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這麼恐怖的嗎?

-

今天下午剛剛高考完

夏林所在的班級準備今晚一起出去吃一頓飯

俗稱謝師宴

將科任老師和班主任一起請到外麵集體吃飯

來來來

兄弟們

使勁喝

今天過後

咱們就再也見不到對方了

以後想聚一下都難了

在男生這一桌

一個男生站了起來

舉著酒杯說著

李何申

你喝醉了

快點坐下來

旁邊的一個男生見到這場麵趕緊起身用手按著李何申的肩膀

我冇醉

我還可以繼續喝

李何申用另外一隻手拍開肩膀上的手

麵紅紅的說著

還冇醉

我差點就醒了

就差在地上打滾了

夏林看著著個同學內心想著

隨後便拿起酒杯麪帶笑容著和周圍的同學喝起了酒來

那位已經醉了的娃還在囔囔著說著

我冇醉

之類的話語

這謝師宴吃了大概兩三個小時便結束了

夏林和他的幾個好兄弟一起攙扶著回學校

夏林

你以後想乾啥啊

其中一個叫做周笑的男生問著夏林

我也不知道啊

走一步算一步吧

況且現在纔剛剛考完高考

我也不想想那麼多

夏林一邊攙扶著著幾個幾乎不省人事的人

你成績一直都很好

可以上個好大學的

周笑繼續說著

希望吧

希望吧

夏林漫不經心的回著

你能一個人扶著林項回賓館嗎

夏林看著眼前不遠處他們提前訂好的賓館問著

可以啊

你先回你的宿舍吧

周笑看了看不遠處的賓館

好吧

以後有空咱們仨再出來玩

聽到周笑的話後

夏林說了一下

隨後便找了條路向著自己在外麵租的房間走去

看起來有點遠啊

要不叫輛車吧

算了算了

還是走路吧

幸好我冇和多好

夏林抱怨了一下後繼續走著

此時的街道燈火通明

周邊的婚紗店

鞋店還有一些餐飲店還在營業著

和夏林老家冇法比

夏林老家一到晚上

點左右就冇什麼人在街上了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

夏林就走回到了自己在外麵租的房子了

向房東打了聲招呼之後就上了樓

真舒服啊

夏林開了門後

習慣性的將門反鎖後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了

不知不覺中

夏林就睡了過去了

啊啊啊啊啊

隔壁傳來了令人不安的慘叫聲

但夏林並冇有覺得怎麼樣

隻覺得很惱火

隔壁的

你們瘋了吧你

夏林用力捶著牆壁

能不能安靜點啊

特麼的

大早上的就不能讓人睡個懶覺嗎

夏林接著喊著

啊啊啊啊啊

的聲音還在繼續的

有毒吧你們

你們這對小情侶剛剛成年就這麼玩了

咋滴

剛高考完就嗨起來了

夏林嘟囔著

原來

隔壁住的是一對情侶

和夏林一樣都是高三

也是剛剛高考完

平時夏林就時不時的見到他們膩歪在一起

你儂我儂的

咋滴

欺負我單身是吧

噁心的人類

夏林還在抱怨著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

突然間

夏林的手機響起來了

一看

原來是周笑打來的

乾嘛啊你

大早上的不睡覺

夏林喊著

夏林

你冇看報導嗎

出大問題了

特麼的

出現感染者了

電話傳來周笑驚恐的語氣

你怕不是看電視看多了吧

還感染者

你咋不說出現神仙了呢

聽到周笑的話後

夏林就更生氣了

大早上的開什麼國際玩笑

要不是因為大家關係很好

夏林都想直接掛電話了

真的

冇騙你

你看一下今天的新聞

周笑那驚恐的語氣繼續著

聽到這後

夏林倒是想看看周笑到底想乾嘛

便將通話介麵縮小了一下

直接就看到宏信上有著幾百條未讀資訊

用手指一按

最頂端的就是自己的班群

再打開一看

很多同學發出哭泣和恐懼的表情包

還有的是在討論著怎麼辦

也有一些是在說著害怕

無一例外

都散發著種種恐懼

看到這些後

夏林便退了出來

看了一下新聞

無論是在官媒還是其他媒體

全都是關於感染者的資訊

其中最新的一條資訊就是由官方媒體發出的

請各居民呆在家裡彆出去

政府會派出人員前來營救的

如有意外

居民可進行自救

防衛

一切以生命為重

看到著幾個大字標題

夏林完全相信了有感染者的訊息

官媒再一次發出來一條視頻

夏林順手打開一看

根據我國專家的研究得出

此次感染源是病毒

是一種未知的病毒因為氣候變化引起的莫名變異

隨後可以感染人類

目前得知的是

第一次感染在昨晚已經開始

第一次未受感染的居民不會因為呼吸而被感染

至於感染人數

目前未知

但可以告訴大家的是

請各居民關好門窗

保護好自己

要小心已經被感染的人類

這種人類攻擊力極強

幾乎違反了生理學結構

看到這個視頻之後

夏林馬上掛掉周笑的電話

臥槽

這麼恐怖的嗎

內心想著但手卻打電話給自己的爸媽

快點接啊

快點接啊

千萬彆出事了啊

夏林內心焦急著喊著

林子

咋啦

熟悉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夏林頓時鬆了一口氣

有人接電話就代表這家裡冇啥事

你看到新聞冇

我跟你講

你和爸好好待在家裡等待著國家的救援

哪都彆去

夏林焦急著說著

咋啦

林子

夏林的媽媽疑惑的語氣

記住我說的話

哪都彆去

我會好好的

說完夏林就掛了電話

夏林感覺頓時一軟

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因為他知道

他所在的城市人數極多

夜晚活動的人也多

況且

這種東西冇有什麼規律性

從這推斷出

在這座城市中

感染者極多

想到這夏林頓時就感覺到了絕望

不不不

不是這樣的

假如有一個感染者出現

攻擊性很強

那麼晚上在外麵活動的人幾乎都會被攻擊

被感染

再加上有一些是在家裡麵睡覺的

那感染者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多

想到這

夏林的瞳孔瞬間放大

整個人都感覺到被恐懼包圍

同學們

你們現在好好的待在你們的所在地方

彆出門

我大概算了一下

我們所在的城市

幾乎淪陷了

感染者極多

夏林想了想最後還是撤回了這條資訊

同學們

好好待在自己的現在的房間

那都彆去

等待著救援

最後夏林改了一下

便發在了班群上

夏林不斷深呼吸

使勁使自己淡定下來

快想辦法啊

快想辦法啊

夏林內心焦急著

雙手不安的抓著頭髮

感染者

感染者

感染者

會死的

我還冇上過大學呢

夏林腦海中的思緒混亂

會死的

會死的

會死的

夏林的語氣不斷變化著從恐懼到一絲絲的開心

眼神從絕望慢慢轉變成希望

對啊

會死的

感染者也是會死的

感染者也是一種生命形態

是生命就會死

就可以被殺死

就可以被毀滅

要不然官方也不會說救援

夏林開心的說著

但問題是怎麼殺死

用火

記得以前看的那些電影

隻要砍頭就冇的了

可是

我怎麼可能可以把一個人的頭給砍了

或者爆頭啊

我又冇有

夏林說著說著便停住了

眼睛盯著自己課桌上的那兩把從某寶上買的劍

記得這當時是高一得了獎學金買的

順便還買了一本劍法來練

畢竟哪個少年冇有一個大俠夢啊

最後

硬生生的將那本劍法裡麵的東西全學會了

幸好成績還不錯

要不然肯定會被夏林的爸媽毒打了

算起來

我好像練也有兩年了吧

練完之後還上網找了一些殺招來著

以前就是想練練裝一波

冇想到現在卻又用了起來

夏林自嘲了起來

幸好當時挑了比較貴的

冇買那些便宜的

貴點的應該質量好點吧

冇那麼容易斷吧

夏林想了一下便開始迷惑了起來

他可是知道某寶的東西出了名的假

但是現在這開局一把劍

全城那麼多感染者

我特麼怎麼活啊

夏林悲哀的說著

特麼的

拚了

活不下去也得活

官方能不能進來救援都是一回事

還是得靠自己

夏林堅定這看著外麵

外麵的天空和平時差不多

一樣的藍

就像昨天一樣

但從今天開始卻不一樣了

-

發表時間:2024-05-13 16:05:4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