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

秦夏放棄一切,隻想著能夠和自己的愛人李其章好好的在一起。

但是身邊的一切,卻根本就和她所預想的一樣。

在孩子被丟棄之後,她浴火重生,開始了自己的複仇之路。

第1章

初見公婆

“其章,你再幫我看看,看看嘛!我今天穿這身衣服去見伯父伯母他們真的很合適嗎?”

秦夏輕輕地扯了扯自己身上新買的藍色繡花長裙,一臉緊張地望著李其章。

李其章無奈地看了一眼今天明顯是特意妝扮過的秦夏,“合適,非常合適。

你這個問題一個上午都已經問了我二十多遍了,你就放心吧!我們夏夏這麼漂亮,我爸媽肯定會喜歡你的。

那我現在開門咯?”

一聽要開門了,秦夏也是連忙伸出手按在了把手上麵。

“等等,再等一下,我再緩一下。

秦夏一邊伸出兩隻手不停地給自己扇著風,一邊也是深呼吸了兩次。

最後從包裡麵拿出一張紙巾擦了擦自己手心的汗後,秦夏嚥了一下口水,看著李其章有些忐忑地說:“開,開吧!”

從自己的口袋裡麵掏出一串鑰匙後,李其章直接就打開門先走了進去。

“爸、媽,夏夏過來了。

秦夏臉上露出一絲羞澀的笑容,亦步亦趨地跟在李其章身後甜甜地喊了一聲:“伯父、伯母。

“等一下。

秦夏剛伸出腳準備踏進門裡,結果就聽見李母略帶些驚恐的聲音。

嚇得秦夏連忙將腳收了回來,隨即就隻看到李母往自己的手裡麵塞了兩個塑料袋。

“家裡冇有多的拖鞋可以換,你先在鞋子上麵套個塑料袋吧!我們家地上鋪的都是上好的實木地板,可不是你們農村那種隨隨便便的水泥地能夠相比的。

秦夏望著自己手中的塑料袋,還有些冇有反應過來。

再一聽李母的話也是微微地低著頭,臉上的笑容也摻雜著一絲不自然。

倒是李其章看到秦夏還傻傻地站在那裡,有些不滿地推了推她的手臂。

“趕快套上進來啊!”

秦夏微微握緊了一下手中的塑料袋,隨後還是將塑料袋套在了自己為了今天專門去買的一雙白色單鞋上麵。

走了進去之後,李其章也是將秦夏買的禮物一一都拿了出來。

“爸,這是夏夏給您買的正宗茅台酒。

媽,這是上好的絲巾,都是夏夏親自去挑的。

李父依舊是坐在端坐在沙發上麵冇有說什麼,李母倒是拿起那條絲巾隨意地看了看之後,就扔到了沙發上。

李曉文原本是癱坐在沙發上麵玩著手機的,一見到李其章開始分發禮物了,也是一溜煙就跑到了李其章麵前。

“哥,我的呢?”李曉文直接是雙手攤開湊到李其章的麵前。

李其章見到妹妹的這番舉動也冇覺得有什麼,將一盒中高檔的護膚品放到了她的手裡麵。

“喜歡吧!”

李曉文抱著那套護膚品很是開心,“喜歡,謝謝哥哥。

秦夏站在李其章的身後,看著發生在眼前的一幕幕,卻不知道自己站在一旁應該做些什麼,神色也是顯得有些侷促不安。

“媽,你還冇有做飯的嗎?”李其章看到廚房裡麵乾乾淨淨的,也冇有聞到任何的油煙味,轉頭也是問了一下李母。

“這不是有人剛進門嗎?哪裡還需要我去做,好歹我也是長輩。

李母瞥了一眼站在那裡依舊不動的秦夏,也是歎了一口氣說:“這農村來的就是不懂禮貌,一動不動的,難不成還想讓我一個長輩張羅那麼一大桌子菜啊!”

秦夏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李母是指桑罵槐地說自己,但是,這是城市裡麵的習俗嗎?

雖然是這樣子猜測著,但秦夏還是笑著說:“我現在就去做,伯母,菜都是在冰箱裡麵對吧?”

說完之後,秦夏將揹著的挎包取下來放在了沙發上麵。

這個時候李母的聲音也從秦夏的後麵傳來,“嗯,菜彆做多了,我們就幾個人,隨便做個八菜兩湯就可以了。

不過速度要快一點,這都已經十一點。

秦夏一聽這話,準備從冰箱裡麵拿菜的動作都微微停頓了一下。

而李曉文見到秦夏乖巧地進到廚房裡麵開始忙碌起來後,也是在背後給李母豎起了大拇指!

李母見到李曉文的動作後,也是雙手抱胸,微微仰起頭,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就這樣子的普通農村女孩也想進他們李家的門,真是異想天開!

第2章

飯桌上的嫌棄

“可以開飯了,伯父伯母、曉文、其章,過來嚐嚐我的手藝吧!”

秦夏將最後一道菜放到桌子上麵擺好之後,輕聲衝著客廳的方向喊了一聲。

這個時候,李母連忙將自己手中還剩下幾瓣的橘子全部都塞到嘴裡麵,起身走向了餐桌,望了一眼桌子上麵擺放好的五副碗筷,將其中一套碗筷收了回去。

隨後又從冰箱的頂上掏出一副一次性的碗筷,放在了秦夏的手上。

李母這一陣猛如風的操作下來,也是徹底地把秦夏給搞暈了。

隨後就隻聽到李母說:“你待會兒就拿這個吃飯,免得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留在了我家的碗筷上麵,到時候洗都洗不乾淨。

對了,還少了一個碗。

說著又從冰箱上麵拿了一隻一次性碗出來,走到飯桌上麵拿起筷子,夾了些青菜和辣椒放進了那隻碗裡麵。

秦夏手裡麵拿著那一副一次性碗筷,內心隻覺得十分地茫然,整個人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做了。

不由得將視線投向已經坐在自己位置上麵的李其章身上,卻發現他根本都冇有看向自己這邊。

而李母將那隻裝了些菜的碗放到了李曉文的旁邊後,就看到秦夏還站在那裡望著自家兒子,心中頗為不喜地對著秦夏喊道:

“還傻站在那裡乾什麼,過來吃啊!免得待會兒彆人說我們虧待你,連頓飯都不給吃的。

秦夏隻得是邁著無比僵硬的步子,緩慢地走到李曉文的旁邊坐下。

李曉文不屑地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邊的秦夏,也是輕笑地說道:“這人吃飯都不積極,怕不根本就是一個傻子吧!”

李母聽到後也是看了一下秦夏,直接嚴聲地說道:“你的菜已經幫你裝好了,你就隻吃你那碗裡麵的!可彆把筷子伸到其它的碗裡,免得把其它的菜都給弄臟了,到時候弄得所有的人都吃不了。

李其章見到秦夏有些驚訝的樣子,也是無奈地出聲叫了一聲:“媽。

李其章本來還想接著往下麵繼續說些東西的,結果就因為李母輕飄飄看過來的一眼,把接下來的話給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李其章隻得是遞給秦夏一個安撫的眼神,隨後就低著頭開始吃飯了。

秦夏見到李其章這個樣子,也隻得是不停地往自己的嘴裡麵機械般的塞飯進去,但都如同嚼蠟一般不知是個什麼味道。

李曉文在她旁邊倒是吃得津津有味的,時不時還發出各種吧唧的聲音。

後來還直接是夾了一隻雞腿放到李母的碗裡麵,“媽媽辛苦了,趕快吃個大雞腿好好補補。

李母夾起雞腿咬了一口之後,笑得是滿臉的褶子都起來了。

還抹了抹自己臉上並不存在的淚水,感慨道:“還是女兒好啊!多貼心,還知道我辛苦了,夾雞腿給我吃。

隨後也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坐在她旁邊一直低著頭在吃飯的李其章,“這兒子根本就一點用都冇有,找個女朋友都不能如我的願,存心就是想氣死我!”

一聽這話,秦夏機械的扒飯動作也是卡在了那裡,隻覺得自己如今的處境十分的尷尬。

而李其章也是無奈地笑著叫了一聲,“媽!”

但李母對於李其章的撒嬌完全不買賬,直接是冷哼了一聲,看都不看向他了。

李其章連忙夾了一大塊肥瘦相間的紅燒肉放到了李母的碗裡麵,也冇忘記好好地拍一波馬屁,“媽媽最好了,世上隻有媽媽好!”

這纔算是哄得李母重新露出了笑臉,而這個時候坐在首位的李父也是輕輕地咳了一聲。

李其章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連忙給李父夾了一塊位於魚腹上麵最嫩的部位,李父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秦夏在一旁望著這一家人和睦融融的樣子,隻覺得口中的飯菜都有些難以下嚥了。

第3章

做家務

餐後,李母抽了張紙巾擦了擦自己泛著油光的嘴唇。

直盯著秦夏說:“這人吃飽了,就連身體都不想動了。

唉,這也是冇有一個可心的媳婦啊!若不然,哪裡還會需要我動手去收拾。

坐在李母旁邊的李其章連忙對著秦夏使了眼色,在見到秦夏因為低著頭隻望著她自己麵前的碗,冇有看到自己的暗示之後,也是出聲說道:

“媽,瞧您這說的,夏夏不是還在這裡嗎?哪裡會需要您親自動手了。

是吧,夏夏!”

李其章的聲音讓秦夏從自己的思緒當中回過神來,就見到李母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望著自己,又隻見李其章不停地在對自己使眼色。

秦夏扯出一抹笑容,緩緩地點了點頭,“是啊,這裡就交給我吧,伯母您去沙發上麵休息就可以了。

李母一聽秦夏這樣子說,也冇有絲毫和秦夏客氣的想法,直接就是起身坐到了沙發上麵。

還順手抄起一個蘋果哢哢地就開始吃了起來,還不忘遞了一個橘子遞給坐在沙發中間看著電視的李父。

李曉文正站在餐桌的一旁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見此也是十分蔑視地看了一眼秦夏,真當他們眼瞎看不出來秦夏討好的意味嗎。

“這某些人為了攀上高枝,臉皮還真的是厚的讓我自相慚愧呢,根本就是故意冇有看到彆人的真正意思。

隻是可惜啊,就算是再怎麼樣表現,我們家都並不怎麼歡迎……”

“李曉文!”

李曉文見到自家哥哥已經露出明顯不喜的神色,並冇有將接下來的話說完,但也還是對著秦夏翻了一個白眼,隨後就端著那杯水坐到了李母的身邊。

李其章見到秦夏起身開始收拾碗筷,也上前幫她將那些剩菜都放進了冰箱裡麵,李母看見後也是不悅地皺了皺眉頭。

“其章啊,過來,你一個大男人圍在飯桌上忙活像個什麼樣子!”

李其章聞言看了一眼板著張臉的李母,又暗暗地用眼角餘光望了一下在那裡收拾碗筷的秦夏。

停頓了一小會兒之後李其章還是將手中的碗筷放了下來,用紙巾擦了擦手之後,輕輕地在秦夏耳邊說了一聲:“今天就辛苦一下我們夏夏了。

秦夏聽到耳邊傳來的聲音,淺淺地笑了起來,在心裡麵暗暗地安慰著自己:“不管怎麼說,其章的心裡麵還是記掛我的。

這個時候門鈴突然響了起來,李母聽到後連忙起身,一邊往門口的方向走去,一邊也是念唸叨叨地:“應該是雯雯這個丫頭過來了,昨天下午她還說要過來看望我這個老婆子的。

秦夏正在廚房裡麵洗著碗筷,聽到了外麵的動靜後也是對李母口中的雯雯感到十分的好奇。

雖然她在這之前並冇有從李其章的嘴裡聽到過雯雯這個人,但是看李母這麼熱情地去開門,想來應該也是和李家關係很好的人了。

在洗碗池旁邊的秦夏隻聽到李母在開了門之後,十分開心地喊著:“雯雯來了,怎麼還帶著這麼多的水果,這不是和阿姨生分麼。

以後啊隻要記得常常來看阿姨就好了,這些東西就不用再買來破費了。

秦夏隨後就聽到一聲甜甜的女聲,“這纔不是生分呢,這是我對叔叔阿姨一家的心意。

希望叔叔阿姨能夠多補充一些維生素,保證身體的健康。

這樣其章哥也就不用擔心叔叔阿姨的身體狀況了。

秦夏對於這個雯雯感到十分的好奇,想著李母看來零點的是十分喜歡這個叫雯雯的女生,倒不知道是什麼關係的親戚。

思及至此的秦夏忙加快了動作,心裡麵想著待會兒她要好好地向這個雯雯討教一下,如何才能像她一樣這般得到李母的歡心。

這樣子的話,以後也就不用李其章再夾在中間而感到為難了,越是這樣子想,秦夏的動作也變得越快,整個人都變得開心了起來。

第4章

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

將整個廚房的衛生也清理了一遍之後,秦夏擦了擦手就走了出來。

原本還歡聲笑語的客廳在見到她的出現之後,也是短暫地安靜了一會兒,所有的人都十分默契地冇有再開口了。

秦夏這個時候也看到了那個叫雯雯的女生,她和李曉文一人一邊地坐在了李其章的身邊,而李母則是坐在了對麵的沙發上麵滿臉笑容地看著他們。

隨後秦夏也是發現那個叫雯雯的女生在見到她之後,原本隻是輕輕挽著李其章的手臂,直接是變成將李其章整個手臂都抱在了懷裡,還將頭靠在了李其章的肩膀上麵。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秦夏也隻當雯雯是比較粘李其章的堂妹或是表妹,所以也是露出一絲笑容後就走了過去,“伯母,廚房我已經收拾乾淨了。

這位是?”

在聽到秦夏的問題之後,李母臉上也是閃過一絲的不悅,而那個叫雯雯的女生倒是不在乎地開口:

“你好,我叫沈雯雯!”

沈?那就應該是表妹了。

秦夏這個猜測隻在心裡麵轉了一圈,正準備也介紹一下自己的。

卻是被李母直接出聲給打斷了,“雯雯你不用和她打什麼招呼的,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

秦夏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慘白,她冇想到李母居然會這麼說。

而沈雯雯見到秦夏那一臉受到打擊的表情之後,也是冇忍住笑了起來。

她在四年前就知道了秦夏的存在,但是那個時候她隻當李其章和她隻是會談談戀愛而已。

在昨天聽到李母說李其章要帶女朋友回家之後,她就立馬錶明瞭自己今天想要來看望的意願,李母在聽到後就很高興的同意了。

現在一看李母的態度就知道她非常不滿意秦夏,這個發現也讓沈雯雯心裡麵更是心花怒放。

“伯母。

秦夏有些顫抖著聲音叫了一聲李母,可李母根本就不搭理她。

她隻得將目光投向李其章,但李其章此刻正被李母緊盯著,連抬頭看一眼秦夏都不敢。

一旁的李曉文字就不喜歡秦夏,尤其是現在沈雯雯還在旁邊。

所以見到她看著李其章,也隻覺得這個女人是想挑撥李其章和李母之間的關係。

“你冇事叫我媽乾什麼,還擺出一副受委屈的樣子,好像誰欺負了你似的!”

秦夏連忙解釋道:“不是的,我隻是……”

但李曉文直接是將頭一轉,明顯是不想聽秦夏說任何的話。

秦夏見到李其章一直也都隻是低著頭的樣子,頓時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李父依舊是氣定神閒地坐在那裡,好像根本就冇有看到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一樣。

李母更是隻顧著在那裡讓沈雯雯多吃一點水果,絲毫不理會秦夏。

最後還是沈雯雯出聲說道:“不如這位小姐今天還是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等以後再說。

一聽沈雯雯的話,李母也是讚同地點了點頭,“你今天先走吧!至於你和我家其章的事情還是等過一段時間再說。

說完之後,李母看著秦夏依舊是站在那裡望著李其章,心裡麵也是火了。

“你怎麼聽不懂話呢,還不走?對了,其章,雯雯可是好不容易纔來一次我們家,你可不能丟下雯雯出去。

必須好好地陪一陪雯雯,我待會再親自下廚給雯雯做上一桌子的好菜。

秦夏接過李母塞過來的包,隻得是自己一個人一步一步地打開門走了出去。

從始至終李其章都冇有發出一個聲音。

第5章

讓她離開男友

幾天後,還在上班中的秦夏突然接到了李母電話,向上司告了假之後,連忙從公司裡麵走了出來。

在見到李母的身影之後,秦夏也是快步走到了她的身邊,親切地喚了一聲:“伯母!”

李母在聽到秦夏的稱呼之後,臉色明顯有些難看,直接做出了一個“打住”的手勢。

“這聲伯母還是免了吧!我可冇有你這麼一個從農村裡麵來的後輩。

今天之所以跑這一趟,也隻是想讓你趁早離開其章而已。

秦夏的內心在李母的這番話後,不停地翻滾著。

即使從那天上門拜訪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李父李母並不怎麼喜歡她。

但她還是抱著那麼一絲的期望,希望在以後的相處中讓李父和李母接受她,無論這期間需要多長的時間,她也都願意等。

可讓她離開其章。

一思及此,秦夏的雙手微微握拳,內心是非常不願的。

“伯母,我和其章在一起也已經有五年了。

在這五年的時間裡麵我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其章也說要一輩子和我在一起,所以我是不可能離開其章的。

秦夏的語速並不快,語調也很平穩,但是在李母看來秦夏的這番話卻是非常冇禮貌的。

長輩說的話,晚輩就應該聽從,哪裡還來得那麼多的廢話!

“我說什麼你照做就可以了,居然還反駁我!果然是農村來的,一點教養都冇有。

秦夏抿了抿嘴,握成拳的手在自己身體的兩側止不住的顫抖著。

“看看你現在在這個樣子,全身上下有哪一點是配得上我家其章的。

先不說你隻是從農村來的,在這城市裡麵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就你一個小小的普通職員,根本就給不了其章什麼幫助。

李母似乎也是說到了興頭上麵,一直在數落著秦夏的各種缺點。

最後也是將她真正的想法說了出來,“你若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就不應該這麼纏著我家其章,毀了他的前程。

你那天也看見雯雯了,人家爸爸那是我的上司,在本地是有房又有車的,人脈也遠比你的廣。

你好意思硬是插在兩個人的中間嗎?”

秦夏這下子纔算是知道原來那個沈雯雯根本就不是什麼李家的親戚,而是李母早就看好的兒媳婦人選。

難怪那天李母對於沈雯雯的態度,熱情的不正常。

一想到沈雯雯居然在她上門拜訪的那天,也跟著進門拜訪,秦夏就隻覺得自己內心有一股怒火。

“伯母,不管你怎麼說,我和其章纔是真正的男女朋友。

如果說插在兩個人的中間的話,那也是她沈雯雯硬是插在我和其章的中間!”

李母看著硬氣的秦夏,內心也是越發地看不上秦夏,她都已經說的這麼的清楚了,還這麼不要臉的硬要賴在她兒子的身邊。

“呸!我告訴你,我一天不承認,你和其章就什麼關係都冇有。

本來還想給你留點麵子,讓你自己選擇離開,哪裡知道你這麼的不要臉!”

李母越說也是越激動了起來,“其章從小到大就冇有違抗過我的意願,在這件事情上也一樣會如此。

不然,你說你們在一起這麼多年,可其章卻是一個多星期天前才告訴我們你的存在。

你真以為你在其章心中的地位會高過我這個做母親的嗎?妄想!”

說到這裡,李母也是得意洋洋地看著秦夏。

在看到秦夏臉上的紅潤一絲絲褪去之後,內心更是高傲地輕哼了一聲。

但秦夏還是強撐著開口:“我不會離開其章的,如果真的想要我們分開,那你讓其章親自過來對我說出分手兩個字。

一聽這話,李母也是不耐煩了,好心這麼和你在這裡說半天,居然還硬扯著她兒子不放。

於是,李母也是上前直接一把把秦夏給推倒在地。

“哼!我告訴你,最好彆想著纏住我家其章,我是不會讓你毀了他的!”

說完之後,就趾高氣揚的離開了。

隻剩下秦夏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肚子,直呼痛!

第6章

懷孕了

在路人的幫助下,秦夏到了醫院裡麵,隨後醫生看了看檢驗單之後,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你這懷孕都已經一個多月了,可要小心一點啊!下次再像今天這樣摔倒的話,可就不一定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秦夏聽到自己懷孕了,也是有些冇有反應過來,隨後也是連忙問:“醫生,那我孩子冇有什麼事情吧?”

“冇什麼事情,這次隻是稍微動了一下胎氣而已。

秦夏聽到孩子冇事,也是鬆了一口氣。

隨後接過醫生遞過來的檢驗單,輕聲向醫生道了謝,臉上的笑容卻是怎麼也抑製不了。

等到了外麵的走廊上麵後,秦夏就迫不及待地打了電話給李其章,想和他一起分享這個好訊息。

不過,電話冇有接通。

秦夏想著李其章現在應該是在忙,所以也就冇有再繼續打過去,而是發了一條資訊給李其章:其章,我懷孕了,我們要做爸爸媽媽了!

李其章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麵,看著秦夏打過來的電話,卻是一直都不敢去接。

因為他媽媽已經不準他再和秦夏聯絡了,但是對於秦夏,他還是有感情的。

畢竟,當初也是他主動追求的秦夏。

看到秦夏的電話掛了之後,李其章竟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對待秦夏纔好。

可隨後一看到秦夏所發過的資訊內容,李其章也是傻了好一會兒,隨後才慌亂地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夏夏,你真的懷孕了!”

坐在公交車上麵的秦夏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撫摸著自己的腹部。

“是啊,剛剛在醫院裡麵檢查出來的。

已經六週了,寶寶也很堅強。

李其章不知道秦夏最後麵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他還是很開心。

“夏夏,我今天就回去和我爸媽說結婚的事情,你就等著我來迎娶你吧!”

聽到李其章的話之後,秦夏也是露出一絲幸福的笑容,“好啊,我和寶寶一起等你!”

李其章這個時候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父母到底是有多麼的不喜歡秦夏,滿腦子都是“秦夏懷了我的孩子”。

當他回到家裡麵將秦夏懷孕的訊息說了出來,還說要和秦夏結婚。

李父坐在旁邊用手指輕輕地叩著自己的膝蓋部分,而李母則是直接喊了出來。

“不可能!那個女人彆想進我們家的門,不就是懷了孕嗎,直接把孩子打掉就可以了。

李其章不敢大聲地反駁李母,於是輕輕地推了推李曉文的胳膊,想讓她幫忙說兩句話。

李曉文字就想讓沈雯雯當自己的嫂子,自然是不可能這個時候出聲幫助秦夏。

不過,李曉文覺得自己倒是可以添點柴。

“媽說的對,可不能那個女人進我們李家的門。

不就是一個孩子嗎?又不是隻有她秦夏一個人會生,雯雯也可以啊!”

李曉文說著也是坐到了李母的身邊,“媽,你看雯雯那幅好生養的模樣,不比秦夏那個竹杆子一樣的身板好多了嗎?”

李母聞言也是讚同的點了點頭,李其章一見李母的神情也是有些急了。

“媽,萬一夏夏肚子裡麵的是個男孩子呢?您不是一直都想著要抱孫子的嗎?”

一說到孫子,不止是李母心動了,就連一旁一直不說話的李父都抬了抬眼皮。

安靜了好一會兒之後,最後還是李父發了話,先等孩子出生了再說,如果是兒子的話,就讓他們領結婚證。

但如果是女兒的話,兩個人就必須斷了所有的聯絡。

這件事情就這麼被李父拍板定了下來,而秦夏在李其章的勸說之下也同意了下來。

第7章

就是想要一個孫子

到了第一次產檢結束的時候,李母就帶著秦夏直奔醫生的辦公室。

“醫生,醫生,我想問一下她肚子裡麵懷的是兒子還是女兒啊?”

醫生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過來詢問胎兒性彆的家屬了,於是也是耐心地規勸著李母。

“這位大姐啊,這胎兒性彆等出生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嗎?現在告訴你們就少了那麼一絲驚喜的感覺了。

李母根本就聽不進去醫生的話,更何況她本來就是想要一個孫子而已。

所以她也是直接出聲打斷了醫生的話,“行了,你彆跟我說這些,我啊就是想要一個孫子。

你就隻需要告訴我,她這肚子裡麵到底是兒子還是女兒就行了,”

醫生也是被李母這態度給氣到了,直接就是強硬拒絕道:“這國家規定了,不能提前告知胎兒的性彆。

李母一聽這醫生的話,乾脆是從自己的包裡麵拿出了一個早就已經包好的紅包,硬是要塞到醫生的手裡麵。

“醫生,一點小小的心意,你先收著。

醫生直接就把紅包給推了回去,“行了,這紅包我是不會收的。

現在女孩也是能頂半邊天的人,你這思想怎麼能這麼陳舊呢?”

李母也是急了,這醫生怎麼油水不進的呢?

“不是啊,這女孩她冇辦法傳宗接代啊!再說了,女孩就是一個賠錢貨,還生下來乾什麼!”

醫生差點冇被李母的話給氣倒,就連待在一旁一直都冇有出聲的秦夏也是苦著一張臉。

她是真的冇有想到李母居然會這麼說,隻能是歉意地看著醫生。

醫生也是冷哼了一聲,“你這人怎麼會有這麼落後的思想?再說了,你不也是個女的。

照你這樣子說的話,你母親又把你生下來乾什麼呢?”

李母一聽醫生這話,也是瞪大了一雙眼睛,直接就是把自己手裡麵提著的包,重重的放在了醫生的辦公桌上麵。

手一指,就開始大聲喊了起來。

“你這醫生又是怎麼做的啊!病人有問題你回答就可以了,哪裡來得那麼多話。

而且你剛剛那句話已經屬於人身攻擊了,信不信我去投訴你!”

醫生直接是將手裡麵的筆往辦公桌上麵一扔,“你去投訴啊!就你這個樣子的人,還知道人身攻擊呢?我纔要好好替你宣揚一下。

現在像你這麼重男輕女的人也是不常見了!現在,請你出去!”

秦夏見到醫生是真的發怒了,也是在一旁不停地扯著李母的衣袖,但是李母根本就不理會她。

甚至還直接將她往旁邊一推,那醫生見到李母的動作也是連忙站了起來。

好在秦夏在踉蹌了兩下之後也是站穩了,但秦夏心裡麵卻還是一陣後怕。

李母卻依舊還在那裡瞪著一雙眼睛怒視著醫生,“我們是來看病的,你憑什麼把我們趕走!”

醫生也是被李母那不可一世的模樣給氣笑了,“你是真的想要出名嗎?現在國家都在倡導男女平等,你還是這麼一個態度。

再這麼吵下去,今天過來看病的人估計都會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呢?你難不成還想全網出名一下啊!”

醫生的話也是讓李母的氣焰弱了一些,卻還是不肯認輸一般的拿起自己的包,朝著醫生呸了一下才離開。

秦夏隻得是朝著醫生道了個歉,在醫生的歎氣聲中連忙跟了上去。

第8章

狐狸精

到了醫院外麵之後,李母的嘴裡還是在那裡罵罵咧咧的,一下子罵醫生冇職業道德,一下子也是罵這家醫院一點都不好。

待看到秦夏跟在自己身後一聲不吭地樣子,隻覺得更加氣不從一處來。

“你是啞巴嗎!剛剛在醫生辦公室裡麵也不幫我一起罵那個醫生。

看著我被那個醫生指著鼻子罵,你很開心是不是!我可告訴你,你現在還冇有進我們家的門呢!”

秦夏站在一旁低著眉眼讓人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其實她的雙手都在身側捏成了拳頭。

若不是為了不讓李其章為難,她又何苦委屈自己變成現在的樣子。

以前在家裡,她也是極受寵的。

就算下麵還有一個弟弟,但父母也冇有表現的明顯的偏愛。

李母見到秦夏“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的麵前,任由自己辱罵的模樣,心裡麵剛剛積壓的一些怒氣也是消失了一大半。

“哼,真的是一點用都冇有,你也就隻能靠著這張臉去騙騙我的兒子。

根本就是一隻狐狸精!”

秦夏握著的拳頭越來越緊,甚至連指甲都已經陷入到了肉裡麵去。

而李母則轉了轉自己的眼珠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快步返回到了醫院裡麵,還讓秦夏就站在原地等著她,不必跟上來。

秦夏不知道李母又回去乾什麼,但也還是聽話地在原地冇有動。

隻是不停地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她看得出來,李家其實都冇有怎麼將她這個孩子放在心上。

單單看之前李母隨手,就把她給推開的動作就能夠明白,但是一想到李其章,秦夏就覺得以後一切都會變得更好的。

秦夏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李母才從醫院裡麵走了出來。

一走到秦夏的麵前,就直接對著秦夏說:“走吧,我帶你去另外一家醫院去檢查一下。

這家醫院的醫生不肯告訴我,總會有醫院願意告訴我的!”

秦夏跟著李母一起來到了一傢俬人診所,李母直接上前將自己的來意說清楚,那間診所的醫生做了一個手指不停來回摩擦的動作之後,就說:“有這個就可以做,但是結果得要一個星期後才能出來。

李母同意了,直接就示意秦夏跟著一邊站著的護士進去做檢查。

秦夏心裡麵是不太願意的,總覺得在這種私人診所做檢查可能會不安全。

於是也是輕輕地扯了一下李母的衣角,“伯母,要不我們就等孩子出生吧!到時候就會知道孩子的性彆的,而且無論是男是女,我都喜歡的。

李母聞言直接是白了一眼秦夏,“你喜歡有個什麼用啊,我們家隻需要男孩,如果不是男孩子的話,那你和其章也可以早點斷了!”

秦夏動了動嘴唇,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她心裡也很清楚,如果今天她不做這個檢查的話,李母怕是會直接讓李其章和她斷了所有的聯絡。

無奈之下,秦夏隻得是忐忑不安地跟著那名護士往裡麵走去。

第9章

貪婪的妹妹

一個星期後,去那傢俬人診所裡麵得知秦夏的肚子裡麵懷的的確是一個男孩之後,李母也是開心地給那個醫生遞了一個紅包過去。

李母這個時候看著秦夏的臉也覺得稍微順眼了那麼一點點,但在態度上卻是冇有絲毫的轉變。

秦夏對此也不是特彆的在意,她也不是第一次才知道李母的態度。

她現在憂愁的是最近她去醫院做產檢的時候,發現因為上次做的羊水穿刺手術,現在羊水已經被細菌感染了。

而這也就意味著她將不能再去上班了,必須去醫院裡麵連續治療兩個星期,以防胎兒出現意外。

辭職之後,秦夏也正式搬進了李家。

這天,秦夏打開自己的衣櫃,看著架子上麵隻有零星的幾條裙子,也是忍不住皺了皺自己的眉頭。

想了一會兒之後,也是裝作不經意地提起的對李其章說:“其章,不知道曉文之前找我借的那些衣服,什麼時候才能夠還回來啊?”

手裡拿著手機躺在床上的李其章絲聞言,也是絲毫不在意地回道:“那些衣服曉文比較喜歡,就算是你送她的不行嗎?”

隨後李其章也是終於將視線從手機上麵移開,上下看了一眼秦夏,“再說了,就你現在的身材也穿不了以前的衣服。

曉文也是懂事才隻拿了你以前的衣服,而不是讓你這個做嫂子的去給她買新的衣服。

秦夏看著李其章眼中那冇有絲毫掩飾的“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和嫌棄,抓著衣櫃門的手忍不住慢慢地收緊,一絲透著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李其章。

但李其章的視線已經重新回到了手機上麵,根本就冇有注意到秦夏的眼神。

秦夏知道自己現在相比於以前已經胖了很多,但那也隻是因為她現在懷孕了,可是她永遠都冇有想過李其章竟然會因此開始嫌棄自己。

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之後,秦夏慢慢地將衣櫃的門給合上了。

這個時候李曉文直接推開門,然後從門縫中探出了一個腦袋。

“哥,我能用一下秦夏的化妝品嗎?我上次看見秦夏的化妝品要比我的好很多。

李其章頭都冇有抬一下,直言說:“可以啊,你直接拿過去用就可以了,反正她現在也根本就用不到,放在那裡也都隻是浪費而已。

聽到李其章的話之後,李曉文的眼睛直接是亮了一下,隨後也是看都冇有看一眼就站在一旁的秦夏。

徑直進入到房間裡麵,將桌子上麵秦夏的所有化妝品全部打包準備帶走。

秦夏看著自己被兩兄妹無視個徹底,卻也不知道應該做何反應,隻得是默默地坐在了床邊。

而李曉文在將化妝品打包之後,也是想起了秦夏還有幾件高檔品牌服裝,她之前都不太敢拿的。

但是想到剛剛李其章的態度,李曉文覺得自己也冇有必要擔心什麼,反正秦夏現在根本就已經離不開她家的掌控了。

於是,她也是直接上前打開了衣櫃。

秦夏看著李曉文一件一件的將自己的衣服拿了出來,低著頭斂藏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緒。

李曉文在看到秦夏的反應之後,也是興高采烈地在櫃子裡麵挑選著自己喜歡的衣服,絲毫不管那些衣服到底合不合身。

拿走了秦夏的東西之後,李曉文也不忘甜甜地和李其章說了一句:“謝謝哥哥!”

李其章聽到李曉文的道謝之後,也是抬頭看著李曉文笑了一下,絲毫冇有注意到坐在他旁邊的秦夏神情有多麼的落寞。

第10章

好狗不擋道

七夕節那天,李母待在家裡麵整天對著秦夏都是呼來喝去的。

“秦夏,冇看見地板都已經臟了嗎?還不快點把地給拖一下遍。

“秦夏,還不快把飯給做了,你這是想餓死我們夫妻嗎?”

“秦夏,衣服現在都還冇有洗,老是這樣子要我一遍遍喊,都冇有一點自覺的嗎?”

……

但凡秦夏的動作若是慢了一點,李母的的指責和諷刺馬上就會來到。

“秦夏!我可告訴你,現在的你可是連份工作都冇有了,要是連這麼一點家務事都做不好,你說說看你還能夠乾什麼?虧你還是農村來的,簡直就一點用都冇有。

虧你還想著要照顧我兒子,簡直就是在說笑!”

每每這個時候,秦夏都隻能是暗地裡捏緊自己的手,低著眉眼在那裡一言不發做著事情。

因為這個樣子,李母纔會隻說上幾句之後,就輕易的放過她,不再找她的麻煩。

待到晚上李其章和李曉文一起回來的時候,秦夏非常開心的迎了上去。

但李其章從進門後就隻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換了鞋後就坐到沙發上麵拿出了手機。

而李曉文則是衝是秦夏得意地笑了一下,隨後在經過秦夏身邊的時候,也是用肩膀撞了一下秦夏。

“好狗不擋道,知道嗎?”

秦夏微微的垂下了眼簾,神情卻是冇有發生任何的改變。

隔了好一會兒後她才慢步走到李其章的麵前,輕聲地說道:“其章,你吃過飯了嗎?”

李其章隻顧著弄著自己的手機,根本就冇有搭理秦夏的問題,反倒是李曉文輕笑了一聲。

“秦夏,今天可是七夕情人節額!我哥怎麼可能會不在外麵用完餐纔回來,而且,我哥他還是帶著我和雯雯一起吃的晚餐。

說到這裡,李曉文也是將自己脖子上麵戴著的鉑金項鍊露了出來。

“看,這是我哥送給我的禮物。

雯雯也有一條,還是我哥親自幫她戴上去的,特彆好看的一款天鵝型項墜!”

看到秦夏的臉色越變越白之後,李曉文也是十分開心地粘上了李其章。

“哥,要不下次我們再找一個機會約雯雯一起出去玩吧!”

李其章聽到這句話,腦海中不由得回想了一下今天見到沈雯雯的驚豔,隨即便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行,等過幾天我手頭上的這個項目完了之後,我再開車帶你們去郊外玩。

-

發表時間:2024-05-13 09:36:1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