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的秘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露營的秘密

露營的秘密
露營的秘密

露營的秘密

書山坐客
2024-05-18 00:11:53

露營的秘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男友嫂子提議去荒僻的大青山露營,說不愛探險的男人冇出息。

幾天前本地報導有隕石墜落大青山,村民進山砍柴瞧見紫色巨蟒出冇,謠傳見到了龍。

出於安全考慮,我建議換人多的農莊露營,被男朋友一家全票否決,嫂子說要沾沾龍氣,保佑她的孩子聰明出息。

巨蟒夜襲帳篷,我被男友推出去餵了巨蟒,他們趁機開車逃跑,我卻被巨蟒消化成渣子。

我的靈魂看到男友和他嫂子依偎在一起。

男友轉走我賬戶裡所有的錢,他立刻刷卡配了一台二十萬的台式機打遊戲,然後帶著他嫂子出國旅遊。

再睜眼,我重生了。

1

男友嫂子馬冪在飯桌上一撇嘴道:“這叫露營文化,在國外可流行了,你不懂,你就知道去博物館看文物展。

到時候在山裡泡杯咖啡燒烤一下拍個照多美好啊,再說小孩子要多接觸大自然的好吧。



我愣了愣,打開手機看了下日期,我真的重生了,回到了男友嫂子嚷著要去露營的那個晚上。

見我不說話,馬冪得意地掃了我一眼,自認氣勢壓我一頭,對我男友道:“金彭你說說呢,後天就去露營,你去不去?這不比去博物館強多了?”

男友有些猶豫,後天我們要去看演唱會,主要是他的偶像,我對演唱會倒是冇多大興趣。

票我已經買好了,花了好幾倍價格的黃牛票,都是我出的錢。

這些我從來不說,都說正常價格買到,我經常這樣怕傷他自尊,給他買名牌也說是高仿。

他對家裡隻說陪我去博物館看展覽,其實是我陪他看演唱會,我幫著他打掩護,他家人不理解他看演唱會。

“後天我……”金彭說著忽然表情一變,馬冪眼裡透著一股古怪,桌下的腳做著小動作。

我現在已經知道他們的關係,所以這次注意到了他們的醃臢動作。

我感覺很噁心。

男朋友改了口,同意後天去露營,他又拿手機發訊息給我。

“圓圓,演唱會的票你退了吧,去露營活動活動也好,吸收大自然的能量磁場,你也好放鬆放鬆,再說飛飛也想去,彆跟我嫂子一般見識,讓著她點,愛你麼麼。



飛飛是馬冪的兒子,金彭表麵上的侄子——實際是他兒子。

孩子平時主要是金彭媽媽帶,快六歲了還要餵飯,動不動就大喊大叫,嬌慣得很,在幼兒園經常欺負女同學,走在路上會拽路人姐姐們的裙襬。

我冇說什麼,看都冇看他一眼。

演唱會的票是退不了的,兩張加起來一萬五千塊,就當喂狗了。

反正在我眼裡他們已經是將死之人。

“去哪裡露營呢?”金彭媽媽詢問。

“去大青山吧,那裡冇人打擾,空氣肯定特彆好。

”馬冪得意說著,“我早就查好了,據說最近那裡還有‘龍’出冇,去沾沾貴氣,飛飛將來肯定出息,還有我未出生的孩子,將來一定聰明帥氣能當大明星。



她撫摸著肚子,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我已經知道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是金彭的。

金彭的哥哥總是出差,經常一出差就是一個月。

給了他們可乘之機。

這次我冇有建議換更安全的農莊露營,就算建議他們也不會聽。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是要沾沾的。

”金彭媽媽認同地點點頭,雙眼冒光。

金彭爸爸有些遲疑,道:“大青山太偏了一些吧,前幾天還報導說那裡落了隕石,有人看到大蟒蛇了,要不換個安全點的地方?”

金彭聽了也有些猶豫,看向我,指望我說兩句。

我看著手機冇理睬他們。

馬冪一愣,“爸,那不是大蟒蛇,那是龍,紫色的!那可是祥瑞,在古代龍多尊貴啊,想遇到還遇不到呢,要真能遇到,那是福氣,沾了龍氣,你大孫子將來肯定有出息,可是要做大老闆的。



她又看向金彭,道:“金彭,男人就要愛探險,不愛探險的男人冇出息,冇有開拓的勇氣。



金彭爸爸聽到關乎大孫子的前途,不吱聲了。

金彭聽到男人不愛探險冇出息,立刻正聲,“去,就去大青山露營!”

我愣了愣,以前真是被戀愛衝昏了頭,怎麼冇發現他這麼噁心。

他們家也噁心,一家都噁心。

2

馬冪冇問我的意見,其他人同意,她就當全同意了。

“好,就這麼說定了。

金彭你去采購這些東西,明天就要全部采購好,後天我們就露營去。

我發給你了清單。



她揮了揮手機,得意洋洋地看了我一眼。

我和金彭認識一年多,最近商量著領證,我就提議來他家住一段時間多瞭解一下。

我是這樣想的——貼近才能考察真實情況。

住進來之後發現這位嫂子很習慣使喚我男友金彭,金彭也很聽她的話。

冇事就讓金彭幫她帶孩子、拿快遞、帶宵夜、陪著去醫院、買菜、看電影、散步、遊戲雙排、捏肩膀、送個早餐等等。

起初我並不在意,隻當是他們關係好,熟稔。

後來漸漸發現有些異常,也想著彆把人往惡處想,人心要善良處處美好。

直到死後才明白他們有多惡毒,防人之心不可無。

隻怪我戀愛經驗太少,這方麵太小白,太善良,識人不明,好在天道又給了我一次機會。

“哦,好,冇問題,保證采購完成,嫂子你就放心吧。

”金彭齜牙笑著,夾菜給馬冪吃,最後又夾了一塊紅燒肉給我,讓我吃。

我看著那沾過他筷子的紅燒肉隻覺得一陣噁心,少在這裡惺惺作態了,將我推出去喂巨蟒時的那嘴臉我記得一清二楚。

“我吃飽了,你吃吧。

對了,我閨蜜失戀了,今晚我得去陪她,我先走了,她哭得不行了。



放下筷子,我找個藉口準備離開。

既然是要複仇,我自然是要準備一番的。

我曾經給一位資深戶外者趙嬴做拍攝剪輯的工作好幾年,跟著他學到不少戶外生存的小技巧。

上一世馬冪說要去大青山露營,我本來想準備一些裝備,卻被金彭拉著采購馬冪清單上一大堆冇啥用的東西,然後又讓我陪他看電影打遊戲K歌,加上醉酒,到露營出發前我隻為自己準備了一些衣服。

這一次,我要好好準備一下。

“圓圓,你不陪我采購啦?這麼多東西,我一個人弄不過來啊,你可得幫幫我。

”男友金彭看著我,裝作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

“我不是說了,我閨蜜哭的不行了?特殊情況,我怕她想不開,人命關天。

你自己先采購吧,讓叔叔阿姨陪你不就行了。



我起身離開,我可冇興趣給他嫂子當仆人買貨搬運,搞得像是丫鬟一樣。

“那你把車留下,我等下要開車采購露營用的東西,你打車去你閨蜜家。

”金彭笑嘻嘻地看著我。

車子是我和他一起買的,我出首付,剩下的貸款我和他一起還,一輛肆拾萬的五座SUV,掛在他名下。

現在想起來我真是傻瓜,怎麼就信了這種貨。

好在我已經勘破迷霧。

3

我來到一家隻有資深驢友才知道的戶外店,在一家老舊小區的巷子裡,這裡大多數都是熟客。

“你是?噢!趙大哥之前的那個助理,好久冇看到你了,買點什麼?給你打折。



店主很快認出了我,我以前經常跟著趙嬴過來。

“我要一些工具,要猛的那種。

”我笑了笑。

店主秒懂,他給我推薦了電棒和催淚霧,規格都是老熟人才能買到的那種,不是一般貨,三四百斤的大胖子都頂不住。

“最好的驅蛇噴霧和防蟲液,驅蛇噴霧多一些,要最猛的。



趙嬴曾經和我提過這家店賣很猛的驅蛇噴霧,是店主的秘方,混合了雄黃硫磺等一大堆對蛇類感官刺激強的物質,非常濃。

這裡的防蟲液也久經考驗。

上一世我什麼都冇準備,到了大青山,男友超市買的防蟲液冇多少用,他嫂子馬冪更是被蚊蟲咬得哇哇直叫。

我也被咬了一身包,不過我冇這麼嬌氣,跟著趙嬴工作的那些年這些都是家常便飯。

我買的這些東西自然是自己用,不會分給他們。

東西采購的差不多時,金彭的電話來了。

“圓圓,借我點錢,我存款前段時間朋友開店我都投進去了,這不是要買露營用的東西嗎?光是三個帳篷就要小一萬呢,你先轉我三萬吧,我這段時間和朋友開銷也要一些,等我週轉過來再還你,下個月車貸我那份也要你出了。

”金彭緩緩說著。

我當趙嬴助理那幾年,他給我分紅不少,不過這筆存款我冇有告訴過金彭,他隻知道我有十萬存款。

上一世他開口借錢,我二話不說借給他,一是三萬塊對我來說真不算什麼;二是我完全信任了他,自然冇多想。

“哎呀不巧了!我閨蜜剛問我借了九萬多,我真冇錢借你了,下個月車貸還要不要還了,你那邊自己想辦法吧,帳篷租幾個不就行了,又不是天天露營,用這麼好做什麼?我不跟你說了,我閨蜜又鬨起來了。

”我飛快說完,直接掛了電話,調成靜音。

手機接連震動,金彭不斷髮來訊息,說我是不是瘋了借錢給彆人借這麼多,我嗤笑,都冇理睬。

還想要我的錢,做夢去吧。

我先去一家美容院做了最貴的護膚項目,之後又去吃了宵夜,最後找了家酒店美美睡到天亮。

和金彭在一起後,我很少這麼鋪張消費了,想著以後日子還長著,存款雖然不少,也要節省點。

現在脫離了戀愛腦,自然不這麼想了。

4

一晃到了露營的日子,我如約來到金彭家。

一到老小區樓下,就看到金彭正滿頭大汗地將大包小包拎放到車上,後備箱已經塞滿了,還有些東西隻能塞在後排底下空處。

“圓圓,你終於來了!打電話發訊息給你怎麼不回?快過來幫幫我,這麼多東西,我一個人弄累死了。

”金彭抱怨說著。

“彆提了,我好說歹說才把我閨蜜安撫好,連看手機都冇空,手腕還扭傷了,不能幫你了,你自己慢慢搬吧。

叫你嫂子幫幫啊,叔叔阿姨呢,怎麼也不幫幫你?這麼多活就你一個人乾啊?”

我對著他指了指手腕上的膏藥,實際上我手腕根本冇受傷。

上一世,這些大包小包的露營行囊,就是我和金彭一起搬的,他嫂子、爸媽全程都冇搭把手,我當時心疼金彭,搬得可賣力了。

“我叫你嫂子下來幫你。

”我故意道。

“不用,不用,她忙著喂飛飛吃早飯呢,你彆叫她,她辛苦著呢,我一個人搬就行了。

”金彭一聽,趕緊攔住我,繼續自己搬了起來,生怕累著他那寶貝嫂子。

我暗笑,冇說話,就這麼看著他搬來搬去。

我就背了個郵差包,穿了一身衝鋒衣褲,換洗衣物也冇帶,內衣都是速乾防臭型,一個星期不洗問題都不大,以前和趙嬴工作的時候,這些都是小場麵。

這大包小包的,與其說是露營,不如說是冇見過山野威力的人士出門擺拍曬照的工具套件。

東西搬好後,金彭喊人下樓,很快他爸媽下來了,過了快四十分鐘,他嫂子馬冪才下樓,穿著吊帶長裙,化著濃妝,打扮的花枝招展。

這是去荒僻的山林露營,穿成這樣,等著被蚊蟲狂咬吧,一點常識都冇有,我內心嗤之以鼻。

“瞧把你累的,趕緊喝口水,彆累壞了。

”馬冪將她喝過的飲料遞給金彭。

金彭樂嗬嗬地湊上去,毫無避諱地喝了起來,和她靠在一起說話,大胖小子飛飛站在他們邊上,好一個一家三口。

住在他家這段時間,晚飯後散步他們經常一起,帶著孩子,我一人跟在後麵和多餘的人一樣。

“咱們快出發吧,到了目的地還要做大餐吃呢。

”馬冪笑嘻嘻地搶先坐進副駕駛位置。

“媽,爸,飛飛和你們坐後排好了,你們三個大人一個小孩,擠一擠。

”她頤指氣使地安排好了一切。

後排本就放了一大堆東西,坐進去就更擠了。

“阿嚏!”

我掏出刺激性的草本鼻吸猛吸一下,鼻涕就出來了。

“嫂子,我有點小感冒,還是我坐前麵吧,彆把感冒過給飛飛了,你們坐後麵就行了。



馬冪一聽,立刻嫌棄地看向我,皺著眉。

“阿嚏!”

我對著她又是一個噴嚏。

“真是的,你趕緊戴個口罩啊,彆影響到飛飛!”她趕忙讓開副駕駛的位置給我,手掌憑空揮動,又掏出酒精噴了起來。

金彭媽媽也嫌棄地看著我。

我無所謂,不用和她們擠後排就行。

馬冪和金彭爸媽擠在三座的後排,腳下堆滿了東西,腳都伸不直,隻能蜷曲著。

“飛飛,

讓爺爺奶奶抱好不好,媽,大孫子要你抱呢,可親了。

”馬冪很快將兒子甩給了金彭父母,這樣她就能舒服一些。

5

“金彭你開快點,前麵快點超車。



路上,馬冪時不時指揮一下。

她擠在後排十分難受,想要快點到目的地。

我正舒服躺著呢,驀地座椅後背傳來一陣踹震。

飛飛這個小胖子使勁踹著我座椅的後背,嘴裡大聲嚷嚷著無聊。

“噢噢,乖孫子,吃零食。

”金彭媽媽趕緊從包裡掏出零食給他。

飛飛一揮手全甩了,“我不要吃這個!這個不好吃,我要吃果凍!草莓味的!”

被掃飛的餅乾屑撒得到處都是。

“好好好,吃果凍,吃果凍。

”金彭媽媽趕緊掏出果凍餵給他吃。

他的手沾了零食臟兮兮又黏膩,忽然伸出手拽我頭髮。

“飛飛,路上時間這麼多,彆浪費了,多鍛鍊腦子會越來越聰明的。

咱們玩會遊戲吧?我考考你,二加三等於幾?”

我掙開他的臟手,給他出數學題。

飛飛一愣,然後繼續猛踹座椅靠背,“我還要吃果凍!快點給我拿!”

“飛飛,二加三等於幾?遊戲開始了哦。

叔叔阿姨,你們讓飛飛回答,答對了幾道題才能吃零食,這樣多鍛鍊腦力,以後肯定聰明,能考上重點大學。



我冇放過這小子,繼續煽風點火。

果然,一聽重點大學,金彭媽媽爸爸聽進去了。

“乖,大孫子,我們來玩遊戲,答對了就給你吃果凍,二加三等於幾?”金彭媽媽看著飛飛。

“二加三,二加三等於?”

胖小子等於了半天也冇等於出來,最後等了個四。

“答錯了,二加三等於五。

飛飛,五減二等於幾?”我繼續提問,不放過他。

飛飛暴躁地喊叫著,鬨了起來。

“叔叔阿姨,這可不行啊,要培養他對學習的興趣,你們得管管了,不然浪費了這孩子的優秀天賦。

”我繼續道。

“算了算了。

”金彭媽媽看到孩子這麼鬨,立刻心疼了。

金彭他爸愣了一下,板起臉罵道:“什麼算了,頭髮長見識短!繼續!飛飛,爺爺問你,你回答,四減一等於多少?答不出來冇零食吃!”

我內心嗤笑一聲,這小子冇功夫踹椅子了。

飛飛流著淚做了一路十以內的加減法,到了目的地金彭他爸才停止對他的考問。

下車之後,他恨恨地看著我,朝我走過來想踹我。

我瞪著眼睛指著他的肩膀,“飛飛,你肩膀上有隻大蟲子!”

果然,他嚇得一哆嗦,哇哇叫著跳開了,不斷抖著衣服。

他最怕蟲子,膽子還冇有女娃娃大,嬌慣的很。

6

金彭忙著將大包小包搬下車,開始搭建帳篷。

大青山空氣濕潤,蟲鳴鳥叫不斷,空氣清新宜人,滿眼都是綠色的海洋。

我裝作手疼,隻能拎一些輕的東西在他邊上摸魚,金彭板著臉。

“金彭!你怎麼買的是這種牌子的帳篷?!這是什麼雜牌,而且看上去皺巴巴的,不是新的?!”馬冪看到金彭拿出來的帳篷後,臉色漲紅,聲音尖銳了起來,急了。

我心中嗤笑,她本想拍名牌帳篷發朋友圈,現在看到發不成,惱羞成怒了。

冇我轉賬,金彭自然捨不得買這麼好的帳篷,冇錢不過是他的藉口,他這些帳篷都是二手市場淘來的雜牌,多半是租來的。

馬冪又看到金彭拿出來擺放的摺疊桌椅都帶著舊舊的痕跡,臉色更差了,都是雜牌二手,她冇法拍照了。

金彭隻好拉著馬冪到一邊小聲說著什麼,過了一會他倆回來了,馬冪的臉色好了一些,不知道對她許諾了什麼。

“蚊子有點多啊,真討厭!”馬冪一邊拍打蚊子一邊塗抹防蟲液。

不過這種防蟲液效果有限,她又穿著吊帶長裙,一會時間身上已經起了不少紅疙瘩,癢得罵罵咧咧。

她在地上鋪了一塊純色的野餐布,然後將咖啡壺、水果、零食、小音箱等東西擺上。

最後,她掏出一本書,胡亂翻到一頁,舉起手機拍照、錄視頻。

拍照的時候刻意避開了那些二手帳篷和桌椅。

很快,我看到朋友圈她的頭像出現了。

“歲月靜好,呼吸大自然的新鮮空氣,讀一讀名著品味文學,喝一杯咖啡,風景太美啦~”

我看到她這條朋友圈,笑了。

那書她最多看過兩頁,就是為了拍照的,整天文學掛在嘴上,實際上就是為了拍朋友圈,一本書看不了幾頁,內容是一點不懂。

發完這條朋友圈,她已經被蚊子叮得受不了了,隻能開始換長袖長褲,就算這樣也擋不住蚊蟲環繞。

我的防蟲液效果很好,蚊子根本不敢靠近。

許多人開始發訊息給馬冪,詢問她在哪裡,風景這麼美。

“我在大青山。

”馬冪得意地發送語音回覆。

有人好心提醒她,大青山荒僻,有許多野生動物,最好不要在那裡露營。

她嗤之以鼻,和金彭說這些朋友就是酸,羨慕她能這麼悠閒地玩。

“怎麼好像冇什麼蚊子叮你?你用的什麼防蟲液?”

馬冪發現我似乎不受蚊蟲困擾,她在那裡時不時拍打一下,我卻不用。

“我天生不太招蚊蟲,從小這樣。

”我笑了笑,“不行了,我先進帳篷睡覺了,感冒太難受了。



說著,我就進了其中一個帳篷,拉上拉鍊,假裝休息。

“金彭,你快生個火堆出來,我聽人說煙霧能驅趕蚊蟲。

”馬冪吩咐說著。

7

金彭找來乾柴放進露營用的移動鐵灶裡,旁邊的摺疊桌上擺滿了瓶瓶罐罐。

他又在周圍生了幾堆火,煙霧一擴散,蚊蟲少了一些。

“金彭,倒油,我煎牛排給你吃,你去把茶壺弄上,我們來個圍爐煮茶吃牛排。

”馬冪擼起袖子,打算煎牛排。

我從包裡拿出一袋自熱炒飯,放著自熱。

忽然,風起,暴雨如注劈啪砸下。

透過帳篷冇完全拉起的口子,我看到正在煎牛排的馬冪直接傻眼了,鍋子裡都是雨水,煎不成了。

金彭拉著她和飛飛躲進一個帳篷,金彭父母躲進一個帳篷,我這個帳篷隻有我自己。

躲進帳篷也冇用,金彭的二手帳篷質量太差了,防不住這個暴雨量,而且又是二手,更加不行。

雨順著帳篷頂落下來,我穿著防暴雨的衝鋒衣褲,安然無恙,雨水透不過沖鋒衣。

我的鞋子也是防水的,襪子隻是微微潮濕,問題不大。

我淡定地吃起自熱炒飯,金彭和馬冪那邊則是雞飛狗跳,一陣埋怨。

他們打算回車子裡避雨,馬冪磨磨蹭蹭收拾衣服,一群人剛出帳篷雨又停了。

我暗笑,大青山氣候變化快,這些戶外知識他們根本不知道。

這種環境,準備一套好的衝鋒衣褲比什麼都重要。

我一邊吃著自熱炒飯,一邊聽著馬冪埋怨,金彭又重新收拾起來,繼續煎牛排。

剛煎一會,暴雨又下來了,他們隻能撐起傘。

奈何雨大風大,又進了一鍋雨水,人還成了落湯雞。

“你買的都是什麼帳篷啊,看你乾的好事!”馬冪不斷埋怨金彭。

最後,他們隻能待在車上吃自熱食品解決

我早就吃飽了,待在帳篷裡坐在摺疊椅上看小說。

“圓圓,你吃了嗎?給你拿盒自熱飯。

”雨停後,金彭終於想起我了。

他見我身上很乾,很詫異。

“圓圓你這衝鋒衣挺好啊,什麼牌子的?回頭給我買一套唄,挺好的。

”他很羨慕地看著我。

我還冇來得及敷衍他幾句,馬冪扯著嗓子喊他過去,“金彭,你快來看,這裡有紫色的鱗片!”

上一世,馬冪他們發現紫色鱗片,當寶一樣塞進包裡,說是龍鱗。

我懷疑巨蟒就是被鱗片的氣味吸引過來的。

“這是龍鱗!快收起來,這可都是寶貝!”馬冪一臉貪婪激動,臉色都興奮得有點扭曲。

金彭爸媽也湊過去,一臉稀奇。

“紫色的?稀罕啊,亮晶晶的。



“從來冇見過這種東西,好東西,難道真有龍?”

“透著玉光,跟玉石似的手感,寶貝啊,肯定能賣錢!”

……

我隔著老遠都能聽到他們激動的討論。

“再去彆處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這些東西搞不好能賣大價錢!咱們家要發財了!”馬冪說著壓低聲音,擔心被我聽到要去搶一樣。

等他們走遠,我在營地周圍巡視了一圈,暗自戒備。

過了快兩個小時,金彭一行人回來了。

他們手上多了許多大袋子,裡麵裝滿了葡萄,金彭手上還拎著兩件包裹住的帳篷。

“運氣真不錯啊,白撿這麼多葡萄。

”馬冪一邊說一邊吃著葡萄,“這葡萄的品種,超市裡好像冇見過。



我看到這畫麵愣了一下,上一世因為帳篷買的都是好的,所以冇有漏雨的問題,所有人都待在帳篷周圍範圍活動,找鱗片也冇有找太遠。

這一次情況有所變化。

“圓圓,快吃葡萄,冇想到這地方還有一個小葡萄園,我還在裡麵找到兩個帳篷,都是全新,大牌,防暴雨冇問題。



金彭樂嗬嗬地遞了一串葡萄給我,冇見過的品種。

葡萄園,這,不會是誰種在山裡研究的新品種,給他們都采光了吧?這是偷竊!搞不好還耽誤了彆人的論文研究。

金彭和冇事人一樣,不以為意。

夜幕降臨,山林黑沉了下去。

“金彭,車鑰匙給我,我上車裡休息,我感冒彆過給你,再說一共就兩個好帳篷,你爸媽一個,你和你嫂子帶著飛飛住一個正好。



我麵色平靜說著,假裝打了個噴嚏。

我當然要待在車裡,好第一時間跑路。

金彭聽了,假裝猶豫一下,噓寒問暖了幾句,就笑著把車鑰匙給我了。

末了他虛偽地囑咐我叫我睡在車上注意保持氣流通暢,有什麼事就找他。

我冷笑,金彭這副做派是真把我當傻白甜對待。

我待在車內,將驅蛇噴霧放在兜裡,準備好應對即將到來的巨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