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聲鎖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孤聲鎖愛

孤聲鎖愛
孤聲鎖愛

孤聲鎖愛

喵喵
2024-05-14 14:12:06

路程風認定我欺負了他的白月光。為此他不顧我們十幾年的情誼,故意把有密室恐懼症的我關在滿是鬼怪道具的密室裡我在密室裡絕望垂淚,他摟著心上人開懷作樂十個小時後,昏厥的我終於被工作人員救出。我得了嚴重的創傷恐懼症,再也不會靠近他了。他卻日日追在我身後,一臉狼狽的求我回頭。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路程風認定我欺負了他的白月光。

為此他不顧我們十幾年的情誼,故意把有密室恐懼症的我關在滿是鬼怪道具的密室裡

我在密室裡絕望垂淚,他摟著心上人開懷作樂

十個小時後,昏厥的我終於被工作人員救出。

我得了嚴重的創傷恐懼症,再也不會靠近他了。

他卻日日追在我身後,一臉狼狽的求我回頭。

1

路程風約我在‘孤聲’見麵。

孤聲是本地最有名的密室逃生體驗館,以真實恐怖、燒腦、身臨其境聞名。

我因為小時候的陰影從不敢參加這類密室解密遊戲。

可是路程風自從上次生氣已經一個月冇有見我了,我們相識十幾年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遞台階給我。

我抿了抿唇,他會陪著我的,不管多可怕,他會陪在我身邊,不要怕。

路程風屈尊降貴接過了我手裡的包。

“走吧。



我有點受寵若驚,他上次這樣溫和的和我說話還是在林若出現以前。

他走到接待處準備買票,他用修長的手指翻著手裡的宣傳畫冊,一個個恐怖的介紹從我眼前劃過。

我嚥了咽口水,抓著他的衣袖,聲音顫抖。

“程風,能不能玩彆的。



他挑了挑眉毫不在意的說。

“不玩就滾。



他已經一個月冇理我了,如果這次不能和好如初,那我們十幾年的感情很可能就此破滅。

反正他會陪著我的。

我看著他清俊的眉眼,最終還是咬了咬唇跟在他身後進了密室。

進門前他隨手拿走我的手機丟進了包裡。

密室裡燈光昏昏暗暗,有嘈嘈切切的聲音從四周傳來好似惡鬼的囈語,他選的是靈異副本,雙人密室紅衣鬼棺。

我一步不離的跟在他身後,每走一步心裡都忍不住顫抖,突然一個紅色的影子“咯咯咯咯”尖叫著朝我撲來,我尖叫一聲顫顫巍巍的撲進他懷裡。

可對付恐懼已經耗儘了我全部的心神,此刻在我眼裡假的也成了真的。

我哭著說,“程風我不玩了,咱們出去吧,咱們出去吧!”

他不耐煩的推開我。

“有什麼好怕的,萱萱就不會像你一樣,真做作。



我小聲啜泣跟在他身後,心裡難受的厲害,他明明知道我曾經差點被人害死在地窖裡,那是我一生的陰影。

我小心的抓住他的衣角,這個密室是單向的,我隻能期盼他解謎的速度快點再快點。

他常玩又聰明,所以一路都很順暢,直到倒數第二個門,他告訴我他需要我配合他拿一個道具。

我早被嚇得兩眼發直,麵對他說過了這道門就通關了的話半點冇有起疑,十分配合的按照他的要求去拿牆上的攝魂珠,門果然開了。

路程風輕巧的走了過去,在我趕到之前關上了大門。

我一個人落在黑暗裡,身後是鬼怪的虛影和360度環繞音效,讓我幾乎昏厥。

我拚命的拍門,“程風,我怕,你彆開玩笑了,快把門打開。



過了很久,他冷漠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舟舟,你上次過的太過分了,萱萱很難過,每天晚上都在哭。

叔叔阿姨把你慣的太驕縱了,你該吃點苦頭,改改你的性子。



“你就在這好好反省吧。



“我說了是她學藝不精,我冇有刁難她,而且做決定不讓她參賽的人是社長不是我!”

“冥頑不靈,除了你在背後挑唆還能有誰?”

“真的不是我。



他毫不理會。

我渾身發抖隻感覺呼吸都很困難,心臟像是被人重重的捏著,我帶著哭腔哀求他。

“求求你開開門吧,我錯了,我和她道歉,你開門放我出去。



他的聲音像是從天那邊傳來。

“晚了。



我死死的扒著門涕淚橫流的哀求他,他接了個電話,聲音柔和的像春水。

“冇事,等著我,我這就過去。



他拋下我,腳步聲在黑暗裡漸漸遠去。

2

上次我們古典音樂社團有三個參加比賽的名額。

我從六歲開始學習古箏技巧嫻熟,平日裡最喜歡掃獎,社團裡有各種比賽一般都是我參加的。

這次琴瑟笙歌的獎盃含金量很重,寧萱萱也想參加這次比賽。

社長為了公平在社團內進行比賽,我和另一個學姐勝出。

寧萱萱在社團裡鬨說我暗箱操作擠掉了她的名額,鬨的大家都冇有心思訓練,我於是嗆了一句。

“技不如人要多練,你彈琵琶的本事要是有你鬨事本事的一半都不至於輸的這麼慘。



然後她的眼淚就嘩啦啦的掉了下來,她堅強柔弱又不屈的瞪著我。

“你不過就是仗著出身好,拿錢收買了大家。



“你等著,程風哥哥會給我做主的。



然後路程風就來了,寧萱萱撲倒在他懷裡哭的好像受了好大的委屈。

他不顧幫我說話的學長學姐,一心認為我做了手段暗箱操作,搶走了寧萱萱的名額。

他是我的未婚夫啊,我氣的夠嗆忍不住辯解。

“是她自己技不如人,十歲小孩都比她彈的好。



於是這話落在她耳朵裡成了侮辱,她哭著說自己從小家裡冇錢,說我看不起她……

路程風讓我給她道歉,並把名額讓給她,我不肯。

所以路程風足足一個月冇有搭理我。

早知道我當時不應該還嘴的。

鬼怪的尖叫聲吞冇了我最後一點理智,恐懼像是一張大網把我緊緊的攪在其中,我拚命的扒著門,密室的門用的都是進口材料,質量很好,隻有工作人員或者特定的機關才能打開,我不知道機關在哪。

冇有人聽到我的尖叫聲和求救聲,我滿臉淚痕的縮在地上。

我想起舍友說過每一場密室都是有時間限製的,結束後工作人員會進來清場,我隻要再忍忍再忍忍就能獲救了。

一分一秒對我來說都很煎熬,過了很久很久,我聽到門外有聲音傳來,趕忙爬過去求救。

對麵的人聽見我的求救並冇有開門,我懷疑是自己的聲音太小,於是加大了音量。

這次終於有聲音傳來。

“殷舟學姐也有求人的一天?”

對麵的聲音有點耳熟,她認識我,我甚至顧不上想她是誰,隻趕緊求她放我出去。

“萱萱和陸總纔是真愛,誰讓你破壞他們的感情,害的萱萱抑鬱寡歡,你要是有點臉就趕緊和陸總退婚。



我什麼都不想要了,隻想讓她放我出去,我哀求道。

“好,你先放我出去。



她幽幽的聲音像從地獄裡傳來。

“陸總說了要給你點教訓,我要下班了,嘿嘿,學姐你慢慢享受吧。



她切斷了燈光,隻留下紅衣新孃的哭聲在我耳邊縈繞。

我抱緊膝蓋渾身發顫,眼淚大滴大滴的掉了下來。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密室裡有監控可工作人員卻一直冇人發現不對,為什麼隻有路程風一個人出去卻冇人懷疑,原來他們是一夥的啊。

無邊的黑暗帶著濃重絕望的把我吞噬。

我不要路程風了。

我不要他了。

誰來,誰來救救我啊。

3

寧萱萱出現以前路程風並不厭惡我。

小的時候我們倆家是鄰居,那時候我的父母都忙於事業,他們把我交給了保姆吳姨,十天半月也想不起來我。

吳姨一開始對我還好,但她很快發現我的父母除了打錢並不怎麼管我,偌大的彆墅隻有我和她兩個人,她心思一轉接來了自己的兒子和丈夫,她們一家住著我們的彆墅,花著我爸媽給我的錢,還虐待我。

按照她的話,“小娃娃懂什麼,等她爸媽回來提前哄她幾句就忘了。



還是路程風來找我玩的時候發現了不對。

他們通知了我父母,我父母讓她的丈夫和兒子搬出我家,她認為是我告了狀,一時氣惱把我丟進了地窖。

那是上個屋主建的藏酒窖,早已廢棄,鎖上門半點陽光都漏不進來,綿長的黑暗像是浸到我的骨髓裡,從嚎啕大哭到聲嘶力竭。

我好像被人遺棄在時間之外,又冷又餓,黑暗中那些無頭的女鬼,青白麪孔的腐屍,螞蟻蛇蟲,好像紛紛從牆壁裡鑽了出來,他們在我身邊遊蕩,俯視著我稚嫩的麵頰,等待著隨時將我分食殆儘。

後來是他找到了我,他打開地窖的門,一束光照了進來。

他說,“彆怕,我來了。



那一刻他是我的神明。

於是從六歲到二十歲我追在他身邊奉獻了我所有的炙熱。

可是現在他把我重新推進了地獄。

紅衣的女鬼捧著她上吊的繩索在我耳邊大笑,她說,和我一起留在這兒吧。

我再也哭不出聲,頰的淚早已乾涸,在極度恐懼和絕望中我昏厥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耳邊響起了人類的尖叫聲,有人在搖晃我,警車和救護車的聲音輪番響起。

有人說,她還活著。

再次睜眼之後世界變得很可怕,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潛伏著無數鬼怪,我抱著膝蓋縮在病床上尖叫。

他們說我瘋了。

每天有不同的醫生過來看我,一管管的藥劑推進了我的身體。

醫生的歎息,母親的哭聲,像是落不到實處的符咒。

第七天的時候,路程風來了。

他帶了一束香水百合。

他皺著眉像是來興師問罪。

“行了,彆裝了,你不就是想要我來看你嗎?我來了。



“萱萱說了她不計較了,你趕緊見好就收吧。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難過會生氣,可是現在我隻是呆呆的抱著膝蓋坐在床頭,我不知道這個人類在說什麼,我也不關心。

他的聲音冷漠又厭惡,彷彿是我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

“彆裝了,你知不知道,萱萱的朋友因為你被拘留了。



“你還讓你媽去起訴他們,你怎麼那麼惡毒?”

“諒解書趕緊簽了。



他許久得不到迴應,惱怒的用手掰過我的臉。

“殷舟,你聽冇聽到我說話?”

他的樣子通過瞳孔反射進入了大腦,我尖叫一聲,就是他,就是他把我鎖在那個地方。

這個壞人肯定是來害我的。

我拿著枕頭,拿著花,拿著所有我能拿到的東西一邊尖叫一邊瘋狂的砸向他。

“走開!離我遠一點!”

嘩啦啦的瓷碎聲和尖叫聲引來了醫生和護士。

同時,也嚇壞了路程風。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