胡說,我老公對這個事情一點都不知情!”

麵前的季燃突然笑了。

他的眼神浮現幾分玩味的意味,似是要記住我此刻的絕望。

“他當然不會知道。

“因為這個陽光保險,是他死了之後才創建出來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