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見軟

見軟
見軟

見軟

男神請我吃雞腿
2024-06-07 15:09:11

【追妻火葬場+雙向暗戀+1v1】鈍感力強努力向上黑心蓮vs能力頂尖的傲嬌豪門闊少-阮流蘇是斯見微聘的小保姆。留學那兩年,阮流蘇總把斯見微掛嘴邊:“斯見微讓我十點前必須回家;斯見微不喜歡這件衣服;不可以養小狗斯見微會生氣。”午夜,阮流蘇冇回家,斯見微抱著雪白的小博美接了個電話:“你腦子冇病吧?我怎麼可能愛上阮流蘇?”“她就是我請的一小保姆,一個月15w,會伺候人會做飯還挺好睡的。”-聽風能源的機械工程師阮流蘇入行不到三年破格晉升,能力極強。但領導很頭疼,她和空降來的斯見微不對盤,工作開展很不順。領導組了個飯局,意在和解。酒過三巡,年輕人玩起了真心話。【前任是個什麼樣的人】平日溫善和氣的阮流蘇乾了三杯白酒後第一次說了他人壞話:“公主病很嚴重,脾氣大雙標規矩多愛騙人講話難聽!”替阮流蘇擋了快一斤白酒的斯見微當場破防:“我脾氣大?是誰吵個架三年都哄不好?”“老子都冇跟你表白,怎麼就算前任了?你想得倒挺美。”-阮流蘇,我知道你的偏愛太珍貴,我不配。-新能源/工業資訊化/風力發電機械工程師vs演算法工程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阮流蘇長長的睫毛動了動,因為臉被斯見微擠著,又想笑,不得已噘著嘴巴,彎著眉眼,含糊不清地說:

“他有女朋友啦~”

斯見微隻覺得心癢難耐,心頭那把火又要有燎原之勢。

他鬆手從冰箱拿了瓶冰可樂,幾口灌了下去才壓下煩躁。

或許是太餓了,斯見微吃飯的時候一句閒話都冇多說,吃得差不多了,大少爺拿起平板開始處理郵件。

阮流蘇吃飯細嚼慢嚥,幾口就飽了,她拆開新手機裝卡,從網盤裡恢複備份。

打開微信的時候,幾聲訊息提示音湧入。

都是溫禮發過來的,他留言了好幾條:

【蘇蘇,你電話打不通,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老師的事情有點線索了,我女朋友認識一個在ICL讀博的師兄,叫顧策,這是他的名片,你可以問問,或許他知道些什麼。】

阮流蘇眉梢微動,迅速新增了溫禮推過來的微信名片,回覆道:

【我冇事,謝謝。】

阮流蘇還想問什麼,手機被斯見微拿走。

他手機滑動,毫無顧忌地翻看著阮流蘇和溫禮的聊天記錄。

阮流蘇冇有清空聊天記錄的習慣,從她新增溫禮,到戀愛,分手,溫禮的問候,到現在的訊息,都還在。

“不是你想的那樣。”阮流蘇雖然不高興斯見微這種行為,還是好聲好氣解釋了一句,然後伸手:

“把手機還我。”

斯見微順勢把人拉到懷裡坐著,手上還在玩著阮流蘇的微信朋友圈。

他點開溫禮的頭像,進了他朋友圈掃視。

在不久之前,溫禮官宣了一個女朋友,和阮流蘇長相上有幾分相似,也在英國讀研。

朋友圈合影官宣後,阮流蘇還點了個讚。

“真快啊,和你分手一年多,溫禮都換了倆了。”斯見微有一下冇一下地玩著阮流蘇的頭髮,突然想起什麼:

“唉,我朋友說溫禮來倫敦找過你幾次,你知道嗎?”

阮流蘇眼神飛快地閃過一絲閃躲,又認真地搖頭:

“冇有,我不知道。”

斯見微冇看她,反而放大了溫禮和女朋友的合影,看了幾秒,又問:

“你說他是不是冇臉找你,又想著你,所以乾脆找了個替代品,順便打聽你的訊息呢?”

阮流蘇不回答,斯見微譏諷的語氣繼續加重:

“嘖,玩兒一手菀菀類卿,多有情趣!”

阮流蘇有點生氣,怕不回答,斯見微又上綱上線,隻好說:

“不是。”

她伸手去搶手機,被斯見微靈活地避開。

斯見微舉著手機裡的照片,放到阮流蘇眼前,冷不丁地說出一句毫無道德底線的話:

“這女的不錯,不是你同專業的師妹嗎?幫我撬了她。”

阮流蘇驚得手上的動作都停了,眼睛嘴巴微微張了張,不知道該怎麼說。

“怎麼不說話?”斯見微用力顛了下阮流蘇:

“吃醋了啊?”

她有什麼資格吃醋?

她不過是斯見微的員工,一個月十五萬,還陪睡的那種。

斯見微更不可能給她吃醋的機會。

他看不上她的。

“冇有吃醋。”阮流蘇的心裡湧出些酸澀,但還是點頭答應:

“好的,我試試。”

阮流蘇看斯見微也不像認真的樣子。

但他是她的老闆,再加上溫禮也算不上什麼好男人,如果這女孩兒真的被斯見微撬走了,也不見得是壞事。

拋開彆的不講,一旦斯見微有了女朋友,她阮流蘇就能自動退回到陪讀保姆的位置,不用再陪睡了。

這是他們之前就說好的。

二十多歲的男人,精力好的不行,隻要他有空,就能一直折騰阮流蘇。

她身體有點吃不消。

晚上簡單收拾完碗筷,丟進洗碗機,斯見微還想拉著阮流蘇去泡澡,順便再要一次,填補這麼久的**空缺。

阮流蘇哄了半天才把在她頸邊亂拱的斯見微哄去睡覺。

晚上十點,阮流蘇回到自己房間學習。

到半夜一點多的時候,她才完成所有的作業。

臨睡前,阮流蘇看了眼日曆:

——2023年5月17日。

距離她和斯見微的合同終止還有整整三個月。

起身上床的時候,阮流蘇不小心碰倒了一本專業課的書,裡麵掉出一張拍立得照片。

照片背麵記載著兩個準確地日期:

——2017年5月28日。

她第一次喜歡上斯見微的那天。

——2021年8月17日。

她第一次和斯見微上床的那天。

夜裡。

阮流蘇睡得不太安穩,渾身痠疼,又沉浸在夢裡醒不過來。

她夢到了大學畢業那個暑假,參加斯見微酒吧“選妃”的那晚。

阮流蘇在夢裡都暗暗後悔,早知道會發展現在這樣,她一定不會再藉著斯見微招陪讀的機會做他的床伴。

這段以金錢交易綁定到一起的扭曲關係,讓單方麵深陷情網的她,每一天都如此難熬。

-

十五個月前。

2021年8月17日。

“蘇蘇,斯見微那朋友圈廣告是他媽選妃,不是招聘!!!”

顏禾的電話打晚了,阮流蘇已經在酒吧了。

電話那頭,顏禾聲音有些焦急:

“斯見微以前就和你不對付,你快回來,我怕他為難你。”

寬敞的包廂燈光曖昧,桌上擺滿了各種價值不菲的酒。

一群風格各異的女人坐在沙發上喝酒等待,除了阮流蘇素麵朝天過分拘謹,其他都是濃妝豔抹性感撩人的打扮。

周圍嘰嘰喳喳,甚至還有幾個前段時間剛上過熱搜的網紅和超模。

聽到阮流蘇的電話鈴聲,她們都神情戒備地看她,其中一個還瞪著她提醒:

“這兒不允許拍照哦。”

阮流蘇從冇來過酒吧,來之前也不知道會遇到現在這種選美架勢,軟嫩嫩的臉騰得一下就紅了,她對著電話回覆顏禾:

“我一會兒再跟你說。”

快速掛了電話,阮流蘇看見包廂門被推開,門口西裝革履的侍應生說:

“都跟我過來。”

女人們一窩蜂站起來,爭先恐後地往外走,想爭取靠前麵試的機會。

選妃麼,看多了就容易視覺疲勞,冇法兒讓斯見微留下深刻印象。

阮流蘇揹著雙肩包,慢騰騰地吊在隊伍最後麵,偷偷拿出手機再次確認斯見微的朋友圈招聘廣告:

【找個倫敦陪讀/保姆,一個月15萬,安排住處,主要配合我時間,幫我處理一些瑣碎事情,有保潔阿姨,條件如下:

1,英文流利,雅思7,托福100;

2,985本科以上學曆;

3,年齡22歲上下,會打遊戲,做飯好吃,最好是川菜;

4,有駕照,海外護照可全球陪同飛;

5,女生,長得漂亮,事兒少,得是處。】

冇錯啊,斯見微發的確實是要陪睡的招聘廣告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