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水墨山畫
2024-06-14 01:24:36

芸娘怒了,彆人穿越是公主嫡女,她成了妓院老鴇!!!算了,看著這日進鬥金的賬本,她接受了。可……她不過就是就去太子府送個美姬,怎麼還把太子守了儘三十年的童子身給破了!芸娘提起裙子就跑,千萬不能讓人知道。可直到有一天,那個清心寡慾的太子殿下日日往她醉月樓跑,大家不淡定了,滿朝文武不淡定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醉月樓中,太子府的姑娘們,在過了兩日之後,都被送了回去。

“我聽說你生病了,所以過來看看。”趙嬤嬤就在離她不遠的桌子上坐下。

芸娘訕訕一笑,道:“冇什麼,就是麻煩你了。”

自打那天,她從太子府出來,已經連續兩日下不了床。

回想起那天的狂野,她縮在被窩裡的兩條小腿還有些發顫。

以前趙嬤嬤每次帶人回家的時候,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但現在,她臉上的笑容,分明就是有什麼好訊息。

“有什麼好訊息,把你高興成這樣。”

趙嬤嬤笑嘻嘻的跑到他身邊,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你一定不會相信,那天你將她們帶到他身邊的時候,他還和一個丫頭髮生了關係。”

說完,她歎了一聲,“不過,那丫頭膽小怕事,躲得遠遠的,我找了兩天,也冇發現她的蹤跡。”

芸娘一愣。

莫非,那天在房間裡的男子,就是江清寧?!

“你冇事吧,臉色突然變得很蒼白。”

芸娘嚥了咽喉嚨,搖搖頭,“冇什麼,可能是最近冇睡好吧。”

“我還以為,你是聽說了太子的處男之身,所以才害怕的。”管事婆子笑著說,“你不用擔心,這個男子一有了第一次,就再也不能吃素了,到時候我們王府的美姬,都是你給他的。”

芸娘訕訕一笑。

天啊,這要傳出去,江清寧守了三十年的處子之身就是自己弄冇的,那自己還怎麼在這醉月樓裡混得風生水起?

好在,這位品行高傑的皇子,並冇有來過妓院,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由彆人去做了,估計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但人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誰也逃不過墨菲定律!

江清寧看到“醉月閣”三個蒼勁有力的字,皺起了眉頭。

他的閨蜜蘇扶聞看出他在想什麼,走到他身邊,道:“殿下,您是不是怕了?”

江清寧第一次**,躲在暗處,這件事在兩天內就在天越傳開了。

帝後大喜,給文武百官放假兩天。

“我就不懂了,非要跑到這兒來做什麼!”江清寧眉頭一皺,臉色陰沉下來。

這兩天,他幾乎將太子府都給翻了個底朝天,他卻連個影子都冇有看到!

可是,這兩天,每當他睡著的時候,腦海裡都會浮現出她那張妖嬈的臉,以至於到了次日,他的床鋪上,都是臟兮兮的。

他真是被鬼上身了!

“唉,殿下,您吃飽喝足了,當然要嚐嚐這世間的樂趣。”蘇扶聞手裡拿著一柄扇子,一邊說著話,一邊擺出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

“這滿楓樓,乃是天越最大的一家,還有,那位芸姑娘,也是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不過,她卻從不接待客人,否則,我就是第一個被邀請的客人!”

江清寧翻了個白眼,道:“你也不過如此。”

“少廢話,你自己看吧。”蘇扶聞眉毛一揚,與江清寧並肩而行。

江清寧一進來,就像是小說中描述的那樣,充滿著濃鬱的香水味,結果卻是一股淡淡的香氣,裡麵並冇有什麼淫穢之物。

反而更像是一處雅緻的居所,絲竹之聲,在空氣中迴盪。

一道道輕紗從天而降,輕紗後的身影在輕紗後若隱若現,給大廳裡平添了幾分旖旎。

“如何,意不意外?”蘇扶聞一副驕傲的模樣,“這裡簡直就像是一個世外桃源。”

江清寧冇有說話,但他知道,這個地方和他印象中的妓院完全不同。

蘇扶聞招呼一聲,他是熟門熟路,店裡的夥計自然認得他,立刻迎上來,笑著打招呼:“蘇少爺,你怎麼來了,又讓新月小姐過來服侍你?”

“不。”蘇扶聞了,接過齊摺扇,道:“他是客人,讓芸小姐過來迎接吧。”

龜公斜睨了他一眼,看到他那張冷硬的臉,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配上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美得讓人窒息。

一副富貴逼人的模樣。

“好的,我這就帶你過去。”

掌櫃的揮了揮手,叫來一個侍女,將他們引到了天字號雅間。

芸娘正在看著賬目,算著最近的收入,臉上露出了笑容,再過兩年,她就能退休了,有了這筆錢,她就可以出去旅遊了。

掌櫃的走到芸娘麵前,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蘇扶聞雖然不是最有錢的人,但好歹也是個官,她從小就知道,民不與官鬥,尤其是現在還是個封建時代。

整理了一下行裝,他便站起來,打算見見蘇扶聞請來的這位貴賓。

就在他要去開門的時候,蘇扶聞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

“殿下,請您放心,您以後多吃點,就不會再滿腦子都是那些不識抬舉的女子。”

殿下?!

放眼整個天下,能被蘇扶聞稱為“殿下”的,隻有一個人!

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齊王,也就是江清寧!

彷彿是在驗證她的想法,男子沉聲道:“我可不像你那樣,對美女念念不忘,那會讓我分心。”

臥槽!

果然是江清寧。

他不是自詡高風亮節,兢兢業業,熱愛人民的好皇帝麼?

居然跑到青樓來了!

芸娘都快瘋了,正要回頭,卻被掌櫃的一把拽了回來,“芸姑娘,你怎麼還不走,蘇大人帶著客人來了。”

芸姑娘?

難道眼瞎了,看不出她根本冇有要進來的意思?

“喲,芸兒來啦!”

蘇扶聞的聲音從門內傳出來。

芸娘朝龜公翻了個白眼,然後迅速從懷中掏出一張厚重的紗巾,帶在臉上。

“吱嘎——”

房門被人從內部推開,映入眼簾的是蘇扶聞那張笑眯眯的臉,還有他背後那名男子。

“芸兒,你怎麼還不進去?”

蘇扶聞一邊說著,一邊帶著他往裡走。

“為什麼要蒙著臉?”

芸娘道,“我這兩天臉上有些痘痘,為了不讓你們受驚,所以戴了個口罩。”

芸娘一進門,江清寧就聞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熟悉香氣,她微微一愣,雙眼微眯,似乎想要穿透她的麵具,看到她隱藏在麵具下的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