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王家大娘子
2024-07-02 15:13:19

【豪門總裁,狂寵,1v1,純愛雙潔】清雋矜貴高嶺之花VS妖冶魅惑人間絕色南喬再次遇到時宴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把自己獻給他的準備,發誓自己不會再放手。一個隨時隨地撩撥,一個雙手接著狂寵。互為救贖,雙向高能,隨時隨地開撩,甜到爆炸,甜到你心坎裡,甜到神魂顛倒嗷嗷叫。情字何解,怎落筆都不對。而我獨缺,你對我的瞭解。時宴,你曾經是我年少時的夢,是我現在最想種在身體裡的男人,願時光的褶皺可以恣意繾綣,終於我們二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還真是一場混亂的訂婚。

男主角帶著小三亮相,**視頻緊隨其後登場,綠茶被打立馬躺在地,裝暈撞死未可知。

哎,未可知!

男主角跑了,女主角閃了,混亂的訂婚結束了。

哎,結束了!

時慕年用力捏捏太陽穴,忙著處理後續事宜,一邊給賓客們道歉,一邊忙著解釋,總得給時家和南家一個解釋。

南喬則是風風火火一路小跑到更衣室,連忙把身上露骨的禮服脫掉,唯恐避之而不及。

隨後,她撥出一個視頻。

“齊斯人小婊貝,來酒店門口接我,姐們兒自由了,終於解除了跟時家的婚約,太他媽爽了!”

“啊啊啊啊啊,喬喬喬喬,你終於擺脫那個渣男了,我一會兒就到,姐妹兒今天帶你去酒吧,不醉不歸!”

總覺得冇喝夠,其實是冇聊透。

南喬精緻的五官漫上一層薄薄的擔憂。

“斯人,我自由了是挺好,就是我爸不會輕易把媽媽的遺物給我的。”

“喬喬,不要難過,姐妹兒我借給不就得了,不就是幾億嗎,又不是天文數字,再說了,憑你的能力,我還怕你跑了不成。”

“斯人,我們的友誼不能跟銅臭掛鉤,你幫我一時我已經很感激你了,姐妹兒雖然憑實力賺錢,奈何還有三個億的差距。”

對,南喬現在手裡隻有兩億。

“喬喬,話說你不是昨晚去睡時宴了,他可是今年喬布斯上麵的富豪第一人,行走的印鈔機。

姐妹兒打聽一下,昨晚進展如何?”

“做了。”

很爽。

到現在渾身疼。

“我去去去去去,你真把他睡了?”

她就說嗎,南喬這樣的妖孽就得配時宴這樣的成功男人。

“怎麼樣,夠不夠大?腰活兒好不好?”

“夠大,夠好!”

想起昨晚翻雲覆雨的一夜,南喬還是渾身戰栗。

狗男人。

把自己差點折騰死。

“我去去去去去,冒昧的問一句,有多持久?”

南喬勾唇輕笑。

“多久算久?”

齊斯人那頭突然頓了一下,下一秒對著手機螢幕炸裂開來。

“快說實話,要不然等會兒見了麵,脫光你的衣服看吻痕。”

“一晚上算長嗎?”

“我去去去去去,他是什麼玩意兒,這麼厲害,南喬,姐妹也要試試!”

齊斯人,還真是氣死人。

南喬的好朋友,從小穿一條褲子睡一個被窩的那種。

明明膽子小的很,卻是嘴強王者。

“他是我的人。”

門在後麵被敲響,南喬撩人的眉眼微抬。

隻見男人慵懶的倚在門框上,精緻的五官正好落在陽光下,渾身的冷漠疏離感被淡化了一層。

他就站在那裡,冇有任何表情,渾身散發出的清雋貴氣讓人不能忽視。

南喬笑道,“我竟然不知道,堂堂時大總裁還有偷聽牆角的癖好。”

男人摩挲著手中腕錶,看了一眼時間,隨即唇角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

“感謝南小姐的誇獎,夠大夠好,一晚上。”

南喬也毫不避諱,嫣然一笑。

“嗯~味道不錯。”

“我去去去去去,不是吧!時宴,他怎麼在這裡?”

視頻對麵的齊斯人一手遮住嘴角,聲音頓時有些偷偷摸摸,“他不會是還想跟你來一炮吧!”

“咳……斯人,我先掛了,一會兒見麵聊。”

視頻就這樣被無情掛斷。

“那個,我先走了,小叔叔,有需要記得找我哦~”

女人扭動著柔軟的腰肢,路過時宴身旁,還不忘蹭在他身上,趁機把手搭在他八塊腹肌還有人魚線上。

“太硬了,硌人,小叔叔不會生氣吧?”

畢竟,雙方都不吃虧。

還能給時宴留下深刻的印象。

南喬當場決定,她吃準時宴了。

不單單是因為他的錢,還有……

男人清冷狹長的眉梢微挑,視線始終落在南喬的臉上,當眼神劃過她纖細如玉的脖頸往下,不可察覺的喉結滾動。

他記得,夠大夠軟。

“南小姐就這麼急不可耐?還是說,你很回味?”

南喬勾魂的眼眸裡染起零星的笑意,“小叔叔不想?”

……

南喬踩著尖細的高跟鞋往外走去,她肌骨如玉,搖曳生姿,卻不自知勾魂攝魄,身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正午的陽光格外刺眼,南喬就這樣站在在酒店大堂等齊斯人,她忽略掉周圍異樣的眼光,冇想到卻被劉寶珠攔下。

南喬開門見山,“阿姨,您有事嗎?”

劉寶珠從頭到尾審視著南喬,不得不承認,南喬的確有資本,就是自己兒子瞎了眼。

當劉寶珠的目光從她胸口處察覺到淡淡的曖昧痕跡時,內心不屑的冷嗤一聲。

“南喬,不是阿姨說你,一森雖然有女人,你也見不得是個乾乾淨淨的吧。本來你跟一森訂婚之後,時家還答應你爸爸給南家投資,你得好好考慮考慮的伐。”

南喬就這樣靜靜的聽著,時不時的還深感同情的點點頭。

請開始你的表演。

我呢,既不生氣,也不撒火。

劉寶珠看南喬滿臉不在意的樣子倒是緊張起來,她什麼意思?

“阿姨,還有事嗎?冇有的話,恕不奉陪!”

三言兩語,氣的劉寶珠的臉色五彩繽紛。

“等等,南喬,阿姨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好好跟一森道歉,拿下他,時家還是可以給你機會的。”

“阿姨,我今天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跟一森不合適,時家,我高攀不起。”

為什麼劉寶珠非得撮合她和時一森,她實在搞不懂。

“南喬,你什麼態度,現在是時家給你機會,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好伐,要不是你爸爸死乞白賴的求著我們,我們還得考慮考慮要不要你。”

南喬則是皺起好看的眉頭,在劉寶珠麵前使勁嗅嗅。

“阿姨,你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了嗎?”

劉寶珠一臉姹然,“啊?冇有什麼味道啊。”

南喬一臉嫌棄的扇扇麵前的空氣,“阿姨,你放屁了吧!”

真臭!

“冇有啊。”

等到劉寶珠反應過來,南喬已經揚長而去,隻剩劉寶珠在原地暴跳如雷,無處發泄。

“氣死我了,什麼素質,眼裡還有冇有長輩,你就等著南家破產吧,到時候,你就是搖尾乞憐,一森也不會看你一眼。”

搞砸了,本來她還想好好勸勸南喬,讓她跟時一森複合,冇想到南喬這麼不識抬舉。

老爺子的遺囑暫時拿不到了,都怪南喬這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