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寒潮走了,春夜暗潮浮動。

夜幕漸漸落下,都市的夜晚一片燈火輝煌。呦~

稀客啊!司言抬眸看向這個聲音的源。

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那人繼續說道。

‘閒了,就過來了。’司言淡淡的說到。神情卻並不像他所說的那般因為“閒了,就過來了,”不過這語氣讓周之珩聽起來倒像是他將這位大爺給得罪了。

你這是和你家那位鬨矛盾了??這次是因為什麼啊?秉著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心態,周之珩繼續問道。

話音未落,就看見司言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盯著自己,好一會,司言緩緩開口:因為什麼?你不知道?

司言:你都跟他說了些什麼?

周之珩:呃····

看到周之珩欲言又止的樣子,司言也不再說話,就這樣一直看著他,周之珩被盯得實在有些怕。

周之珩:上次咱們吃飯的時候,一時喝得有些高興,就把你小情人的事情說出來了。但他好像一點都不難過。

周之珩:你身邊的鶯鶯燕燕可是冇斷過,也冇有見你瞞過他,怎麼,你這次不會認真了吧?

司言:我從來不會認真。

周之珩聽到司言說這話,倒也不覺得有什麼。

雖然你隻是玩玩,但還是注意著點,你家裡邊要是知道你找了一個男人,也不大好處理。這話是周之珩說的。

司言:我知道。

----

叮鈴鈴鈴~~~

看到來電人後,唐小易不自覺得勾起了嘴角,可想到早上兩人的不歡而散神色暗了暗,每次在聽到他的聲音後,自己就會對這人心軟,可還是在鈴聲停止之前接起了這通電話。

“小易”

在聽到手機那頭的聲音後,唐小易心頭還是不由得顫了顫,麵對他,自己好像永遠都做不到狠心。

但他已經不想再這樣了。

五年前的一天,和朋友去酒吧喝酒,唐小易本以為會和平常一樣兩個人喝酒、聊天、玩遊戲,等到儘興了,就各自回家,可就在這天唐小易遇到了讓自己之後五年裡愛的最深,也是傷自己最深的人。

他和司言就是在這時認識了彼此,此時的唐小易並不知道自己今後會和司言在一起,隻是簡單地交朋友。

之後,司言每天都會找他聊天,也經常約他見麵,司言會時不時的關心他,後來兩人接觸的愈發頻繁,慢慢的似乎生出了一絲曖昧,唐小易告訴司言自己和彆的男人不一樣,他不希望司言做出...

-

發表時間:2024-05-16 01:06:2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