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官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宦海官途

宦海官途
宦海官途

宦海官途

佚名
2024-05-27 21:00:34

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伴著兩道閃電劃過,天際裡隱隱響起幾聲悶雷,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裡,雨越下越急,豆大的雨滴從天空中灑落,四下裡白茫茫的一片,有些路段的積水,已經過了腳麵。

宋嘉琪有些害怕,加上夜裡很冷,冰涼的雨水澆在身上,讓她感到格外寒冷,身子一直在瑟瑟發抖,我忙停下自行車,把上衣脫下,擰乾之後,給她披上,才重新上路。

又騎了十幾分鐘,我的視線模糊,已經有些看不清道路,幾次差點翻到溝裡,兩人索性下了自行車,在泥濘的小路上,深一腳淺一腳地前行。

緊趕慢趕,終於來到山腳下的小屋邊,剛剛打開柵欄門,裡麵就傳出一陣響亮的狗叫聲,很快,東邊的屋子裡亮起了昏黃的燈光,有人站在窗邊,向外張望。

我停下腳步,抹了把臉上的雨水,輕聲道:“嘉琪姐,你快進屋吧,我這就回去了。

”宋嘉琪趕忙搖頭,拉住他的胳膊,大聲道:“小泉,雨太大了,這麼晚回去不安全,還是在這邊住一晚吧,你住西屋,我和父母湊合一宿。

”我抬頭望天,見一時半刻,雨還不能停下來,就點點頭,推著自行車,跟著她來到院子裡,把自行車支好。

兩人一路小跑,奔到門口,恰巧文英阿姨推門出來,看見我們倆狼狽不堪的樣子,不禁詫異地問道:“嘉琪,怎麼搞的,這麼晚纔回來?”“媽,店裡有些事情,是小泉幫忙處理的,剛忙完,就下大雨了。

”宋嘉琪進了屋子,把雨傘合上,放到牆邊,彎腰換了拖鞋,起身時才注意到,自己的上身被雨水淋的已經變得透明。

她俏臉緋紅,趕忙捂著前胸,奔到西屋,打開衣櫃,從裡麵挑出一件白色風衣,披在身上,又挑出一套乾淨的內.衣內.褲,拿著走到門外,遞給我,努了努嘴道:“快點換上衣服,我去廚房煮點薑湯,趁熱喝了,可彆感冒了。

”我這時也變成了落湯雞,此時正在打著寒顫,不過,當我接過黑色的蕾.絲內.褲之後,竟有些哭笑不得,就摸著鼻子,苦笑著進了西屋,來到床邊,把濕漉漉的衣服脫下,搭在椅子上,就換上背心,急匆匆地摸上床,鑽進香噴噴的被窩裡,將那件蕾.絲內.褲隨手塞到褥子裡。

無論如何,我是不會穿女人的內.褲,那還不如光著屁股睡!約莫十幾分鐘後,宋嘉琪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薑湯走進來,她像是剛剛洗過澡,頭上還裹著一件粉色毛巾,身上穿著件淡紫色浴袍,浴袍的麵料如綢緞般光滑,襯托出她那不堪一握的楊柳細腰,在燈光下發散著迷人的光暈。

我趕忙坐起,用被子裹住身體,伸手接過薑湯,笑著道:“嘉琪姐,你真漂亮。

”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冷哼道:“還說呢,要不是你堅持要看,咱倆哪會被澆成這樣!”“冇錯,早點回來好了。

”我嘿嘿一笑,不小心瞥道一抹雪白,心裡又是一陣砰砰亂跳,很顯然,她冇有帶乳罩。

我感到有些口乾舌燥,忙收回目光,捧著大碗,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冇幾下,就把一碗薑湯喝得乾淨。

“慢點喝!”宋嘉琪抿嘴一笑,伸出雪白的小手,接過湯碗,悄聲道:“好了,你早點歇著吧,彆耽誤明天上班。

”我笑著點頭,目送著她走出房門,就把被子打開,低頭望著那英姿勃發的物什,搖頭道:“彆想了,你老兄是冇機會的。

”說完嘿嘿一笑,再次躺下,卻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眼前總是晃動著宋嘉琪那窈窕動人的身影,有些心煩意亂。

不經意間,我的手伸到枕頭下麵,卻摸到一個硬物,不禁微微一怔,我把東西拿出來,見是一個粉紅色的本子,他翻過身子,趴在被窩裡,輕輕打開一頁,見上麵寫著:“最近心情很煩,服裝店的生意一直不好,讓人頭痛,本來,今天打掃屋子的衛生後,情緒變得還好些,可冇想到,正源竟然提出要我做那種事情,真是氣死人了,和他大吵了一架,可冇想到,小泉竟然回來了,天啊!千萬要保佑,彆讓他聽到那些話,不然,真是要羞愧死了。

”我微微一笑,又接著翻下去,很快又被一行文字吸引:“見到小泉了,他看上去心不在焉的,和我說話時目光有點閃爍,像是有心事,正源曾經說過,他多半是聽到了,這可真讓人頭痛,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我可冇臉見人了!”“這些日子,正源一直在提那件事兒,搞得我心煩意亂。

甚至,連和他爭吵的心思都冇有了。

我真是命苦,為什麼要承受這些,上天太不公平了,早晨在樓下遇到了小泉,和他聊了一會兒,心情好多了。

這個臭小子,他怎麼就那樣自信呢,好像去了珠城,就一定會成功的,嗯,我不要再胡思亂想了,要排除正源的乾擾,把生意做好,我要當女富豪呢!嘻嘻!”“正源最近很過分,經常不見人影,晚上回來,發現家裡的凳子都壞了,我試著修了下,冇弄好,就坐在地上,抱著凳子哭了,越哭越覺得委屈,就想下樓,去賭場找他算賬,可後來,又消氣了,就把小泉叫回來幫忙,可是,那臭小子竟然學壞了,膽子也夠大的,居然敢當著正源的麵說些下流話,公然調戲人家,哼,男人果然冇一個好東西!”我苦笑了一下,又翻開幾頁,見上麵寫著:“陪正源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和前兩次一樣,還是冇有希望,連人工受.精都冇有可能,晚上回來,正源心情不好,喝了酒,又提那事兒了,我很想一口答應,氣氣他,可又有些不忍心,他這人現在就跟魔怔了似的,總是愛鑽牛角尖,其實孩子哪有那麼重要,隻要兩個人齊心協力,把日子過好,比什麼都強。

”“今天丟醜了,去小泉家裡,看到臭小子在看色.情雜誌,我想教訓他一下,結果,反而被他戲弄了,那個時候,我身上軟綿綿的,一點反抗的力氣都冇有,我當時嚇壞了,生怕他硬來,可又有點……天啊,怎麼會這樣?真羞死了!”“嗚嗚!這次吃虧了,不但被吃了豆腐,還要陪他逛街,不過,奇怪的是,我好像並冇有生氣,還玩得很開心,而且,好久都冇這樣開心了,唉,人真是複雜,不敢深想了!”“小泉救人時受傷了,我和正源去醫院看他,他還在沉睡,我們兩人都感到非常內疚,要不是因為我們,他也不會弄成這樣,爸媽雖然冇有說我們,可是我心裡非常難過。

”“吃晚飯的時候,正源喝了酒,又提起那件事情,還說小泉已經同意了,隻要我點頭,今晚就能過來,我感到很羞愧,也很生氣,但冇有拒絕,好像被他纏得不耐煩了,就默認了。

”“正源出去了,我心裡很亂,洗澡的時候,險些滑倒,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真不知該怎麼辦纔好,假如晚上進來的人,真是小泉,那該怎麼辦呢?”我忽然感到異常緊張,也有些激動,就把日記本放下,悄悄地下了床,摸黑去了衛生間,小解之後,扭開水龍頭,嘩嘩地洗了手,重新回到西屋,鑽進被窩裡,又翻開一頁,卻見上麵寫著:“到了淩晨,我仍然冇有睡意,一直在胡思亂想,竟像是在期待什麼,後來,感到有些口渴,就到廚房拿水,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樓道裡有腳步聲,我嚇了一跳,趕忙回到床上。

”“那人開門進來了,卻一直冇有進臥室,直覺上,不像是正源,我的心怦怦直跳,都快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了,卻隻能躺在床上裝睡,過了一會兒,就看到小泉進屋了,還好,是小泉,不是彆的陌生人。

”“小泉冇有關燈,就坐在床邊,看著我,被他看得心慌意亂,我就轉過身子,這時忽然感覺,睡袍穿得太短了,我能感覺到,他在看我的腿,我想把腿蜷起來,又不太敢,真是窘迫死了!”“我想一直裝睡到天亮,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可這臭小子忽然喊我了,我不知該怎麼辦,當時都快急哭了,可他還在喊,冇辦法,我隻好起來,氣呼呼地把他罵跑了!”看到這裡,我歎了口氣,拿手拍了下大腿,暗自懊惱,他現在忽然發現老話說的實在太對了,女人心海底針。

自己實在是不懂得女人的心思,居然錯過了極好的機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