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雙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狗蛋雙俠

狗蛋雙俠
狗蛋雙俠

狗蛋雙俠

吃肉
2024-05-22 21:10:24

我是一隻狗妖。為了生存,我跑去應聘妖王的生活婢女。我兢兢業業工作,馬上就要升職加薪了。然而曾經救妖王於水火之中的白月光出現了,她趾高氣昂讓妖王把我開了。我怒了,你是白月光,那我是誰?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正文

第1章

我是一隻狗妖。

為了生存,我跑去應聘妖王的生活婢女。

我兢兢業業工作,馬上就要升職加薪了。

然而曾經救妖王於水火之中的白月光出現了,她趾高氣昂讓妖王把我開了。

我怒了,你是白月光,那我是誰?

1.

我滿臉愁容地扒拉著垃圾堆,好不容易翻到半條小魚乾。

一隻橘貓衝上來給了我一爪子,叼著那半條魚就跑了。

我無語,又要餓肚子了。

這時我聽到有幾隻妖怪正在討論妖王,悄悄豎起耳朵,咋,有瓜吃啊?

冇想到瓜冇聽到卻聽她們說妖王要招生活婢女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恰好一張傳單落到我麵前,我立刻精神抖擻起來,照顧人,這我在行啊。

以前我還養過一個雞蛋,雖然不小心坐碎了。

但妖王又不是蛋,我有信心。

我到河邊洗了個澡,把自己捯飭了一下。

又到山裡找我的好姐妹白小鴿借了一身衣服。

我興致勃勃衝到現場,發現來的儘是女妖。

一個比一個妖豔動人,看得我口水直流,就算冇應聘上這趟也不虧啊。

她們聊得正開心,看見我都嫌棄地捂住鼻子:「天呐,哪裡來的土包子,真是臭死了!」

我左聞聞右嗅嗅,她們在說誰啊?

脂粉味太重,我靈敏的嗅覺受到了阻礙。

她們都紛紛離我遠了一些:「這麼臭不會是狐狸精吧?」

好像在說我。

我悄悄低頭聞了一下自己,嗯,冇有味道啊。

「麻的,孔芝芝,你陰陽怪氣誰呢?我們狐狸精纔不臭呢!」一個紅衣女子跳出來,指著剛剛說話的人罵道。

她身後有一條蓬鬆的紅色大尾巴,我的手指蠕動了一下,好想摸。

孔芝芝翻了一個白眼,頭上簪著幾根漂亮的孔雀翎,輕蔑地睨了紅毛狐狸一眼:「切,你這麼急做什麼?我可冇說是你,你彆自己對號入座冤枉人呢!」

她倆針鋒相對,怒意橫生,氣氛劍拔弩張,逐漸焦灼起來,誰也不讓誰。

我有些害怕地往後縮了縮,藏在衣服底下的尾巴緊緊貼著我的腿,好害怕,好想叫。

我祈禱著有人能夠阻止她們,妖王身邊的秘書走出來,眉頭緊皺,看著她倆十分不滿道:「都吵吵什麼,成何體統?擾了妖王大人休息有你們的好果子吃!」

兩人瞬間啞了火。

聽說妖王是曆代以來最強的一任了,彈指間就可以移山填海,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看樣子大家都挺怕他。

我唯唯諾諾垂著頭,秘書先生掃視了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我身上,他銳利的視線牢牢鎖定我。

他突然伸手指向我說:「你,出來。



我抓緊了衣服,顫巍巍地走上前去,頭埋得更低了。

不用回頭我都知道後麵那群漂亮女妖是什麼反應。

肯定就是幸災樂禍吧。

秘書的眼神著實算不上友善,他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讓我抬起頭。

我內心哀嚎,隻覺得狗命不保。

為了不提前歸西,我還是老老實實抬起頭。

秘書兩眼放光,一拍手道:「就你了,其他人都走吧!」

第2章

2.

我蒙了,其他女妖也蒙了。

我驚呆了,連妖王的麵都冇見過,怎麼就決定了,這是可以決定的嗎?

秘書不管,眼睛一眯:「我的意思就是妖王大人的意思,你們膽敢忤逆妖王?」

妖王一出,誰與爭鋒?

眾人啞火。

我看見這一幕心裡著實羨慕,哇,狐假虎威,我也想有這麼一天。

其他人揪著帕子,全都惡狠狠地瞪著我,咬牙切齒地走了。

秘書笑眯眯地領著我去見妖王。

一路上絮絮叨叨說了很多注意事項,雖然我是走了狗屎運意外當選,但我還是很珍惜這份工作,這樣就不用去翻垃圾堆了。

我非常認真地聽著,拿著筆和紙仔仔細細記錄下來。

秘書小心翼翼地敲敲了房門:「妖王大人,人我帶過來了。



秘書屏住呼吸,嚇得我也大氣不敢喘,屏息聽著房裡的動靜。

隻聽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傳出:「進來。



秘書拽著我的手腕推開門進去。

帷幔之後的身影隱隱綽綽看不真切,我偷偷瞄了一眼就跟隨秘書先生跪下去行禮。

嗯,怎麼說,看輪廓身材挺好的。

我走神了,反應過來秘書已經退下了。

妖王從帷幔後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道:「過來,服侍本王穿衣。



我手忙腳亂爬起來,來之前秘書先生已經帶著我換上了妖王殿專屬服飾。

裙襬很長,我不太習慣,起來的時候手腳並用不小心踩到了。

我驚呼一聲,下意識抓住了妖王的手臂,張著的嘴一口咬在妖王的手背上。

空氣瞬間凝固。

臥槽。

我顫抖著把妖王大人金貴無比的手從我的狗嘴之下挪開,挪動著小碎步站直身體,把雙手重新交疊放在肚子上,恭敬地垂下頭。

騷瑞~

妖王掀開帷幔,冷硬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烏鷹找的什麼東西?自己去死,不要讓本王親自動手。



晴天霹靂!

上班第一天我就得罪了老闆,偏偏這個老闆還是個心狠手辣的,他想直接要我的命!

我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嚶嚶嚶,剛複活冇多久,又要翹翹了。

下次可冇這麼好的運氣了。

思緒千迴百轉之間,我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聽說這妖王是妖界第一美人。

反正我都要死了,看一眼再死也不虧。

就這麼想著,我自認為小心隱蔽地抬起頭,看到了妖王那張帥臉,還有他冷得能凍死人的目光。

「臥槽!」

這尼瑪不是天天在我夢裡抱著我喊老婆的那個人嗎?

我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立馬捂住嘴。

人類的新詞還真是洗腦,以後必須少看點那什麼音。

哦,我冇有以後了。

好悲傷。

妖王皺著眉,卻在看見我的臉的時候瞪大了眼睛,好像見了鬼。

他的眼神逐漸複雜,三分疑惑,三分迷茫,還有四分不可置信。

侍衛在這時衝進來,撈起地上的我就要拖下去。

妖王抬手:「慢。



我抬頭。

妖王一笑,活色生香:「留下吧。



侍衛走了,我活了。

我,狗二丫,成功混進了妖族的權利中心,成為了妖王的身邊人。

第3章

3.

我也不知道妖王怎麼突然變了主意,我隻想好好活著,不用再去翻垃圾堆就可以了。

我當上妖王婢女後,立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了白小鴿,她張著個鳥嘴啄我臉,尖叫:「痛不痛痛不痛,我不是在做夢吧?你發達了!」

我捂著臉,捏住她的鳥喙:「痛啊。



我在她麵前信誓旦旦保證有我一口肉吃,就有她一口湯喝。

到了妖王麵前我低眉順眼,伏低做小,唯唯諾諾:「妖王大人,奴婢有一個不情之請。



妖王:「既然是不情之請,那就彆說了。



我掙紮:「其實也不是那麼不情。



妖王:「本王拒絕。



我淚眼汪汪跟他說了一百遍我和白小鴿的愛恨情仇,他忍了又忍,最終拂袖離去。

過了一會兒,秘書烏鷹走過來對我說:「妖王大人說,您想做什麼就去做,他準了。



我大喜過望,衝出大殿要去找白小鴿,壓根兒冇聽到烏鷹的喃喃自語。

「大人對一個替身都這麼寬容,那對正主該是啥樣啊。



我替白小鴿也要來了一個職務。

她負責給妖王大人的報時工作,其他的事情依舊是我乾。

我們都很滿意這份工作,包吃包住每個月還有三塊中品靈石的工資,這是我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我每天都呲著個大牙傻樂,妖王看著我欲言又止:「還是這麼蠢。



我不懂,什麼叫「還」,搞得跟他認識我一樣。

我眼觀鼻鼻觀心,我什麼都冇聽到。

近日,妖王大人要去人界出差。

他表示也要帶我去。

我受寵若驚,他手底下的老臣表示不解,並且放出豪言說,妖王大人要帶我去,他就一頭撞死。

妖王麵無表情:「本王成全你。



那老妖嚇暈了。

前朝無人敢有異議。

妖王大人走在前麵,西裝革履,社會精英。

烏鷹推了把眼鏡,和我走在妖王身後,跟我咬耳朵:「你冇發現妖王大人特彆寵你嗎?」

我茫然,眼中透露出人類大學生特有的清澈的愚蠢:「啊?有嗎?」

烏鷹恨鐵不成鋼:「你仔細想想,你做的那些事,哪個婢女做得不如你好?你有什麼用?」

我從他眼中看到了明晃晃的鄙夷,我好像被侮辱了。

我伸手抓了把頭髮,仔細回憶了一下。

好像是啊。

妖王讓我給他穿衣服,我像以前給蛋穿衣服一樣把他裹起來,他差點冇被憋死。

他讓我給他奉茶,我被開水了,他愛不釋手的茶盞摔得四分五裂。

他讓我侍奉他吃飯,最後都進了我嘴裡。

他要沐浴,我給他搓澡,我嫌他的胸肌不夠大,我喜歡男媽媽。

每一次,他都是幽幽地瞪著我,無奈歎氣:「算了吧,讓其他人來。



我這才發現我是何其大膽,有十條命都不夠我死的,並且我還真冇什麼用,就是妖王的跟屁蟲。

烏鷹見我恍若被雷劈了一樣呆滯,隨後恍然大悟,他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

我淚眼汪汪十分感動:「原來妖王大人這麼溫柔善良,一直以來都是我錯怪他了,嗚嗚嗚。



烏鷹的笑容僵硬了。

「外麵的謠言都說他凶狠又殘暴,我居然如此輕易就聽信了傳言,我真該死啊!」

烏鷹翻了個白眼嘀咕道:「這是個傻子吧?也不知道妖王大人喜歡她什麼。



說完就快步跟上妖王。

第4章

4.

我見烏鷹走了,也小跑著跟上。

妖王不知道我們在後麵說了什麼,看見我眼眶紅紅的,刀子一樣的眼神落在烏鷹身上:「怎麼回事?」

我撲進妖王的懷裡喊:「主人,您以後就是我唯一的主人,我再也不怕你了。



我像狗一樣蹭著他的胸口。

妖王的身體僵硬了一瞬,伸手回抱住我,說話磕磕巴巴:「誰、誰是你主人,不知羞。



話雖這麼說,他卻冇放開我。

我攥著他的衣服,仰頭期待地看著他:「主人,可不可以摸摸我的頭。



作為一隻狗,摸摸頭是我最喜歡的,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摸我頭。

妖王瞳孔地震,耳尖紅得能滴血:「這、這不好吧。



我有些失落,好像我認定的鏟屎官不想要我。

他的手落在我頭頂,語氣有些不自然:「這樣行了吧?」

我瘋狂點頭,耳朵豎起:「可以了可以了。



烏鷹捂臉,湊近妖王小聲說著什麼。

妖王臉黑了,他把我推開,和我迅速拉開距離。

我委屈,我不解。

接著我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周圍聚滿了人,他們對著我們指指點點,還拿出手機在拍。

我聽覺靈敏,他們說話很小聲我也能聽到。

「我去,什麼主人,獸耳play?這麼刺激嗎?」

「我滴媽,現在的人已經這麼開放了嗎?大街上就……」

「耳朵看起來好逼真啊,好想摸一把。



「彆說,男的挺帥的,女的,嗯,是個女的。



我伸手摸了一下頭頂,觸及到毛絨絨的耳朵。

完了,剛剛太興奮了,忘了是在人界,耳朵漏出來了。

妖王和烏鷹在我前麵,我還傻愣愣地站著。

妖王迅速折回來,把我撈進懷裡,咬牙切齒:「你怎麼這麼蠢,不知道跑嗎?」

我「嘿嘿」一笑,毫不避諱:「這不是有主人嘛。



妖王的臉又紅了:「以後不許在外麵叫我主人。



「哦,那在哪裡可以叫?」

我的眼神天真無邪,充滿了純良的好奇。

妖王的眼神晦暗不明,意味深長:「以後再告訴你。



我懂了,乖乖閉嘴。

聽他們說,鏟屎的就喜歡聽話的狗狗。

妖王替我把耳朵按下去,並且再三叮囑我不準叫他主人,要叫名字,後麵個總。

我點頭:「虛九朝總。



妖王沉默了:「算了,你不準說話。



我從善如流地點頭,好的,他說什麼是什麼。

走進人類的會議室,我看見主位上身姿窈窕的女人兩眼放光,臥槽,美人!

女人詫異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看見我的臉後化作輕蔑,眸底染上自信:「虛總這次帶了個新麵孔來啊。



妖王溫和一笑:「新來的秘書助理,不太懂事,白總見笑了。



女人也笑了:「我就說嘛,以虛總的眼光不至於看上這種一無是處的女人。



妖王的笑容消失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