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魯莽比怯懦更接近勇敢

“聽好了,你們這些新來的傢夥!

現在起,你們都有了一個全新的身份——鬼奴!

這可不是什麼好稱呼啊,它意味著你們將如同那些四處飄蕩的孤魂野鬼一般,如影隨形地徘徊在他人身旁,但卻身負重任:時刻準備奪取目標人物的性命!

而且,可以肯定地說,冇人會對你們這幫傢夥有好感。”

李管頭頓了頓,又嬉皮笑臉的說:“不過呢,彆擔心,稍後自然會有人傳授給你們一些能夠快速提升實力的法門。

所以,抓住這個機會拚命修煉吧!

然後,在未來的三年時間裡,想儘辦法去乾掉劉大人。

隻有成功殺掉他的那幾個幸運兒,纔有資格成為我們門派的正式弟子哦!

記住,這可是你們唯一的出路,也是改變命運的契機!

淡然這也是有時間限製的,三年後你們的主人還冇死的話,那麼等待你們的就是清除!

所以,努力吧,各位鬼奴們!”

李管頭的話讓大家都膽戰心驚。

他還冇等大家緩過神來就繼續說道。

“簡而言之,你們不過是用來激勵劉大人努力修煉的工具而已。

這樣做能確保劉大人不會懈怠他的修行之路。

當然,這並非絕無生路可言。

畢竟曆史上也有不少成功殺掉主人而翻身做主的奴隸存在呢!”

李管頭話音剛落,突然猛地伸手插進身旁一名瘦弱男子的胸膛之中,緊接著用力一挖,一顆鮮血淋漓、仍在跳動的心臟就被他硬生生地掏了出來。

瘦弱男子驚恐地看著他,隨後倒下抽搐。

“嗯哼……這下可好,人數變成偶數了,剛剛好啊!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咯。

你們若能成功除掉劉大人,那麼你們就能取而代之成為新的主人啦!

等會兒你們可得仔細琢磨琢磨我說的這些話哦~”李管頭一邊說著,一邊揮動寬大的袖袍。

隻見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將眾人托起,隨後他們便身不由己地跟隨著李管頭一同飛入一座更為宏偉壯觀的建築物內。

“人嘛,冇有誰會不渴望生存下去的機會。

但我們宗門可是隻收留那些野心勃勃、不甘屈居人下的‘狼崽’!”

李管頭伸出那白皙修長的手臂,先是指了指自己,然後繼續說:“時間不等人,現在按我說的做。

我相信你們已經消化好了我的內容。”

李管頭按照人數平均分成兩人一組,並將每組人員緊鎖在一個個獨立的房間之中。

然後,他麵無表情地說道:“兩刻鐘之後,我將會再次返回此地。

而你們唯一能夠離開這個房間的方式就是親手殺掉對方。

若有任何一人選擇逃避或是拒絕執行這項任務,那麼你們二人皆無法活命。”

說完這些話後,李管頭的語氣仍舊平靜如水,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此時此刻,即便是一向膽大無畏的陳逢秋,心中也不禁湧起一絲慌亂。

他不確定對手是否是那種高壯的人。

麵對如此殘酷的現實,陳逢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和恐懼之中。

和陳逢秋待在一塊兒的是個身材結實、看著有力的男孩子。

他一副老實本分相,有著健康的小麥膚色——一看就是那種自小就在田間勞作、幫襯家裡的農家子弟模樣兒。

此刻,這個男孩正滿臉愁苦地凝視著陳逢秋,嘴唇囁嚅了好幾下之後,才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說道:“小秋啊,我想活下去......”過了兩刻鐘後,李管頭把所有房門打開,心情不錯地說:“一群小崽子還是很聽話的嘛。

二十一個人,還是再少點比較好。”

李管頭口中唸唸有詞,雙手不斷結印,突然間他大喝一聲:“火來!”

隻見他的前方瞬間出現了數個巨大的火球,這些火球如同隕石一般急速墜落,狠狠地砸在了那些人的身上。

被火球擊中的人們立刻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他們的衣服和頭髮迅速燃燒起來,火勢越來越猛,無法控製。

火焰舔舐著他們的皮膚,帶來刺骨的疼痛,讓他們忍不住發出淒慘而又絕望的哀嚎聲。

十個,劉大人肯定會滿意的。”

李管頭笑著說。

其餘人冷冷的看著,陳逢秋也是。

李管頭笑眯眯地對他們說:“咱們血烏宗可是有自己的規矩,鬼奴當然也有啦。

你們可以互相合作,也可以互相較勁,冇人會管你們的。

所以啊,要是死了可冇人管哦。

明天會有人給你們送功法,都好好學,爭取早點把你們的主子乾掉。

還有呢,這裡就是你們的家啦,有人會來收拾屍體的。

每天三餐都會有人送來,那些傭人們還會給你們準備好洗澡水呢。

哎呀,時間也不早了,大家相互認識一下!”

李管頭又接著交代了幾句就走了。

留下十個人麵麵相覷。

因為他們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來殺自己。

時間過得很快,這裡明明是無日無月的地方,但天偏偏暗了下來。

房內冇有燭燈,黑乎乎的。

陪伴陳逢秋的隻有一攤血汙。

陳逢秋泡在木桶裡泡澡,他冇想到這裡竟然真的可以洗浴,且傭人都是普通人。

陳逢秋漸漸睡著了,思緒回到在陳逢秋十歲的時候,蒼雲宗的人曾派過一批人下來檢查村中人的靈根。

他們拿著玉珠檢測靈根,用玉劍檢測悟性。

陳逢秋毫無靈根,悟性極佳。

可是當時的陳逢秋還是感到了莫大的失望…陳逢秋本與修行無緣,難以成為修行者。

然天不亡我,此乃陳逢秋此刻唯一的快感。

天愈發地暗了下來,黑暗如巨獸般,吞噬著世間萬物。

有人沉睡,有人哭泣。

次日,陳逢秋照常醒來。

青絲散亂,隨意一束,便匆匆出門。

另一位管頭把房間裡的人領到一處稍大的庭院。

庭院古香古色,一塵不染,像是讀書人待的地方。

聚集在這兒的還有另外幾批差不多大的人。

他們都是鬼奴。

在空地上,有一位女管頭懸在空中。

“諸位早啊,我是你們的傳功師傅,我叫羽染,你們可以叫我羽師傅。”

女師傅頓了頓,稍顯媚態。

為了不讓你們逃走,宗主特意給你們準備了一份見麵禮哦。

雖然這份禮物你們可能不太喜歡,不過既然來到了本宗,那也隻好笑納啦!”

這位女師傅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俏皮。

說完,無視鬼奴的反對,將一塊烏黑玉佩拋向空中。

玉佩頓時大放光芒,黑光徑直照在鬼奴身上。

眾人胸口隨後浮現出一個拳頭大的惡鬼圖像,惡鬼猶如活物,上下蠕動,不時眨眼。

“哈哈,這就是惡鬼噬心印啦,彆怕彆怕,這可是咱們宗門的識人標記喲。

要是犯了錯,惡鬼就會吃掉你的小心臟哦。

我當年可差點被惡鬼吃掉心臟呢!”

女管頭笑嘻嘻地說著。

“宗門裡麵淨是一群神經病。”

陳逢秋壓低聲音說。

女教官掃視了一遍人群,故意在陳逢秋所在的位置看了一會兒,又笑嘻嘻的說道:“鬼奴修煉的功法,不過五年就會爆體而亡。

所以你們隻有三年的時間。”

你們都是被丟棄的小可憐,這輩子都冇法成仙,也冇法長命百歲。

一輩子都冇辦法出人頭地,農民也翻不了身。

既然這樣,那為啥不搏一把呢?

這時,女教官卻不笑了,神情還變得嚴肅起來。

血肉經,魔功基礎,以血肉,滋養經脈,從而成就可修煉之軀。

取他人血肉,修通天大道,此乃吾輩之責任。

殺人之樂,豈有他物能及?

女管頭自信而言。

女管頭說完,一拂袖,數本血肉經飛到每個人手裡。

“功法是能使靈氣發生奇妙變化和規律的書籍。

功法都在書閣樓二層。

每人一次最多拿兩本功法,還完再借。

每隔三天,我來講授一次功課。

琴棋書畫,刺殺偽裝我都會教給你們。

這些都是你們保命的技巧,要認真學習哦。”

“玄醇、澤潭、天河、望月、曦禾、赤陽、瀚星、風兮揚、黑煜天、灰燼生是修士的十種境界。

每境界有九重。

此血肉經圓滿可到天河二重。

功法對應著境界,每個境界有每個境界的功法,功法分天、地、玄三重。

你們的主子們,最高的才天河三重。

所以你們有機會殺死他們。”

女管頭說。

女管頭接著嘮嘮叨叨了半個時辰才堪堪罷休,讓諸位管頭領他們回去。

白淨的李管頭帶領眾人回到了居處。

陳逢秋回到自己的居處已經是午時了,他對修行的興趣大增,立馬翻開血肉經看了起來。

‘血肉煆脈,脈食筋骨,骨聚新田……’。

陳逢秋照著裡麵的圖畫盤起腿,端坐起來。

過了三個時辰,陳逢秋醒了過來。

此時的陳逢秋腦袋暈乎乎的,外表看起來比平常乾癟了一些。

除此之外,他感到體內有著些許的熱流,熱流通通流向丹田。

陳逢秋明白,他的經脈在洞開!

但是三個時辰,就感到頭暈目眩。

明顯是失血過多,營養流失過快。

如果去殺其他鬼奴的話,自己被反殺的可能性更大吧。

陳逢秋苦澀的想道。

“咚咚咚”。

有人敲門,陳逢秋再次警覺,問道:“誰?”

“我”。

陳逢秋聽了出來,他是存活下來的幾個人之一。

聽聲音像是那個小胖子。

“你有事?”

“我希望你能幫我一件事。”

“等等,我也很希望你能幫我一件事。”

小胖子的話被打斷了,有些惱怒。

“什麼事?”

忽然,本來被鎖上的門被打開,陳逢秋一臉怪異的笑道:“我要你,助我修行!”

話音未落,小胖子就被拽了進去。

門就像怪獸的牙齒一樣,迅速的張開,又迅速地合上。

房間裡冇一會傳來淒慘的叫聲。

旁邊屋子裡的張儀知道,那個胖子是不願拿自己的血肉修煉,更希望拿彆人的血肉來助自己修煉。

有這個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但冇人願意當出頭鳥,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有這個勇氣。

但是,魯莽比怯懦更接近勇敢。

發表時間:2024-05-10 21:50:1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