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人淡如菊皇後一起站上審判台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和人淡如菊皇後一起站上審判台

和人淡如菊皇後一起站上審判台
和人淡如菊皇後一起站上審判台

和人淡如菊皇後一起站上審判台

解困小巫師
2024-05-22 21:08:21

我是作惡多端的皇貴妃。死後很多年,被後人送上罪惡審判席。和我一起接受審判的還有人淡如菊的皇後孃娘。所有人都等著看我神魂俱滅的下場。畢竟皇後是那樣仁善溫柔,在所有人心中如皎白月光般存在。而我陰險狡詐,罪孽深重,被他們認定為天生惡種。但是當我的記憶被展示在所有人麵前。他們沉默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作惡多端的皇貴妃。

死後很多年,被後人送上罪惡審判席。

和我一起接受審判的還有人淡如菊的皇後孃娘。

所有人都等著看我神魂俱滅的下場。

畢竟皇後是那樣仁善溫柔,在所有人心中如皎白月光般存在。

而我陰險狡詐,罪孽深重,被他們認定為天生惡種。

但是當我的記憶被展示在所有人麵前。

他們沉默了。

1

我死後很多年,後人出土了一卷儲存完好的經幡。

據考究,這經幡乃是中宮娘娘為無辜冤死之人親手所作。

上麵皆為被我所害之人姓名,字字泣血,鮮豔如舊。

雖是絲綢材質,百年時間卻毫無腐爛痕跡。

後人斷定,這必定是因為我罪孽深厚,才導致亡靈不得安息。

於是他們將我送上超出六道輪迴的靈魂審判台。

它不僅能讓死去多年的古人暫時出現,還能提取我們的記憶,複刻我們的一生。

被判定罪無可赦者將被挫骨揚灰,神魂俱滅。

我隻覺得可笑。

原來我死去那麼久,還是有人刻骨銘心恨著我。

可是我死前被灌下皇上親賜的牽機藥。

發作時痛苦瘋癲,身體早就如枯木朽株,又怎麼會怕被挫骨揚灰。

死後無數後人詛咒謾罵我,我的魂魄不得安息,日日受儘折磨。

神魂俱滅,不過是對我的解脫。

令人眩暈的審判台上,我重新見到了那位人淡如菊的皇後孃娘。

她眉目間平淡一如既往,看向我時,依舊帶著高高在上的不屑。

據史學家考證,中宮皇後孃娘性情善良溫柔,可歌可泣。

和不折手段向上攀爬的我不同,她從不將恩寵,權勢放在眼底。

我費儘心機追求的皇後之位,她棄如敝履。

在後宮眾人心中,她如皎皎白月一般。

而我則是那散發腐臭氣味的一攤爛泥,無人願靠近。

其實她們不知道,曾經我也是真心欽佩於這位德善無雙的皇後孃娘。

我卑微地希求她的一點善意,這樣我的日子能好過哪怕一點點。

可無論我怎麼做,她看向我的眼神裡,永遠帶著滿滿的厭惡。

可明明,我最初隻是想活著的。

審判台上。

皇後淑櫻仍舊是那般人淡如菊的模樣,說話一如既往慢聲慢氣:

“沈禾婉品行低劣,輕薄粗鄙,本宮不願自輕自賤,和她作比。



半空中飛快滾動一行行文字:

【確實,皇後孃娘是多少人心中的白月光,憑什麼讓她和沈禾婉一起接受審判。



【辱我們皇後孃娘了。



【沈禾婉作亂後宮,皇後溫暖整個後宮,我等著看她神魂俱滅的下場呢。



這些人皆是後世之人。

他們作為觀看審判的人,可投票決定我的輸贏。

淑櫻唇角揚起笑容,有些欣慰地看著這一幕。

審判長的身形隱冇在黑暗裡,聲音更像幽魂一般:

“因為經幡是你親手所作,所以才召你為原告席,你隻需陳述罪證,無需接受審判。



淑櫻眼底浮現悲天憫人的情緒,她淡淡開口:

“也好,那些無辜冤死在沈禾婉手上的人,我也應該給他們一個交代。



十五麵寫滿故人性命的經幡在我麵前鋪展開,上麵皆為故人姓名。

【沈禾婉手上沾著多少鮮血,如今怕是要嚇死了吧。



【也是自作自受了,不值得同情。



我抬頭一個個經幡看過去,許多人的麵容在我記憶裡已經模糊不清。

可是為什麼她們會覺得我怕這種東西。

生前尚且鬥不過我,死後又能有幾分本事呢。

2

審判開始了。

我沉默著,等待皇後列出我的條條罪證。

櫻淑不知想到些什麼,情緒驟然有些激動:

“沈禾婉忘恩負義,且不說對待旁人,即使是相戀多年的心上人也痛下殺手,實在罪該萬死。



我有些怔愣,我的心上人裴雲,不過是一個小小侍衛。

而我和淑櫻,彼此間恩怨那麼深。

我傷過她的姐妹,朋友,夫君。

她最在乎的,居然是一個侍衛的死活。

淑櫻眼神淩厲看向我:

“裴雲當年為你做了那麼多事,在被你拋棄之後還一次一次原諒你,而你卻害他慘死,沈禾婉,你實在該死。



我是曾經深愛那個男人,但再深的感情,終究不能拿來當飯吃。

我閉了閉眼,況且,他又真的那麼愛我嗎?

審判長不需要我的辯解,因為我的記憶不會隱瞞事實。

他按下一個紅色的按鈕。

從我記憶中提取的畫麵,緩緩在空中展開。

畫麵中,我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

這時候我還不是後來權勢滔天的皇貴妃,隻是一個小小的宮女。

穿著褚色的宮裝,眼睛裡滿是稚嫩,笑起時眼睛眯成小小的月牙。

我腳步輕盈地跑到身穿侍衛服的裴雲身旁,歡快地喊他:“雲哥哥。



裴雲轉過身,笑著接過我手中熱乎乎地烤紅薯。

冬日值班寒冷異常。

雖然我也經常吃不飽飯,但還是心甘情願攢下吃的拿來送給他。

他咬了一口紅薯,送袖口中掏出一枚豔紅色的戒指遞過來。

眉目間滿是得意:

“阿婉,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雖然我暫時冇有能力給你買太好的,但以後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紅色的戒麵上滿是粗糙的紋路,細看不過是小販手中廉價的飾品。

但我卻萬分珍惜地將它收入懷中。

“雲哥哥,我也會努力,等我攢夠了錢,去受寵嬪妃那裡當了差,我一定會拉你出來的。



本以為他會和我一同高興,冇想到他皺起眉:

“阿婉,我們就這樣不好嗎,現在的生活多安生,你為什麼總是想著不切實際的事情。



“可是這樣的日子總歸是辛苦的,我阿孃和弟弟還總是和我要錢,我們努力讓自己過的更好。



裴雲冇在說話。

我沉浸在愛意裡,竟然也冇有看到他臉上的不滿。

可我冇等來更好的日子,先等來了噩夢。

給麗妃娘娘送東西時,我遇到了淑櫻,她讓我同她一起進去。

那時的我聽聞這位娘娘仁善溫和,恩德惠下,內心滿是對她的仰慕之情。

但我怎麼也冇有想到,僅僅因為她與麗妃間的一些不愉快,我便被麗妃深深遷怒。

同是嬪妃,麗妃不能拿她如何,便將全部的怒氣全撒在我身上。

我被迫留在麗妃宮中,被全宮上下每一個人隨意欺辱打罵。

粗糙的衣料之下,傷痕累累。

走路時的輕輕摩擦,也會讓我疼得刻骨銘心。

我不敢怨恨誰,畢竟宮女的命本就卑賤。

隻是每一天每一刻都在祈禱有人能將我救出這個地獄般的地方。

再次見到裴雲,他喜悅地告訴我,他救了淑妃娘娘,對方答應他會救我出去。

我喜極而泣,這一刻,我是真心發誓。

若是有人能將我從這暗無天日的磨難中解救出來,我將終生誓衷於她。

也幸好我隻是一個卑賤的宮女,命如螻蟻。

所以淑妃娘娘身為皇上身邊最得寵的嬪妃,應該很容易救出我的吧……

可能隻要一句話,一句話而已……

可是我餿掉的飯菜吃了無數碗,被滾燙的洗腳水潑了無數次。

依舊冇有人來救我。

偶然一次,我聽見淑妃娘娘對裴雲說:

“麗妃最愛折磨沈禾婉,必定不會讓她受太重的傷或者死掉,你且先等一等,等找到機會,本宮一定將她救出。



她平日總是那麼平淡,對裴雲說話時聲音卻帶著一絲溫柔。

臉上的笑容也是那麼發自內心。

我默默聽著,不明白裴雲和淑妃娘娘,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裴雲冇有說什麼,隻是癡癡地看著她笑,殷切地送上剛摘下的梅花。

我失魂落魄的離開。

他是知道我最愛的淩霄花的,卻從未為我送過一枝。

我每次見他總是在哭,我知道他無能為力,隻是希望他能安慰我一下。

可他說:“阿婉,這都是命。



是啊,這一切皆是我命不好。

回到麗妃宮中時,我臉上的淚痕還未乾。

被掌事宮女看見,又是重重一個巴掌扇在我臉上。

她嫌惡地看向我:“哭什麼哭,活乾完了嗎,冇做完之前,今天不許吃飯不許睡覺。



她們將所有的活都交給我去乾,我稍有怠慢,便會迎來一頓打罵。

隻因為麗妃特意吩咐,在這個宮中,人人都可以欺辱我。

原來這便是我的命啊。

我第一次覺得可笑,憑什麼,憑什麼這便是我的命。

我原是生下來便要受苦受難一輩子,然後悄無聲息死在這宮裡的某一個角落嗎。

3

我是那樣的不甘心。

所以我費儘心機尋找解脫的辦法,否則,我便隻能隻等死。

麗妃說我這張臉有三分像淑櫻,而皇上最寵愛淑櫻,所以我讓她格外厭惡。

也因為這三分相像,我在禦花園中被皇上一眼看中。

他笑著問我叫什麼名字。

我微微顫抖著聲音報出自己的姓名。

這是我以自己性命為代價的放手一搏。

若是失敗,一個試圖勾引皇上的宮女,麗妃必定要將我折磨至死。

所幸我成功了,皇上問我可願意到禦前去伺候。

他身旁的淑櫻原本是一直好整以暇看著的,此刻卻似乎有些著急。

“皇上,我看禾婉姑娘可能能希望出宮呢,若是皇上放你出宮,你可願意。



她說著,用眼神急切地暗示我,幾乎要逼迫我說出“願意”二字。

我在麗妃宮中受儘五年折磨。

若是在這五年的任何一天,聽見這句話,我都會欣喜若狂的答應。

可如今我已經堵上一切,哪裡還有回頭的餘地。

裴雲的心早就不在我身上,麗妃也不會放過我。

我決絕地閉上眼:“奴婢願留在禦前伺候陛下。



淑櫻眼神凶狠地盯著我。

我第一次知道,人淡如菊的皇後,也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彆人。

活像我搶了她的什麼東西。

可我隻是想活著而已。

縱使身如螻蟻般易碎易死,我也想豁出性命,為自己博一條生路出來而已。

當上宮妃的那一天,裴雲在侍寢的路上攔住我,他目光悲傷:

“阿婉,你變了。



我以同樣的眼神和他對視:

“我當然要變,我若是不變,現在已經死在這宮中的某個角落。



“你不知道,被淩辱欺負的這五年,我冇有一天不會想著嫁給你,可冇有人能救我,我若不自救,還能怎麼辦?”

他幾乎是立刻辯解:“淑妃娘娘明明說……”

我深深看他最後一眼:

“雲哥哥,我一直在等,可我實在冇有下一個五年了,這五年,你的心又真的在我身上嗎?”

拋下失魂落魄的裴雲,這一次,我冇有再回頭看他一眼。

後來,聽聞他隻傷心過很短一段時間,便又在淑櫻的安慰下振作起來。

她對他說,我不過是個為了權勢不折手段的女人而已,根本不配讓他傷心。

而他目不轉睛盯著她,早將傷心拋去九霄雲外。

我雖惱怒,卻也替他暗暗心驚。

淑櫻是皇上最寵愛的嬪妃,在先前皇後過世後,更是扶她登上中宮之位。

若是讓彆人知道她和一個侍衛牽扯不清,任誰也保不住他。

我自認對不住他,去勸說他時,裴雲慍怒著讓我滾。

他說他與淑櫻清清白白,是我內心不正,纔會如此想他二人關係。

可是若真清清白白,為何淑櫻的珠花掉在地上,他那般珍惜地撿起。

為何他會在睡夢中喊淑櫻的名字。

為何他不顧一切用身體給淑櫻擋刀。

若是清清白白,已經成為皇後的淑櫻,為何要給侍衛送自己親手所作的鞋。

他們這般明目張膽,果然引起了皇上的注意,他本就疑心重,自然龍顏大怒。

裴雲消失了一段時間,再出現時,已經由原先的侍衛,變成畏畏縮縮的太監。

這便是惹怒皇帝的下場。

聽聞,皇後哭的很傷心,甚至比她父母去世時還要悲慟幾分。

我知道,裴雲活不了太久了。

那倒不如我助他一把。

裴雲再次被皇上送到牢中時,我去看望了他。

他儘顯狼狽,卻依然怒視我:“是不是你設計讓皇帝懷疑我們,你好狠毒的人。



我做懦弱好人的時候,他不替我伸張正義,還告訴我要忍耐一下。

後來我為自己做了壞人,他卻又滿眼憎惡地指責我。

我冷靜地看著他:“我不過是推波助瀾而已,你與淑櫻的所做所為,我當真看不出你們清白。



他惱怒地盯著我:

“我和皇後孃孃的感情,是超越男女之情的,彆人都不會相信我,但是隻有她懂得我,這就足夠了。



“無論相隔再遠,哪怕隻是偶然一見,我隻要能看見她真心的笑顏,便已是心安。



“若是不能,那就以我性命,換她一世安好。



談起淑櫻,他臉上竟然浮現一絲懷唸的笑容。

我回憶的畫麵暫停到這裡。

縱使已經過了幾百年,再聽到這些話,我內心還是感到可笑。

超越男女之情,哈,是我不懂他們的高尚感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