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殺人犯

-

我的消極迴應被張偉認定為“極度不配合”。

兩天後,我就被轉移到拘留室中一個密不透風的小房間裡。

小房間約摸十來平米,一張帶檯燈的小桌,一把椅子,一張單人板床。

在裡麵分不清白天黑夜,也看不見幾時幾分。

我幾乎無時無刻都躺著,試圖回憶出事當晚的種種,全然忘了這發黴的被褥和散發著蟑螂味的枕套。

大概是出於對我這名警官的尊重,這裡早餐少不了牛奶,中餐晚餐少不了豬肉,還時不時會有人往門縫裡塞上煙和報紙。

總體來說,我比普通囚犯過得好。

細細一想,過去我是怎麼對那些殺人犯的,不是拳打腳踢就是禁食禁廁,再狠的傢夥都被我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所以我這個“武都死神”的稱號不是白來的。

儘管名義上是我徒弟,張偉對待我卻尤為苛刻,他似乎已完全繼承了我的“優良作風”。

從早餐到晚餐之間,他總共審了我十八次,每次都拿檯燈照眼珠,用槍托抵鼻梁,威逼利誘,無所不作,彷彿我真是殺人犯一樣,全然不顧師徒之情,也不知這該讓我高興還是生氣。

不幸中之萬幸,每每至此,總會有個美麗的見習生前來勸阻,那就是小陶。

她算得上是警署裡最心慈的一個,我總覺得她不應當刑警,像她這般連螞蟻都捨不得踩死的小姑娘應該去讀護士學校。

趁張偉不在的時候,小陶也會好聲好氣地與我交談。

從小陶那裡,我得知了一些奇怪的線索,在我昏迷期間,醫生從我胃部提取了類似迷幻藥的成分,不過又不太像,另外我還有輕微的酒精中毒,說明之前有大量飲酒,在現場也找到了沾有我唾液的酒杯和一瓶冇喝光的名貴紅酒。

對於遍佈我指紋的殺人現場,警方已鑒定為密室,也就是說除非那房子裡有鬼,否則是不可能出現第二個犯罪嫌疑人的。

但是我卻冇有一絲印象,且不論我為什麼要頭腦發熱跑去殺人,為何我要發神經去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家中嗑藥喝酒?

“我再問一遍,這個女人跟你到底什麼關係?”張偉拍著桌上那死者的照片,拿檯燈徑直照向我的眼睛,弄得我頭昏腦脹。

小陶則坐在一旁默默地記錄,滿臉都寫著擔憂。

“這是你第二十遍問我了,我第二十遍告訴你,我不知道!”我內心越來越焦躁,張偉的急於求成和反覆盤問,帶來的隻是負麵效用,對整件案子非但冇起到正麵推動作用,反倒加深了矛盾。

此時縱然我真瞭解事實,也不願告之了,照這樣下去,我內心憤怒的全麵爆發隻是時間問題。

“你與死者生前縱慾,事後因某種原因發生分歧,死者趁你不注意,拿花瓶砸你,情急之下,你拿刀刺向死者,不想一刀紮中腹部要害,致使死者因失血過多而死。

緊接著你也昏睡過去,直到警察到場,為逃脫罪嫌,你開始佯裝失憶,想以精神失常而瞞混過去……”

“夠了,再給我胡謅小心我不客氣!死者是誰我根本就不認識,縱哪門子欲?請你小子說話負點責任!”我兩隻手捏著拳頭,恨不得立馬往這傻小子腦袋上掄一拳。

“現場到處都是關於你的證據,連床上都有,你還想抵賴到什麼時候?”他將一包證物使勁拍向了桌麵,震得整間屋子為之一顫,“法醫的鑒定結果出來了,上麵沾有你和死者的體液!”

一件用過的安全套被塑膠袋穩穩地裝著,在檯燈的照射下,還閃著晶光。

盯著它看的時候,我清晰地感到自己的雙臉為之色變,一股莫名的羞恥心燃燒起來,脹得我滿臉通紅,一直都以正人君子自稱的我,怎會做出如此無恥下流之事?這不僅是誹謗,更是惡意侮辱!頓時我的腦袋像爆炸了一般生疼,實在無法遏製自己掀桌子的衝動,我掄起雙臂,不費吹灰之力就托起了方桌,當著張偉和小陶的麵將之砸向牆角,“轟”的一聲摔了個七零八落,驚得二人連連倒退。

我一隻手就令上前勸阻我的小陶就犯,她被我掐著脖子,一臉驚恐。

見我已處失控的邊緣,張偉立即掏出上膛的手槍,一個箭步上前,槍口死死抵住了我額心。

“我知道你天生神力,不來三五個人根本製服不了你,但如果是子彈呢?我就不信你不怕!”

令我憤怒不已的是,張偉居然把我當作罪犯一般地對待,我的那些良苦用心簡直都餵了狗!我們相互瞪著眼珠,對視了良久,一直到兩名身材壯碩的同事推門而入,從後麵架住我的手臂,就像真的對待窮凶極惡的罪犯一樣。

趁張偉的手指稍有鬆懈,我大吼一聲,兩臂振揮,將倆壯漢甩了出去,一個和張偉撞了個滿懷,帶著他跌落在地,另一個飛向牆角另一邊,腦袋撞到牆上,不省人事。

這陣騷動引起了外麵的警覺,一時間,又陸續進來一幫穿製服的人,最後進來的是武都警署的最高長官——黃署長。

“黃署長,您怎麼來了?”張偉踉蹌地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襟,略顯慌亂地敬了個禮。

我才從憤怒中抽出理智來,黃署長就帶著那微微上翹的八字鬍死盯著我,眼神跟我那死去的父親一模一樣。

還記得當年,我纔讀小學,我爸跟黃署長就已經是形影不離的搭檔,後來我爸因公殉職,黃署長在他靈前慟哭,從此便留下了跟父親一樣的八字鬍。

“你們怎麼能對尹警官動粗?”署長神情緊繃,開始責備兩名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同事。

打小時候起,我就和母親相依為命,家中也因斷了收入而舉步維艱,那時候幸好有黃署長的支援,我才能被送入部隊。

因為身體素質優良,各項指標優異,有幸被選入特種部隊受訓,後來因某種原因回到武都,還是黃署長幫忙引薦,使我得以加入武都刑事科,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武都刑警。

可以說,黃署長算是我半個父親。

“不,剛剛是我情緒失控了,不關他們的事。

”我聳了聳肩,對我這種受過特種訓練的人來說,那種程度根本就不算“動粗”。

署長冇有接話,餘光瞟向了摔落地麵的那包證物,他撿起來掃了一眼,然後平靜地轉向我:“儘管現在各方麵都對你不利,但不要放棄,一切自有公斷,要相信你的同事,相信你為之奮鬥了十五年的組織!”他說話的時候,目光也瞟向在一旁沉默的張偉。

門關上以後,我聽見張偉在向署長做著彙報。

“署長,我向您保證,現在證據確鑿,一週之內,我一定要刨個水落石出,絕對秉公辦理,不姑息任何人和事……”後麵的內容雖然聽不到了,我也大致猜得出來。

他們已經把我當成殺人凶手來辦了,冇有多少斡旋的餘地。

我就這麼莫名其妙地於一夜之間完成了從捕手到凶手的轉變。

最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我在被扣上犯人帽子的同時,連我怎麼犯的事都不知道。

興許在他們眼裡,我這叫瞞天過海,裝傻充愣——吸毒犯慣用的伎倆。

十年來我都冇賣過萌,現在偶爾賣它一次,冇想到居然成了殺人犯。

未知的藥物,醉酒,滿屋子指紋,密室,用過的安全套,渾身是血的女人,半夜五點,重擊……張偉的解釋看似合理,且每一條線索都直直指向我,令我百口莫辯。

照這樣下去,搞不好連我自己都快被說服了。

-

發表時間:2024-05-13 09:34:1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