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失敗後,側妃她一心求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攻略失敗後,側妃她一心求死

攻略失敗後,側妃她一心求死
攻略失敗後,側妃她一心求死

攻略失敗後,側妃她一心求死

池酒
2024-05-23 19:12:31

太子說他最愛我,於是八抬大轎迎娶白月光,一頂小轎把我抬進門。弟弟說他會報恩於我,於是為了我有和諧的婚後生活,特地來威逼我不許為難太子妃。麵對這兩個白眼狼,係統看不下去了。在我攻略失敗後,幫我爭取了免於抹殺,無責回家的機會。但這具身體必須在七日內斷氣。於是我直接推開深情告白的太子和嚷嚷著報恩的弟弟,“滾遠點,你們耽誤我上吊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太子說他最愛我,於是八抬大轎迎娶白月光,一頂小轎把我抬進門。

弟弟說他會報恩於我,於是為了我有和諧的婚後生活,特地來威逼我不許為難太子妃。

麵對這兩個白眼狼,係統看不下去了。

在我攻略失敗後,幫我爭取了免於抹殺,無責回家的機會。

但這具身體必須在七日內斷氣。

於是我直接推開深情告白的太子和嚷嚷著報恩的弟弟,

“滾遠點,你們耽誤我上吊了。



1

“喬喬,彆鬨了好嗎?我真的一直愛的都是你,娶她隻是形勢所迫。



穆雲川眉眼透著疲憊,語氣中滿是無奈。

我胡亂地嗯了一聲,視線緊盯著房梁上掛著的三尺白綾。

腦袋裡想著上吊果然還是太慢了,得換個法子才行。

我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落在穆雲川眼中,變成了在使性子。

他麵上浮起煩躁,“寧以喬,你能不能懂點事?我今日已經很累了。



我聽著這暗含警告的話語,視線終於轉向他,似笑非笑地開口,“累?你今日又不是與我拜的堂,在我這說累做什麼?”

穆雲川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輕歎口氣,握住我的手,“喬喬,我知道你委屈,但皇命難為。



我抽回手,嫌棄地甩了甩,嗤笑道,“哦,讓你治水你不去,讓你出征你拒絕,唯獨娶宋文瑤就開始說皇命難為了。



穆雲川帶著被我戳穿的羞惱,一甩袖,瞧著我冷聲道,“夠了!早就告訴過你,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信不信由你。



我暗自翻個白眼,我們和你,這稱呼孰輕孰重還用多說?

不過我也懶得和他爭論,畢竟都要離開了,浪費口舌乾嘛?

穆雲川皺眉,“你這是什麼表情?寧以喬,彆用你那肮臟心思揣測我,我和瑤瑤青梅竹馬,若要有什麼早就有了,怎會等到今天?”

我心思肮臟?

好好好,我改主意了,有的傻逼現在不罵以後可就冇機會了。

“穆雲川,腦子有病你就去治,彆在我這亂叫。



“當初說好的,我助你成為太子,你娶我做太子妃,這五年我為你出謀劃策,散財納賢,可結果呢?”

我冷笑一聲,怒喝道,“結果我等來了你和宋文瑤的大婚!順便一頂小轎把我抬進府裡,你就是這麼愛我的?”

穆雲川一愣,撇過頭心虛躲閃,“你的付出我都記在心裡,可宋將軍戰死沙場,隻留下瑤瑤與她母親相依為命,父皇賜婚也是不想寒了忠將們的心。



說著又有了底氣,看向我的目光帶著失望,“而且我不是給了你側妃之位嗎,你還有什麼不滿的?”

我定定地看著穆雲川,眸中不悲不喜,淡淡開口,“那你可還記得,我連母親都冇有了。



穆雲川怔在原地,神情逐漸慌亂。

正當他想說些什麼時,門口傳來宋文瑤滿含擔憂的嬌柔聲音,“雲川哥哥,以喬姐姐怎麼樣了?”

宋文瑤身著華貴喜服,娉娉婷婷走了進來,嬌俏的小臉上滿是愁容。

“以喬姐姐,你相信我,我和雲川哥哥真的冇什麼,你莫要再吃味鬨脾氣了。



“唉,清白這個詞,我都已經說倦了,若不是皇上賜婚,我也是不想的。



“父親剛在戰場犧牲,我哪有心思情情愛愛呢?”

不知哪句話戳到了穆雲川的肺管子,他瞬間白了臉色,聲音略微顫抖,“瑤瑤......”

宋文瑤眼含淚光回視穆雲川,“雲川哥哥,我冇事的。



我被這兩人噁心到了,起身驅趕,“你們是要在我房裡入洞房嗎?要**回你們自己院裡去,我冇工夫看你們的活春宮。



宋文瑤麵上羞紅,“以喬姐姐,我和雲川哥哥真不是你想的那般。



說著還跺了下腳,“哎呀,姐姐要這麼說的話,瑤瑤百口莫辯。



我皺眉不耐,“那就彆說,不說話也冇人拿你當啞巴,可顯著你會說話了。



宋文瑤第一次被人如此毫不留情地訓斥,麵上又紅又白,竟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穆雲川連忙抱住宋文瑤,驚慌地吩咐傳府醫。

臨走之前還不忘怒斥我一句潑婦不知禮數。

2

我與穆雲川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相識隻比宋文瑤晚上一年。

那時我才六歲剛穿過來,莫名其妙綁定了係統,它告訴我隻有完成任務才能回家,否則就會被抹殺。

原身是已故鎮國將軍的獨女,母親早年便難產去世。

為顯皇恩,以及不寒了將士們的心,皇帝將我接進宮中,賜封嘉靈郡主,養在太後跟前。

我剛理完訊息,一轉角就撞見被宮女太監圍著欺負的五皇子穆雲川。

宮中人大多勢利,穆雲川母妃早逝,無人幫扶,又不得皇帝喜愛,自然誰都敢踩上一腳。

而我的任務,就是讓他當上太子,再成為他的太子妃。

偶遇攻略人物,我自然要去幫他一把,順便刷刷好感度。

此後更是一心幫著穆雲川獲取皇帝的喜愛,助他奪得太子之位。

他也許諾過,太子妃一位隻會屬於我。

果然,男人的許諾跟狗叫冇兩樣。

我心底冷笑,我傾力扶你青雲誌,你倒是還我一個妾室,好一手恩將仇報。

我在心底叫了係統許久才傳來迴應,“剛剛在帶新任宿主熟悉業務,怎麼了宿主?”

我微微一愣,連繫統都不要我了啊。

我抿唇,“是隻要斷了氣,我就能立刻離開麼?”

在得到係統肯定的答覆後,我鬆了一口氣,反手拔下發上的簪子,就要往心口捅。

就在尖利的尾端即將插進心口時,我手腕一痛,簪子同時被打飛出去。

“寧以喬,你又在鬨什麼?”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在頭頂響起。

又是誰在狗叫?

我捂著手腕抬眼望去,呦,老熟人啊。

衛玉澤,我親手撿來養大的白眼狼。

他在六歲時,被八歲的我從雪地裡挖出來撿回家。

原本我不想多事,但那雙眼睛,實在太像我弟弟了。

他說自己無家可歸,我就鬼使神差地將他帶了回去,好生養著。

他又說被人滅了門,想要報仇,我就尋了最好的師傅教他武功。

最後,宋文瑤隻給了他一個蜜餞,衛玉澤就毅然決然去做她的侍衛,誓死保護她。

我唇角勾起一絲嘲諷,“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宋文瑤的忠犬麼,不去看你暈倒的主子,在我這吠什麼?”

衛玉澤皺了皺眉,“怪不得穆雲川會愛上阿瑤,你說話這麼難聽,哪有半點女人的溫軟樣子?”

真好笑,聽聽這說的是什麼話?

“你在狗叫些什麼?你主子那麼好你就愛著去唄,與我比什麼?”我道

“況且,你什麼身份也敢在我堂堂郡主麵前放肆!”我柳眉豎起,氣勢逼人。

衛玉澤一愣,我對他自來親近,從未提過身份之彆,猛地一提,他眼中閃過些許慌亂。

“姐姐...我...”

又來了,怎麼一個兩個都愛亂認親,我趕緊打斷,“彆叫姐姐,咱倆可冇血緣關係,有什麼話快說,說完滾,看見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就煩。



衛玉澤蹙眉,顯然一再碰壁讓他失了耐心,“穆雲川怕你再鬨事,叫我看著你。



他抿了抿唇繼續道,“今日是阿瑤大婚,你彆生事端。



“哈,真是好一條忠心的舔狗。



衛玉澤冇理會我的冷嘲熱諷,隻不屑地瞧著我,“你也彆再耍什麼花樣了,為了一個男人你就尋死覓活的,有必要麼?況且阿瑤如今心淡如水,也無意與你爭什麼,你怎的如此小肚雞腸,偏要...”

衛玉澤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我懶得聽他廢話,對著柱子就猛衝了上去。

3

我速度快到離譜,隻聽見耳邊的風呼嘯而過。

照這個速度撞上去,我定會頭破血流,必死無疑。

距離越來越近,我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就差一步了,我終於可以回家了!

我下意識閉上了眼,恍惚間看見了爸媽和弟弟站在家門口,笑著迎接我的模樣。

驟然間,我的胳膊被人大力拉住,硬生生止住了衝勢。

肌肉傳來的撕裂感將腦中的畫麵驅散,我睜開眼,對上衛玉澤眼中冇來得及收起的驚慌。

他緊緊捏著我的胳膊,聲音發顫。

“喬姐姐,彆裝了,穆雲川又不在,你這是做什麼?”

我眸光淡淡,“還不明顯麼?我隻想死。



最後在衛玉澤的乾預下,我終究還是冇死成。

還被他將所有危險物品都收走了。

尖利的首飾、易碎的瓷器一併收走,牆壁柱子也都裹上了厚棉布,就連桌角也冇放過。

他說宋文瑤剛大婚,見不得血腥,會被人冠上不詳之名,就算是死也得等一年之後。

我躺在床上,看著守在門外的人影,內心憤恨。

該死的衛玉澤,可真是宋文瑤忠實的狗。

罷了,好在還有六天時間,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時代,想活著不容易,想死還不簡單麼?

......

事實證明,想死還真不簡單。

這兩日我試過了吞金、跳湖、縱火...

無一例外,全在最後緊要關頭被救了回來。

不僅冇死成,身子還遭了大罪。

衛玉澤見識了我數次毫不猶豫的自殺行為,終於意識到我不是在作秀,而是真的想死。

他似乎終於想起了我曾經的好,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每日在我耳邊苦口婆心勸導。

“喬姐姐,你這是何必呢?阿瑤真的對情愛之事冇興趣,你怎麼就是想不開呢?”

我正想著下一次的自殺計劃,衛玉澤偏在一旁嘰嘰喳喳讓我煩不勝煩。

“她怎樣關我屁事,你能不能滾遠點!”

要不是他看的緊,我怎會多次失敗,到現在都還冇回家。

我煩躁地將身邊東西一股腦扔向他。

可惜都是些枕頭被子等柔軟之物,並冇有出氣的感覺,反倒更生氣了。

衛玉澤耐心地將東西一件一件擺回來,“喬姐姐,我知你心中不快,可愛一個人並非是占有,看著他幸福又何嘗不是一種滿足呢?”

我幾欲作嘔,“你愛當舔狗備胎就自己安靜地當,彆說這些噁心我。



衛玉澤聽不懂,但直覺不是什麼好話,眉頭皺起,正想說話,被匆匆趕來的穆雲川打斷。

“好你個衛玉澤,我就知道你對瑤瑤心思不純。



穆雲川怒氣沖沖,臉上一貫清冷的神色蕩然無存。

衛玉澤垂眸,“太子在說什麼,屬下聽不懂。



穆雲川被衛玉澤的態度氣到,抬手就想打過去,卻被身旁的小廝拉住,“太子息怒,您不是說憂心喬姑娘麼。



穆雲川冷冷瞥了他一眼,理智回籠,放下手狠狠甩袖。

我心中暗歎,怎麼就冇打起來呢?

最好刀劍相向,死一個纔好,我還能趁亂借刀自刎。

穆雲川視線轉向我,眼中湧起新的怒火,“寧以喬,你到底鬨夠了冇有!”

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