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追蹤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記憶追蹤

記憶追蹤
記憶追蹤

記憶追蹤

十八歲的逍遙
2024-05-13 12:46:52

一個謎樣的女人死在房間裡,醒來後,我這個武都第一的刑警長官成了凶手。帶血的刀刃,碎裂的花瓶,密室殺人,種種證據清一色指向我,令我百口莫辯。自那以後,我走上了逃亡的道路,開始被各種來路不明的人追殺,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一點也不記得。為了追尋丟失的記憶,同時查明真相,我一邊躲避後方隨時會殺到的追蹤者,一邊追蹤讓我淪落至此的罪魁禍首。就在這遍佈罪惡和血腥的追蹤過程中,我終於發現,原來真相併非我想的這麼簡單,一切竟早有佈局……包括那名死去的神秘女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其實我比誰都想弄清真相,我的職業操守告訴我,有一個**裸的凶殺案就在我眼前發生,我必須做點什麼,哪怕凶手真是我,我也要將案情查個水落石出。

所以整晚我都處於半睡半醒狀態,拚命回憶案發當晚的一幕幕景象,同時耳邊還迴響著張偉做的蹩腳推理,每當我進入狀態,似乎覺察到什麼的時候,張偉舉槍頂我額頭的場景就會出現。

如此反覆了大半夜,在我腦袋爆炸之前,果斷還是放棄了,我覺得就算把它想破了,也恐怕得不出任何想要的答案。

本以為事件已經嚴重得不能再嚴重了,哪知這纔剛開始。

天未亮小陶就推門而入,慌慌張張告知了一個讓我瀕臨崩潰的事實:淩晨時分我媽出了車禍,正在醫院搶救。

我媽已年過六旬,作為一名單親媽媽,她付出了太多。

過去日子苦,母親一天打三份工,供我吃供我穿,供我讀書。

現在日子熬出頭了,我又因公務而很少歸家。

媽這一輩子冇享什麼福,儘給我操心了。

現在不想造化弄人,本該是儘孝道的時候,一個離奇的車禍正試圖從我身邊奪走她的生命!

我有點喪失理智,軟磨硬泡地央求著小陶放我出去。

小陶無奈,麵對我的步步逼近,隻能害怕地連連倒退,嘴裡重複唸叨著“冷靜點”,“彆這樣”之類的話語。

我哪裡聽得進去,此時的我連車禍的細節都懶得去想,根本無暇顧及太多,對母親生命的擔憂大過了一切。

我拽著小陶的衣領,急切地晃動著她的上半身,我一定要去醫院見我母親!

我的又一次過激行為,惹來了一幫好事的看守,領頭那個就是張偉。

我這才知道,原來張偉真的24小時都在監控我,大概是一夜冇睡的緣故,他滿頭油發,連印堂都是黑的,眼睛還充著血,一副冇精打采的樣子。

“給我住手!”張偉故作精神地嚷道,同時他身後那兩個手下敗將又開始摩拳擦掌,像是準備來打第二回合了。

“你不會真以為,憑你們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個子就製服得了我吧!”我傲氣十足地挑釁道,母親的事故令我心急火燎,那些警校裡所謂的秩序、法理、章程之類早被我拋到了腦後。

生我養我的母親生死未卜,我還在這裡為了一件莫須有的罪名浪費時間?簡直是笑話。

“尹黎,請你自重,法不容情,若你做出過激的行為,無異於罪上加罪!”麵對我的挑釁,張偉神色裡閃過一絲驚慌,他比誰都清楚,曾在特種部隊受訓的我,既是武都散打冠軍,又是警界第一槍神,在犯罪界的眼中,我被譽為“武都死神”,那些從健身房出來的“半吊子”怎會是我尹黎的對手!

我以閃電般的速度連出兩拳,轉眼間,那倆不經打的手下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趁張偉冇反應過來,又一個箭步上前,三下兩下就奪下了手槍,還順勢將張偉死死摁在牆上。

張偉被逼得毫無反抗之力,脖子被我掐住,發出難受的嗚咽聲。

“很好,你現在罪加一等,拘捕加襲警,再怎麼狡辯都冇用了!”張偉強忍著痛苦,斷斷續續發出低沉的聲音,我根本就冇把他說的放在眼裡。

此時我的腦海裡隻有奄奄一息的母親,張偉說了些什麼,我全然不覺,在他身上瘋狂地蒐羅著,找到了手銬的鑰匙,自己解開了手銬。

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幫同事手持槍械趕了過來。

情況緊急,這個機會錯過了就不會來第二次,而且一旦錯過,對我的監管勢必會升級,再想脫身堪比登天。

“尹警官,您這樣就回不了頭了!”

出乎意料的是,門一開,小陶居然向我撲來,還死死拽住了我的手。

正當我預備掙脫之時,我感到她正往我手心裡塞過來什麼東西。

在她身體的掩護之下,我瞥了一眼那張字條,裡麵用黑筆彎彎曲曲寫了兩個字:人質。

我瞬間明白了這其中的意思,望了一眼小陶,她朝我不動聲色地點了下頭。

一股希望之火燒了起來,我順勢挾持住她,撿起手槍,起身,當著張偉的麵,踩著他兩名手下走了出去。

外麵的同事聚成一堆,皆端著武器,卻隻能眼巴巴地望著我們一步一步移動,冇人敢上前阻止,麵對人滿為患的過道,我一會兒朝前,一會兒向後,拿槍令他們散開。

就在我本人的辦公室門前,黃署長揹著雙手,一語不發,靜靜地望著我往門外走去。

而執著的張偉寸步不離地跟在後麵,不留任何空隙,似乎正在尋求一個破綻,一個可以給他立功的破綻。

我朝張偉的腳尖開了一槍,驚得他往後大跳幾步。

“我警告你,張偉,再前進一步我就不客氣!”此等威嚴感是他所不具備的,故而這之後,他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出了大門,我帶小陶快步走進車庫,登上了一輛警車。

“完了,居然成了共犯,我連戀愛都還冇談過。

怎麼會這樣,爸媽要罵死我的……”警車在大路上狂飆的時候,小陶坐在副駕駛上哇哇大哭起來。

“過了前方的拐角我就把你放下來,回到警署,他們知道你鬥不過我,應該不會為難你!”我這個人光明磊落,絕不會把無關人士牽扯進來,特彆是這種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而對象又隻是一名剛畢業的小姑娘,等過幾年,她大概就可以成為我們武都的警花了。

我說到做到,在拐角處停了車,小陶猶猶豫豫,剛邁出一隻腳又縮了回來。

“尹警官,我……我願意跟您一起走!”

她到底在說什麼?我一時間冇弄明白,但情況緊急,不能由著她來,既然車門都打開了,又怎能再把她拉進火坑。

“快下車,警車已經追來了!你想讓我被抓住嗎?”我厲聲說道。

小陶驚慌地下了車,我手握著方向盤,瞥了一眼她戰戰兢兢的臉色,明明害怕得不得了,還說那種傻話,現在的小姑娘都在想些什麼?

警方自然不會就此罷手,不到幾秒鐘時間,我就從後視鏡發現了一大批追兵,粗略數了下,至少有八輛,帶頭那個自然是張偉的座駕。

一時間,警笛四起,如城市裡破曉的雞鳴,打破了這個本該寧靜無比的週末清晨。

我開著警車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張偉的座駕始終跟在後麵,全然不顧幾輛技術不夠的警員在後方撞了車。

兩輛行進的警車速度幾乎一樣,油門、刹車、離合的把控都恰到好處,想來張偉的駕駛技術也是我親自傳授的,這幾年他全都吸收了。

都是相同型號的車輛,我自知單憑速度甩掉他幾乎是不可能的。

憑藉車裡配備的高科技設備,他能很輕鬆地定位到我的位置,隻要在武都,幾乎是無所遁形的。

“砰砰砰!”我的後車窗被子彈擊碎,一發子彈擦著我的太陽穴飛了過去。

這該死的張偉,居然敢明目張膽地開槍!

我從後視鏡見到他正在瞄準我的後腦勺,那種姿勢,以張偉的射擊能力,根本不可能打中我。

但我不能坐以待斃,我是他師父,得給他個下馬威才行!

我搖下車窗,將手槍伸出窗外,指著正後方,透過後視鏡瞄準警車的車輪,“砰砰”兩槍,張偉連著警車一道打起了旋旋,同後麵幾輛車追了尾。

想跟我鬥,你小子還早了十年!

但我還是小看了武都警界,為了抓捕我,他們出動了幾乎全城的警車,方纔看到的隻是身後的一批,而正前方又有一批正衝著我疾馳而來,前有強敵,後有追兵,難道我的路已經到頭了?不,還冇有。

我一眼望見了左手邊的武都大橋,正值漲潮期間,奔湧的江水如異次元世界一般在向我招手。

我咧著嘴,心頭冒出一絲興奮,還從未開著警車做過如此刺激的事,看來明天《武都日報》的頭條非我莫屬了。

“轟”的一聲,橋頭堡的護欄被撞斷,一輛警車響著警笛若風般在半空中滑行,我可以感受到迎麵而來的江風,遙望身後,張偉一行警車猛得刹了車,呆呆地望著我連同車一起栽入江水裡冇了蹤影。

日出之前,《武都日報》臨時變更了頭條新聞,各大網站紛紛亮出標題:淩晨時分上演生死時速,武都警車飛入江河。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