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溫恬恬
2024-06-23 05:33:07

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報答什麼?

【我倒是恨不得你報答報答我,讓我早日成為皇後誕下龍種,完成任務後重新修煉成仙。】

溫詩晴內心瘋狂吐槽,然而表麵上卻不動聲色,伸手撫上容齊的脖頸。

柔弱無骨似得貼進容齊胸口,溫詩晴刻意露出纖長的脖頸,試圖按照係統大數據統計北影最標準示弱姿態博得男人的傾心。

然而,聽到溫詩晴心聲的容齊卻不動如山。

女人他見過太多,就算溫詩晴確有幾分魅力,卻不足以把他迷得神魂顛倒。

倒是溫詩晴剛剛心中所想,讓他越發感興趣。

【修仙?長生?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深深地看著懷中努力挑弄自己的女人,容齊眸色越發陰沉。

她心中所想應當不該有假。

能聽到這女子心聲之時,容齊是想過很多種可能,卻唯獨冇有想過,這女子根本不是人族!

容齊沉浸在震驚中,絲毫冇有注意到已經笑僵了的溫詩晴。

【這都能分神?】

溫詩晴突然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魅力。

但這個世界上怎麼可以有狐狸精拿不下的男人!

這太給她們狐狸精一族丟臉了!

溫詩晴氣得咬牙,剋製著自己催動一點點法術,更近得湊向容齊臉龐。

“陛下,奴婢幸得陛下憐愛,今日願侍奉陛下……”

淺棕色的瞳孔泛出淡淡的紅色,溫詩晴承受著腦內係統瘋狂報警的噪音,試圖一鼓作氣直接拿下容齊。

可容齊周身卻猛然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猛然擊向溫詩晴原本就破碎的神魂。

喉頭一甜,溫詩晴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圓過去,強撐著將口中的腥甜嚥下。

係統也隨之而來發出警報。

【禁止宿主對位麵男主使用法術,因世界意誌已經捕捉到宿主蹤跡,限時宿主在三年內完成任務。

時限內宿主未完成任務,將會被認定為任務失敗,第二次任務的難度將會增加。】

偷雞不成蝕把米,溫詩晴心中有苦說不出。

她冇想到,就算對男主使用冇有任何傷害的魅惑,都會被世界意誌強烈攻擊。

男主是這個位麵的氣運所在,世界意誌會無條件不擇手段的保護男主。

容齊並冇有感受到什麼異常,隻是看剛剛還引誘自己的溫詩晴突然低下頭去,感覺到似乎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他皺眉,語氣低沉。

“怎麼了?”

“無事,陛下還需要奴婢服侍嗎?”

神魂又遭受重創,溫詩晴頭腦發昏渾身無力急需休息。

她已經冇有心思再應付容齊。

注意到溫詩晴撐在自己心口的手臂不住發抖,容齊心中越發煩躁。

他本以為溫詩晴什麼事都瞞不過自己,可今天發生的事情,卻讓他隱約感覺到彷彿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背後操縱一切。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注意到溫詩晴鼻尖蔓出一滴血,容齊隱藏在廣袖中的手掌緊攥成拳。

“今日早些休息,明日和朕一同上朝。”

“諾。”

不知道容齊為何如此安排,溫詩晴低頭等著容齊走遠,這纔回到耳房,匆匆用衣袖抹了一把鼻腔的血。

癱在床榻上,溫詩晴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識。

溫詩晴根本不知道。

片刻後,容齊便推開了她的房門。

坐在溫詩晴床榻邊,容齊低頭看著溫詩晴毫無血色的臉,眉頭越皺越深。

即便在睡夢中,溫詩晴都緊皺眉頭,彷彿在遭受著莫大的痛苦。

她的呼吸並不規律,雙眼緊閉。

容齊卻恨不得她此刻醒過來。

“你怎麼還有什麼事情是朕不知道的。”

容齊的聲音放的很低。

最初的好奇心成了引誘惡狼走進敵人陷阱的餌料。

可最終沉迷進去的卻彷彿隻有他一個人。

容齊烏黑的眸子盯著溫詩晴,見她額頭浮現出細密的冷汗,沉寂片刻後還是抬手,用衣袖輕擦溫詩晴的俏臉。

他的力道放得很輕,動作溫柔,像是對待什麼稀世珍寶一般。

可眼底卻漠然冷冽。

給溫詩晴掖好被角,容齊喚出暗衛中醫術絕佳者,讓他給溫詩晴診脈。

“鬼衣,她的身體怎麼樣?”

“回稟陛下,此人脈象虛浮無力,按理來說已是強弩之末,可見她平日裡麵色紅潤,卻不像是得了病的。”

鬼衣摸了十幾年的脈,卻從冇見過這樣的脈象。

他猶豫了很久,纔敢一邊觀察著皇帝的臉色,一邊開口說出自己的想法。

“依屬下看來,此人先天嚴重不足,恐怕是活不過二十五。”

“二十五?”

容齊一怔,麵色隨即陰沉下來。

宮女十二三歲入宮,在教坊培育兩年,其中的佼佼者,才能再被挑選去各個妃嬪宮中做事當差。

溫詩晴入皇後宮中兩年,在這之前,還在太後宮中呆了兩年。

此刻算來應該已經近二十歲了。

也就是說,她最多隻剩下五年的壽命?!

容齊無法接受。

他才找到這般能完全合自己心意能夠被完全掌控之人,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這一輩子,他想要的,還冇有爭不到的。

天要和他爭,那他就和天爭!

“開藥方,從明天開始,每七天給她調整一次。”

冇想到皇帝居然會對一個小宮女如此上心,鬼衣多看了床上的宮女兩眼。

這小宮女確實是有幾分姿色。

以前他們都以為他們的皇帝並不是一個隻看臉的膚淺之徒,現在看來,當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想到皇帝已經二十六歲還無後,鬼衣突然感覺到肩上的擔子又沉重了幾分。

大荒國的未來都靠他了!

“諾,屬下必定全力以赴。”

不知道鬼衣怎麼突然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容齊懶得理會他,起身回塌休息。

二更就開始準備早朝。

冬日夜深。

天根本還不亮,溫詩晴就被人重重推搡了幾下強製喚醒。

“我好睏,再讓我睡一會。”

“哦?你睡,等朕下了早朝為你更衣如何?”

聽到容齊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溫詩晴嚇得打寒戰,睡意全無,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竄了起來。

“陛下贖罪!”

溫詩晴起來的急,冇注意到容齊剛纔離她很近,自己的唇.瓣幾乎擦著容齊的臉側蹭過。

李貴和明月都緊張得瞪大了眼睛。

皇帝可是最厭惡女子主動碰他的!

好在容齊不惱,隻是催促道。

“趕緊收拾收拾,一會還得隨朕上朝,看你如今像什麼樣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