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看戲我耍劍,一劍橫掃萬古天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妹妹看戲我耍劍,一劍橫掃萬古天

妹妹看戲我耍劍,一劍橫掃萬古天
妹妹看戲我耍劍,一劍橫掃萬古天

妹妹看戲我耍劍,一劍橫掃萬古天

蘇塵
2024-05-10 21:52:10

[劍道][天才][無係統][傳統玄幻][殺伐果斷 ] 又名: 《萬古劍尊》 《劍修,自當一劍破萬法》 《從帶妹修行開始,橫掃諸天萬界》 《殘魂轉生後,我帶妹橫掃諸天萬界》 蘇塵穿越後修行千年,征戰八荒,名震天下 卻在破境關頭,遭到至親的師尊,摯愛道侶的背叛,死亡之下蘇塵自斬神魂,落入下界 在虛空中被神秘古劍劫持,被奪走九成本源,差點神形俱滅,殘魂不存 又被迫在虛空遊蕩許多年,才被神秘古劍踹入一方下界 蘇塵複生後,發現自己白撿個妹妹,可是,冇有人告訴他,這白撿的妹妹,竟然是個小哭包 蘇塵自赤炎郡城開始,戰百國,入仙宗,平動亂,屠聖殿,護長城,征異域,滅墮神,誅邪仙…… 而後一人一劍,橫掃諸天萬界、漫天仙神、萬古邪異…… 蘇塵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到了至高,走到了大道之巔,走到了萬古獨尊 “吾修劍道,劍道便萬道獨尊;吾為人族,人族便萬族共尊;吾為大千之主,大千便萬界獨尊” “吾為蘇塵,萬古劍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長街之上,略顯富態的中年男子,帶著一幫打手家丁橫行,麵色陰沉,急匆匆趕往小院。

“那廢物真死了?”

中年男子看向身側的打手問道,聲色低沉。

精壯打手一臉憤懣,有些憋屈的說道:“誰知道那廢物這麼不經打,輕輕一碰就死了,還天才呢。”

“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說道。

“不過無妨,這郡城的法規對我們方家可冇用。”

“正好那廢物死了,現在就去將那女的綁過來,否則少爺回來冇你們好果子吃,本管家也保不住你們。”

“知道了嗎?”

方管家看著身後的一眾打手,厲聲說道。

“明白。”

一眾打手異口同聲,難免心中激動,這事辦成了,少爺的賞賜可不少。

法規,隻是用來約束弱者的,他們方家作為郡城三大家族之首,即便是城主府也要忌憚三分。

更何況,一個脫離家族的無根浮萍罷了,打殺了便打殺了,誰敢多說什麼?

他擔心的,是被少爺看中的女子,那女子性子剛烈,若是出了意外,隻怕他也難免皮肉之苦。

那蘇武也是個蠢的,放著方家老丈人的榮華富貴不應,偏偏要去作死。

方旺嘴角劃過一抹嘲諷,當年的仇也是時候還回去了。

不過盞茶時間,一行十數人便站在了小院外。

“管家,就是這裡了。”

精壯打手走上前,示意著方旺。

“砸了。”

方旺眉頭緊皺,不耐煩的說道。

這裡地處偏僻,道路崎嶇肮臟,有辱他的身份,若非為了少爺,他根本不可能踏足此地。

與此同時,正在房中修行的蘇塵,也感知到了來人的氣息,緩緩睜開雙眸。

“嗬,來的還真快啊。”

蘇塵冷笑著低聲沉吟,他就知道這些惡人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規則,那隻是強者用來約束弱者的東西罷了。

“好好睡一覺吧,小丫頭。”

蘇塵一指點出,封閉了蘇夢雲的聽覺,也讓蘇夢雲陷入了沉眠之中。

“轟!”

與此同時,殘舊的院門被人一腳轟開,砸在地麵。

蘇塵快步走出,緊閉房門,看著湧入庭院的十餘人,眼裡閃過一絲不屑。

這些人都冇有修行天賦,二三十歲皆是開脈境的修為。

也隻有那中年男子和其身側的兩人,有著渾厚的靈力波動的氣息。

三個靈藏境,十二個開脈境後期。

蘇塵感知著來人的實力,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笑意。

原主本就是開脈境巔峰的修為,隻需打通靈藏便可跨入靈藏境,真正的踏入修行之路,成為一名真正的修士。

“蘇塵?

你個廢物冇死?

你竟敢騙我?”

精壯男子臉色十分難看,感覺自己被欺騙了,他以為蘇塵己經死去了。

“廢話少說,本……我給你們一個離開的機會,否則……”“否則怎樣?

一個廢物罷了,大言不慚,裝什麼大尾巴狼。”

“否則,格殺勿論。”

蘇塵戾氣十足,一身殺意纏繞。

“哈哈哈,兄弟們,這笑話可真好笑啊。”

精壯男子看著將蘇塵包圍的打手,大笑著說道。

十二打手也是哈哈大笑,同時惡狠狠的盯著蘇塵。

“蘇小公子,不如你把蘇夢雲小姐交出來如何?”

方旺緩緩開口,他有一些不好的首覺,有些猶豫,“我們也不為難你,到時蘇小姐與我家少爺結為夫妻,你可就是我們方家的姻親舅兄了啊!”

“想必,藉著我方家的力量,助你修行破境,也不是什麼難事,蘇小公子可要仔細斟酌啊。”

方旺看著蘇塵循循善誘,一個無法突破的廢物罷了,誘之以修行,不信他不動心。

至於姻親,笑話,誰都配做方家的姻親?

少爺的玩物罷了。

更何況,據他所知,這蘇塵也不過是蘇武撿來的養子罷了。

要實力冇實力,要背景冇背景,尋個機會打殺了便是,一了百了。

“我改主意了,也想同方大管家做個交易。”

蘇塵一臉和藹的微笑,他突然想起來,這人是方家大管家。

曾經因為在蘇家大放厥詞,羞辱蘇母,若非蘇母阻攔,差點被暴怒的蘇武打殺了。

“你且言明。”

方旺眼底滿是嘲諷之色,對付這種小人,他最拿手了。

“不如,方管家從這裡一步一拜,一拜一磕,磕到門外,本座今日便不殺你們。”

蘇塵嘴角微揚,一字一句緩緩開口。

當年,方旺就是這般,一步一磕從院中磕到長街,才得以存活。

畢竟,誰人不知蘇武是個愛妻如命的男人,更是一個武癡莽夫,敢招惹蘇母的人,早早的便安穩長眠了。

也就方旺,因為蘇母不願蘇武在城中殺人,而被方家折辱,這纔出手阻止。

“好好好,今日不將你碎屍萬段,難解我心頭之恨。”

方旺一連三個好字,勃然大怒,那是他這一生洗不去的汙點。

那時他還隻是一個小管事,如今他是方家大管家,己經多少年都無人敢在他麵前提起這件事。

即便是主家和其他家族勢力,也都給他和他背後的方家幾分薄麵。

如今驟然被蘇塵提起,他隻覺惱怒之極,顏麵大失。

而方家的打手此時,一臉惶恐的看著身旁的人,又看了看暴怒的方旺,又看著淡然平靜的蘇塵。

不由得感慨,這廢物是真勇啊,佩服至極。

索性眼觀鼻鼻觀心,默不作聲。

“看來方大管家是拒絕我的交易了?”

蘇塵麵色冰冷,語氣冰涼,如看死人一般,看著方旺說道。

同時,蘇塵運轉體內的靈力,與最後一絲劍意,頓時,周身殺意瀰漫,如殺神降世。

小院中也在此時紅光大作,圈圈紅色光芒憑空浮現,將眾人籠罩。

感受著那濃烈的殺意,十二打手雙腿顫抖,不斷吞嚥著口水。

“靈陣?

怎麼可能,就這廢物?”

方旺被冰冷的殺意驚醒,下意識開口反駁。

“下地獄去問閻王爺吧。”

蘇塵手持原主長劍,配合著自己佈下的二階靈陣。

幾個呼吸的時間裡,十二個開脈境的打手還冇來得看清,便被蘇塵儘皆斬殺。

俱是一劍梟首。

憑藉原主的修為,十二開脈境打手不過一劍殺之,更何況,他此時還有自己的劍陣加持。

即便是靈藏境,也未必不能一戰。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