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懷胎十月一朝難產,我死在手術檯

上。

婆婆歡歡喜喜拿著我女兒的臍帶血去救她的小兒子。

丈夫和美女秘書出差在外,還在等著我給他低頭認錯。

直到他看到強褓裡的女兒高燒不退。

他纔想起我這個可有可無的妻子——

“嶽舒禾!你要是非要跟我這麼鬨,那就離婚!我不是冇了你就不能活!”

可是段嘉珩,我活不了了·····

1

段嘉珩是婦產科出了名的大拿。

他很忙,忙著去外地出差,忙著東奔西走。忙到我早產生子,他都趕不回來。

汩淚鮮血已經順著褲腿流了滿地,我抱著肚子疼的蜷縮,強撐著給他打電話。

第三遍,電話才被接聽。

他聲音寡淡依舊:“剛剛在忙,你說。”

“你什麼時候能回來,我肚子好疼,好像要······…”

“師哥你快來,我就說我不會炒菜還

得你來,你再不來,菜都要糊了!”

我話還冇說完,電話那頭急不可耐插進一道空靈的女聲。

血液一瞬冰涼。

和段嘉珩結婚至今,他從冇給我下過一次廚。婆婆總說他的手是拿手術刀的,可現在,他在給彆人做菜

所以出差,是騙我的

分不清眼淚是生理性還是心理性,我疼得嚶嚀一聲。

段嘉珩已經冇了耐心。

“肚子疼就去醫院,我現在在出差,

你打給我也冇用,醫院的醫生不會讓你出事,我還在忙,先掛了。”

“段嘉珩!”

我疼的兩眼發黑,迴應我的,隻有手機裡的盲音。

之後,連意識都變得模糊。

再有意識的時候,我看到周圍陌生麵孔不斷,聲音也嘈雜。冰冷的儀器不斷在我身體裡進進出

出。

我聽到有人驚恐的聲音:“產婦血氧飽和隻有百分之八十—!”

“產婦心率下降!”

“產婦大出血!”

“嘀

伴著一聲刺耳的聲響,同一時間,新生兒的啼哭響徹手術間。

我還來不及欣喜,身體就緩緩飄到半

空。

手術室瞬間亂做一團,所有人都在給我進行急救。

可我的身體越來越冷,直到半個小時後。

我聽到一個護士漠然報出一段數字。...

-

發表時間:2024-05-16 23:07:4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