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重生後把弟弟賣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媽媽重生後把弟弟賣了

媽媽重生後把弟弟賣了
媽媽重生後把弟弟賣了

媽媽重生後把弟弟賣了

月亮與海
2024-05-23 19:12:24

上一世我媽在家裡最困難時把我送給姑姑,後來,我出國留學事業有成,我媽後悔了,她重生了,然後送弟弟去享福,而她不知道我也重生了,而且姑姑家並冇有看起來那麼光鮮亮麗,後來我弟弟恨足了媽媽,而我靠自己坐上去國外的飛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一世,我媽生了三個孩子,哥哥弟弟還有我。

在家裡最困難時,爸媽商量把弟弟送給冇有孩子的姑姑家養。

可媽媽猶豫再三,實在捨不得弟弟。

最終選擇把我送給姑姑。

於是後來,我出國留學事業有成,定居國外。

哥哥和弟弟在老家為了一套房子爭得頭破血流。

媽媽悔不當初,覺得當年應該把弟弟送出去。

於是她重生了。

重生後第一件事,就是在姑姑來接孩子那天,把我藏在了柴垛裡。

殊不知,我也重生了。

1

我叫林多多,是家裡最多餘的孩子。

我哥成績好,我弟生得十分漂亮,而我平平無奇。

放進人堆裡,永遠是那個最黯淡的存在。

但儘管如此,我從冇想過,有一天爸爸媽媽會把我丟給彆人。

可這一天在我7歲那年到來了。

一場失敗的生意讓我家一夜之間陷入虧空的窘迫境地。

爸媽再供養不起三個孩子,半夜起來開家庭會議。

商議把最小的弟弟送給姑姑家撫養。

我還記得當時,媽媽紅著眼眶,淚水決堤了一場又一場。

爸爸站在理性的角度上勸慰媽媽:“天喜才兩歲,對我們還冇有多少記憶。

我姐夫的家庭條件你也知道,天喜到了那裡隻剩下享福了,何必讓他跟著我們受苦呢?!”

看著正睡熟著,不諳世事的小弟弟,我也一陣鼻酸。

第二天,姑姑和姑父來接小弟弟了。

姑父在桌上放了一疊厚厚的人民幣,笑著問媽媽:“弟妹,想好了冇有?”

媽媽昨晚已經把眼淚苦乾了。

這會兒眼睛腫得老高。

顯然,她已經做好了決定。

一陣悲傷的寂靜過後。

媽媽隱忍卻決絕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

“大姐,姐夫。

我家天喜今後就麻煩你們了。



此言一出,爸爸和哥哥再也按耐不住悲痛,相擁而泣。

此時。

被媽媽藏進柴垛裡的我,嘴角卻揚起一抹笑意。

因為我重生了,上一世被媽媽送走的孩子是我。

2

就在前天。

我一醒來,就看見了老房子破舊的天花板。

正驚訝時,一張熟悉而年輕的臉映入眼簾。

這張臉正是30歲的媽媽。

這也就意味著,我回到了7歲那年。

也就是被媽媽送給姑姑的那一年。

頓時,我的身體本能地顫抖起來。

我不管不顧,坐起來跪在媽媽麵前。

“媽媽,求你彆把我送出去!求你!”

上一世,我也是這樣求她的。

但我這樣做的理由已然發生了改變。

我迫切的想讓自己留在家裡。

儘管我能想到,媽媽是不可能答應我的。

因為在這個家裡,我本來就多餘。

可是下一秒,我卻愣住了。

隻見媽媽露出了欣慰的神清,溫柔地把我從地上扶起來。

說:“多多,不怕。

媽媽當然不會把你送走的,後天姑姑就要來接弟弟了。



“我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我愕然。

雞皮疙瘩驟然起了一身。

媽媽接著說:“等到了那天,你就躲進院子裡的柴垛,誰叫你都不要答應哦。

你是我唯一的女兒,我必須把你留在身邊。



我馬上意識到。

媽媽也重生了。

3

我連忙點頭,裝作很驚喜的樣子。

因為我不想讓媽媽看出來我的破綻。

上一世的結局,我們母女倆鬨得並不愉快。

甚至說,我們已經走到了斷絕關係的地步。

看著媽媽滿意地走出去後。

我露出了諷刺的目光。

我臨死前,她那副醜惡的、吵鬨著讓我下地獄的嘴臉我至今記得。

可時空轉換,她的態度卻來了個180度大轉彎。

難道她真的如她所說,很珍惜我這唯一的女兒麼?

當然不是。

如果是,她就不會在生哥哥時給他取名林唯一。

如果是,她就不會在生下我之後看都不看一眼,隨便給我登記了一個名字。

如果是,她更不會展現出對新生小弟弟的偏愛和寵溺,獨獨忽視我、臨時變卦把我送進地獄般的姑姑家!

旁人都覺得,能生在我那有錢有勢的姑姑家就是逆天開局。

在他們看來,我能出國留學、自己開公司、移民國外,靠的都是姑姑姑父的強大背景。

但我是怎麼死的,他們似乎都忘了。

環顧著殘破不堪的房間。

我竟然釋懷地笑了。

媽媽,既然你那麼想讓弟弟取代我上一世的人生。

那麼就拿去吧。

我就在這裡看著,你們是如何墜落同我一樣的地獄的。

4

終於,弟弟被姑姑帶走了。

我從柴垛裡爬了出來。

媽媽看了我一眼,眼神慕然變了變。

我清楚地看出,那是滿滿的怨毒。

也對。

上一世我功成名就,媽媽低下姿態求我給弟弟的婚房湊錢。

我不答應,她就撕破了臉,到處謾罵我是不孝女、掙錢不乾淨。

我和她對視了幾秒。

突然,乖乖走上前去。

我說:“媽媽,都是我不好。

要不你還是把我送走吧,等你們把錢賺回來,再來接我。



畢竟,當年媽媽也是這樣承諾我的。

但她說是一套,做又是一套。

九歲時,我赤著腳丫,徒步走了幾十裡地,到家時已經奄奄一息。

我哭著讓爸爸媽媽救我。

換來的卻是媽媽大聲嗬斥我,一個電話把姑姑叫來,頭也不回的把我送了回去。

我當時心想。

媽媽,兩年了,你還不能把我接回去嗎?

事實證明,她從冇想過把我接回來。

她已經不要我了。

而現在。

媽媽聽完我說的話,神色掙紮。

見狀,我接著說道:“大家都說姑姑家有錢,我要是去了的話,就能有漂亮的公主床和芭比……”

可我話還冇說完。

媽媽就慍怒地抬起手,給了我一個響亮的巴掌。

“你在做什麼夢!那些都是你弟弟的東西,你想都不要想!”

我被她扇得一陣耳鳴。

但在她看不見得角度,我又笑了。

就是這樣,媽媽。

那些都是我弟弟的東西,你可要幫他守護好啊。

大房間、名貴玩具,還有黑夜裡的魔手。

什麼都不能放過。

5

這一世的時間過得好快。

冬去春來,很快七年過去了。

七年之間,我敬業地做著家裡的隱形人。

成績還是一般,性格也是淡淡的不太討喜。

我整個人淡到,媽媽就快要忘了我的存在。

不過我算了算,弟弟天喜今年應該九歲了。

他有冇有住上帶席夢思床墊和大陽台的豪華房間呢?

想到這兒,我真是羨慕啊。

於是在一個普通的午後,我找到了媽媽。

揚起單純的小臉,委屈又無辜:“媽媽,我同學她們都有自己的房間了,我也長大了,我想……”

是的,我已經來了姨媽,身體也開始抽長,可現在還是和哥哥住在一個房間。

哥哥經常不回家,可是那房間太小、太暗了。

我睡著又冷又怕。

不用我想也知道,媽媽的臉色“唰”地一下沉下來。

她放下手裡的指甲油:“你爸要下班了你不去做飯,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呢?”

“還自己的房間?你有個床睡就不錯了,每天和那些有錢的人家攀比什麼?你什麼時候能懂點事呢?”

她越說越生氣。

而我低著聲音,喃喃道:“可是弟弟都有大房間住了,他還有一屋子的樂高和漫畫書……”

我說著,媽媽的眼睛突然瞪大了。

她緊緊捏著我的胳膊,逼視著我:“你說什麼?天喜怎麼了,說大聲點!”

於是我把剛纔的話複述了一遍。

媽媽聽完,終於鬆開了手。

轉頭瞪著眼問我:“你是從哪裡知道的?”

對,忘了說。

媽媽收了姑姑的錢,已經答應好,在天喜16歲之前都不能見麵。

所以聽到天喜的訊息,媽媽肯定很興奮吧。

我說:“我有個初中同學的親戚和天喜是同學,她告訴我的。



媽媽幾乎是又哭又笑。

“我家天喜真是過上好日子了。

我家天喜……”

不過很快,她察覺到什麼。

用力捂住我的嘴:“你又在覬覦天喜的東西是不是?我告訴你,這家你想住就住,不想住就滾!”

於是我落荒而逃地滾了。

這一天,是天喜的9歲生日。

上一世我9歲生日那天,姑姑姑父也送給了我相同的禮物。

6

可姑父這麼有錢,又怎麼隻會送那些禮物呢?

總之,天喜也許是高興壞了。

淩晨,我依稀聽見外麵傳來喊叫聲。

這聲音淒厲又哀慟。

對我而言,很是熟悉。

我怕媽媽聽不見,刻意製造出了其他聲音。

於是爸媽被成功驚醒。

前一秒,她還在罵我在房間裡發什麼瘋。

下一秒,院子裡就傳出一陣雜音。

緊接著,是我媽的哭聲。

她哭著:“天喜!你怎麼回來了!誰送你回來的?”

7

是天喜自己回來的。

半夜兩點,家裡燈火通明。

我戰戰兢兢站在一旁,看著滿身汙垢、像惡狼一樣吃飯的弟弟。

過了七年,弟弟真是長大了好多。

可弟弟吃完飯,把筷子一摔,突然向我衝了過來!

他把我按推倒在地上,抬起拳頭就要打!

“你就是林多多吧?憑什麼被送走的不是你?!”

爸媽見狀,趕緊把他拉開。

可他們呢?下意識,竟然是檢視弟弟身上有冇有受傷。

轉而,嚷了一聲讓我滾。

我很聽話,躲回了屋子裡。

於是我聽見爸媽圍著弟弟噓寒問暖。

半天,他們才切入正題。

“你自己回來的?你姑姑……你爸媽呢?”

弟弟稚嫩的聲音含著哭腔:“他們不是我爸媽……他弄得我好疼……”

媽媽大驚失色。

下意識說:“他們打你了?”

但是啊,媽媽心裡一直記得,弟弟得到了生日禮物的事情。

她忍著心疼,把爸爸拉到角落。

“你快給大姐打個電話,看天喜是不是犯什麼錯離家出走了。



“大姐和姐夫昨天纔給天喜送了大房間和好多禮物,冇理由無緣無故打他的。



我忍不住要鼓起掌。

對,就是這個節奏,彆停。

我聽著弟弟在外麵無助的哭聲。

就回想起,上一世我滿16歲,終於得以回家和他們相聚。

但是弟弟一臉冷漠,伸手就問我要蘋果手機。

後來的那些年,弟弟也成了我的一場噩夢,也是他讓我下定決心留在國外,死在國外。

所以,我會心疼他嗎?

不會。

自始至終,他都冇有把我當作一個人看待。

8

清晨6點。

姑姑姑父開著車來了。

姑姑給媽媽解釋了事情的原委。

說是天喜過生日那天,想拿錢和同學去KTV玩。

但是姑姑姑父擔心他學壞,冇有答應他。

他們還給了弟弟一萬塊錢紅包,以及一間帶陽台的大房間,房間裡更是擺滿了玩具、書和各種電子產品。

“我們怎麼會打他呢?我們愛他還來不及!”

“他這個年紀,有點調皮是正常的。

弟弟弟妹你們放心,我們會把他教育好的。



就這樣,媽媽再次不捨地把弟弟送走了。

臨走錢,弟弟扒著車門。

大聲謾罵媽媽。

“你不配當我媽!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媽媽把我當成了替代品。

她的眼淚全流到了我的衣服上。

但是她全然冇注意到。

我看姑父的眼神裡,滿是恐懼和震顫。

那是一種身體受到侵害後的生理本能。

我想。

弟弟現在肯定也體會到了吧?

9

弟弟走後,媽媽的情緒一段時間都很低落。

她幾次三番和爸爸商量。

說要不把錢還給他們,把天喜接回來?

可是爸爸言辭拒絕。

“家裡的生意還在虧本,冇個一年半載賺不來錢。

現在把錢給他們了,我們拿什麼養唯一和天喜?”

看吧,在這種事情上,他們永遠提不到我的名字。

那我何不湊上去,找個存在感?

於是我說:“媽媽,弟弟說的對。

當年本來就是我應該被送走。

要不你們把我送過去,把弟弟換回來吧!”

媽媽瞳孔一震。

過了好半天,盯著我說:“閉嘴!還有七年,再等七年,我們就可以和天喜見麵了。



“就可以和天喜見麵了……”

黑暗裡,我輕蔑地看著她。

沉沉的心聲迴盪:見麵吧。

再見麵,你就會發現你多了一個仇人。

10

中考來臨,爸媽冇對我抱任何期望。

相反,他們帶著哥哥去旅遊了,而我隻能在家裡看家。

也好。

清大附屬中學的錄取通知書,是我自己拿回來的。

學費全免、三年後保送清大的電話,也是我自己接到的。

是的,這幾年我都在控分。

上一世,托姑姑姑父的福,我被培養成了人形學習機。

我冇有玩樂的時間,想像現在一樣吃著冰棒無所事事過假期,簡直就是一種異想天開。

但這不是全部。

我資質平庸,想要快速進步就得拔苗助長。

而姑姑的方式,就是“戒尺”教育。

她每天都會拿著一根粗長的戒尺站在我身邊,錯一道題打一下。

久而久之,我根本不敢做錯題。

我對錯題產生了PSTD。

更多的細節,現在我根本不願意回想。

拿到錄取通知書後,我想的都是如何讓自己放鬆、開心地度過暑假。

不過,對於現在的我而言,這也是一種奢望。

因為想要永遠逃離這個時刻都會爆炸的家。

我必須賺到很多很多的錢。

就這樣,我開始寫網文。

忘了說,上一世我還是一個爆文作家,是這個夢想讓我堅持了一年又一年。

兩個月的時間,我靠寫文賺到了第一年的生活費。

於是等爸媽帶著哥哥旅遊回來。

他們就發現我已經不在家裡了。

桌上隻有我留下的一封信。

“我出去了,過年再回來,勿念。



可笑的是,他們連一通電話都冇打來過。

他們也根本不知道我考上了高中,其實我是去北京上學了。

他們隻以為我冇考上學,出門打工賺錢了。

我知道,我做的很對。

但我要做的,不止這些。

幾年後,無論弟弟是否成功,爸媽依然會麵臨哥哥冇出息、走上歪路蹲監獄的事實。

我要讓他們認清。

自己作下的孽,要自己還。

11

轉眼又過了三年,我高中畢業。

保送清大那天,村支書給我家去了賀電。

我媽才知道,這幾年其實我是在上學。

她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村支書攛掇我媽大擺升學宴。

我回到家後。

我媽質問我:“你去上學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我一臉淡然:“我說過啊,可是你們冇當回事。



我媽應該是想起了那年暑假我留下的紙條。

她不甘心:“你真是個死人!反正我話放在這裡,你上大學的學費、生活費我都不會管!”

我更加無所謂:“嗯呢,我不會花你的一分錢。



我媽見威脅不到我,愣了。

隨後,她又開始了拿手活,惡意揣測:“你說實話,這幾年你是不是乾什麼不乾淨的工作了?”

我無語凝噎。

重來一生,她還是這副德行。

真是兩輩子都白活。

為了不讓自己的清白被玷汙,我還是拿出了證據。

錄取通知書、學費減免、獎學金,整整齊齊擺在我媽眼前。

這下,她才相信。

轉而,為了和村民炫耀,她答應了村支書擺升學宴。

這還是我活了18年,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被重視。

隻是,有個插曲出現了。

升學宴上,姑姑姑父帶著天喜回來了。

12

天喜現在姓柳。

十三歲的少年身穿一身名牌,皮膚被養得光潔白皙,氣質一看就與眾不同。

可是我還是能看出來,他眼神裡瀰漫著一股憂鬱。

上一世的我,也是一樣的。

趁大人不在。

柳天喜走上前來,神色不屑。

“你就是林多多吧?居然考上清大了?”

我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誰知,他不怎麼識趣。

“窮鄉僻壤裡能出一個你,算是奇蹟了。

告訴我,你上學的錢,是不是劉翠雲用賣我的錢換來的?”

我慕然抬頭。

就看見一雙和媽媽如出一轍、充滿怨怒的眼睛。

他這是發什麼癲?

我蹩眉,如實回答:“不是。



於是他就發瘋了。

“我就知道!你們一家就是吸血鬼!把我賣了換錢,然後你們用來享受!”

是我媽先聽見的動靜。

她急急走來,看見柳天喜的第一眼,就淚濕了眼眶。

我冷冷看著這一切。

柳天喜又把怨恨的目光轉向媽媽。

“你把我賣了,就是為了培養她,對麼?”

媽媽茫然地搖頭。

“你知道我這些年都經曆了什麼嗎?你這幅無辜地樣子真讓我感到噁心。



媽媽向他伸出手,奈何柳天喜情緒不自控,揮出拳頭砸到了媽媽的肩上。

媽媽吃痛地倒地。

然而下一秒。

她看向我。

“你是死的嗎?還不快安撫安撫你弟弟!都怪你……你這個掃把星!”

我啞然。

收回了原本伸向媽媽的手。

轉身,背後是媽媽的哭鬨聲。

但是啊。

這不是您應得的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