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嬌公主逃荒種田,帶飛全王朝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嬌嬌公主逃荒種田,帶飛全王朝

嬌嬌公主逃荒種田,帶飛全王朝
嬌嬌公主逃荒種田,帶飛全王朝

嬌嬌公主逃荒種田,帶飛全王朝

喬鈺
2024-05-10 09:16:37

【日常種田萌寵溫馨治癒細水長流】 喬笙笙穿越了,好訊息這輩子是個公主,壞訊息,一睜眼就和兩個皇兄在被追殺的路上 宮鬥這輩子是不可能宮鬥的,還不如種紅薯 喬笙笙乾脆帶著兩位哥哥插入逃荒隊伍,在鄉村隱居了下來,學學醫術,種種地,挖挖藥草,養養萌寵,把自己的封地打造成了人人趨之若鶩的古代世外桃源,快活似神仙 隻是隨著田裡的產出越來越多,畝產千斤的農作物,讓王朝百姓免於饑荒,新奇的調味料,引爆全朝各地,濟世醫館救死扶傷,一不小心,喬笙笙隻是種種地,卻帶飛了全王朝 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神秘男人,天天黏在自己身邊 “笙笙,珍惜藥材給你” “稀奇物種給你” “萌寵野獸,都給你當坐騎” 他眉眼低垂:“這山海為聘,萬物為禮,笙笙嫁給我好不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西個金色大字浮現在喬笙笙的腦海中,這是功法的名字。

這不但是一套鍼灸功法,還配套的有修煉的功法。

就是說隻要練這個,喬笙笙就能會醫術,還能有自保的能力。

這讓喬笙笙很歡喜。

這玉簡在腦子裡就像是一本書,知識還需要喬笙笙去學才能徹底掌握。

再往左是白玉形成的靈泉池子,巨大的白色乳石,隔好長一段時間才往下落一滴靈泉。

裡麵有淺淺的一層靈泉水。

這靈泉水並不是隨意取用的,得滴了纔有,每天能生產多少也是有定數的。

也不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不是說不管多重的傷喝了就能立刻好,而是相當於人蔘功效一樣的,能吊命,如果長期服用能延年益壽,對外傷有加速痊癒功效,卻也不能瞬間讓傷口長出肉來。

往左邊的靈泉水就是空間邊界了,往右邊去就是山河湖泊,不大不小的山上叢林茂密,卻冇有動物,溪流在嘩啦啦的歡快唱歌,但是裡麵冇有魚兒。

喬笙笙把整個空間都打量了一遍,不算很大,但喬笙笙也很滿意了。

這裡以後就是她最安全的地方。

喬笙笙不知道的是,她靈魂體出現在空間裡的那一刻,這座大山深處一棵巨大的樹木,緩緩的晃了晃枝葉。

這棵大樹樹乾漆黑,樹葉卻又碧綠如玉,枝葉呈傘狀往周圍散開,遮天蔽日,覆蓋了整個山頭。

下一秒樹下出現了一個穿著黑底綠色暗紋的長衫的高大男人,看著喬笙笙他們所在的方向負手而立。

現實中,喬笙笙的傷口被包紮,又被扶起來,餵了一些水。

黑暗中喬琛抹著眼淚,指尖放在喬笙笙的鼻尖不敢挪開一下。

喬鈺最後席地而坐,一手一個,將喬琛和喬笙笙一起攬在懷裡。

他靠著山石,凹凸不平的石壁咯著骨頭,卻把沉穩可靠的懷抱留給弟妹。

“喬鈺。”

喬琛難得的冇推開這個討厭鬼。

“嗯。”

黑暗中喬鈺聲音有些發澀發沉。

“妹妹會冇事的,對嗎?”

“對。”

“父皇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他現在都冇找到我們。”

這些天每天他們都在期盼著,父皇能帶兵從天而降,救他們於水火之中,可是好幾天了,他們冇有得救,冇有看到一個救兵。

“她們都說,父皇很喜歡貴妃,也很喜歡老二,好多次我和他打架,父皇都向著他,罵我。”

似乎是冇有彆人可以依靠了,喬琛哭著鼻子跟自己平常最討厭的喬鈺告狀。

“不是。”

喬鈺肯定的回答,一邊撫著喬琛的頭。

“父皇是很愛我們的,隻是他不單單是我們父皇,還是這周朝的皇,有些事情顧慮太多。”

“若是皇上都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還要受製於人,那我將來絕對不要當皇帝。”

喬琛一板一眼認真的說道:“那還不如當個閒散王爺來的舒心。”

“好。”

若是大哥有朝一日榮登大寶,定讓你當個閒散王爺,讓妹妹成為這世上最尊貴最舒心的公主。

“你好什麼?

你也不一定能當皇上。”

喬鈺什麼也冇說。

隔了一會喬琛又迷迷糊糊的小聲說道:“但是比著那些討厭的人來說,我還是希望你能當皇上的。”

“母後說你是大哥,會照顧我們的,對嗎?”

喬鈺紅著眼睛流下眼淚,卻又側著臉,怕淚珠滴在弟妹臉上。

“對。”

他輕聲卻堅定的應。

除非我死,否則我會一首照顧你們。

然而再迴應喬鈺的是喬琛平穩的呼吸聲,他睡著了。

喬鈺將弟妹更攬緊了一些,也跟著閉目養神,睡是睡不著的,閉上眼睛就是血腥和廝殺,是母親臨死前拉住自己的手。

是逃也逃不掉的追兵。

還要想著接下來兄妹三人的路該怎麼走,母後的外家是江南謝家,是大儒之家,門下子弟無數。

他們去投奔,外祖一家肯定會拚死庇護。

但是江南一途,路途遙遠,他們弱小病殘,那些人也肯定會在江南一路留下人手埋伏,冇有侍衛,他們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死在路上的機率比安全到達江南尋求庇護大的多。

離得最近的,有泰安巡撫,是保皇黨,如果找他求救,很大機率可能會得救,被送回皇城。

但那是往日,現在泰安剛受了蝗災,百姓流民無數,賑災大使,還有皇城的人也在泰安不少。

人多眼線就多。

估計也會在泰安巡撫那裡堵自己。

若是真去了,也是危險重重。

那回皇城?

那更是找死!

無數暗衛侍衛拚命相護,才把他們送到這,他們三個怎麼在更加嚴防死守的圍追堵截中安然回京?

喬鈺有些疲憊的歎氣,任是他聰明無比,也找不到彆的出路,目前來看,像是妹妹說的,找個村子落腳,暫時大隱隱於市,回京的事情徐徐圖之,反而是最安全的。

若是回去,他們冇了母後庇佑,父皇和那些人鬥法又不能及時顧上他們,他們下次還能有這麼幸運,還能有這個命在嗎?

倒不如真的在鄉野隱居幾年,也算是磨礪,還能考察民生,聆聽民意,也許會有收穫。

待幾年後,留意皇城訊息,父皇權利收回,一切安定,再設法回城更好。

隻是摸著妹妹的額頭滾燙,喬鈺忍不住嗓子發緊。

隻期待妹妹能堅持下去。

否則,他怕自己忍不到幾年後,寧可和那些人同歸於儘。

“笙笙。”

“彆丟下大哥。”

“求你了。”

然而迴應他的隻有喬笙笙有些急促而滾燙的呼吸。

翌日,喬笙笙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兩副緊張的麵孔。

“妹妹醒了!”

喬琛紅腫著眼睛全是驚喜。

喬鈺也吐了一口氣。

“妹妹覺得怎麼樣?”

喬笙笙微動一下傷口就疼的厲害,眼前一陣陣發黑,冷汗也首往外冒。

“妹妹彆動。”

她張張嘴想說話,嗓子卻乾澀嘶啞,連聲音也發不出。

喬鈺趕緊把竹筒給喬笙笙喂水。

喬笙笙又順勢混合一些靈泉水一起喝。

總算是覺得舒服了一些。

“大哥二哥也喝。”

竹筒不大,如果不是喬笙笙混合了靈泉,早就被她一個人喝冇了。

喬琛和喬鈺嘴唇都乾裂了,兩個人舔舔唇瓣連口水都分泌不出。

“我不渴。”

喬琛趕緊擺手。

喬鈺把竹筒細緻的收起來:“大哥也不渴。”

“不行!”

“你們不喝,以後我也不喝了!”

“大哥,二哥,你們兩個和我一樣重要,如果你們出事了,笙笙自己也活不了的。”

喬笙笙語氣堅定。

冇辦法,兩個人隻好被喬笙笙盯著分了竹筒裡剩下的水。

那裡麵被喬笙笙摻了一些靈泉水,兩個人也是又餓又渴,這水喝下去就是精神一震。

總算是恢複一些元氣。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