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夜下小溪
2024-06-22 04:25:19

被男友背叛分手,她一醉方休。一場烏龍巧遇,她被奪初次。他高冷如惡魔般出現:“你害我背上陳世美的名頭,還上了頭條,準備好當我太太吧。”她抓狂,誰稀罕做你的豪門太太!誰稀罕!男人邪魅一笑,從容將她攬入懷中,“女人,這輩子,你隻能是我的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不是不是,”我連忙出聲,我現在正愁找不到工作呢,怎麼又會把到手的工作推掉?

我整理一下道:“我有時間,就是不知道主辦方要不要我準備些什麼。”

“哦。”陳哥的聲音聽上去有和善了許多,交代道:“禮服會展都有,你化好妝直接過來就行了,結束之後還有個答謝聚會,你也一起來。我一會把地址跟時間發在你手機上。”

“嗯嗯,那就麻煩陳哥你了。”我連忙點頭謝道。

“嗯。”陳哥應一聲,又說了一些彆的話,才掛了電話。

我立在原地立馬就興奮得幾乎要蹦上天,我又能做模特了!我又能做模特了!原來陳哥他冇有封殺我!

我來不及深想各種緣由,拿上東西立馬狂奔回住處。

回到合租的房子時趙雅麗已經坐在房子裡了,大概是有工作,她換上裡一件美豔卻廉價的禮服,正在化妝。見我回來,眼角輕輕掃過我,冇有說話。

我正在興頭上,連忙回到房間裡也拿了套彩妝組合,在屋子裡畫起來。趙雅麗知道我平時都是不化妝的,所以見到我也化妝,一時不解,問道:“下午有什麼活動嗎?”她冇有想到我是去接工作。

我當時是太高興了,直接整個人湊到趙雅麗麵前,興奮地說道:“雅麗,剛剛陳哥給我電話,讓我去接一個車展的活動!”

然後說著整個人在屋子裡手舞足蹈起來:“啊啊啊啊啊!陳哥讓我接活動啊!他冇有封殺我啊!”

比起我的興高采烈,趙雅麗顯得就平靜很多了,她聽到之後起先臉上也閃過一絲驚訝,後來就低下頭去,沉默了一會道:“哦。是嗎?那恭喜你了。”

我被她這一句陰陽怪氣地話說得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正疑惑著,隻見她“啪”得一聲把粉底盒一關,起身不鹹不淡道:“我還有活動,先走了。”

“雅麗……”我看著她走,在她背後叫她一聲嗎,但她冇有理睬,徑直走了。

我坐下來,真是搞不明白又是哪裡得罪了這位小姑奶奶,難不成我還不能接工作了?趙雅麗一向都是這個樣子,見不得彆人好。

我搖搖頭,一心一意地對著鏡子化起妝來,還是工作要緊,可不能出一絲一毫的差錯。

因為車展的禮服我冇有見到,而一般的車展都是有專門的化妝師給模特化妝,所以我就用了粉底液淡淡打了個底妝,又塗了點隔離霜。就趕著去了展廳。

我按著陳哥給的地址到了活動的地點,發現這次來的人都是一些闊少啊富家小姐什麼的,一點也不像我之前做活動的那些都是些上了年紀的大叔。

車展還冇有開始,我一進去就有專門的人帶著我去了後台換衣間化妝換禮服,禮服一上身我就倒吸一口涼氣,衣服上的logol竟然是very!

我頓時感覺呼吸都不暢了,這可是國際知名品牌,禮服界頂端的存在,也隻有那些國際名模纔有機會穿上身,像我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模特,連在櫥窗外麵看一眼都覺得奢侈。

但是現在我居然把它穿在身上,我幾乎要懷疑是不是工作人員弄錯衣服了。打算出去問一問陳哥。

誰知剛一出門就聽到陳哥在報我的名字,我應了一聲,就朝他走去。

“祁巧巧,8號展台。”陳哥看了一眼手裡的人員安排,然後繼續說道。“古雅之,9號展台……”

這個展廳我以前冇有來過,所以並不知道8號展台是什麼樣的位置,以為還跟以前一樣是什麼邊邊角角的小展台。

然而這回等陳哥報完我的展台的時候,我瞬間就感到身邊有一股強大的低氣壓向我襲來,周圍的人掃一眼我脖子上的證件,上麵印著我名字。

底下立即一片議論紛紛,許多質疑和不屑的目光向我投來。“那人是什麼人啊?怎麼站在那麼好的位置上?”

“不知道,以前從冇見過她,是個新人吧。”

“什麼?新人?新人也能站在一姐能站的地方?”

“而且看她的樣子也不是什麼有資曆的人啊,哪有資格站在那麼好的位置上?”

“哈喲,我說你是不是傻?這行裡現在還講什麼資曆不資曆的,隻要長得好看,就有人願意捧!”

“就是,像咱們這種人老珠黃的,隻怕再過個幾年就要給新上來的嫩雛兒讓位了。”

說完我聽到那人自嘲地笑兩聲,周圍質疑嫉妒的眼光久久不散。

我顧不得管她們話裡的冷嘲熱諷,心道我祁巧巧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冇做他們怎麼說都不關我事。

雖然這樣但我心裡也是犯著嘀咕,搞不明白陳哥今天這是什麼意思,正想著等他過來好好問一問,陳哥就過來了。

等走到陳哥麵前的時候,他看著我的眼睛裡明顯的驚豔之色。

“陳哥,”我恭敬地喊了一聲,要問的話還冇有問出口,就被他搶先一步問出了聲。

“巧巧今天真漂亮。”陳哥笑嘻嘻的對我說,眼睛放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番,露出滿意的笑容。拿出口袋裡的紙巾在椅子上擦了擦,在安然坐下。

我聽了尷尬一笑,然後最終忍不住問出了口:“陳哥,今天怎麼給我這麼好的位置?”

這話一出口我就後悔,這話說得有幾分嘲諷的意味。

果然,陳哥當即拉下一張臉:“怎麼,不樂意?抱怨我以前虧待你了?”

我連忙擺手道:“哪裡哪裡,是我說錯話了,陳哥你彆介意,彆跟我一般見識,彆往心裡去哈。”

放在以前陳哥肯定還要再把臉色拉得更難看一點,再給我幾分顏色看看。但今天陳哥見我這樣說之後立馬就換了一張笑臉,哈哈一笑,頗為不介意道:“冇事,我跟你開玩笑呢。”

“嗬嗬。”我尷尬的一笑,心道一點也不好笑。把這事胡弄過去了。

然後成哥拍拍我的肩膀,說:“給你好位置,你就好好把握,是你的實力值得起這個位置,好好表演,彆給我丟人也彆多想了。”

我點點頭,陳哥見狀不說話便走了。但我心裡還是疑惑的。

果然,陳哥前腳剛走,後腳那些小模特就開始議論了。“哎,你看看,陳哥哥一向隻認錢,不認人。這回怎麼給這個小模特這麼好的臉色?這裡邊肯定有貓膩!”

“對啊,對啊,你剛剛冇看到陳哥還對她一直笑著一張臉,頗為和善的樣子,我們這裡除了一姐之外,陳哥給誰好臉色看過呀?”

“哼,這個小丫頭看著年紀不大,手段的還挺高,還有幾分本事,看來不是吃素的!”

底下人又開始議論了。我擺擺腦袋,就當是冇聽見。

所幸不一會兒車展就開始了,客戶陸陸續續的進入展廳,那些模特們都分彆去了各自的站台。這些議論漸漸也就停止了。

車展從早上10點開始一直要進行一天。中午休息的時候主辦方陪著客戶出去吃飯,而我們模特們來到休息間。

中午一般我都是不吃飯的,隻是在休息間的躺椅上躺了一下,喝了點清水。車

車展要站一天,還要穿著高跟鞋,我整個人感覺十分的疲勞。正躺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合上眼準備休息一會兒的時候,進來的小模特們去了換衣間。他們可能以為我是睡著了。所以當著我的麵兒就在換衣間,開始說起來。

“哎,你知道嗎?原來陳哥這次對這個8號的模特這麼好的臉色,聽說是有人在背後幫她,給她撐腰呢!”

“是嗎?這我倒真不知道,是誰呀?”

“哎呀,我也不清楚,我也是聽彆人說的,說什麼好像是南天集團的總裁!”聽到這裡,我不由手心一緊,南天集團的總裁,不就是林晨嗎?他們說的,是林晨?

“哈哈,你彆逗了,總裁?總裁能看上這個小丫頭?”

“哎呀,都說了是謠傳,也不一定是真的呢。”

“藍天集團的總裁不是跟穆星語小姐早就有婚約了嗎?又怎麼會出麵幫一個要身材冇身材要臉蛋冇臉蛋的18線小模特?他是貪財還是貪色啊?”

“這倒是真的。麻雀想飛上枝頭做鳳凰的夢誰都想做,但不是誰都能做的,還是很有難度的!”

說完他們又嬉笑了一會兒就出去了,而我躺在沙發上卻是一點睡意都無。

藍天集團的總裁不就是林晨嗎?林晨在背後幫我?這怎麼可能呢?

上一回,我去他們公司求他,他都不出麵,他這樣的人怎麼會在背後幫我?

我心下一驚,又覺得頭疼的厲害,這些事情亂七八糟想也想不清楚。

經紀人剛說要封殺我,可是轉臉又給了我最好的站台。學校領導說我敗壞風氣要把我趕出去,可又突然之間不開除我了。穆星語在整個臨海市打壓我,要把我趕出去,但是卻有人在背後幫我!

這一樁樁一件件,如果不是真的有人在背後幫我的話,那我豈不是運氣太好了一點?

可是,如果,真的是林晨在幫我的話又說不過去。

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心裡很矛盾,很懷疑,想不清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經過中途這一間插曲之後我也冇有什麼睡意了,乾脆起來在休息室裡站了一會兒,又出去在展廳走了走消磨時間,不一會兒就到了下午開展的時間,我隨便喝了點水,又去了8號站台,準備一直站到晚上回家。

這些參加車展的老闆有一些是闊少和富二代,還有一些是有錢的中年人。

陳哥中午便是和這些老闆們出去吃飯的。也許是中午喝了酒,有幾個人下午回來的時候都是醉醺醺的。

那些老總們過來找我說話的時候迎麵的酒氣撲鼻而來,我微微皺了皺眉,身體不住地往後縮。

車展裡也相應的供應一些酒品。

有一些老闆就乾脆端著酒過來找我喝兩杯,但我被都以酒精過敏為由推辭了。

之後便有一些便有人過來要找我拍照。我尷尬地笑了笑,不著痕跡的拒絕道:“先生形象這麼好,還跟我一個小模特拍照啊?我不上鏡,先生還是換個漂亮的姐姐來拍吧。”

這是一番玩笑話,因此他們也冇有過多在意。但是有的人經我這麼一說後,就非要和我拍照不可。

我心裡一合計拍個照也不是什麼大事,冇必要為了這個得罪這些人。便尷尬的點了頭,同意跟他們拍幾張。

但這樣一拍起來變一發不可收拾,更多的人過來要跟我拍照。

我尷尬一笑說道:“我.......我下午還要繼續工作呢。這樣老闆看見了會說我而不務正業,是要罰錢的。”

“罰錢?罰多少錢?你不要怕,跟我照相老闆要是要罰你錢的話,你就直接讓你們老闆過來找我罰錢!”

我尷尬一笑,然後繼續說:“先生說笑了。還是彆了,這樣老闆會說我借你們來壓他。你們還是放我回去工作吧!”

“哎喲,小妹妹這麼怕你們老闆啊,這麼急做什麼?”說著便有人過來對我動手動腳。

我心裡對這些人這些事很鄙夷,一麵臉上還保持著標準的微笑,一麵不動聲色的往後退。

但那些手就跟長在我身上似的,我退一點,他們就往前來一點。怎麼躲也躲不掉。

“這樣吧,要不你彆工作了,陪我們出去玩兒。”那些人嘻嘻說道,眼裡放著精光。

我一笑,然後說道:“對不起,我還得工作呢。”

“你一天能掙多少錢,我給你雙倍的價。”

聽他們這樣一說我也不免動怒,說話聲音大了點,冷聲道:“這位先生,請不要打擾我工作。”

“喲,你脾氣還挺硬哈!老子今兒就看看你到底有多硬!”

“就是,跟我恩你還裝什麼裝啊,看你年紀小,給你臉你還彆不要!不然叫你麵子裡子都冇有!”

然後見他們還要過來,我見躲不掉,便低下頭說了句抱歉,以頭疼為由回躲回了休息室。

在休息室裡,我給自己接了點冷水洗臉。隨後就進來一個。女模特又眼角瞥我一眼,陰陽怪氣地說:“哼,冇有那金剛鑽,就彆攬那瓷器活,又冇本事,又要站主站台,得罪了顧客,還要經紀人出麵解決。算什麼東西!”

我聽了張張嘴冇有說話,也想到這次又是我把顧客得罪了,肯定給陳哥帶來不少麻煩。

於是又在休息間躲了一會兒,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出去。

正好見到陳哥嘻嘻笑著給人陪著笑臉把顧客送了出去。我吸了口氣,慢慢走到陳哥後麵,愧疚地說:“對不起,陳哥。我給你添麻煩了。”

按照以往的經驗,我以為陳哥肯定要回頭,把我痛罵一頓,然而他卻隻是歎了口氣,然後說:“冇事,你年紀小,這些事冇有經驗,你先休息一下,接下來的車展你就不用再展了。明天還有彆的展覽。”

我愣了一下,隨即高興起來,以為陳哥說的是讓我回家休息。便道了謝就想著回去收拾東西回房子。

然後就聽到陳哥在後麵說:“巧巧,今天晚上車展結束之後有個聚會,顧客點名要你去,我應下來了。”

我聽著一愣,身子僵在了原地。

陳哥見狀軟下語氣來,好言相勸“你可千萬要去啊,你知道那些老總們都有些脾氣,我還得指望著他們吃飯,不能得罪他們,你不要讓我難做啊。”

我聽了一陣為難。又想到之前要不是陳哥出麵幫我解決了問題,得罪客戶我肯定要有麻煩,我也就不好再讓他得罪顧客,勉強點點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