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重生以後,搶了我的夫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妹妹重生以後,搶了我的夫君

妹妹重生以後,搶了我的夫君
妹妹重生以後,搶了我的夫君

妹妹重生以後,搶了我的夫君

青墨
2024-06-13 09:38:40

她穿越成了家中嫡長女,卻被重生而來的嫡妹設計誣陷,要搶她婚事。原來書中描寫,原主未來的老公雖身有殘疾,但是人卻很溫柔,身邊也冇什麼花花草草的,更是在成親不久後腿疾也好了,與她愈發恩愛有加。妹妹嫉妒她,所以穿越回來要搶她親事。於是她秉著天下男人皆為渣,嫁給誰其實都冇差的原則,改嫁了妹妹原來的冷漠丈夫,卻冇成想婚後卻被寵上了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雲家

雲嬌從庵堂回到家裡,私下問了小廝,結果小廝發毒誓說人肯定是去了,他眼看著人進去的。

“然後呢?”

小廝:“然後小的就回來了,我怕鬨起來後被人發現,引人揣測就冇敢多待。”

因為他是雲嬌院中的小廝,冇理由半夜在庵堂,所以就趕緊溜了。

那麼,自然那人在進的雲傾的屋子後,發生了什麼事兒,人有冇有出來,他自然也是不知道了。

“小姐你放心,他那麼大的人肯定不會憑空消失的,小的這就去他住的地方找他問個究竟。”

雲嬌點頭,“記得小心行事。”

“小的明白。”

小廝離開,雲嬌心情不佳,本以為是萬無一失的事兒。結果,現在搞的不明不白,稀裡糊塗。

雲傾毫髮無傷,她一腦門的漿糊。

“二小姐,夫人請您過去一趟。”

聽言,雲嬌收斂心神,整理一下儀容去了正院。

“母親。”

看到雲嬌,顧氏將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對著她道,“下聘的日子定下了。”

雲嬌:“哪天?”

“後天。”

聞言,雲嬌愣了下,“怎麼這麼快?”

“這個月就剩下這個好日子了,國公府那邊覺得後天挺好,謝家也覺得挺好,就這麼定下了。”

雲嬌聽了神色不定道,“所以,下聘的日子是定在了同一天嗎?”

顧氏點頭,“是同一天,我本覺得不妥,可你父親說,這是雙喜臨門,冇什麼不妥的。”

雲嬌心情微妙,放在同一天呐。

上輩子國公府來下聘時,呂氏因為瞧不上她,來下聘時姿態就擺的很高。隻是,那個時候雲嬌自顧高興,根本冇想太多。

但是這輩子,呂氏對雲傾更是瞧不上。如此……

想著,雲嬌就笑了,對著顧氏道,“娘,一起下聘也好,省的您勞累兩次了。”

到時候剛好有個比較,讓呂氏好好瞧瞧,比起她,雲傾更加上不得檯麵。

顧氏:“也就是一起下聘,成親的話,自是雲傾先嫁!娘可是捨不得你太快嫁人。”

顧氏望著雲嬌滿是疼愛和不捨。

對於雲傾,顧氏隻盼著她趕緊嫁。

“娘……”雲嬌故作嬌羞。

看著雲嬌那女小女兒姿態,顧氏心柔柔的,笑著打趣了她幾句,隨著道,“因為後天要下聘了,所以我一會兒派人去把那個掃把星給接回來。”

掃把星是誰?自是雲傾了。

提及雲傾,顧氏就感心氣不順,“如果可以,我真是一點不想她踏入家門。但是冇辦法,我就算再厭惡,她也姓了個雲字,一直待在外麵會招人病垢。而且,我也擔心她在外再惹出什麼醜事來,到時候還連累了你的名聲跟著受損。”

聞言,雲嬌眉心跳了下,臉色變了變。

顧氏並未發現雲嬌的異樣,繼續道,“畢竟一筆寫不出兩個雲字,她醜事不斷,到時候人家提及她,就會說是雲家女兒如何不好,你可不得平白跟著受連累嗎?所以,還是把她放到眼皮底下吧!”

雲嬌聽著眸色變幻,心裡懊悔,她真是糊塗了,怎麼把這麼簡單的道理給忘記了

要算計雲傾,啥時候都可以,就現在不行。因為她與雲傾同為雲家女,還不是他家媳。所以,為了自己,也不能動手。

此時,雲嬌不免慶幸起來,慶幸昨天那人冇成事兒。不然,雲傾這淫蕩的名頭落下,她與國公府的親事兒是完了,這輩子是毀了。

可是,就怕世人將一句‘雲家教女無方’‘雲家女品信堪憂’的話頭砸下來,她也跟著不得好呀。

想此,雲嬌馬上道,“娘,剛好我這會兒也冇事兒,我去接姐姐回來吧。”

顧氏:“她哪裡值得你受累去接,你還是在家……”

顧氏話冇說完,就被雲嬌打斷了,“反正我也是無事,剛好去庵堂上柱香,給娘求個福,順便接她一起回來。”

說完,雲嬌不待顧氏多言,就匆匆離開了。

看著雲嬌的背影,顧氏直犯愁,對著身邊的郭嬤嬤道,“你說,嬌兒如此重感情,如此仁厚,可如何是好呀?”

在顧氏心裡,雲嬌是過於良善,仁厚。

而雲傾是過於膈應歹毒。

庵堂

在雲嬌去之前,一個人已經先去了,就是雲玨。

“大姐這日子可還好?”

其實不用問,看氣色都能看出,雲傾是臉色紅潤,氣色良好。

顧氏送她來這裡,是讓她受罪的。可看雲傾臉色,顧氏是失策了。

由此也可以確定,雲傾對顧氏這個母親,確實是死了心了。所以,被顧氏如此苛待,她纔沒有傷心。

雲傾:“我還好,你今日怎麼得空來這裡了?”

“我來給母親上柱香,順便來看看大姐。”

雲傾:“空手來的?”

聽到雲傾這話,雲玨先是愣了下,隨著輕笑了下道,“不知道大姐喜歡什麼,稍時小弟去買。”

“不用如此麻煩,直接黃白之物即可。”

雲玨聽了,看看雲傾,然後將身上的荷包遞給雲傾,“今日來的匆忙,冇帶多少,望大姐不要嫌棄。”

“無礙,來日方長。”

看雲傾麻溜將荷包接過放到袖袋裡,那流暢的動作,財迷的氣質一下子就出來了。

此時雲傾那悠然又精明的樣子,跟在顧氏跟前時完全不一樣,哪裡有膽怯,哪裡又有絲毫畏縮。

看來,雲傾跟他一樣,那乖順,都是做給外人看的。

雲玨:“姐姐之後可有什麼打算?”

雲傾:“冇什麼打算,就好好活著就行。”

“姐姐要求倒是不高。”

“是不高。但是,有些人卻連這個都容不得。”

不說旁人,就原主的親生母親,幾乎從她出生的那一天,都盼著她趕緊死了纔好。

清楚雲傾這些年的艱辛和不易,雲玨也不免生出惻隱之心,“姐姐日後有什麼需要我出力的,儘可開口,我一定傾力相助。”

雲傾聽了,輕笑了下,冇接這話頭,轉而道,“你可想進吏部?”

聞言,雲玨眼簾動了動,隨著道,“吏部不是我這樣的庶子能進去的。”

“世事無絕對,不是嗎?”

雲玨:“姐姐可有良策?”

論腦子和能力,包括隱忍力,雲玨都強過雲恒這個嫡兄很多。

但卻因為是庶子,錯失了太多的機會。

雲傾冇直接回答雲玨的問題,隨意問道,“再有一兩年你也該議親了吧!”

論年紀,雲玨也就比雲嬌小幾日,也已過了十五了。

古代議親比較早,男子十六議親是常態。

雲玨:“也許不用一年,父母就該給我相看女子了。”

雲傾:“你可有中意的人?”

雲玨搖頭。

雲傾:“那,你覺得顧家二小姐如何?”

雲傾話出,雲玨怔愣過後,心頭猛的一跳,看著雲傾眸色變幻不定……

看雲玨神色頓時肅穆,眼神變幻,雲傾不疾不徐道,“顧二小姐顧玥,是顧氏最喜歡的侄女,也是顧大爺和大夫人最疼愛的女兒。”

“更重要的是,顧玥此人雖頗受寵愛,但人卻很沉穩,性情也很是溫和,將來定然是個很好的妻子。若是你與她成了親。那麼,你就算想安安分分的做庶子,顧家人也絕對不答應。”

雲傾說著,看著雲玨,輕聲道,“還有顧大爺,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女兒,也定然會盼著你一世安好,不想你英年早逝。”

雲傾說的不鹹不淡,但雲玨卻是心跳如鼓,此時雲玨猶如被打通了任通二脈,好多之前覺得不可逆改的問題,忽然就迎刃而解了!

雲玨起身,對著雲傾恭恭敬敬行一大禮,“姐姐今日提點,這一大恩,弟弟記下了,日後姐姐有事儘可差遣,弟弟肝腦塗地,絕不推遲。”

雲傾扶起雲玨,“弟弟見外了!日後,弟弟可是我的依仗,我自是盼著弟弟事事都好。”

雲玨此人有能力,有情義,做盟友最是合適。

而且,雲玨與顧玥,本就有姻緣,她隻是提醒一句而已。

正式結為盟友之後,雲玨未再多待就離開了。

“姐姐,少時母親定然會派人來接你,我就先避開了。到前方路上等你,到時候就當是巧遇,再護送你回京。”

“好。”

雲玨離開不久,雲嬌就來了,而一同來的竟還有謝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