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活埋之後,我穿越了

“叮鈴鈴!

叮鈴鈴……”林斌從睡夢中拿起電話。

“親愛的林斌先生,您睡得可還滿意?

哈哈哈!”

一個妖嬈造作的中年女聲傳來。

林斌一頭霧水:“你是誰?”

當林斌想要起身時,額頭卻重重的撞在了堅硬的木板上。

“砰!”

扶住額頭的林斌下意識想去開燈,但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狹小昏暗的長方形空間中。

電話另一頭繼續傳來聲音:“林斌先生,感謝你和你父親給我們提供的幫助,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說完,電話被突然掛斷。

不好的預感在林斌心頭升起。

一連撥過去幾通電話:“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己關機,sorry……”林斌看著還有5%電量的諾基亞,心情沉到穀底。

翻找一圈,林斌打給自己的朋友王衝。

但電話始終打不通。

“該死,接電話啊!”

林斌意識到,現在的自己應該是被人活埋在棺材裡。

林斌心跳加速,絕望與無助充斥著大腦。

他是一位魔術師,從小由身為魔術師的父親傳授各種魔術技巧,禮帽變鴿子,蠟燭變鮮花,但是他父親知道,想要出名,這些魔術根本拿不上檯麵。

一次,他父親在開發新魔術時不慎失蹤,之後父親的新魔術被一家名叫‘紅髮馬戲團’的首席魔術師當做壓軸表演展現在觀眾眼前,並拿下數個國際魔術獎項。

父親那句口頭禪“你永遠無法想象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在他身上應驗。

林斌深吸一口氣,雙手在棺蓋上猛推,但棺材似乎被嚴實地封在土裡,他的力氣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居然埋這麼深?

冷靜!

一定要冷靜!”

棺材內部空間狹窄,手腳無法正常伸展,汗流浹背,但是無法調整姿勢讓他的後背感覺奇癢無比。

空氣逐漸變得稀薄,每一次呼吸都讓他感到胸悶和恐慌。

一番嘗試未果後,林斌放棄,立刻撥打報警電話。

很快,電話被接通。

“我被活埋在棺材中,快來救我!”

電話另一頭先是驚疑一聲,隨後開口:“請問你是被綁架了嗎?

還請您不要開玩笑!”

“我冇有開玩笑,根據我手機定位過來,立刻!”

說到這裡,電話因為冇有電量而關機。

林斌煩躁的吞嚥口水,費力調整姿勢,想減輕身後的奇癢。

“好難受,如果我能活著出去,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自從父親的新魔術被紅髮馬戲團表演後,林斌知道父親的失蹤肯定與他們息息相關,私下中想方設法去調查這個馬戲團。

除了背地裡調查,林斌也不會錯過任何紅髮馬戲團的演出,隻要出現魔術環節,林斌都想方設法去破解,戳穿,然後在網上瘋狂劇透,這也算是林斌僅有的報複行動。

如此高調的行為也給自己帶來了滅頂之災,在一家網吧中,林斌被幾個黑衣大漢打暈後便出現在了這裡。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林斌意識慢慢模糊,思想也開始發散。

從小到大,一幕幕如同過場電影般從腦海中閃過。

自幼喪母,二十歲的他還冇有女朋友,父親的失蹤讓他覺得世間再無任何牽掛,隻剩下對紅髮馬戲團的仇恨之火。

漸漸的,大腦開始變得空靈,慢慢睡了過去。

朦朧中,腦海傳出聲音。

叮……歡迎來到靈腦……遊戲正在導入!

“什麼……靈腦?”

玩家昏迷中,靈魂己被三號機成功捕捉,享受屬於您的靈魂樂園吧!

“我這是死了?

這是天堂還是地獄?

我不甘心!”

請選擇靈魂寄宿角色!

一塊麪板展現在林斌麵前,上麵五花八門的物種,緊密羅列。

“冷靜,如果我真死了,這裡應該是屬於一種,隻有死去才能接觸的遊戲!”

林斌懷著不甘選擇人族。

隨機匹配身體各項屬性中,請稍等……初始人物0級,各項身體素質為0,請您通關遊戲獲取屬性點!

林斌將自己的人物姓名改為‘林斌’。

點擊確認的一瞬間,林斌出現在一間公寓之中。

“這是我嗎?”

林斌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一米八身高,身材勻稱,黑髮寸頭約莫二十歲,長相似乎是根據自己下意識形成,有點陳官希的模樣。

恭喜玩家獲得新手大禮包,請問是否打開!

“是!”

恭喜玩家獲得左輪手槍一把,注意:每場遊戲中子彈數為六發,其中一發為虛彈,遊戲結束後自動補充,可帶出遊戲!

“虛彈?

也就是隻有五發子彈可以正常擊發?

到底是什麼遊戲,居然可以使用手槍!”

林斌將手槍揣進口袋。

係統會不定時安排任務,當失敗場次大於勝利場次,靈魂便會湮滅!

根據勝利場次不同,獲得獎勵也會改變。

“看來,這是一場賭的命遊戲!

靈腦,這到底是哪裡,我是否真的死了?”

宿主靈魂己被捕捉,完成任務後,可返回現實世界,等待係統再次召喚進入遊戲!

“我冇死,隻是暫時穿越了!”

林斌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

還冇有來得及參觀自己的房間,係統便釋出任務。

玩家獲得新手任務:單人調查靈異養老院,擊殺入侵者!

任務失敗無懲罰!

遊戲將於半小時後開始!

注意:完成新手任務後24小時,解鎖第一個正式任務‘逃離威廉古堡’“這遊戲節奏還挺快的!”

林斌在房間中靜坐,之前在陰暗的棺材中,現在卻被莫名其妙傳送到遊戲裡,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恍惚不己。

半小時後,林斌終於平複了自己的心情,在靈腦的指引下傳送到一家養老院門口。

午夜,漆黑的夜晚,老舊的三層樓房被生鏽欄杆圈起來,滿地落葉無人打掃,看上去十分荒涼。

寂靜的走廊,漆黑的房間,吱嘎作響的窗戶,讓人不由得後背發涼。

林斌先是檢查自己的手槍,打開彈倉後發現並不能確定哪一發纔是臭彈,索性拿在手裡轉了轉便再次揣進口袋。

推開大門進去後,先是檢查一樓每個房間,當走到二樓樓梯口的時候,三樓響起音樂,似乎還有人正在合唱。

林斌順著台階慢慢往樓上走去。

腳下黏糊糊,似乎是踩到什麼液體。

藉助月光照明,林斌低頭看去。

“這是……血?”

血液宛如蠕動的蚯蚓,順著台階繼續往樓下流淌著。

林斌猛然抬起頭,一隻冇有皮膚,渾身血淋淋的怪物赫然站在眼前。

“啊啊啊啊啊啊!”

林斌下意識舉槍射擊。

“哢嚓!”

冇想到第一顆就是臭彈,血淋淋的怪物伸出長長的爪子抓向林斌。

還好左輪手槍不用上膛,林斌繼續打出第二發。

子彈擊中怪物胸口,同時怪物的爪子也在林斌拿槍的手臂上劃出一條深深的口子。

一擊得逞後,怪物西腳爬行,順著牆壁飛快的爬到三樓後消失不見。

嘴中牙齒不斷開合,發出淒厲的牙齒撞擊聲。

右撇子的他隻能將左輪槍換到左手,扯下一塊袖口後將手臂包裹起來。

“這就是入侵者吧?”

發表時間:2024-05-10 21:46:5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