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蒼穹棄少之覺醒

-

仙凡交彙之地,華夏雲州。

烈陽如炎的夏至,雲州修煉學院的食堂內,其熾熱猶如煉丹爐一般。

此刻食堂之中,眾人皆遵循著修煉者的秩序排隊等候餐食。

隊伍裡,一名彎腰曲背、身形纖瘦的同學正安守本分地排隊。

轟——

正當輪到他打飯之際,他突然倒地不起。

“蘇宇,快醒來,我讓你幫我取些食物,你怎麼如此拖遝?

真是個修煉無成的廢物!”

一位壯碩的同學走來,抬腳便踹向地上的蘇宇。

轟隆隆——

“何方宵小敢在此暗算本尊!”

蘇宇驟然起身,冰冷的目光怒瞪著胖同學。

胖同學被蘇宇瞬間迸發的強大威壓震懾,連連後退幾步,竟是無法開口說話。

“難道本尊還在幻境之中不成?”

蘇宇凝視著胖同學低語,全身乏力的感覺讓他想起了初臨星海大陸的那一幕。

“這具軀殼……”

蘇宇支撐不住,隻得靠牆而立方纔勉強站穩。

當胖同學回過神來準備再次對付蘇宇時,一隻瘦削有力的手掌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高欄同學,適可而止,蘇宇同學不適,你想打飯找其他人幫忙吧!如果你再欺負蘇宇同學,我可是會告訴你的師父……我和任導師關係密切!”

聽到“林老師”,胖同學連忙收回了手,朝蘇宇撇了撇嘴。

“這筆賬,我會記住!”

路過蘇宇身旁時,胖同學不忘拍了拍他的肩膀。

蘇宇險些站立不穩,幸好林沅及時出手相助,“淩同學你冇事吧,需不需要老師送你去療傷閣檢查一下?看你麵色蒼白,恐怕情況不佳啊!”

“我冇事……隻是有些饑餓。

蘇宇坐在一旁,感覺到身體異常痛苦,就連眼前的白米飯也讓他生厭,顯然是修為消耗過度所致。

“餓了?那老師幫你拿飯,你就在這兒等著!”

林沅交待一聲,轉身離去。

待林沅返回蘇宇身邊時,蘇宇的麵色已稍有好轉,不再是剛纔那樣慘白。

然而這副虛弱不堪的身軀卻令蘇宇皺緊了眉頭,想當年他在星海大陸之上,揮手間便可摘星捉月!兩千載光陰流轉,他竟然重返少年時期!

“星辰之力!”

林沅回到蘇宇身邊時,他已經收斂了氣息,隻是麵對這脆弱的肉身,仍不免心生憂慮。

想當年,在星海大陸上,蘇宇堪稱無敵的存在!

現如今卻連最低階的仙體也無法恢複。

一切都需重頭開始!

“餓壞了吧,老師給你盛了你喜歡吃的燒鵝。

你和高欄同學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呢?”林沅將飯菜遞給了蘇宇,並關切地問道。

“並無誤會!他隻不過仗著家族在雲州的權勢對我口出狂言、指使我罷了!”

蘇宇麵露冷峻,獨自享用起桌前的食物,彷彿已經忘記了兩千年前他是中州蘇氏家族那位備受冷落的少年公子。

由於家母出身低微,在蘇家宗族內時常遭受欺淩,最終被無情地逐出家族,流放到那遙遠的雲州地域。

雲州之地,與繁華強盛的中州相較,其修煉資源及靈氣濃度皆相差不止一籌。

自踏入這片陌生土地起,蘇宇的生活並未得到改善,反而愈發艱難,雲州之人亦接踵欺淩於他。

在雲州,蘇宇並無任何勢力庇護,亦無可倚靠。

起初那些人認為蘇宇來自底蘊深厚的中州,必定富甲一方,對他尚存一絲敬畏。

然而隨著趙著的出現,蘇宇的命運急轉直下,昔日對他略有好感的同窗紛紛離他而去,最終孤立無援的蘇宇被欺淩至形容枯槁,形如骷髏。

其中那個肥碩的高欄便是施虐者之一。

往昔的蘇宇飽受屈辱,雖然僥倖考入一所勉強維持生活的三流修真學院,畢業後卻隻能從事一份平凡的工作,並且因觸怒雲州某大家族之首而遭到辭退。

回返中州蘇家,等待他的則是更為淒慘的遭遇。

終於,滿腔憤懣的蘇宇含恨離開了這個世界。

然而死後的瞬間,蘇宇的靈魂竟穿越到名為星辰大陸的世界。

此地生靈藉助星辰之力修行,凝練元神,最終目標是掌握星辰之力,成就無上仙帝之位!

然而,在一次蘇宇與魔尊帝伽羅的激鬥中,二人一同陷入無邊幻境。

最終,蘇宇被身邊的背叛者——天辰大帝以及幾位勾結的仙帝算計,陷入絕境。

當蘇宇再度醒來時,發現自己已身處地球大陸。

如果不是看到熟悉的臉龐,蘇宇還會以為自己仍在那幻境之中。

想到這裡,他麵色冷峻,深深銘記下了天辰大帝與帝伽羅二人的名字。

“待本帝重返星辰大陸之時,你們必將麵臨末日!”

蘇宇用餐完畢,體內元力得以些許恢複後,心中立誓道。

他對贈送飯菜給他的恩師恭敬地道謝:“多謝恩師饋贈,待我重新積累足夠的修為與財富,必以百倍千倍回報於您!”

林沅老師客氣迴應:“無需客氣,這隻是為師隨手之舉。

”然而此刻,她察覺到眼前的蘇宇似乎與以往有所不同,隱隱透出一股傲視天下之威。

直至蘇宇起身告辭,林沅才意識到自己可能看花了眼,畢竟蘇宇在校園內一直被視為資質平庸的弟子,怎會有如此磅礴的氣勢呢?一定是自己多慮了。

送彆蘇宇之後,他獨自思考著未來的道路。

此時他身邊僅剩數百枚靈石,身無分文,連租金也所剩無幾。

剛剛他傾儘最後一絲修為,才勉強提升了一點體質,但這與他夢寐以求的完美帝體仍有天壤之彆。

正當蘇宇繼續前行時,遠處的高欄滿臉陰鬱地注視著他,掏出了傳音令牌,“潮哥,我需要你幫個忙……教訓一下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那人叫什麼名字?教訓地點定在哪裡?”

潮哥在令牌中詢問。

“就在學府外不遠的小徑上,那是蘇宇每日必經之地。

記住,教訓要狠一點,但又不能太過頭!”

高欄惡狠狠地指示。

“保證完成任務!”

潮哥果斷回答。

......

潮哥會意,點頭應允此事,然而這一切並未落入蘇宇的感知之中。

蘇宇此刻正沉浸在思量如何運用手中那數百靈石,以渡過此番月度難關。

轟然一聲——

“你這凡夫俗子如此無禮,未曾察覺於我……這是我剛得之煉丹用的天青玉杯啊!”

正當蘇宇欲跨出房門之際,尚未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卻一頭撞上一名頭戴遮陽鬥篷的少女,其手中捧著的那隻仙器級彆的天青玉杯也隨之摔落地上,破碎一地。

少女凝望著散落的碎片,眼中閃爍著憤怒之色。

“在下失手,此乃在下的過錯。

這天青玉杯價值幾何,在下必定照價賠償。

蘇宇誠懇地致歉。

“不必了,你這修行低微之人賠得起麼?隻要肯俯首向我道歉……那麼,便饒你不死!”

少女冷笑一聲,赫然是出身雲州頂尖修煉世家的邱雨琳。

“這不是邱大小姐麼?聽說邱家乃是雲州一方巨擘,不過她性情古怪暴烈,碰見她的人隻怕是要倒大黴。

“小心點兒,彆讓她瞧見你們議論!”

路過的幾位修士弟子見狀,立刻遠遠避開。

當他們認出招惹邱雨琳的竟是蘇宇時,皆暗自搖頭,認為蘇宇今日此舉更是引火燒身。

邱雨琳平日囂張跋扈,連校內的幾位豪門子弟都不敢輕易招惹。

而今蘇宇竟敢這般硬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賠償多少!”

蘇宇早已不再是過去的軟弱自我,目光直視邱雨琳。

“不多,三萬靈石!若你拿不出,那就給我下跪道歉。

否則,我隻需動動手指,便可讓你從這雲州中學徹底消失!”

邱雨琳言語咄咄逼人,寸步不讓。

“三萬……”

蘇宇心頭疑惑,自己囊中所剩不過五千靈石,邱雨琳此舉分明是在羞辱他的尊嚴。

“我可以立下靈魂契約保證歸還,但男兒膝下有金,決不能屈膝!”

蘇宇斷然拒絕了邱雨琳的要求,語氣冷厲。

“很好!那我便給你三日時間……如若三日內湊不夠四萬靈石,你就必須離開雲州修真學院!不過若是你能主動向我下跪,我會考慮寬恕於你。

畢竟,咱們好歹算是同窗一場。

邱雨琳嘴角含笑,話裡滿是對蘇宇的譏諷之意。

周圍的同學們亦紛紛嘲笑起蘇宇,此刻的他可謂是顏麵掃地。

“不是三萬嗎?”

蘇宇心中疑竇叢生,這女子分明是在故意刁難。

“怎能讓事情這麼簡單呢……況且,我可從未說過這隻天青玉杯的真正價值隻有三萬!”

邱雨琳輕輕拍了拍蘇宇的肩頭,笑容滿麵地離去。

蘇宇望著邱雨琳漸行漸遠的背影,眼神中寒光一閃。

待我重振修為,必叫你懊悔不已!

-

發表時間:2024-05-14 14:20:3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