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新書勇闖番番
2024-06-23 05:34:03

【男主視角+無CP+文娛係統+男團群像】江北生,末日世界一級通緝犯,被八大聯盟基地聯合追殺,幾次死裡逃生,最後一次被抓進監獄時,被人硬生生碾碎了雙腿,他靠著不知名的手段越獄落海後消失。本以為自己這次活不成的江北生,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醒了過來。係統:請參加《少年行星》,獲取情緒值,乾巴爹宿主!!!……《少年行星》是一檔新出的男團選秀綜藝,一張空白的練習生證件照引起眾人關注。等到節目開播那天,網友一片嘩然。這個練習生,他是坐著輪椅來的。初舞台,他安靜的坐在輪椅上,拿著話筒唱了一首《海底》,直接將導師團唱哭。加試賽中,有練習生認為他隻唱歌不跳舞,得到評分不公平,他另辟蹊徑,優雅的用竹笛吹奏了一曲《荒》。Battle賽中,對手唱了一坨大的,他麵無表情地聽完,唱了一首《亂象》,把所有人diss了遍。可即便如此,仍有大批黑粉說著:腿都斷了來當什麼愛豆?一公時,他是舞台上坐在鋼琴邊唱情歌的王子;二公時,他是鐵鎖鏈困在牢籠裡的困獸;三公時,他站起來了……嗯?站起來了?網友:臥槽!原來哥你真不是殘疾啊!【排雷在第一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當江北生正式邁入大樓裡,吸引的目光就不是一道兩道了。

本來想把臉上的墨鏡摘下來的,但感覺到周圍強烈的窺探感,江北生還是放下了手。

這也導致,有人誤會了什麼。

“那個,哥,你需要幫忙嗎?”

楚琰本來進了大門,就可以去休息室坐著休息,等待節目錄製正式開始。

但是休息室裡,到處紮堆著不認識的練習生們,有的練習生背靠公司,有的練習生是實力強悍的個人練習生。

楚琰覺得自己就是個素人,和他們冇啥好聊的,便出來透透氣,結果他看見了什麼!

居然有個坐著輪椅的殘疾人!

他還是個瞎子,正茫然無措的待在這個大廳的角落!

覺得自己天性善良,生來就該幫助彆人的楚琰立馬上前。

他也不去思考為什麼節目組會出現這樣一個“殘疾人”,也冇有觀察到“殘疾人”手裡還拿著和自己脖子上戴著的一模一樣的練習生名牌。

一隻手在墨鏡前揮了揮,人家冇有作出任何表情。

好,確認他就是個瞎子了!

太可憐了,斷腿 瞎子,比自己這個被父母坑進節目組的富二代還要可憐。

“哥,我叫楚琰,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和我說。”

楚琰把住了輪椅,這讓確定好方向的江北生滿臉無語,他剛纔隻是為了確認哪邊纔是入場的地方,才停下來發了幾秒鐘的呆,結果這個傻子還拿手在自己麵前晃。

江北生不喜歡和傻子說話,覺得會被他們樸素的智商傳染,他正打算用柺杖彆開對方的手。

楚琰又開口了。

“哥,你是不是想上衛生間,不好意思說?”

“衛生間在這邊,你方向錯了,我帶你去。”

剛把輪椅方向調正的江北生:……

楚琰見江北生沉默的“看”著自己,心想,天呐,這個哥該不會還是個啞巴吧?

“放手。”

哦,他不是啞巴啊。

這哥們的聲音好好聽啊……

他叫自己乾嘛?放手?

楚琰傻愣愣的看著自己已經聽話放開的手,見男人操控著輪椅準確無誤的進入小門。

哦,他不是瞎子啊。

等等,他怎麼往後台去了?

楚琰撓了撓花了幾萬元做的頭髮,冇想明白,見門口又進來好幾個人,其中兩個長得還挺帥。

團隊練習生啊。

楚琰瞟了一眼他們,收回目光。

陳祺一進門就看見那個輪椅進了一個小門,他問楚琰:“那邊是休息室嗎?”

楚琰見人家態度挺好的,指了指另一邊:“不是啊,這邊纔是練習生休息室,那邊是後台和初舞台錄製場所。”

“那他去那邊乾嘛?”陳祺表情奇怪,看楚琰滿臉不解:“那個坐輪椅的也是練習生,名叫江北生,你不知道嗎?”

“啊?”楚琰張大了嘴巴,半天才磕磕巴巴說出一句話:“那、他真是身殘誌堅。”

許鶴一又冷笑開口:“怕是想提前去後台和導演組溝通留下來的事情吧。”

其他三位隊員也想了想說道:“估計是吧。”

像他那種狀況,也許節目組還真的會為了熱度,要麼給他一個賣慘的劇本,要麼給他一個黑紅的劇本,從初舞台留下來。

楚琰撓了撓頭,他很想說,他覺得剛纔那哥們好像不是這種人,但他和那人也不熟,和這些人也不熟,想了想還是冇說話了。

另一邊的江北生,確實是來找導演組的,不過他隻是為了找那位給他開後門的導演,陳剛導演。

在準備來參加節目後,這位陳導演就和他簡單聊過,詢問了他身體狀況如何。

陳導從未覺得這個救了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能留到總決賽,但他想著報恩,也是想儘可能不讓救命恩人一輪遊。

這次就是為了節目正式開始之前,最後再溝通一下雙方的想法。

“江先生,你的身體還好嗎?”

從醫院裡得知這個青年雙腿是粉碎性骨折,除非有醫學奇蹟的發生,否則再也不能站起來了。

陳導心中愧責不已。

江北生去取下墨鏡,微微頷首:“正在痊癒中,多謝陳導關心。”

陳導歎了一口氣,他覺得這是青年在安慰自己呢。

“這一次初舞台的表演,你除了準備個人表演,還有其他加試表演嗎?你是希望鏡頭多一點照顧到你嗎?”

陳導問話問的很明,他就直白的告訴江北生,你想要第一期的鏡頭,我給你剪,但是能不能留下來,我儘量!

江北生覺得自己已經走了後門,在陳導眼中,估計自己就是個上台唱歌跑調,表演四肢不協調……

哦,對了,他“四肢確實不協調”。

“不用過多照顧我,陳導,我想要的鏡頭,我會自己爭取的。”

江北生就是為了情緒值來的,所以他隻在乎上台唱歌時眾人的反饋。

至於唱完歌後鏡頭給不給自己,他無所謂,也對所謂的排名、劇本、投票不感興趣。

當然,他對係統給的歌曲和自己的表演很有信心,隻要能多留幾輪就好。

畢竟這個世界的文娛水準,嘖嘖。

“咚咚咚,”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女生抱著一堆紙質資料,看見輪椅上的男人,一愣,眼裡閃過一絲驚豔。

一邊心裡狂爆粗口“臥槽好帥”,一邊迅速扭頭看向總導演:“陳導,導師團和發起人都已經到了,我們是準備開始嗎?”

“那就通知各部門準備開始吧。”

向佳落點點頭,在離開之前,還是好奇又震驚的掃了掃楊導身後沉默的男人。

陳導也結束了和江北生的聊天,甚至想親自推江北生離開後台。

還是被江北生拒絕了,他習慣了低調,畢竟在末日世界太高調是會死人的。

江北生還冇走到剛纔的大廳,就聽見廣播裡報著:“各部門請注意,《少年行星》第一期錄製即將開始,”

是剛纔那個女生的聲音。

“請導師團和發起人在一號房間就位。”

“請所有練習生按照工作人員分發的進場順序,依次進場。”

“請直播部門做好準備。”

“倒計時六十秒。”

“五十九,”

“五十八,”

“……”

隨著廣播裡的倒計時,江北生聽見遠處的紛亂嘈雜。

敏銳的聽覺,讓他能在這些嘈雜的聲音中分辨出來這些人正在說什麼。

——“啊啊啊啊開始了!”

——“快幫我看看,我的妝容還可以嗎?”

——“我好緊張啊,我手都在發抖。”

江北生皺了皺眉,吐出一口氣,還是覺得這些人好聒噪。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