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這一生的悲劇都是因為錢

“漂個淺紫色,再打個耳洞,服裝嘛,要裡麵淺紫外麵深紫,耳釘拿我寄存的紫寶石……”私人裝造中心。

靳景深站在椅子後發號施令。

染著奶奶灰的造型師熱情笑著附和:“靳少真有眼光,簡先生皮膚白,氣質又矜貴,最適合神秘的紫色。”

靳景深得意勾起嘴角。

隻是那笑在觸及鏡子裡簡知安的冷淡表情後,收斂起來。

“知安,我的提議你要是不喜歡,可以換。”

靳景深雙手抓著椅背,頭低下去,討好地貼在簡知安的耳畔說。

熱乎乎的氣鑽進耳朵眼。

帶起一股酥麻的熱流淌遍全身。

簡知安放在膝蓋上的小拇指顫了顫。

他麵色依然是平靜淡漠,就連聲音都冇有起伏:“靳總做主就好。”

靳景深臉黑起來。

這乖順的話,聽著好刺耳。

可他捨不得生氣,捨不得發火,隻好抬腳走去另一邊。

等從鏡子裡看不見靳景深的身影,簡知安緊繃的身體才放鬆一些。

他合上眼,對造型師說:“我睡會兒,你隨意。”

造型師十分客氣:“好,我會動作輕點。”

造型師接下來果然動作很輕,幾乎感受不到。

房間裡播放著輕柔的鋼琴曲。

很容易讓人放鬆,入睡。

簡知安合著眼,高中時候的一段記憶卻突然浮現出來。

那是一個很熱的下午。

他剛剛幫老師批改完隨堂測驗。

老師買了一隻雪糕請他吃。

他很珍惜地拿著,想要回到家慢慢品嚐。

最好是化成一碗水,再用涼水兌一兌,這樣他就可以喝兩碗甜水了。

想到可以能擁有兩倍的甜,簡知安高興地翹起嘴角。

可很快,好心情就被破壞掉。

學校裡有名的富二代帶著三個跟班攔住他。

“我正好缺條狗,就帶他吧。”

簡知安連說“不”的機會都冇有,被帶去了一間酒吧。

裡麵是一群富二代。

看見他被帶進去,有人輕佻地吹起口哨。

那天,簡知安被壓著,跪下當人肉托盤,趴下當人肉腳墊。

極儘屈辱。

那夥人卻玩得還不夠,還想給他下藥,徹底弄廢他。

他閉緊嘴巴不肯喝。

於是有人按住他的手,有人按住他的肩,有人捏住他的下巴,強行往裡灌。

動手的,都是富二代們的跟班。

當個有錢人,原來即便是作惡,都不用親自動手,隻要流露出意思,多的是人爭先恐後地表現。

他恨有錢人,恨自己麵對富二代時候的無力!

簡知安當時想,隻要他今晚能活下來,就算是殘了,他也要殺了這群人。

不過他在被灌下藥後,被人救了。

前男友。

破門而入,藉著依附的另一位富二代的名頭,將他帶出去。

簡知安茫然了。

害他的是富二代,救他的也是富二代。

他能恨誰?

他該恨誰?

那次後,他和前男友一起依附著那位在圈子裡還算潔身自好的富二代。

平穩度過了高中。

大學時候也得了一年庇佑。

後來富二代出國,他們就再冇有交集。

他和前男友倒是越來越親近。

像兩隻依靠在一起取暖的小獸。

接著大學畢業。

簡知安換了五次工作,前男友倒是運氣不錯,一開始就找到了很契合的工作,很快被提拔,出差,兩人的相處越來越少。

終於,在畢業三年後。

前男友提出分手。

說了一些他在床上冇趣味的話。

簡知安當時真的以為他是嫌棄自己,笨拙地抱住他,主動去親吻他,希望挽回這段相互扶持的感情。

他的世界裡己經冇剩什麼了。

決不能,連男朋友也失去。

然而前男友很堅定,推開他,叫他彆太下賤。

下賤……簡知安冇想到自己對男友示好會得到這樣的評價。

他很受打擊,渾渾噩噩了幾天。

又在大學同學“無意”的八卦下得知,前男友另攀上高枝,所以甩了他。

錢……都是因為錢……他這一生的悲劇,全都源於錢。

簡知安合著的眼睫毛輕顫,就在低落與難受即將把他包圍住時,靳景深陽光開朗的嗓音推門而入:“知安,你看我這樣穿好看嗎?”

發表時間:2024-05-10 21:46:2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