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運之戰:開局契約古之惡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國運之戰:開局契約古之惡來!

國運之戰:開局契約古之惡來!
國運之戰:開局契約古之惡來!

國運之戰:開局契約古之惡來!

弱水秋眸
2024-06-22 01:13:14

全球災變導致靈氣復甦、妖獸侵襲,年滿18歲便可召喚武魂!為了生存,大國建立國戰體係,既是為了人族存續也是為了民族榮辱。華夏文明斷層,櫻花國猖獗欺壓?我,秦漢,炎黃子孫!補華夏千年斷層!“古之惡來,典韋!勇烈無雙!”“西北孤刀,龐德!”“虎候仲康,許褚!”“戰陣人屠,呂布!”什麼?你們有奧林匹斯山上的諸神!你們有富士山上妖魔神?!那我拿出不周山、不老山、不死山、花果山!閣下如何應對!我拿出截教、闡教、釋教!封神清單、山海經名單、洪荒人物誌!安敢吠否?你們是曆史、文化、信仰、傳承不夠,我是墨水不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擂台之上,櫻花國將軍武田犬一郎正麵帶冷笑,看著星門之下的秦漢和龍傲兩人。

“這國運之戰隻差最後一場了,你們要是不打,那今年東方星門的傳奇盛典,就由我們櫻花國開啟了!”

龍傲聞言,頓時臉色一寒,正要說話,就見秦漢滿臉疑惑。

“傳奇盛典?什麼玩意?”

這一問,差點讓龍傲吐血。

合著你小子上課是真的一點冇聽是吧?

“傳奇盛典,是每年盛夏,星空之門的星力最為壯闊的時候,挑選出最有學識底蘊的學生參與契約的盛大慶典。”

“那一天,星門之中出現傳奇武將的機率暴增,平均每三個人就能出現一位傳奇武將的英魂。”

龍傲說著,臉色一變,苦笑了一聲。

“龍國也一直培養著一批專門研究斷代曆史的學生,就是為了傳奇盛典開啟的時候,不錯過龍國斷代曆史中那些真正的強悍武將!”

“隻不過在國運之戰裡已經連敗了十六年,在傳奇武將契約的數量上,遠遠低於櫻花國,要不然也不會任由櫻花國的這幫矮子在這裡囂張!”

秦漢撇了撇嘴。

好嘛,合著我們這些人就是墊刀的唄?

“暫時先聊到這裡,”龍傲又看了一眼典韋,隨後對秦漢說道,“櫻花國現在那個劍豪佐佐木九次郎實力不一般,你雖然有神將,可還是要萬分小心。”

“櫻花國的那幫矮子最為奸詐狡猾,他們碰到強敵,一貫會采取的策略,就是放棄針對武將英魂的攻擊,轉而攻擊契約者,拚死重創契約者,讓武將英魂的實力大打折扣!”

秦漢聞言頓時心頭一跳。

好傢夥,擒賊先擒王是吧?

不對,誰是賊?

秦漢看了一眼典韋,突然笑出了聲。

“老哥你放心吧,如果我的武將虛影是天下無雙的呂布,我可能還真會怕一怕。可咱是典韋,怕不了一點!”

秦漢說著,邁步走向擂台。

龍傲滿臉無語地看著他的背影。

老哥?

行,我認了,可那位天下無雙的呂布又是哪位啊?

怎麼他說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我曆史老師以前是不是也教過體育?

另一邊,秦漢已然步入擂台。

神前一目見到對手上台,當即揮舞靈力,幻化出一把三尺長的野太刀。

秦漢有樣學樣,雙手一揮,典韋靈力化作兩柄寬厚的短戟。

就見神前一目躬身說道:

“神前一目,英魂:劍豪,佐佐木九次郎!”

“秦漢,英魂:古之惡來,神典韋!”

秦漢腰剛彎了一半,瞬間一道罡風襲來,抬頭一看,就見神前一目已然抽出野太刀,一橫一豎兩道劍氣轉瞬即至!

秦漢下意識雙手橫在胸前。

台下的龍國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破口大罵。

“媽的!這幫三寸丁,狗矮子!居然搞偷襲!”

“不要臉的櫻花狗!還不快回去看看你家戶口本,怕不是都死絕了!”

與此同時,武田犬一郎心頭大喜!

“中了!”

“這一刀虎切,乃是佐佐木九次郎的成名絕技,連鋼鐵都能斬斷,更彆說你一個……臥槽!”

話音未落,就出現了讓他瞠目結舌的一幕!

隻見那兩道劍氣在典韋抬手一揮之間,瞬間化作一道四散而去的勁風,就此消弭。

“不過爾爾!”

典韋輕蔑地看了一眼佐佐木九次郎的虛影,雙戟一橫,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

小母牛踩高壓線,牛逼哄哄帶閃電!

什麼傳奇武將大劍豪,在我典哥麵前還不是一坨答辯?Skr……

秦漢心頭狂喜,甚至想來段即興rap。

“櫻花國的矮子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龍國武將的神威!”

秦漢說著,抬起雙戟,縱身一躍。

下一刻,一片寂靜。

秦漢回頭一看,就見典韋英魂滿臉疑惑地看著他。

“主公意欲何為?”

“……”

秦漢瞠目結舌。

他這纔想起來,自己的武將英魂是有自主意識,自我操控能力的神魂,而不是像他們那些傳奇武將一樣,由契約者操控攻擊。

秦漢尷尬地直起身,輕咳了兩聲,指著神前一目說道:

“乾他!”

“他?”典韋看了一眼神前一目,又看了一眼雙目無神的佐佐木九次郎,爽朗地笑道,“傀儡之軀,某不屑欺之!”

“我草(一種植物)!”

秦漢徹底無語了。

他似乎忘了,典韋之所以是典韋,就是因為他是曹操的貼身護衛!

濮陽之戰裡,呂布兵馬殺到麵前,典韋都麵不改色,隻等敵軍進到五步之時,纔出手應敵!

秦漢此時縱然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可要是典韋不主動出手,這場戰鬥始終處於被動!

除非,對麵不開眼,真的拿自己先開刀!

對啊!

我不打,可以讓他們打我啊!

秦漢頓時眼前一亮,衝著神前一目高聲喊道:

“唉,矮子,五尺差半寸那個,就是你!你是不是出門的時候,把自己的腿忘在家裡了?”

神前一目聞言頓時麵色漲紅。

他確實不高!

同樣都是剛成年,他比起秦漢矮了最少大半個頭!

“八嘎!”

“笑死!罵人都那麼冇有殺傷力,”秦漢笑道,“我去年去旅遊的時候認識一個在莆田做內增高的,要不要介紹你認識?不過你們這身高,內增高恐怕不行,得上高蹺!”

“你媽生你的時候,是不是冇抱好,把你腿摔斷了來著?”

“你爸高嗎?”

神前一目勃然大怒,正要動手。

就聽台下的武田犬一郎衝他說道:“神前,彆忘了計策!”

神前一目聞言麵色一寒,當即彎下腰,一手按在野太刀的刀柄。

“岩流·奧義·斬燕!”

就見神前一目瞬間出手,飛速狂奔,奔襲之中,長刀出手,靈力化作蒼然刀氣,直劈典韋麵門,而他身後的佐佐木九次郎虛影也同樣揮刀,兩股刀氣凜冽,還未靠近就颳得秦漢臉上生疼。

“來了!”秦漢見狀頓時大喜,連忙退後一步,高呼道,“典哥救我!”

“休想靠近主公一步!某來也!”

典韋奮然舉戟,雙戟一揮之下,赫然掀起雄渾氣勢,一戟橫掃,一戟直刺,兩股刀氣在那氣勢攪動之下,瞬間崩裂,飛旋疾走。

然而神前一目卻絲毫不退!

“哼!自大的龍國人!岩流奧義,怎麼會這麼簡單!”

“岩流·秘奧義·燕返!”

就見那刀氣崩裂的瞬間,神前一目和佐佐木九次郎虛影同時收刀,隨後腰身一彎,野太刀以更快的速度發起第二道攻勢,刀身快如幻影,反而刀氣儘斂,衝著秦漢迎頭斬去!

“臥槽!真是衝我來的!”

秦漢瞬間頭皮發麻。

就在這時,隻見典韋一聲斷喝,扔下雙戟,大手一撈,一把攥住了那快如幻影的長刀。

“竟敢意圖傷我主公,好大的狗膽!拿命來!”

話音剛落,另一隻手猛然攥拳,衝著佐佐木九次郎迎頭砸下。

“轟!”

這一拳勢如開山,兩股靈力碰撞之下,竟然生出陣陣氣浪奔湧。

下一刻,就見佐佐木九次郎的腦袋被那一拳硬生生砸進脖子裡,連帶著神前一目口噴鮮血。

這還冇完,典韋順勢一把揪起佐佐木九次郎的虛影,兩手把著肩膀,額上青筋暴起,奮力一撕。

“唰!”

瞬間,靈力爆棚潰散。

那佐佐木九次郎的英魂虛影,竟然被典韋,活生生撕成碎片,化作星星點點的靈力,散落成漫天星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