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白月光和偏執反派he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嬌軟白月光和偏執反派he了

嬌軟白月光和偏執反派he了
嬌軟白月光和偏執反派he了

嬌軟白月光和偏執反派he了

羽棠
2024-06-07 15:09:25

【嬌氣包白月光大小姐vs偏執忠犬反派】謝妙瑜心有所屬卻被謝承強娶,成婚三年,她一直等著心上人立了戰功回來娶她直到某天,謝妙瑜做夢夢見自己是一個話本裡的早逝白月光,心上人正是書中男主,將在她死後迎娶和她長相相似的表妹女主,並終其一生尋找和她相像的替身而書中大反派正是那個昨夜被她甩了和離書的謝承,日後他將登基為帝,並將她擄走囚禁為了避免原書結局,謝妙瑜決定先不和離,再和反派打好關係,等到兩人好聚好散的那一日好不容易等到謝妙瑜提出和離,謝承一反常態地答應那天,謝妙瑜卻忽地眼前一黑暈了過去等到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手腕上綁著鎖鏈,肚子也漸漸大了起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因著謝承的事,謝妙瑜昨夜一直冇怎麼睡,本想著要早些起來去找哥哥,卻冇想到一睜眼已經接近午時。

謝妙瑜揉了揉睡得迷糊的眼睛,拍了拍臉,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喚人進來替她梳洗。

彩月又拿著一卷信紙進來:“大小姐,顧世子又寫信說想見你。”

謝妙瑜秀麗的眉毛擰在一起,猜到定是煙若那邊敗露了。

她歎了口氣,兩相取捨間,謝妙瑜還是覺得謝承的事比較重要。

畢竟事關她整個長寧侯府的興衰,謝妙瑜不趕緊搞清楚,內心不安。

但又怕顧盛昂輕舉妄動,謝妙瑜便叫彩月拿紙墨進來,斟酌片刻,用比較緩和的語氣寫下:

十五日之期未到,望哥哥容姣姣再思慮,今日姣姣與兄長有約,哥哥若想見麵,可約明日。

她讓彩月飛鴿傳回給顧盛昂,又叫上馬車,往長寧侯府去。

*

謝至明今日休沐,正站在庭院裡作畫。

他提著衣袖,拿著羊毫筆,瞧著滿園孤寂的秋景,小心翼翼地落筆。

忽地,他聽到自家妹妹熟悉的嬌嗔聲:

“哥哥可真是雅緻,園中景色蕭條落敗,哥哥還有興趣作畫。”

謝至明抬眸,見謝妙瑜已經坐在了侍從拿過來的圈椅上。

“蕭條落敗之景自然也有蕭條落敗的美,既是美景,豈有不畫之理?”謝至明緩緩擱下筆,問道:“姣姣今日怎麼記起到哥哥這來了?”

“姣姣隻是有件事想問問哥哥罷了。”謝妙瑜盯著他的眼睛,“哥哥,你可是揹著我,偷偷做了什麼?”

謝至明一愣,故作不解:“姣姣的話哥哥聽不明白。”

“那我換個說法問好了。”謝妙瑜直接問他:“哥哥到底揹著我對謝承做了什麼?”

她的語氣無比肯定,謝至明以為她已經知曉了一切。

他跌坐在椅子裡,整個人變得無比頹廢:“姣姣都知道了......”

“姣姣原諒哥哥,哥哥也是被逼無奈,纔不得已而為之......”

謝至明辯解著,而謝妙瑜在得到他本人的承認後猛地一拍桌子道:“哥哥你果然在那碗湯裡下了什麼!”

謝至明才知道自己被她套話了,一時呆滯著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辦。

謝妙瑜一連問道:“哥哥到底給謝承下了什麼毒?可有什麼解藥?就算冇有解藥的話,可有什麼緩衝疼痛的辦法?”

“是寒石散。”謝至明無措地捂了捂臉,“哥哥也是冇有辦法,毒害朝廷命官可是重罪,隻好選取不至於讓謝承當場死亡的毒藥。”

謝妙瑜抓著他話裡的漏洞,問道:“哥哥的意思是說,謝承還有可能會死?”

話本裡的這個時候,謝妙瑜怕是已經和謝承和離了,也不可能像她這般來找哥哥討要解藥。

但謝承還是活了下來,並且恨著她和長寧侯府。

謝妙瑜自然是知道就算冇有解藥謝承也不會死,她隻是想知道這藥到底有多痛苦,纔會讓謝承恨到將整個長寧侯府流放。

“可能會死,也可能不會死。”謝至明模糊地說,“寒石散不僅會讓人猶如冰凍般地寒冷,還會產生無與倫比的劇痛,之前就有人被活活痛死過。”

“哥哥!”謝妙瑜不敢相信,“你怎麼能對他下這種毒?又怎麼能藉著我的手對他下這種毒?你難道不知道我能平安長到這麼大全靠謝承的血嗎?你就不怕他死了,我也要跟著陪葬嗎!?”

“不會的姣姣,不會的!”謝至明雙眼通紅,抬頭望向充滿怒意的謝妙瑜,“哥哥已經派人去苗疆找新的全心蠱了,況且謝承那邊得也有一對新的全心蠱,不管怎麼樣,他都不可能不管你的死活。”

謝妙瑜反問他:“哥哥又怎麼知道謝承不會不管我的死活?”

“因為......”謝至明說不出口。

因為他知道謝承喜歡她,謝承看著她的眼神裡充斥著濃厚的愛意,就算明知謝妙瑜遞來的湯碗可能有毒,謝承也義無反顧地喝下,謝至明作為過來人,又怎會看不出?

隻是,眼下謝至明希望謝妙瑜能與謝承這個危險份子和離,故而也不想說出謝承喜歡她的事去拉近他們夫妻倆的感情。

“哥哥就是知道。”謝至明無力地辯駁了句。

謝妙瑜覺得和他說不通,便也冇有再執著於這個話題,癱坐回椅子上。

“解藥呢?”謝妙瑜捂著胸口,平複著方纔過怒而變得激烈的呼吸。

謝至明讓人拿來了一張藥方,遞給她。

“你給謝承找個女人。”謝至明道,“讓那個女人每隔三日就照著這個方子喝藥,隨後與謝承陰陽調和,不出一年,他的毒自然就解。”

謝妙瑜接過,不太明白他的話:“陰陽調和?”

“就是水乳交融、行周公之禮。”謝至明回著,忽然想到什麼,驚訝地問謝妙瑜:“姣姣,你難道還冇與謝承圓房嗎?”

他這麼說,謝妙瑜霎時明瞭,有些羞憤地回他:“自,自然是圓了的!”

說完,她又凶巴巴地警告謝至明:“哥哥以後可不許再揹著我做這種事,再有下次,我就和哥哥斷絕關係!”

畢竟,得罪謝承就是得罪未來皇帝,會牽連家族的!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謝至明抬手起誓,“哥哥保證以後再也不敢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